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闖病業關

大陸大法弟子 本末


【正見網2021年06月06日】

同修張姐(以下稱同修)是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弟子,她當過輔導員,組織同修學法煉功,購置設備耗材做大法真相資料,走出去面對面向眾生講大法真相,勸「三退」救人。這麼多年同修在修煉路上經歷了一次次的邪惡迫害和魔難考驗,這全靠偉大師父的加持,全靠大法的引領和正念正行的力量闖過來了。

我親身經歷了一次這位同修闖病業關的過程,正像師父講的:「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就堅定你的正念,做好你的事情,你這三方面真的做的很好,誰都不敢碰你。」( <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正是這樣,同修學法煉功講真相,三件事雷打不動,每天出去都能帶回十多人的「三退」名單,她在履行著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然而有一天,同修卻被邪惡迫害,出現了病魔干擾,影響了做三件事,其表現形式是突然出現腹瀉現象。同修向內找出很多人心,突出的一件就是她與老伴積怨很深,年輕時老伴不管家,工資也不往家拿,家裡家外大事小情都是同修一個人張羅處理,包括蓋房子他都一手不伸,那時同修有想跟他離婚的念頭,這些年來一直過著這樣的日子,自然而然就與老伴結下很深的積怨。

修煉大法後,師父的法點醒了她,她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她想:說不定我哪一世欠過老伴什麼呢。這樣同修也逐漸的改變著自己,說話時改掉了頤指氣使的表情,也知道體貼老伴,並為他調理伙食補養身體等,同修知道自己是修大法的,應該這樣去做。表面上是做到了,但並沒有從內心深處根本改變,所以很少和老伴交心,心結還是沒有解開。

這次同修病業來的急來的快,第二天、第三天瀉的更嚴重了,並出現了黑便,發正念也沒見好轉。我和同修交流:認為這不是病,就是迫害,就是假象,應該在心性的提高上下功夫,我們就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這裡一定有我們要去的心,有應該提高的因素。同修正念很足,但腹瀉仍沒能緩解,第四天、第五天同修出現了不能吃、不能喝,腹痛更加嚴重,大便的次數更多了,基本不能休息了,人也消瘦了很多,臉色灰青。我和同修繼續發正念:滅掉這個怨恨心,滅掉這個敗物。我問同修:「邪惡迫害你的根源是否真的找對了?」同修肯定回答:「是!」我們倆切磋,既然找對了,就要加大力度堅定滅掉它,我問她:「你能不能放下不願意與老伴面對面交心的高傲的面子心?當面向他賠禮道歉,誠心誠意的改變自己?」同修堅定的說:「能!」於是同修走進老伴的房間失聲痛哭:「老伴呀,我錯了!這些年我對你不好,對你有怨恨心,讓你受委屈了,我對不起你!」她老伴對同修的表現感到驚愕,機械的說:「不,不,全都是我的錯,我錯了!」同修忙說:「我師父說了:修煉人  自找過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洪吟三》<誰是誰非>),我是修煉人,我沒做好,我今後改。」老伴又說:「你修煉吧,你要能圓滿我就離婚,不干擾你,成全你。」同修說:「老伴呀離啥婚,都這麼大歲數了,你身體又不好,孩子們都有家,誰照顧你呀?讓我來照顧你吧!」老伴一時無語,過會兒說:「我明天帶你去醫院。」同修拒絕了。就這樣老兩口的善心都出來了,師父就把同修身上的敗物拿掉了,第二天腹瀉的症狀全部消失,同修又一如既往的在過往的人群中講真相救人了。

修煉是嚴肅的 ,只有師父無量慈悲,為弟子承受著一切,保護著弟子。

然而在我們地區有不少同修被病魔拖走了肉身,有些老同修文化有限,對學法有障礙,另一方面是不能夠對法理的進一步認識,就是缺少悟性,在信師信法上打了折扣,再一方面就是發正念不能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找不准病業的原因,就認為發正念不起作用,所以加重了對同修的迫害。

經歷了同修闖病業關的過程,深感大法的殊勝超常,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偉大,弟子叩謝師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