【正見網二十年徵稿】追溯生命的軌跡 演譯歷史大戲 了悟人生的真諦

吉林大法弟子 吉瑞


【正見網2021年06月22日】

【編者注】感謝同修們的大力支持,在「正見網二十年徵稿」啟事發表後,我們陸陸續續的收到了一些同修的投稿。鑒於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1日,我們選在5月13日--師父的華誕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一天,開始發表已收到的投稿。也希望還沒有投稿的同修能踴躍寫出您在大法修煉中對人體、生命、宇宙及萬事萬物的正見。

 

「人世五千載 中原是戲台」。【1】人世間這場歷史大戲現在已演到了尾聲。 在「陸離多姿彩」【1】的劇情中,師父領著大法弟子們在生生世世輪迴中扮演過各種角色,奠定神傳文化,使今天的人們能夠理解大法的內涵,做了充份的演示與鋪墊。真的是如師父所說的 「戲台為法擺」。【1】

此世是大法弟子在大戲的尾聲中進入關鍵的階段,也是還原本貌,進入最後的真正的角色——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真正能夠破除迷障,走入修煉成為這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是全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羨慕的。為了使有緣得法的人走入修煉,走正修煉每一步,師父看護並啟悟弟子付出了極大的艱辛,傾盡了無數的心血。

我是在滿身病業、身心極其痛苦的狀況下,受師父法身引導走入大法修煉的。修煉後一身重病不翼而飛。大法給了我新生。修煉中,由於此生被邪黨文化毒素侵蝕的太多,灌的太滿,變異觀念太強,嚴重障礙了對法的理解,心性提高不上來,曾一度陷入停滯狀態。師父為了破開我腦中障礙我學法容法的這層「殼」,使我儘快提高。多次以夢境或催眠的形式,打開我頭腦中塵封已久的記憶,也就是展開生生世世輪迴中我在歷史中充當幾種不同角色的畫卷。使我在法上悟到一些法理,對了悟人生真諦有了明確的認識,堅定了我信師信法堅如磐石,隨師堅修到底的決心。

下面將師父給我展現的部份歷史畫卷結合自己的淺悟寫出來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切磋。

一、下走前在天界與師父「簽約」

這輩子有生以來的幾十年中,我的頭腦中一直困惑著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即「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為什麼要來到人間這裡」?

修煉大法後,我在師父的講法中得到了解答。為了「別忘來時發的願」, 【2】師父在2019年6月15日晚,我的夢境中,展示了我在下走前的天界與師父簽約的情景。(詳見2019年10月1日第893期《正見週刊》)(細緻經過就不贅述了)。

那莊嚴肅穆的「簽約」的場景,那嚴厲苛刻的考核,至今仍記憶猶新、歷歷在目,那一幕,深深刻在我的腦海中。現在回想起來,感慨良多,主要體悟如下幾點:

1、能夠成為今天的大法弟子,在下走前就經歷了嚴厲的考核、審查與一絲不苟的篩選。不是誰想下世當大法弟子就能如願的,是有嚴格的要求與標準的。因為大法弟子是代表那一方世界的眾生,他們的存亡與否就集中在大法弟子身上。大法弟子一定要修好自已,兌現誓約、達到標準,那世界裡的眾生才有未來、才有希望。

2、從「考核」與「簽約」的內容看,要求嚴格,必須基點正、心態純。這和今天大法弟子修煉的要求是一致的。

我在簽約時是這樣寫的:

「我自願隨主佛下世,將來當主佛的大法弟子」。在同化大法、助師正法,完成歷史使命、兌現誓約中不斷洗淨自己不斷昇華,走返本歸真的成神之路,最終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新宇宙覺者的境界。

這些簽約的話都是發自我內心深處寫的。當時一字一句在我腦中轟鳴,是那麼莊嚴神聖、刻骨銘心!

恩師將這莊嚴、凝重的場面如畫卷般展現在我的夢境中,是啟悟我和更多的同修,不要忘記當初自己的誓言,擺正修煉基點,以純淨的心態走好走正修煉中的每一步,完成使命、兌現誓約。能否完成使命兌現誓約,當初簽約時,是以生命作保的。

二、放下神的光環、層層下走

正了心中神聖的誓願,簽約後即刻放下神的光環,義無反顧的層層下走,過程中在不同層次不斷結緣,再與結緣人隨同下走……這些結緣人形成巨大的群體範圍。如今世:家人、子女、親屬、朋友、鄰居、同事、同修等等。真是「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3】當時穿越時空隧道時,滑翔特快,「唰、唰、唰」每個空間。如閃電般向後移去,這樣又經歷了相當一段時間,來到了人類空間。

三、在人類歷史舞台、輪迴中充當各種角色、演譯歷史奠定文化

「演譯歷史、奠定神傳文化」是輪迴轉世過程中應該完成的誓約。在生生輪迴轉世的歷史大戲中,我的角色多種,當過武將、做過文人、當過死囚犯,還做過爵士家的小姐;當過尼姑、做過皇姬等等。

下面集中兩個典型事例看人物扮演的角色,表現人物性格與奠定文化的關係。中國歷史上的戰爭中曾發生過三次「火燒戰船」其中有一次是我親自謀略、指揮與參戰的。

那一世我是男性武將,「體魄、高大彪悍」勇武雄姿、面像威嚴,智謀韜略兵法戰術集於一身,陽剛氣十足。(那一世就是以他具備的上述條件,演譯出男人就應該具備這種「陽剛」之氣。)

在「火燒戰船」 的慘烈戰爭中,只見江上一艘艘戰船燃燒起熊熊烈火,火光沖天,濃煙滾滾將天空庶蔽成昏蒙蒙的。船上被火燒的士兵們慘叫哀嚎不絕於耳。不斷的有「火人」跳向江中,江面漂著很多士兵的屍體緩緩漂去。當時作為指揮官的我以無比自豪的心情得意的觀賞這一切。

雖然那次戰役我指揮獲勝,得到了當朝皇帝的佳獎與升遷。可是殺戮太重傷及無辜生命,違背了天意。雖然戰爭是上蒼給人消業的一個方面,但是當時人世間還有天理良知約定俗成的兵家法則,就是戰場上兵對兵,將對將,不搞計謀,不傷無辜,也符合「善」的天理。但我由於「自我強悍、私心太重,權益澎漲」,違背了天理良知又施展計謀,大開殺戮造業深重。本來演譯正面人物性格,表現男性寬宏大度、憂國憂民善良正直豪邁的陽剛之氣。而沒做好,又轉變成演譯負面人物(惡性人),並陷入累世償還罪業的困境之「果」中了。這樣演譯又揭示出「善惡有報、做了就得還」這宇宙真理法則。

因為業債太重,必須儘快償還,否則大法洪傳時得法修煉成為大法弟子就很難了。畢竟是簽過約為法而來的。因此生生世世輪迴中師父一直在看著在管著。這些演負面人物造的業,師父一直在安排以各種方式償還罪業。如每世大戲中擔當角色,演譯中根據角色奠定什麼樣文化,向民眾揭示什麼樣的道理,還要償還哪些罪業,師父都做了仔細的安排。

那世「火燒戰船」造下惡業後,在輪迴轉生中生生世世魔難很重。其中當過「死囚犯」多少次,被砍過頭,被槍斃過(近代)。這些不但有夢中揭示,今世的臉部、脖後都有印痕。還有一世是出生在歐洲某郊區,幼年時父母相繼去世。童年時的我孤苦無依,每天出去討飯,穿的都是揀來的,晚上關上兩開的板門,蜷縮在爛絮被子中。少年時淪落江湖成為風塵女子,以身還債。直至36歲死亡。

那世安排演譯正面人物(表現武將的陽剛之氣)。卻演砸了,造了惡業。還有一世又安排演譯女性的性格特點。

大宋(北宋)時包公時代,他手下破案干將,詹昭的妹妹,是我那世的類似剛烈俠女的角色。自小能文會武,經常女扮男裝隨哥哥詹昭出差衙役。包公見其舞刀動劍身手不凡,又有文彩很是賞識,準備上奏朝庭批准做官差。後知是女性而做罷。時值我已婚約到期,完婚後受婆婆氣。原因是婚前沒守閨房,因而整天她又罵又吵又污辱。那一天到我面前朝我臉上吐了一口唾液,看我現出怒氣而又上前欲抓撓我的臉,被我一把推倒在地,婆婆嚎哭不止,逼迫她的兒子(我的丈夫)當即一紙休書。當時我去了尼姑庵。那世我演譯的是烈性女子,剛直不柔,寧折不彎的「貞烈」性格,而不是傳統女子,「溫柔、善良」的美好性格,「剛直不柔」沒有善,只有怨恨與鬥氣,與今世變異的女性解放「男女平等」同出一轍,傷害了自己。師父給我展現這一幕時,正是我與丈夫、婆婆矛盾激化之時。那一世的婆婆、丈夫的嘴臉與性格與今世一模一樣,只是服飾(大宋裝)不同。師父點給我舊戲從演,啟悟我在法上認識上來修去怨恨心,過好心性關,走好修煉中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在歷史大戲中,扮演了正面、負面各種角色。奠定了歷史(神傳)文化,完成了誓約中前一部份的歷史使命,「歷經重重恩怨」【4】「淵怨事、淵源事」盡被大法解。的確「萬古事 為法來」。【5】如今,這場大戲已至尾聲。「輪迴五千雲和雨 撣去封塵看短長」。【6】現在正是大法弟子承擔真正的角色的關鍵時期,完成誓約中「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更重大的歷史使命,這是最關鍵、最重要的時刻。因為只有在做好「三件事」完成使命兌現誓約中,才能走向成熟,才能達到「無私無我」的最高境界,返本歸真的標準,世界裡的眾生才會有希望。

後記:

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由於我的悟性差,心性關過的不好,師父為我的修煉狀況傾注了無數心血,操了不少心。為了促進我在法上儘快提高,破除 「無神論、進化論、眼見為實」的 「實證科學」等毒素,形成的變異觀念的那層「殼」,師父多次以 「夢境」或催眠方式給我展示一幅幅生命輪迴中的歷史畫卷,及我在歷史大戲中所承擔的不同角色,使我了悟人生意義。寫出來一方面是鞭策自己,也提醒同修珍惜修煉機緣。

端正修煉基點,在法上儘快提高,在這所剩不多的時間裡趕快歸正自己儘快達到 「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新宇宙覺者的境界。牢記使命 、兌現誓約以報答師尊苦苦救度的聖恩。

叩拜恩師!謝謝同修(合十)

層次有限,認識有偏頗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 大舞台
【2】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三)- 痴
【3】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 神路難
【4】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 解大劫
【5】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 戲一台
【6】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 下塵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