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眾生中盡情地展現

美國紐約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11月25日】

我是首次橫跨美國End CCP車游的隨行記者。這次有幸橫跨美國,把「打倒中共惡魔」的信息傳播到美國更廣泛地區,讓更多美國人獲悉這個讓他們得救的信息,我個人無論從個人見識的增長上,還是個人修煉提高上、對師父所講的法的領悟上,都有很大的收穫,實在是不虛此行。

這次橫跨,全程8000英裡,穿越了18個不同的州,從美東出發,向西、向南行進,穿越了 阿巴拉契亞山脈、五湖中部平原、落基山脈、科羅拉多高原,到達太平洋沿岸的洛杉磯、舊金山,然後回程,經過了美墨邊陲。把「打倒中共惡魔」的信息帶到平時我們觸及不到的地方。

「打倒中共惡魔」(EndCCP)這個信息是從根本上救人。疫情來了,怎樣讓人平安度過劫難?面對紅魔要淘汰人,人念了「法輪大法好」、認同「打倒中共惡魔」、「退黨退團退隊」,這個人就能得救,走過人類的淘汰。師父說:「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精進要旨二》〈再論迷信〉)。去年全球退黨中心發起End CCP聯署、徵簽、車游後 ,我時不時地參與報導。我總是想,我能天天寫End CCP的新聞該多好,有時間寫長,沒時間就寫短的、單個的故事,我覺得這是最有意義的新聞。

在現在時間過得飛快、各個項目都很忙碌的情況下,橫跨美國車隊能夠成行、出發,是很不容易的,每個參與的人都克服了困難,也可能在猶猶豫豫中終於做出了參加的選擇。對於這一行程我們很多人剛開始的時候是懵懵懂懂的,我因為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沒有時間做任何準備,但是這個旅程給予我一路的驚喜、一路的體悟,收穫和效果都出乎我的意料,這種體驗是人一生中獨一無二的體驗。不僅我們看到的風光,如果不是這次橫跨車游,我們一輩子都無法去到那些地方;而且我們能跟隨當年師父的足跡,雖然我不知道師父車行十萬裡去過哪些地方,我只是從《洪吟》中師父所寫的詩中去體悟,例如《除惡》、《留意》、《巡演路上》、《游紅石山》、《路過賭城》、《征》等。 我一路走,一路想著師父的詩,心潮澎湃,感慨萬千。師父曾經來過這個地方寫下了詩,我們今天也來到這裡救人 ,自己親臨其境,更能感受到師父的豪邁、氣魄和偉大,覺得自己那些執著心真是很多餘,執著心好像一下子煙消雲散,為了救人,師父把這麼神聖、重大的使命交給我們,我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

師父的法身一路保護我們,我們真切地體會到了師父在《洪吟》(三)《巡演路上》說的「車行千裡路 神光車外護」。師父的法身也安排很多有緣人、很多眾生看到車隊所帶去的真相,讓他們得救。一路點讚、支持不斷。有的人加入和我們一起高喊「打倒中共惡魔」,和我們合照;有的聽到義工的講解後,留下眼淚,他們在簽End CCP時,眼淚在眼眶中打轉;他們看到展板後,拿出手機拍照,一部一部車拍,一個一個展板拍;有的跟著我們的車隊,跟到酒店,找我們說他們支持的話,有的跟到酒店要簽名;有的看到我們的車隊,單膝跪地來拍照;有的要給我們錢,寥表他們支持的心意;有的對著我們的車隊拍照,然後發到臉書、instagram、抖音上,發的時候,還寫上評論,他們寫評論寫的很快,直接用語音輸入,就發了。那沿途看到我們車隊後,鳴笛致意、豎大拇指的 ,更不計其數,數不勝數,多到我們有時都反應不過來,應接不暇。

作為隨行的記者, 我能不能捕捉到這些鏡頭、能不能捕捉到這些例子,能不能及時地記錄和呈現出來是對我的考驗。這一程, 我更加體會到了一思一念都要是正念的重要性。我們一行人30多人這次屬於一個共同生活、共同證實法的大集體,大家的表現互相都可以看得到,有的同修很抓緊時間救人;有的同修正念足、能量場大,很容易打動人;有的同修默默付出,做好展板的維護工作、車隊的各項行程的安排工作;有的同修法背的好,路上洪吟一首一首的背;有的同修歌唱的好,能唱很多神韻歌曲,路上我們開「音樂會」,一台車一台車地輪流唱神韻的歌曲,那個場面真好,很感人,每個人都溶於法中,精進的心、救人的心更強烈了。從同修的表現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主要是我的顧慮心很強,徵簽時、採訪時,老是怕人會拒絕,老是拉不下臉,我在平時的社區採訪也是這樣,不夠大方。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二零一一年華盛頓特區法會講法》中說:「你怕啥呀?你也沒有去管他多要錢,你真的是在救他呀。心裡就不穩,開車去了也不敢下來,到那去溜了一圈,我去了。要不就偷偷摸摸的,在高級社區裡這扔一張、那扔一張,所有的做派都好像是見不得人的。是有一些人對垃圾郵件很反感,總有一些做法上是不認同的。但是你得分什麼事啊,這麼大的事,人都在等著救哪,你只要不太過份,人家就會理解。我們真的有做的很好的,在好的社區大大方方的走過去,然後跟人家很坦然的一講,馬上表示非常高興,就在等你一樣。實際上就是,都鋪墊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這件事情做了,就沒那個正念。」我知道自己就是那個沒有正念的人,對比那些講真相講的好的同修,我差的很遠。

從這一程中我對一思一念的體悟,師父說:「在經受舊勢力強加的魔難中走的正與不正更加難,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魔難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關鍵。你做的好與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與不正、迫害到什麼成度,都與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問題有直接關係。」(《什麼是大法弟子》),我不禁浮想連翩,這20多年的摔摔打打浮現在眼前, 那些挫折、魔難、迫害,原來都是我的念不正或者正念不足帶來的,「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洪吟》「苦其心志」),如果我能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在迫害的高壓下,也能按照法的要求去做,雖然看起來好像會承受迫害,但其實正念可以減輕迫害而不是遭到迫害,師父說:「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惡真正破壞法的根本藉口。」(《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我以為懷著僥倖心理,可以僥倖過關,但是走不正的路都會成為日後的魔難,它會像多米勒骨牌那樣起到連鎖反應,想僥倖過關結果不是真的過關了,而是為日後的迫害和更大的檢驗埋下了伏筆,因為舊勢力看得很清楚那有漏。師父說:「任何走不正的路都是危險的、都是坎坷。」(《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到一個休息區,我有時如果放鬆一下,或注意力放鬆, 我發現我就會錯過一些很好的反饋;如果我的正念足一點,心思都是想著怎麼多救人,我就能發現、遇到這些好的反饋,能夠及時的採訪到。如果我能正念更足一點,時間抓得更緊一點,我就能跟著那些徵簽的同修,就能挖掘到很好的例子。從中我體會到一思一念的重要性,我的判斷和選擇,是一思一念帶來的,反映出修煉是否紮實,反映出救人的心是否強烈。從那些很積極徵簽、講真相的同修身上, 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在路上,我們明顯地感到師父對我們的鼓勵。師父把有緣人帶到我們身邊,通過人們的感動、正義之舉來激勵我們,有的人送給我們小禮物、要捐錢、表達他們的感動,這也是因為這些同修正念足,狀態好,能打動人,師父也借著這些人來鼓勵他們做得更好。我感到師父都給我們安排好了,我們只需要去做,只需要正念足,不要有太多的顧慮、執著,就會把事情做好,「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轉法輪》),真正地像一個大法粒子一樣,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特長。在橫跨的車隊中,我們有的同修講真相講得好,有的同修維護展板維護得好,有的同修帶路安排行程,有的同修負責安全提醒,有的同修開車開的好,我們都在證實法、救人中發揮自己的特長,站好自己的崗位,在屬於自己的舞台上展現好,在救人中發揮好應有的作用。而如果該起的作用不起、該發揮的作用不發揮、該救的人沒救上,就是沒完成好使命。師父說:「都在講真相、發正念、學法,具體上做事不一樣,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為粒。」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就想,自己現在身處大紀元這個平台,每天面對全球的華人讀者,我有沒有完成好使命?師父給我們這麼大的舞台,把全世界的眾生都交託給我們。我以前隱藏著一種自以為是,以自己每天忙碌、 沒時間來找藉口不提高技能、不抓緊時間學法、煉功,有時又妄自菲薄,總覺得文章寫得不如別人,連比報都不敢比,好像一比就比下去了。而這一程下來,我覺得自己的視野開闊、心胸開闊了,那些顧慮、執著變得很可笑,作為大法弟子妄自菲薄、顧慮重重、縮手縮腳、不大大方方,也會讓神所恥笑。 我就想,我已經得到法了,師父賦予這麼大的使命,給予你機會,那就好好珍惜,夾著尾巴做人,應該放下身段,變得謙卑,放下自己的一切。

最後以師父的一段經文來結束今天的發言,與同修們共勉。師父在《2019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那麼也就是說,這是從來沒有的事情。開天闢地沒有宇宙正法的洪大天象;開天闢地也沒有過大法弟子。師父開創了這個輝煌,給你們領入了這個歷史時刻。你們修好自己,盡情的在救度眾生中展現你們自己、做的更好吧!」

以上交流,層次所限,有不當的地方,請慈悲指正。謝謝大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