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泥潭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11月25日】

一個半月前,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來到B城,並融入集體學法。B城同修精進的狀態,讓我看到修煉上的差距,也找到自己多年來陷入修煉困境的原因。我越來越清晰的認識到:很大程度上我一直停留在個人修煉當中,是在舊勢力安排的圈子裡走,以至於身體和經濟上出現嚴重問題。同修們集體學法、煉功,開創了寬鬆的修煉環境,這讓我能夠迅速歸正修煉的不正確狀態。

這幾年,不同的病業迫害,使我的體重從170多斤迅速降到100多斤,走路都吃力,親戚擔心,不斷勸我去醫院。我想修煉人沒有病,不管怎樣我都會扛過去,不會去醫院。現在,我清楚了,自己一直都陷在舊勢力的安排中,沒有認清迫害的根源,是舊勢力利用病業欲置我於死地。我卻一味的承受,沒有主動清理,這讓我吃了不少苦。

家人同修拉著我一起學法,但是經常一講法都沒力氣讀下來,打坐、發正念都效果不大。以往正念強時病業狀態很快就過去了,現在,躺在床上,全身表皮疼痛,晚上睡不好覺,發正念一盤腿就疼想拿下來。我知道自己多年來不精進的狀態,正念已經不強了。

來B城前,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因為瘦得脫相影響講真相,有損大法弟子的形像了。

一到B城,同修即刻帶著我學法、煉功,溶入到當地良好的修煉環境。凌晨3點10分起床煉功,5套功法一步到位,再發半個小時的正念(包含六點正念),上午集體學一講法或發一小時正念,下午學一講法,四個整點正念不落。晚上自己看國外講法或再煉一遍5套功法。

第一個星期堅持的實在太難了,對我來說簡直是苦修。修煉以來,除了得法初期那種精進的勁頭,從沒有這麼長時間的學法和這麼大強度的煉功發正念。這期間,我的大腿內側生出大疙瘩,潰破出膿。但學法煉功發正念,我都堅持雙盤,集體的環境的確能讓人保持精進的狀態。在平時,5套功法很少堅持連貫做下來,學一講法也不會一直雙盤著,現在不同了。

B城的集體學法、煉功讓我改觀很大。但有時身體還是難受,這疼那痛的,盤坐時做不到腰直頸正,腰沒勁直不起來,我就想學法煉功是生命最快樂的時刻,同化大法啊,難受的不是我,是業力、觀念。否定,清除,堅持。正念上來了,學法也變得輕鬆。

在集體的學法交流中,我愈加清晰造成我病業的成因:迷於末世的名利情。我在企業負責銷售,全國到處跑,應酬多,住高檔賓館,出入歌廳酒樓,在常人這個大染缸裡,處處都是魔。我把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業務和人際關係裡去了,忘記了救人的使命,跟頭一個接一個。兩次黑窩迫害,我也沒有警醒,沒能靜下心來好好的系統學一學法、找一找原因。

學法跟不上,正念就弱,人心就強了,修煉的原則也不那麼注意了,以至於在情上犯了大錯。因為不能持續的在法中用正念清除色慾之心、名利之念,舊宇宙的眾神就下死手迫害我。師父針對情有一處講法:「弟子:對於情的執著,做錯了事。為自己走的路而懊悔,我應該如何彌補?師:唉,其實師父最痛心的就是這些事。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哪,它太可恥了。作為一個常人它都是可恥的,可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怎麼能夠拿到桌面上談呢?太可恥了。」【1】這幾日,我就想,為什麼那時就沒感覺到師父說的這麼重,就那麼麻木?我悟到學法不夠,腦子裝的是末世人的不好念頭,都是骯髒,若裝的是法是神的正念,那一衡量還敢做嗎?

自命不凡往往就會自以為是。總覺得自己也可以干一番事業,認為常人是重現實的,看你有錢了講真相會更有說服力,以此掩蓋放不下的名利之心。有了這個心,社會上出了什麼新鮮事物我都會留心去嘗試,認為裡面會有很多賺錢機會,投資網際網路金融讓我又栽了個大跟頭。

從股票、餘額寶到P2P,從外匯投資到區塊鏈以及虛擬貨幣都去嘗試,還小賺一把,這下自我更加膨脹。在一個項目賺了20多萬時,我貸款近150萬追加投資,很快項目資金鍊斷裂,錢拿不到了,這時才猛然驚醒。其實,師父早就借他人之口多次點化,利令智昏,那時忘了是修煉人,腦子哪裡有法?不能用法去衡量該不該做。如果能看看明慧交流,也不會陷得這麼深啊。

也就是從那時起,病業開始找上我,簡直是來取命。身體很快消瘦,沒法堅持工作,錢也折騰了200多萬。岳母是常人,對我十分不滿,話語犀利,我意識到,是師父借她的嘴在戳我那放不下的名利心和所謂的心高氣傲。

B城同修非常重視發正念,頻發、長時間發,他們一直正念加持我。以前,我老是陷在自責、要承擔罪業的想法之中,通過交流我明白了自己走了舊勢力的路,這種狀態必須否定。每次發正念就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所有的不正都會在法中歸正,請師父加持,思想專注的守住那個「滅」字。在一次發正念快結束時,我感到額頭天目處有東西動了下,然後我一下有了精神,在隨後的學法中,看書上的字特別的清晰,這個狀態持續了有20多分鐘,這是之前從沒有過的。

集體學法和交流,也解開我多年的心結:擺正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關係問題。在黑窩邪惡的環境中,我違心說了大法不好,晚上做夢大帆船翻了,然後就尿血。清醒時撕心裂肺的痛苦,就否定自己詆毀大法的話,邪惡不讓我睡覺,扛不過又妥協,再否定,邪惡又拷,不讓睡覺,迫害,妥協,否定,再迫害,反反覆覆。通過近期的學法和交流我明白了,用人心去抵制邪惡,基點是證實自己,在承認迫害中反迫害是頂不過去的。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它們用的那一套不是也沒讓我變好嗎?反而是毀人。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舊勢力不配考驗。

病業,是舊勢力毀人的伎倆和手段。99年7.20後師父對老弟子就沒有在這方面增加考驗,如果不是心性和行為出現問題,一定是舊勢力的干擾,那就讓覺悟了的本性正法,不讓人的觀念滋養邪惡。要正念正行,悟到了,還要做到。

同修坦誠的指出我的嚴重不足:怕吃苦、求安逸、懶惰。師父指出懶惰是人的魔性,師父在《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中說:「人的魔性是惡,表現為殺生、偷搶、自私、邪念、挑撥是非、煽動造謠,妒嫉、惡毒、發狂、懶惰、亂倫等等。」 這些觀念、執著不去怎麼精進呢?我也在主動查找執著心,我發現我的顯示心很重。向學法小組同修自我介紹時,我說自己95年得法,曾是A城的站長。言外之意,我有資歷,不一般人兒,有讓人重視的心。修煉不看入門時間長短,也沒有職位高低,全看你的心性層次。

交流中,我意識到曾經不自覺的在承認邪惡的迫害,沒有用正念剷除。比如有時會說,我是國家安全部門掛名的,我們家是省裡邪惡重點監控的,家門出入都裝著監控,每到敏感日都會有國保官員登門,自己在黑窩如何如何被酷刑折磨,在洗腦班如何抵制等等。我沒有好好想一想,為什麼邪惡老是找上門?不是空間場不純淨嗎?思想中認可舊勢力的迫害,在被迫害中又用個人修煉思維證實著自己如何堅定、不怕,而且夾雜著顯示心。

我還認識到為什麼最近兩次被洗腦班迫害的原因,邪惡走投無路說不用寫三書,折騰了幾十天,我還以替它們考慮,好早點結束,寫了類似遵紀守法的糊弄文字。出來後意識到錯了,寫嚴正聲明。其實是用人心來看待迫害的,還用所謂善心來遮蓋法理的不清。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這不是人對人的迫害,對背後的邪惡因素要堅決剷除,對人的一面任何的妥協都是讓他們對大法犯罪,沒有真正為他們的未來負責。

另外,平時自己大量的時間被手機上網耗著,師父在法中明確指出常人的網就是魔窟,我沒聽師父話,以最大程度符合常人狀態為由,熱心於掙錢;用隱晦的方式所謂開啟民智等為藉口,做些不在法上的事情;喜歡看邪黨負面消息而放不下對手機的執著。每天灌進大量不好的常人信息能不出問題嗎?來到B城期間,手機基本是關機狀態。其實被洗腦班迫害,執著手機就是主要因素之一。

同修說,這些年你都在走舊勢力的路啦!我為此感到深深的痛悔。舊勢力為毀滅我製造欲加之罪的藉口,慈悲的師父一直不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B城的學法和交流讓我元氣大增,我會趕快提高上來,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真正成為一個大法中的粒子。

我永遠忘不了當初得法的喜悅,請到《轉法輪》是蹦蹦跳跳回到學校宿舍的。我想,我發願隨著師父下走到險惡的人世,當初該有多大的決心和正念。僅此,我也要同化大法,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這萬古機緣,我變好歸正的過程,就是把舊勢力安排的路變成師父給我的路。十惡毒世中,這樣一個生命能變好,能走在神的路上,能助師正法,就是在證實大法的無上威德和創世主的佛恩浩蕩! 叩首師父!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