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網二十年徵稿】 修煉路上信師信法

春雨


【正見網2022年01月26日】

【編者注】在「正見網二十年徵稿」啟事發表後,我們收到了大量的投稿。在此衷心感謝同修們的鼎力支持。鑒於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1日,我們選在5月13日--師父的華誕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一天,開始陸陸續續發表已收到的投稿。如今我們已跨入2022年,走在向法正人間過渡的征程上,讓我們一起共同精進,攜手救度眾生,不負師父救度我們的苦心。

******   ******   ****** 

師父好!同修好!

我們家初次接觸大法是我大哥在外地給我父母寄來的一封信。那是一九九五年。他在信裡說,為了報答父母養育之恩,介紹了一種特別好的功法叫法輪功,在信上還寫上了師父的一句話:「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洪吟》)。

我們全家都走進了大法修煉。修煉前我身體狀況很不好,嚴重的頭疼病,疼起來不能吃飯,吐,那是天天疼,錢包裡裝著去疼藥。真是苦不堪言。腰間盤突出,腰已經彎曲,走路沒有力氣,胃口也不好,什麼都不能吃,經常拉肚子,臉色蠟黃,精神萎靡不振,不知道身體健康是什麼感覺。修煉大法後,身體逐步恢復健康,二十多年沒吃一粒藥。

我是一九九五年年未得法修煉,剛看到寶書,那激動的不得了,我和我妹說,這本書講的太好了,你看這句,你看這句,如獲至寶。 剛得法沒多久,每天下班後最高興的事就是看《轉法輪》,現在還記得當時自己的激動心情:「明明白白我的心,我一顆修煉的心,我一定要跟著師父修煉,一修到底,直至圓滿!」這是我修煉後寫的第一篇日記。那是我剛得法不長時間。有一次比較典型的過心性關。

有一天早晨,家門口來了一個要飯的,本來想把家裡剩的涼饅頭給他,轉念一想師父教導我們做事為別人著想,正好剛炒了雞蛋,做了香噴噴的米飯,於是用家裡的碗筷盛了雞蛋蓋飯給了他。要飯的吃完飯歸還碗筷,這時我丈夫從屋裡衝出來奪過碗筷一下子摔在我的腳邊,並歇斯底裡的大聲吼叫:「你知道他是干什麼的嗎,他要是壞人吃飽了好去幹壞事呀,你知道他有沒有病呀......」。當時我清醒的認識到是來考驗我的,但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景嚇得心裡突突直跳。但我沒有怨恨,收拾了碎碗,領著孩子出門了。等我們回來時,我丈夫坐到我身邊,拍著我的肩膀,笑嘻嘻的說「傻樣吧」。真就像師父說的:「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 (《轉法輪》)等我心性提高上來,業力也消掉了,他也好了。

就這樣向內找不斷修自己,慈悲的師父經常鼓勵弟子。有一天早晨,突然感到有人在我頭頂拍了一下,一股熱流通遍全身,從腦袋裡面傳出「功能,功能」,從左耳穿過右耳。這時又傳來師父的聲音:「心想事成,消業大長功快」,同時伴有悅耳的動功音樂。當時我又驚又喜,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為弟子做的一切,弟子唯有精進以報師恩!以後師父又多次給我灌頂,給我修煉打下了信師信法的堅實基礎。

有一次集體煉靜功,我閉著眼睛看到了一輪大月亮。師父在《轉法輪》裡講:「有的人就講,我看到太陽了,我看到月亮了,其實你沒有看到太陽也沒有看到月亮。那麼你看到的是什麼?就是你的這條通道。」(《轉法輪》)等我睜開眼睛,大月亮也不見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的迫害剛發生時,我覺得他們是不知道大法好。我就拿了100元錢到複印社複印了真相傳單。複印社的人看到內容不敢複印,我說:「請你們放心,我只會保護你們,不會有事的」。當時邪惡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我丈夫問我:「你是怎麼想的?」我堅定的告訴他:「我就是信!」他說:「那你就在家裡煉吧。」後來邪惡以影響我姑娘上大學來威脅,我堅信大法心不動,我說:「如果影響了孩子,那我們就離婚吧。」後來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孩子還考上了碩士學位。

再後來我們到市政府反應情況,不但沒結果,有的同修被抓被打。同修悟到,我們應該出去煉功證實大法,可我的怕心很重。師父在夢裡多次點化弟子,就是一顆怕心,應該走的路沒有走,繞著走,找不到家了。通過不斷學法,漸漸破除了怕心,自己悟到:出去煉功認師父,難道能連師父都不認了嗎?出去煉功後惡警把我們抓到派出所拘留一個月,拘留所人滿裝不下,就到派出所。剛到的時候,警察對我們大呼小叫,我們背《哄吟》、講真相,把派出所打掃的乾乾淨淨。過了一段時間,他們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人品都好,後來他們讓我們打掃檔案室。到了一個月,所長給我們開會說,你們的表現廣大幹警都看在眼裡,我代表廣大幹警向你們的家屬問好。我們聽師父的話,到哪裡都是一個好人,與人為善,破除了邪惡對法輪大法的造謠宣傳。

後來我和同修又一起去了北京上訪,沒有讓說一句話就把我們抓起來,非法判刑三年。在勞教所裡,邪惡對我們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迫害。當時有很多邪悟人員天天來轉化我們,我心裡對師父說:「我回家一定好好學法,從法上悟,誰的話我也不聽。」在勞教所呆了六個月。以保外就醫的形式回家了。

回家後,慈悲的師父又給我灌頂,啪啪兩下,頓時感覺一股強大的熱流從頭到腳通透全身,比以前的感覺都要強烈的多。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頓時淚水奪眶而出。哭了很久,哭的很傷心。我的心絞勁的痛。在勞教所,邪惡整天往我們腦子灌些敗物,回到家師父又給我灌頂清理身體。一個是感覺自己沒做好,對不起師父,被邪惡四根電棍電我全身,白毛衣上都是血,邪惡趁機把著我的手簽了字。就這樣所謂的轉化了。在夢中,我被圍困在海水裡, 知道自己不會游泳,但還是奮力往外游,游到岸邊盤腿結印,瞬間感覺自己像火箭一樣身體迅速變大,變高。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弟子,放下包袱,好好修煉,跟上正法進程。

在我保外就醫回來不長時間,教養院打電話讓我去開會。我堅決拒絕。後來聽說有的同修去了就沒回來,繼續關押迫害。又有一次,片警通知讓我去居委會,我沒去。他們讓我丈夫去,我丈夫說上班沒時間。我不想讓他們干擾丈夫,我自己的事自己面對,今天我就是不怕他們!我邊發正念邊去了居委會。到了那裡看到好多人,有居委會的、專管迫害法輪功的、街道書記還有幾個邪悟者。我感覺自己問心無愧,有什麼好害怕的呢。坐下後邪悟開始講,我開始發正念。後來在我的正念下, 邪悟者開始結巴。書記說我,你還笑,意思要抓你了。我說我怎麼不能笑了,我是一個好人,人前人後都是一樣,堂堂正正。這時片警讓我講。我就講我是如何做一個好人的。片警讓我跟法輪功決裂,我說:「真、善、忍」有什麼不好?他說「真、善、忍」好是好,但是放在你們那裡就不好,說完了他自己也笑了。我知道邪惡在師父的正念加持下已經被解體,他們也無話可說了。這時片警接電話要走,讓書記繼續說,書記說,我也走,這場迫害就這樣結束了。

後來,在我家裡也開了一朵小花。剛開始我對這些電子產品一竅不通。到後來做九評光碟、書、神韻光碟等。有一段時間我的腿腫的像個大棒槌,不能彎曲,但是救度眾生的事情一點沒有耽誤。居委會經常在大街小巷懸掛污衊大法的內容,我和同修堅定正念克服怕心,還有監控,把鐵制宣傳板清理了。等我晚上回來,又掛了好幾個,在活動室門口、門崗還有監控旁。這些地方有很多人走動,該怎麼辦呢,邪惡能不能蹲坑?我想一定要理智智慧的去做。下午下起了大雨,可沒等我準備好雨就停了。我在心裡求師父再下一場雨,果然不一會大雨滂沱,道上像小河,水流很急,我立即拿上雨傘趕快下樓,用雨傘做掩護,拿著螺絲刀把邪惡的牌子全部清理了。不能讓邪惡毒害眾生!

再說一件大家齊心協力、互相配合的事。我和同修大姐配合多年,包括很多項目。大姐在講真相救眾生方面也做的很好。她和老伴多少年如一日,不管是颳風下雨、天寒地凍或是節假日,還是親人住院生病都去救人,每天都堅持面對面講真相救度眾生。

在疫情期間,小區都封閉,我們就出去發傳單,車上、樓裡,遇到有緣人就講真相。

有一次給我們早市賣菜的講真相,我給她送檯曆,講真相勸三退,她要檯曆但不敢三退。我就每年堅持給她送檯曆,她不在我就讓她兒子捎給她。今年我又問她檯曆看了嗎?她說看了。我說給你起個福平幫你三退,祝你幸福平安。她爽快的答應了。這使我悟到,大法弟子要有慈悲之心,堅持不懈的努力,為眾生著想,就一定能越做越好。

還有一次我過很大的病業關。那時剛買了新房子,搬進新家不久。有一天胃口有點疼,喝了口水後頓時感覺肚子裡充滿了氣,脹的鼓鼓的,疼的我冒了一身冷汗,臉色煞白。躺著不行、坐著不行、站著不行,沒有一刻不疼的。就這樣疼了四天四夜,滴水未進,更不能吃飯。四天後不那麼疼了,但也不能吃飯。就這樣,40多天的時間沒有吃飯,不排氣,瘦的皮包骨頭。母親來家看到我的樣子,哭著說,我姑娘這麼沒福氣,剛搬到新家,沒等享福人就要沒了。我說媽你別哭,我不會有事的。我是真正修煉,有師父保護。我媽說你這次要是好了,我就相信大法。我說好!我拿起筆工工整整寫下了師父的話「天塌下來修煉人的正念都不動」。憑藉著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我闖過了這一關。我根本沒想自己有病之說,我知道我沒事的。有一天我沒有告訴我媽就回家了,她又驚又喜。我說我好了,你該信大法了吧。她說,我真信了。當魔難突然出現時,要信師信法堅定正念,師父就是要你的正念。正念一出魔難讓路。

每年法會我都想把自己二十多年的得法修煉體會寫出來。但總覺得自己沒修好,也不會寫。還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今年在同修的鼓勵下,決定寫出來,我想這也是自己提高的一個過程。寫出來是為了證實大法,證實師父的慈悲偉大。同時也是向師父匯報。

最近有很多同修對預言對時間產生執著。我想首先應該想一想自身修煉的行不行,不論時間長短,不論風雲變幻我們都不動心,最後只剩下一顆真心在師父那兒。

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