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冰水一滴滴落在頭頂

大陸弟子


【正見網2021年07月18日】

前年,晴同修聽說我回來了,就來看我。那時我修煉狀態極差,不管我如何學法,都感覺法離我好遙遠,怎麼都觸碰不到法。學法不得法的狀態讓我痛苦落淚,晴同修靜靜的聽著,抬眼堅定的看著我說:別急,今天開始我每天晚上過來,陪你學法,一定會好起來的,大法無所不能。

那以後每天我們就抓緊時間學一講法,然後交流自己在法中的體會,談談今天講真相是從哪個角度講的。晴同修從來不指出我的問題,也從來不建議我如何去做,她只談自己在法中如何認識與如何歸正。在她純正的場中,自己不正確的思想、念頭、行為一個個就自動跳出來了,又一個一個自己歸正了。

一天我對晴同修說:你發現了嗎?我和你交流時有什麼地方不同嗎?每次交流時,你都是說師父怎麼怎麼說;而我是講別人怎麼怎麼說,明慧文章怎麼怎麼說,我這是不是就是學人不學法呀?她微笑著點點頭:認識到了就好,我們修煉一定要以法為師,要按法的要求做,要對照大法去修。

記得「七二零」前,晴同修講了他們老學員進京護法的一段經歷。這是我第一次聽到身邊人講那段真實歷史,讓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與邪靈的惡,那邪惡真的是邪,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他們做不到的。

在滴水成冰的冬天,晴同修又和其他同修一起去了天安門。那次被抓進去之後,感覺迫害明顯升級。一天晚上,晴同修被惡人拉出去,把她頭頂心對在一個水龍頭低下,讓水一滴一滴的滴在頭頂心。我揪著心聽,晴同修問:你知道那是什麼滋味嗎?就像一把冰劍從頭頂直插到腳,那是針對我怕冷的執著心來的迫害。多麼善良的同修啊,在那麼嚴酷迫害下,依然是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沒有一絲怨恨的心。

後來她們三十多個大法弟子被轉送到天津(印象中)的哪個看守所,在那裡也發生了一件正常人怎麼都想不出的變態迫害。一天三個女警察,打開門進來了,所有人都在通板上坐著。她們一進來,指著一個大法弟子讓她過去。誰也不知道要干什麼,就安靜的看著。那個女弟子剛走到她們面前,就見那三個女警抓住女弟子的前胸,把一壺剛燒開的水倒進她的前胸乳房處,所有人一下全衝過去了。她們還是人嗎?還是女人嗎?我在心裡吶喊。

晴同修在第二年元宵節過後幾天,在講真相時被非法綁架,從此就音信全無。晴同修,你在哪裡?你能聽到我在呼喚你嗎?你知道我們都在牽掛你嗎?未得救的眾生還盼你救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