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網二十年徵稿】 「佛」字有內涵 釋迦牟尼佛涅槃前預言救世聖王

劉曉


【正見網2022年01月09日】

現在很多中國人一聽到「佛」、「佛法」、「信佛」等字眼,或是馬上與「迷信」二字聯繫在一起,或是不屑一顧,以「愚昧」斥之。在他們看來,「佛」是虛無縹緲的,哪有人真正看到過佛?其實,這是因為他們在中共無神論的教育下,已經完全不了解「佛」的真意了。

佛祖的故事

先說說佛祖的故事。在二千多年前的古印度的迦毗羅(jiāpíluó)衛國,降生了一位名叫悉達多的王子。迦毗羅衛國是古印度後期吠陀時期一個富裕的小國,位於今天印度與尼泊爾交界區域內,疆土不足2666平方公裡,王宮周圍只有十公裡。

據佛經經典記載,當悉達多降生時,天下出現了各種殊勝妙相與瑞兆:大地有六種吉祥之震動,帝釋、梵天以各種化身示現,守護四周;天女散花,天眾奏以莊嚴的天樂,並用殊勝美妙之甘露沐浴佛身。

更讓人驚奇的是,悉達多剛剛出生,就落地走了七步,每走一步,大地都在其足印下湧現出蓮花。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說道:「天上天下,唯我獨尊;三界皆苦,吾當安之。」

有意思的是,中國古籍《周書異記》及《金湯編》也記載了悉達多降生時的異象。當時是周昭王( ?―公元前977年)二十四年四月初八,但見太陽有兩重光輪出現,五色祥光,入貫太微星,遍照四方,宮殿震動,河水井水都漲滿溢出。於是周昭王問太史蘇由:「是何祥也?」蘇由回答說:「有大聖人,生於西方,故現此瑞。」周昭王問道:「於天下何如?」蘇由道:「即時無他,一千年外,聲教被(pī)及此土。」

也就是說,周昭王時的太史已經觀測到這是西方聖人降臨誕生之象,並預測此後過一千年,其所傳之法將傳到中國。周昭王遂命令將此事刻在石頭上記載,並放置在南郊的祠堂前。

很快,悉達多長大成人,而且相貌堂堂,文武雙全。然而成人後的王子卻深感人生之苦痛與無常,於是選擇出家修行,並證悟了他所在層次的佛法。悉達多開悟後,為令眾生解脫苦難,遂廣傳佛法,世人尊其為「Buddha(佛陀)」,並稱其為「釋迦牟尼Shì jiā móu ní」。「釋迦」是族姓,有「能」、「勇」的意思,「牟尼」是印度古代對於聖者通用的尊稱,有「仁」、「聖賢」、「禁慾修道僧」、「寂默」的意思。

「佛」字的內涵

釋迦牟尼晚年時,其佛法震撼了整個印度,連國王們也要向其躬身稽首。許多人跑去問他:「您究竟是誰啊?」「您是神嗎?」

「不是」,釋迦牟尼回答道。

「一個天使?」「不是。」

「一位聖人?」「不是。」

「那麼您是什麼呢?」

「我是覺者。」釋迦牟尼如此答道。

為什麼釋迦牟尼要這樣說呢?在梵語中,Buddha是由字根budh和ta構成的,dh遇到t後變成了ddh。字根budh有「醒」和「知」的意思,Buddha的意思就是「已經覺悟了的人」,「猶如覺醒的人」。

後來佛教傳入中國時,對於Buddha有不同的翻譯,如「佛陀」、「浮屠」、「浮陀」,中國人傳來傳去,就省略了「陀」字,稱為「佛」了。因此,「佛」的真意就是覺者,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這又怎麼能說是迷信呢?

再來看「佛」字的結構,他的左邊是「人」,右邊是「弗」,「弗」在古代漢語中有「不」、「無」之意。這是否在暗示「佛」就是和人不一樣呢?要成「佛」是否就要做到「不是人」呢?這裡的「不是人」並非貶義,而是指要走出人、脫離人、超越人,就是要去掉人心。

如何去呢?那就是面對著修行過程中的兩條路(見「弗」)該怎樣走。彎彎曲曲的是人路,這路上有名,有利,有情,而中間才是大道,才是精進的修行人應該走的,才能儘快修去人心。當人的執著心全無之後,就顯現出了生命的純善純真本性,或者說佛性。漢字「佛」的內涵無疑帶有神啟悟人正信的因素。

釋迦牟尼傳法時,也曾有弟子問他「何為佛」,釋迦牟尼的回答是:「佛見過去世,如是見未來,亦見現在世,一切行起滅。明智所了知,所應修已修,應斷悉已斷,是故名為佛。」

印度早期佛經中的「佛」,主要指釋迦牟尼。當時,也沒有「佛教」的說法。佛教是在釋迦牟尼涅槃後成立的。後來,隨著佛教的傳播,「佛」一詞廣泛用來尊稱所有修行圓滿的覺者。兩千多年來,信佛並走入修行,但真正最終成佛的寥寥無幾。隨著人類道德的下滑,世人大多已不知何為對神佛的信仰。

佛家有神跡

釋迦牟尼所傳的佛法,信者日眾,在東漢末期傳入中國後,亦是吸引了眾多的信仰者和修行者。許多修行者在修煉到一定程度後,都是具備一定功能的,特別是一些高僧都是具有大功能的。他們不僅天目打開,而且還具備透視、遙視、宿命通等神通,他們為了啟悟世人,還會在世間留下神跡。中國古籍《高僧傳》、《續高僧傳》等均有大量記載。

本篇說說歷史上有名的高僧康僧會讓三國時東吳的大帝孫權見證佛法神跡的故事。

康僧會,祖先是康居國人,世代居住在天竺,但他卻是在交趾(今越南)長大的。史載,康僧會是在父母雙亡後,守喪已畢,出家為僧的。他嚴格遵守佛家戒律,為人寬厚文雅,並且卓有見地。為弘揚佛法,他來到東吳,拜見孫權,弘揚佛法。

好奇的孫權問他佛到底有何靈驗之處,康僧會答道:「自如來佛涅槃到現在,攸忽之間千年已過。當時佛祖遺骨化為舍利子,神光閃耀,阿育王曾造了八萬四千座塔來收藏。後世修塔建寺,即是為了弘揚佛祖的遺願,望陛下相助。」

似信非信的孫權表示,如果康僧會能弄來舍利子,讓他親眼看到,孫權就為其建造塔寺;但如果是矇騙孫權,那國家自有刑罰在。康僧會請孫權給其七天時間為限。

回到住處後,康僧會沐浴更衣,在靜室中誠心齋戒,並將一個銅瓶供奉在香案之上,日夜燒香禮拜,迎請舍利降臨。

然而,七天的期限到了,瓶中空空。康僧會請求再延長七天,孫權應允了,可十四天過去了,依舊不見舍利降臨。孫權便要將康僧會拿下治罪。康僧會表示祈請舍利,並非如運水搬柴般容易,或許是自己的弟子中,有因懼怕王威而不能心淨神清的,以至佛祖怪罪,因此請求再寬限七日。孫權答應了。

於是,康僧會告訴弟子們均要發誓:「若再無靈驗,就去死!」大家遂更為虔誠的祈求。又到了第七天,早晨、中午、傍晚,瓶中仍舊空空,但是到了五更時分,瓶中鏗然有聲響,康僧會親自前去看視,果然得到了舍利。

天明後,康僧會懷抱銅瓶去見孫權。滿朝文武也都前來觀看。只見五色光彩閃耀在銅瓶之上,眾人讚嘆不已。孫權拿起銅瓶將舍利倒在銅盤上,舍利往下一衝,銅盤當即粉碎。孫權肅然起敬:雖延誤了日期,到底不假。孫權慨嘆道:「這真是希有的祥瑞之事。」康僧會又告訴孫權,舍利不僅可以放射出五色的光芒,而且火不能將其燒毀,金剛杵也不能將其擊碎。孫權乃下令讓人試驗,果然舍利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破損。

感受到佛法威力的孫權當下敕令建塔修寺,讓康僧會師徒在其中傳揚佛法。此外,孫權還建造了阿育王塔,供奉感應舍利,該塔就是明成祖朱棣後來修建的大報恩寺的前身。從此,孫權篤信佛法,江東佛法也日漸興盛起來。

類似的神跡在三國之後的歷朝歷代,都非常多,現代人雖然無法親眼目睹,但卻不可簡簡單單的以「沒有親眼看見」予以否定,畢竟古人諸多的記載並非虛妄。

佛陀涅槃前預言佛教末法亂象

佛教《佛說法滅盡經》中記述,釋迦牟尼佛在涅槃前曾預言了佛教進入末法時期的亂象。他告訴弟子和信眾,他離世多少年之後,也就是在末法末劫之時,他所傳的佛法將會壞滅。他將這時的人類社會稱之為「五逆濁世」,「魔道興盛」。此時,「魔作沙門壞亂吾道」,即魔轉世出家到寺院裡專門破壞他的法。

如何破壞呢?譯成現代漢語的大意是:「他們穿俗世間的衣物,貪戀好色飾的袈裟,行飲酒、吃肉、殺生、貪昧之事。他們沒有慈悲心更互相憎恨妒忌。」而這樣的亂象如今在中國大陸早已出現。

此時的人類社會也會出現許多不好的現象:一是氣候反常,天災人禍頻繁,死於瘟疫的人很多。二是社會道德普遍墮落。三是時間變快,人的生命短促,四十歲就頭白,男子因為縱慾壽命短,女子壽命變長,可活到七十到一百歲。四是大水災會經常發生,很多眾生混在一起,不管豪門還是賤姓,都沉沒漂浮在水中,被魚鱉等畜生吞食。

佛陀預言聖王下世

不過,釋迦牟尼佛除了預言末法時期人類社會中的佛法被敗壞,世人道德淪喪,面臨著危機外,還預言末世將有轉輪聖王轉世,傳至高無上之佛法,救度眾生,「彌勒當下世間作佛」。之後「天下泰平毒氣消除。雨潤和適五穀滋茂。樹木長大人長八丈。皆壽八萬四千歲。眾生得度不可稱計。」

此外,佛經也記載了未來佛彌勒,即轉輪聖王(金輪王)下世的一個重大信號,那就是在優曇婆羅花開放之時。佛經《慧琳音義》卷八載:「優曇婆羅花為祥瑞靈異之所感,乃天花,為世間所無,若如來下生、金輪王出現世間,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現。」《法華文句》四上:「優曇花者,此言靈瑞。三千年一現,現則金輪王出。」

迷中的我們,是否發現救度世人的聖王早已來到我們身邊了呢?1997年,是佛歷的3024年,韓國寺院首見傳說中的優曇婆羅花,剛好符合釋迦牟尼所說此花「三千年一現」所預言的時間。二十多年來,優曇婆羅花相繼在世界各地悄然盛開,祥瑞之氣降臨人間,昭示著救世主早已來到。

放眼世界,由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傳出的法輪大法,迄今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大法的福音傳遍全球,救度了無數世人。雖然歷經血雨腥風,但法輪功不僅屹立不倒,而且贏得了世界更多人的支持,更多的人走入「真善忍」的修煉行列。在正氣上升的世界中,邪惡正在被消減、滌盪。

正如釋迦牟尼預言的,「天下泰平毒氣消除」,「眾生得度不可稱計」。不久的將來,人類社會將迎來一個新的光明的開端,迎來一個新的紀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