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的同修催我更精進

中國大陸 新生


【正見網2021年07月03日】

每每想到獄中的同修或看到明慧網上報導的獄中同修在監獄遭受迫害的文章,我的心都會隱隱作疼。最近幾年,我身邊的同修至今還有多人還在獄中被邪惡迫害,承受著舊勢力強加的嚴酷迫害。

每當想到獄中的同修,他們迫害前在大法中精進實修的所為,我自己都會對照同修在大法中修出來那種為了救度世人,多少年來頂著邪惡的迫害壓力,那種無私無我只有覺者才能具備的高尚道德,檢查自己的所為,是否也像同修那樣,達到大法要求的標準了沒有?沒做到,我就會馬上糾正,讓自己始終在大法中精進,實修。

每當自己在救人過程中懈怠時,我都會想起:現在獄中的同修,他們現在所處的環境,那麼嚴酷,還能不妥協,還能堅持在那麼邪惡的環境下,開創煉功環境,心裡裝著大法,堅持背法,用大法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堅持講真相救人。我現在生活在相對比較寬鬆的環境裡,怎麼還能懈怠呢?我就會多學法,更好的做好救人的事情。

每當我煉功、發正念出現懈怠時,我會想到:獄中同修,在那麼艱苦的環境中,有的半夜起來煉功,被人告發,還會遭到身體迫害。自己卻在平穩的環境中,怎麼還能做不好呢?我必須要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得起自己世界裡的眾生,修好自己,發好正念,哪怕能為獄中同修加一點正念,我也要堅持多發正念,加持同修能早一天闖出魔窟。

每當遇到心性問題,需要提高時。我都會想起,與同修們相處時的一幕幕,同修遇到問題找自己,在法上提高自己,無私的幫助同修,這些在大法中修出來為他的品行。想到這些,在過心性關時,我都會比較順利的過去。獄中的同修真的是催我更加精進 。

現在,回想著與同修們在一起時,那一幕幕。悔恨自己當初為什麼不能將自己看到同修的不足,用慈悲祥和的心態與同修交流呢?可是當時自己卻懷著一顆怕得罪人的人心,不能用在大法修出來慈悲的心對待同修,有時還在背後議論同修的不足,無意中上了舊勢力的當,給同修增加了不少負面物質,加大了舊勢力迫害同修的把柄,我真的是悔啊!我對不起我的好同修們。

回想著同修當年在救度世人中的那一幕幕,真的能催我精進啊!記得:獄中的一個同修當年救人時,連下大雨的天都不在家呆著,開著車下鄉,挨門挨戶講真相救世人,同修認為下雨天,世人都在家裡,是救人的大好機會。一個下午,同修走遍了將近一個村莊,勸退了二十多人。回到家自己上下衣服都被大雨淋濕了,但同修心裡卻高興著呢!有一次,同修一次下鄉就勸退了六十七人,那都是同修在大法中修出來的大慈悲心才能做到的啊!同修在幫助解救被綁架同修中,為了同修能不被迫害,她沒白沒黑的忙活,找律師,組織同修近距離發正念。有一個同修被營救回來說:她能感受到外面同修正念加持的強大力量。同修為了當地同修都能夠精進 ,付出了很多很多。可是同修被邪惡迫害,我為同修做了點什麼呢?反思自己,真的很汗顏啊!

今天,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深挖自己的一思一念,看看自己到底還有什麼地方承認了邪惡的迫害。牢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應該呆的地方。進牢獄那是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判了幾年就得蹲幾年更是人的理,我們修煉的人不能夠用這個理來衡量。大法弟子是師父在管的,不能把自己交給邪惡管。

想到這些:我有了新的想法那就是:我不能再想同修還有幾年才能回來了,那是舊勢力安排的,不能承認這些錯誤的判決。我的一思一念就會影響他們的。如果我的念頭是符合法的,發到獄中同修身上就會帶有大法的力量,就會起到消減邪惡的作用;如果是不符合法的,就起不到消減邪惡的作用。比如:我現在發正念時,用慈悲心加持同修的正念,不准世人繼續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對神的犯罪,同修只有師父給做主,讓同修儘快回到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的環境中來。

現階段的一點想法,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們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