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網二十年徵稿】癔症兒變帥哥

河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6月02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下面是我這幾年親眼見證的大法的美好與超常,寫出來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們共勉。

2009年師範大學畢業,我去一個小學代課。十多年在外上學幾乎沒有接觸過小朋友,剛走進校園的那一刻,心裡有說不出的喜悅,滿院子小朋友跑來跑去,看著他們天真的笑臉,仿佛個個都是小天使,久違了的那種純淨感。

我是一年級4班班主任,第一次走上講台,看著他們稚嫩的小臉,突然想起師父說的話:「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轉法輪》)這群孩子是師父給我安排的,和我有緣的,我想把這些年大法帶給我的美好也承傳給這些孩子,所以我要對他們好,對他們負責任。我告訴他們:「小朋友要真誠、善良、寬容忍讓;在家聽爸媽的話,在學校聽老師的話;要有禮貌,尊敬長輩,懂得為別人著想。咱們要把一年級4班變成一個家,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我是你們的大姐姐,咱們要相親相愛,珍惜在一起的時間。」有的同學點頭,有的同學說好。別看他們小,善言善語都能聽懂。

下課他們和我說話的時候,我都蹲下來,語氣輕柔。剛上一年級的孩子和幼兒園差不多,老師還要兼保姆。有的孩子不會繫鞋帶,我給系;有的家長忘了接,我陪孩子一起等或是送回家;還有的上廁所回來,褲子弄髒一大片,我給擦洗,然後給家長打電話讓送褲子……感覺這樣做才稍稍像個修煉人。孩子們都變得乖巧聽話,即使有爭吵,只要一看到我馬上就改正,根本不用我費心。

一、初見面 結法緣

有一天放學,一位身材消瘦的家長鳳鳴(化名)問我:「老師,天麒(qí)(化名)上課是不是愛睡覺?下課是不是愛摔跤?」我說小孩子蹦蹦跳跳的,摔一下也平常,現在天氣還熱,睏了也有可能啊。她沒說什麼就走了。第二天放學,她拿著一個表格來找我,讓我記錄天麒睡了幾次覺、課間摔了幾個跤、舌頭吐了幾次……我開始覺得奇怪,只是覺得家長奇怪,白天我就觀察了那孩子,確實是愛睡覺,愛摔跤,一說話就吐舌頭。

第三天放學她又來,眼睛哭的腫腫的,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說:「醫院說天麒得了癔症,讓我記錄他一天的情況。我前面有兩個女兒,好不容易有了個兒子,他就是我的命啊,可現在得了這種病,我怎麼活?」說著就淚流滿面。其他孩子都接走了,我說:「您先別哭,願意和我聊聊嗎?」她說:「天麒小時候聰明伶俐,在幼兒園參加舞蹈比賽,還拿獎。可就在今年暑假前,舅舅開玩笑抻了一下他的腿,他手拄在了地上,手腕骨折,我們帶他到醫院打石膏,沒過多久手腕好了,性格卻變了,天天嗜睡嗜吃,好像怎麼睡怎麼吃都不飽,還變得不懂禮貌性格暴躁,稍稍有一點不順心就大發雷霆,只要喜歡就搶別人的東西,一天也沒有樂模樣,家人們看他這樣就告訴其他孩子讓著他,別讓他生氣。另外一個情況就是體重直線上升,橫著長一樣。我們帶他去醫院拍片子,做全身檢查,一點問題都沒有,又去了北京兒童醫院,抽骨髓,也沒問題。還去了睡眠中心,那裡全是這種病的孩子,症狀都一樣,大白天就有幻覺、幻聽,有的難受起來打自己的母親,還有掐的,咬的,當媽的就那麼忍著,只要孩子能好受一點,怎麼樣都行。醫生和我們說天麒也是這種病,醫院也沒有好辦法,而且這種病幾乎是沒有痊癒的,還一輩子離不開藥。國內大型醫院我們都去了,不管用,最後醫生讓我們去燒香問卦碰碰運氣。我們趁著暑假還沒開學去了西北山,聽說那裡香火鼎盛,還打聽附近有名的相門。結果他們說的都一樣,十二年前孩子爺爺殺死了一隻幼小的黃鼠狼,現在黃鼠狼的母親來報仇了,也朝孩子下手。我們問了他爺爺,確實有這麼回事。用我的命還都行,我不怕死,可憐了我兒子,他還這麼小……老鼠藥我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娘倆死了算了。」說著就淚如雨下。

我看她真是走投無路了,不然也不會和一個剛認識的人說這些,我就告訴她:「不知道您有沒有聽說過法輪功,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有些人的疑難雜症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我家西邊有一個孩子,天天喊後背沉,去醫院檢查大夫說沒事,可就是喘不過氣來,後來問了個算卦的說,孩子的外婆活著的時候特別喜歡他,死了不想走,就伏在他身上,所以才感覺沉。孩子媽媽知道法輪功『一正壓百邪』(《轉法輪》),就開始煉,不長時間,孩子就沒有再喊後背沉了。」鳳鳴說:「法輪功啊,不是國家不讓煉嗎?」我說:「那是電視上的造謠宣傳,污衊法輪功的,真正的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教人向善的。只有了解了才知道他有多好多珍貴。您可以試試。」她似信非信的答應了。

過去了兩個月,那位家長也沒來找我。即使知道天麒得了這種病,我也沒有對他另眼看待,反而更加照顧他,說話的時候更溫柔。有的時候不聽話,我也不會和他大小聲,只是給他講道理。天麒還是嗜吃嗜睡,厚厚的舌苔,嚴重的口臭,有的時候寫寫作業都能趴書上睡著,在教室外跑著跑著就跌倒,說話的時候,眼皮好像千斤重,眼裡布滿血絲,看得出他不想睡,可是由不得自己。我告訴其他同學,天麒只是愛睡覺,誰發現他睡著了,就輕輕的叫醒他,摔倒的時候也不能嘲笑他,要扶他起來。孩子們都很善良,很尊重天麒,也很樂意幫他。我知道是師父善的力量在背後加持。

三個月後,突然有一天,鳳鳴姐來找我,告訴我說:「天瑜,我全都明白了,也全都放下了,原來這部大法這麼好。電視上說的全都是假的。」我高興的說:「您看書了?開始修煉了?」她說:「嗯。三個月前你和我說法輪功,我根本沒心思聽,腦子裡只有我兒子的病。前兩個月我們每天給他煎藥、餵藥,那藥苦的不行,我都咽不下去,何況一個孩子。我和他爸又去了一個相門,求來的『靈符』,只管用一個禮拜,之後就恢復原狀,我們真的是死了心了。我突然想起你說的話,就找到我們村煉法輪功的大嬸,和她借了一本《轉法輪》。我一口氣看完,整個人豁然開朗,原來大法師父把人活著的意義都寫在裡面了。接下來我又和那位大嬸學煉五套功法,動作優美舒緩,音樂溫婉祥和,煉完功渾身舒暢。這不,煉一個月了。」我說:「原來如此,您今天的氣色和幾個月前比,像換了個人似的。」「是啊,那時候,我整天想著怎麼帶兒子去死,根本不想活了。現在不是了,我找到了活著的意義。」我說:「那太好了。」

課間,我和孩子們聊天,問他們都作過什麼夢?有的說撿到錢,有的說去旅遊,還有的記不住或是根本不作夢。問到天麒,他卻說:「我每天晚上都夢到有鬼要殺我,或者有一些妖怪追我,我根本不敢睡覺,可是又特別困。白天我也能聽到有人說話,還有眼睛看著我。」我問他是不是經常看動畫片或是玩遊戲,他說沒有。其他小孩子都覺得不可思議,好可怕。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長期這樣下來,這個人就廢了,不就達到了報仇的目地嗎。我告訴他:「如果再作這種夢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就會嚇跑的。」他說記住了。

二、正反例證 大法超常

轉眼,孩子們該上二年級了。天麒每天開開心心的,症狀還是有,但沒那麼嚴重了。有一天鳳鳴姐找到我和我說:「我現在把一切都看開了,我再怎麼擔心也沒用,盡好我做母親的責任就好。人各有命,生死也由不得自己。」我和她說:「師父講過『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轉法輪》),你自己煉他只是受益,不如讓孩子和你一起煉,不但可以強身健體,還能開智開慧,我就是小時候得法的。人輪迴轉世,千萬年億萬年的等待就是為了今天得大法,沒有比修大法更好更幸運的事了,而且有師父法身和正神的保護,對天麒不是更好嗎。」

鳳鳴姐覺得有道理,就帶著兒子一起煉,吃了這麼長時間的藥也不管用,想把藥停掉,可他爸爸這是一大難關,他被電視毒害很深,一聽法輪功就害怕,再停了藥那是一定反對的。後來聽孩子說老師就是煉法輪功的,人很好,而且對他很好。一般得這種病的孩子都會被歧視,時間久了,老師也會嫌棄,孩子就更自卑,病情就更嚴重,但在大法弟子這裡卻沒這樣,而是更有耐心,他的病不但沒有惡化,反而越來越好,所以他爸爸很感激我,一直想請我吃飯,我告訴他,我只是做了該做的,我們師父要求大法弟子無條件的對別人好,要感謝就感謝我們師父吧。他執意要請吃飯,我實在推不掉,就藉機給他講真相好了。

他是知道大法好的,可是對不用吃藥也能祛病還是不太相信。所以答應讓孩子一起煉,但藥還是要吃。鳳鳴姐找到我,問我怎麼辦,我說那就問天麒,如果他害怕,就接著吃;不怕,就不用了。天麒說:「我不吃了,太苦了,而且也治不好我的病,還是修大法吧,既輕鬆又開心。」這樣天麒每天煉功看書,要發脾氣的時候就忍著。鳳鳴姐還是每天煎藥,等藥涼了,他爸爸上班去了,天麒就自己倒掉。堅持了半年,他爸爸也沒有發現,天麒卻逐漸轉好,睡覺和吃東西幾乎正常了,厚厚的舌苔不見了,口臭也消失了,很少發脾氣了,在班裡看誰沒帶筆或本就主動借給人家,很樂於助人,還經常邀請小夥伴去他家裡玩,一點也不自閉,愛說愛笑,而且還懂得和別人分享自己的玩具、零食和開心的事。鳳鳴姐看在眼裡,覺得萬分幸運,對師父無限感恩。

雖說我是小時候得法,可是小時候根本不懂大法是什麼,長大了才慢慢看懂。為了鼓勵鳳鳴姐、帶好天麒,我一直提醒自己多學法,按修煉人的標準做事,結果我看明白了好多法理,送人玫瑰手有餘香。我以前都是吊兒郎當,把修煉不當回事,現在通過他們母子才真正的走回大法,正視大法,我也要感謝他們母子才對。

他們不想再瞞著天麒爸了,就和他說了實話。天麒爸很生氣,其實也是擔心孩子。

鳳鳴姐和風細雨的解釋說:「大法是超常的,如果不是,這半年天麒沒吃藥,病情早惡化了,可是你看他現在活潑開朗,脾氣也好了,甚至比以前還好,不就證明了修煉法輪功真能祛病健身嗎。」他爸爸在事實面前也沒說什麼,可還是不放心。過了幾天放暑假,也沒和鳳鳴姐商量帶著天麒連夜坐火車就走了,到了吉林醫院才打電話。鳳鳴姐知道天麒和爸爸在一起,而且還有師父保護不會有危險的。剛好有難得的清閒,每天晚上來找我們學法煉功。大法越學越覺得玄妙,越學越愛不釋手。

天麒在那每天都做腦電波檢測,大大小小各種檢查,過了一個星期,天麒爸打電話讓鳳鳴姐來替他,他要到公司去處理一些事情。鳳鳴姐到那一看,老年人多,只有一個孩子和天麒之前症狀一樣,整天精神恍惚,胡言亂語……可現在的天麒,淳樸善良,有禮貌,和他完全不同。天麒爸辦完事回來了,其他人都買好了藥,就剩天麒了,醫生一直催,天麒爸就說等大點再吃,現在太小了。後來,聽長大後的天麒說:「其實,我爸當時看到那孩子,再看看我,根本就不想買,故意騙醫生的。他就想證明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煉好了。」

回到家後,強強(化名)來找天麒,他倆一樣大,是之前看病時候認識的,那時候症狀也一樣。他住在天麒家脾氣上來還打天麒他爸,天麒氣得夠嗆,但也忍著,沒有和他一般見識,現在天麒是家裡脾氣最好的那一個,對誰都態度溫和。晚上他們來我家,強強總是說一些恐怖的話,要麼自殺要麼就殺父母,我聽了都害怕,就告訴他小朋友應該天真善良的,怎麼可以打打殺殺的呢,父母對我們有養育之恩,回報他們都來不及了,怎麼可以殺他們呢……我說著,強強就不停的流淚,他一邊擦一邊說:好奇怪,以前從沒有過這樣,好奇怪啊,我怎麼會哭呢……」天麒也說:「好神奇啊。」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在給強強清理身體。可惜強強與大法有緣無份,鳳鳴姐怎麼跟強強媽說,她都不相信。

再加上強強的對比,天麒爸更加確信了,再沒提過吃藥的事,而且還和親戚朋友們說,身體不舒服的,可以找天麒他媽一起煉法輪功。有一次,夫妻倆吵架,天麒爸給我打電話說:「天瑜,你說說你姐,讓她按『真、善、忍』做事行嗎?!你勸勸她,現在她太蠻橫不講理了。」我說:「是嗎,那可不行,修煉人怎麼能不講道理呢,我打給她。」我給鳳鳴姐打過去,她說:「是因為他干擾我學法煉功,他不珍惜我現在的樣子,不珍惜大法,我就變回以前的樣子,讓他看看哪個好。放心吧,我不是真心的在和他吵架,我知道修煉人的標準,我會收斂的。」這招還真管用了,我聽完笑半天。

三、修大法,讓善良與堅忍同在

因為一些原因,我被調到別的學校,就囑咐天麒,一定要記住自己是個修煉人,要時刻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我走後一年多,一天晚上,天麒和鳳鳴姐來到我家,天麒見到我就喊:「姐,吃飯了嗎?」我當時愣住了,平時都是喊老師的,今天怎麼突然改口了。我回答:「吃了,吃了。」我們學完法,他們要走的時候,鳳鳴姐說:「這孩子不想和你斷了緣份,他想每天晚上出來找你學法煉功,而且他還說以後要叫你姐姐,這樣更像家人。」我聽了好暖心,好高興,很難想像這話會從一個10歲孩子的嘴裡說出來,而且還是一個得過癔症的孩子,真的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現在的醫學再高明,科技再發達,也沒有辦法把一個人變溫暖、變善良。我笑笑,說:「好啊,只是這輩分是不是亂了?」鳳鳴姐說:「一個稱呼而已,就不要拘泥這種小事了,他就感覺你像是他姐姐,這只是孩子單純的想法,況且大家都是想更好。」我同意了,又問,孩子爸不是不希望你們出來嗎,天天出來可以嗎?她說有一個條件,就是每天要走著來,不許開車,帶著天麒運動運動。那好辦啊。所以娘倆每天堅持走半個多小時到我家,不管颳風下雨,嚴寒酷暑。

日月如梭,天麒該上初中了。初中是寄宿制,沒辦法出來。只有到節假日,天麒才能來找我。暑假裡,他每天一個人騎著山地車,頂著烈日,到我家的時候T恤已經全濕透了,還一直說不熱。冬天也是一樣,小臉凍得通紅也不怕,下雪了騎不了車就走著來,從沒有抱怨過一句。看到這孩子的堅強與忍耐力,為了學法這麼努力,我這個做姐姐的都自嘆不如,再不知道精進就太慚愧了,所以天麒的到來也是在督促著我,是他在幫我。有一次我們學完法,天麒說我剛教他們的時候,有天他看到講台上的我全身在發光,而且我告訴他喊九字真言之後,做噩夢就少了,一週一次,兩週一次。後來學法煉功了,就再沒做過可怕的夢,反而夢到我是飛天仙女的形像來接他回家,他很受鼓舞,就告訴了媽媽,媽媽說:「那你就好好和老師學吧,是你和老師的緣份。」現在他還夢到師父,還有世界末日的景象,夢到他們學校都被淹了,同學們都在水裡泡著,只有他自己在樓上是安全的,我說那是讓你去救身邊的同學,他就試圖在周圍同學間講真相。師父說:「有些孩子是有來頭的,是為得法而來的。」(《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我悟到天麒只是以這種病的形式走進大法,生病只不過是一個橋樑,不然以他們家優渥的條件,是很難走入大法的。

四、種善因 結善果

這時候,天麒爸去村裡競選幹部,鳳鳴姐怎麼阻止都不行,結果還是當選了,她就囑咐說:「既然當選了,你就好好干,為老百姓謀福利,不能像共產黨的官員那樣貪污腐敗。人家現在都在退黨,你可不能加入啊。」天麒爸說:「知道。」後來,確實有機會入黨,天麒爸真的放棄了。

2015年全球大法弟子開始訴江,我和鳳鳴姐一起寫的訴江信,我問她你怕嗎?她說:「不怕,我差點家破人亡,是大法救了我一家,現在大法蒙冤,我要說句公道話。要不是江澤民,會有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好,會有更多的人受益,我要告他。」6月底我倆就把訴江信寄出去了,還收到了妥投簡訊。8月底派出所就開始挨個找人。天麒爸認識政府裡的人,派出所的人先找到他,跟他說黑名單上有嫂子的名字,天麒爸就把它勾掉了,應該連我的也一起勾掉了,然後又讓鳳鳴姐告訴周圍的大法弟子小心一點。到現在也沒有人找過我們,再後來的「敲門」和「清零」也沒來騷擾。我當時真心的為這位「姐夫」高興,也很感激他,他做了件非常了不起的事,一件大善事。

當訴江風波過去後,天麒爸就辭職了,他說共產黨真不是東西,越是內部的人越明白,他們幹的都不是人事。而我們也明白了他當這幾個月的官就是為我們擋下訴江及以後的騷擾。現在他一心一意經營自己的公司。因為疫情影響,附近其他公司都不景氣,他們家沒受什麼影響,還很紅火。其實,這就是人世間善有善報的真實寫照,不論是我,還是這位姐夫。

五、小麒兒 已長成

光陰似箭,天麒上高中了。現在的天麒已經變成了一米九的帥哥,高大英俊,說起話來溫文爾雅。高一剛一入學,班主任就選天麒做班長兼體委,回來和我說他不想當,累,還容易得罪人。我說可能就是師父安排的,那是你的修煉環境,你只要處處用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就好了。他說他一直都在擴大忍耐力,值日生們都不願打掃,他就挑最髒最累的活干,而且不帶怨氣。有一天,一位同學告訴他班裡有個女生喜歡他,想和他交往,天麒委婉的拒絕了。他說現在他想以學業為重,其他的事不想考慮。還有一次班裡期末考試,成績在前五名的同學可以隨便挑座位,有位排在第五以後的磨他想換位子,天麒忍了,換就換。那位同學竟然還要換他的筆記本,那是總成績優異的獎品,是一種榮譽,怎麼能輕易送人呢?天麒想到師父說的:「有人知道他是煉功人,就問他:你煉功人什麼也不要,你要什麼呢?他說:別人不要什麼,我要什麼。其實他一點都不傻,相當精明。恰恰在個人切身利益上,就這樣對待,他講隨其自然。」(《轉法輪》)天麒也沒有生氣就換給他了。我聽了真高興,真心敬佩這個小傢伙,一忍再忍很難做到的。真是「比學比修」啊(《洪吟》),不在進門先後,也不在年齡大小,只看你自己能做到幾分。

 鳳鳴姐家的公司忙的時候他們都回不了家,天麒放假在家就洗衣做飯,家常菜,基本都會,爸媽回來可以吃上香噴噴的飯菜。去年解封以後,天麒的好哥兒們要回武漢去做生意,第二天早晨就得走,天麒晚上才知道,也沒有自行車,他小跑著來我這裡要了護身符,說,他哥兒們明白真相了,還缺一個護身符。緊接著又跑到哥兒們家,到那已經快十一點了,他氣喘吁吁的說:「遇到危難的時候記得喊上面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保你平安的。」那哥兒們很感動。今年過年他家人都在那邊,本來打算不回來的,但他執意要回來,因為天麒在這裡,他想天麒。要不是有大法,這些對於一個癔症患者來說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事。現在天麒既擁有溫馨的親情,又擁有珍貴的友情。現代的所謂醫學、科學技術面對一些疾病根本就是束手無策的,但是修大法卻能解決醫院、科學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不承認都不行,所以「氣功是科學,是更高的科學。」(《轉法輪》)

天麒爸讓天麒放假了要每天打籃球增強體質多交朋友,他下午來找我學法,學完法就去打一個小時籃球,晚上再接著煉功。既學了法,也實現了和爸爸的約定。而且現在天麒理解書上的內容特別快,我們交流起來完全沒障礙,甚至有的時候我有不懂的還要問他。有次我辦完事從天麒打籃球的球場經過,停下來遠遠的看著,天麒看到我趕緊跑過來,告訴我馬上就結束了,我說不急,我只是經過。說完,他就跑回去把剩下的比賽打完。看著他在球場上馳騁的樣子,真的很難相信這是當初那個愛睡覺愛摔跤的小男孩。

六、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是師父的洪恩讓我見證了這些不平凡的瞬間和不平凡的人;是大法的美好讓我參與了這麼多感人的片段;是大法的超常締造了這麼多人間的神話。說不盡對師父的感恩,弟子們定當勇猛精進,來回報師父的無限洪恩與慈悲苦度。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們!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