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慈悲 大法偉大——我的親身見證

湖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12月28日】

我是修了20多年的大法弟子。雖然沒有看到過另外空間的殊勝和美妙的景象,可我時刻都能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呵護著我,大法的神奇也時常展現,現僅舉幾例和同修們分享。

一、 危難時求師父 不斷流淌的血止住了

就在今年10月27日下午六點鐘,我從菜地回家直接去了洗澡間(因當時天已昏暗,我以為發正念時間已經過了)。洗完澡,穿衣褲時,站著的一隻腳突然一滑,整個人仰面朝天倒在了地上,頭的右側撞到了衛生間的牆壁上。我用手一摸頭頂,一手的鮮血,血從頭頂向耳邊和身體的右側流淌下來,把右側半邊身體都染紅了,血流的越來越快。我一驚,怎麼會這樣?

師父在《歐洲法會講法》中說:「我說自然是不存在的,偶然是沒有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我趕忙求師父救我,心裡不斷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乎就在同時,血就止住了,不流了。我從心裡感謝師父給我消除了這一難,也是師父給我承受了這一難。

我用毛巾把傷口按住,穿上衣褲坐在沙發上開始發正念:剷除我空間場中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利用我有漏對我進行迫害。同時我也反思自己的漏在哪裡:對發正念不重視的心、怨恨心、妒嫉心、色慾心等,並決心去掉它們。當我心態平穩後才去清洗血污。這驚險的一幕如果沒有師父和大法的保護,我想是走不過來的。要是發生在一個常人身上後果不堪設想,因為當時血流的很兇,就是上醫院也來不及了。

二、車禍後 師父為我調理身體

大約是在2016年夏天的一個上午,我講完真相,騎著自行車往家趕,後面一輛小車直接向我的自行車追來。我和自行車被撞倒,小車的前輪壓在我的左腳上,我的腰部倒在了自行車的三腳架上,頭部落在地上不能動,而司機還在邊打電話邊往前開車。我急忙擺手叫他往後倒車,這時司機才發現我被壓住了,他急忙下車要送我去醫院。我說不用,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有師父看護,不會有事的,再說你也不是有意的,你們賺點錢也不容易,今後開車要小心點。今天你幸好遇到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不訛你的錢,你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我說給你退了吧,共產黨壞事做盡,免得跟它受牽連。他說好,並把他的真名告訴了我。跟車的還有兩位女士,也給她們退了。我叫他們把我的自行車扶起來,發現自行車後輪被撞成了「S」型,他們把我和自行車送到了修車的地方。我叫他們趕快走(因為此地離我家很近),如果被我家裡人看見,你們就走不了了。他們連聲說謝謝,我說不要謝我,要謝你們謝我師父,是師父教我這樣做的。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

回家後我躺在床上就起不來了,頭、腰、腳都疼的不能動。當晚我咬著牙堅持煉功,煉功時明顯的感到法輪在小腹部位猛烈的旋轉,過去從沒有這種感覺。我很激動,這是師父用法輪在給我調整身體。大約一星期後,我的身體就完全恢復了,又可以出門去講真相了。

三、明真相 得福報

我在一次講真相的路上,見到一個騎摩托車的男士停著車在向公路西頭張望,我走近一問,他說熄火了,又沒有修車的地方,他還要趕到工地上班去。我說你別著急,你入過「黨、團、隊」嗎?他說都入過,我就跟他講真相,我說給你退了吧,免得跟他們受懲罰。他說「好」。接著我又給他講了大法的真相,並叫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然後送給他一張「護身符」,他說謝謝。就在這時,他無意中用腳把油門一踩,摩托車神奇般的啟動了。他很激動,我說你是明真相得了福報了。他再聲說著謝謝,上工地去了。

四、念動正法口訣奇蹟顯

2015年春,我見到我原單位同事羅某,問他我送他的「神韻」光碟看了沒有。他說:「別提了,光碟卡在影碟機裡進不去,也退不出,修理人說只能把機子砸掉,可影碟機在汽車前面,裡面還有導航儀和其他系統,不能砸。」我說:「這是干擾,不讓你看,我們去清除它。」在車上,我把正法口訣告訴他,要他與我一起發正念。當發到四分鐘時,光碟從機子裡自覺的退出來了,他高興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正是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正法口訣是和宇宙的音、和宇宙的許多因素、和宇宙的信息是溝通的。你念動他,才能起到和宇宙協同的巨大作用。」

五、師父的慈悲點化與呵護

我修煉20多年來,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從沒落下過。不論是颳風下雨,嚴寒酷暑,我都一如既往的騎著自行車穿梭在大街小巷、鄉村小道上救度著有緣人。

有一次在夢中,我騎著自行車,天空中有一道彩虹出現在我面前,我騎著車正在向彩虹的頂端走,走了三分之二。同修說這是好事,是師父在鼓勵你。但我也有沒做好的時候,師父也「棒喝」我。

在講真相救人中,我被邪惡多次迫害過,但多次在師父的保護中正念闖出。然而有一次,在洗腦班的高壓和誘騙下,我違心的配合了邪惡,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不應該做的事情,悔恨至今。師父沒有丟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夢中點化我:本來你的畢業證已經拿到手了,可是你用自己的墨水筆在畢業證上寫字,把畢業證全污染了,只有右下方還有一塊白的地方。醒來後我流淚了,決心以後抓緊時間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彌補過錯。幾年後,我又做了一個夢:考官拿著我的考卷對我說,你的考試題基本上都答對了,但有些標點符號不對。

我每晚12點發完正念以後才睡覺,有時凌晨起床煉功誤點,師父經常叫我起床:有時電話鈴突然響了,有時有拍門聲。我真不好意思,謝謝師父為弟子操心了。

由於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