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兒子

雪莉


【正見網2004年09月21日】

一。 雪梨城市外景 白天

(俯闞)和平寧靜的雪梨大橋遠景,藍天上浮著一朵朵白雲。

雪梨街心公園。周圍是無憂無慮玩耍的孩子,輕鬆愉快的手風琴音樂隱隱飄來。在
這和平安寧美好的日子裡,女主人公正經歷人生道路上一次沉重的打擊。

一個女人背向觀眾坐在一條長凳上。她33歲,叫蘇海蘭。隨著畫外音,她慢慢站起
來轉過身-一臉憔悴,眼中透出心底的痛苦與淒涼。默默向前走來。

畫外音: 人們都說,少婦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因為她初為人母,而成為真正的女人。
30多年了,終於在我的身體裡孕育著一個新的生命,當我還在為將成為母親而激動
的時候,孩子的父親,一個我深愛的男人,卻拋棄我們母子而去。

二。Cabramatta 大雄寶殿 白天

大雄寶殿座落在高高的台階上。
殿內,三三二二的香客在寬大的殿堂裡觀看著一尊尊佛像,上香。
海蘭虔誠的閉眼默默祈禱,她慢慢睜開眼睛,滿含祈求和希望看著這尊微笑的金色
大佛雕像。


三。海蘭家。 夜

昏暗的房間只有床頭柜上的檯燈發出柔和的光線,海蘭一個人斜靠在雙人床上,窗
外,蛐蛐悠長的叫聲更增加了房間裡的寂寞和清冷,海蘭木然坐著,微弱的燈光照
著她道道淚痕的臉。

閃回:
海蘭與西人男朋友手挽手走進西餐廳。餐桌上的燭光燈閃閃, 海蘭的手被另一隻握
著,海蘭幸福含情的看著對方。

閃回:
黃昏, 海蘭與西人男朋友漫步在雪梨歌劇院的海灣,二人依偎著面向海灣,落日只
剩下一縷餘光,在那天水相接處,流光溢彩。遠處,一隻孤獨的海歐在茫茫的海面
上飄飛。海蘭緊緊靠在男人的懷裡。

小提琴聲像輕風在海濱蕩漾。

四。海蘭家外面 夜

半圓的月亮在墨藍墨藍的天空中緩緩滑行,把銀白色的月光灑向大地。
腳步聲踏破了寂靜的夜。海蘭的好朋友方芳在月光下急急走著。突然,一隻狗吠叫
起來,她嚇了一跳,怔了怔,不自覺的用手抿了抿被夜風吹散的流海,抬頭看到了
海蘭屋裡隱隱的燈光,徑直走上海蘭家的台階。狗還在吠。

五。 海蘭家 夜

門鈴聲像炸雷,突然在寂靜的屋裡響起,海蘭一驚,從痛苦美好的回憶中醒來,她
看一眼牆上的掛鍾,時間已經是下半夜2點15分。她雙手抹了抹臉,坐在床邊思考片
刻,站起來向門口走去。

門打開了。

方芳一身藕色西裝套裙,邊脫鞋邊問:「海蘭,你怎麼樣了?」
海蘭慘然的:「這個時候除了你也沒有別人了。剛才聽到門鈴響,還希望是他。」

方芳隨手關上門:「我就是放心不下你,今天唱卡拉OK的人很多,想早點走都不行,
好不容易人散完了,這不家都還沒進就走過來,看你還沒睡。」

海蘭走到床邊坐下:「睡不著,我覺得房間裡特別冷。」

方芳雙手扶著海蘭的肩頭關切的:懷孕這個月份,心境不好,更覺得冷。反應還厲害
嗎?

「嗯,盡覺得噁心。」
「過一陣就好了,懷孕都這樣。」
方芳遲疑了一下,探詢的:「他真不會回來了嗎?」

海蘭看著方芳,很久才哽咽的說:「不會回來了,過倆星期我就搬到別的區去住,徹
底忘掉他。」說完淚水嘩的淌下來,她低下頭抽泣起來。

方芳趕緊扯了張紙巾,替海蘭擦眼淚:「唉,別哭了,你一搬家我就不能常見你了,
自己多保重,別老想些傷心事。」

海蘭只是掉淚,沒有說話。

方芳繼續說:「當初你跟他好,我也覺得他很能體貼你,沒想到是這樣的結局。」

屋裡一陣沉默。

好一會,海蘭抬起頭看著方芳,緊抿著嘴,很不容易的蹦出幾個沉重的字:「我想做
掉這個孩子。」

方芳大驚失色,「啊?你不是一直盼望著當真正的女人?」

「以後看到孩子就想起他爹,那不是五臟六腑都痛?還不如早了了。」

方芳嘆口氣:「睹氣話說也沒用,你也得為你自己想,30多歲了,不生還等到什麼時
候。怎麼說你也是真愛他的。」

海蘭茫然的:「一個人帶一個沒爹的孩子。」

方芳好像找到勸說的理由:「澳洲單身母親補貼很高的。你都不用愁。」

海蘭苦笑了一下:「倒還不單單是錢的問題,沒有父親在身邊,孩子總是缺點什麼。」

「這我明白,現在這種情況太多了。別人的孩子沒父親不也活得好好的?你的孩子就
不能了?做掉了可沒後悔藥吃。」

海蘭閉上眼睛好像拒絕回答方芳的話,房間裡又是一陣難耐的沉默。

海蘭很明白方芳的心意,語氣中充滿痛苦和無奈:「實話說吧,我已經預約了明早10點。」

方芳驚得倒吸一口氣,幾乎嚷起來:「你怎麼這麼隨便就做決定?連我都不說一聲就
去預約?」

海蘭一句話也說不出,只有那撲簌而下的淚水,才是她內心痛苦的獨白。

方芳看著海蘭無望的哭泣,不忍再刺激她。 口氣由責備轉為安慰:「別哭了,明天
在哪?是沙梨山婦科醫院嗎?」

海蘭:「還能去哪?私家醫院收費太貴了。」

方芳長出一口氣。不好再說什麼來勸她:「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吧,我先回去洗個澡睡
會兒。」

海蘭默默點點頭:嗯。
方芳:你也該休息了。說完把輕輕門帶上。

海蘭關上檯燈,拉了拉被子躺下了。晶瑩的淚珠從閉上的眼睛的眼角擠出來。屋裡
死一樣寂靜。

畫外音:孩子,不知道你是男孩還是女孩,媽媽對不起你。來生再來當媽媽的孩子吧。

月光,透過沒拉上窗簾的玻璃窗照進屋裡,冷冷的月色使海蘭帶著淚痕的臉更顯得
慘白。

六。醫院外 白天

一棵大樹下,方芳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在勸說海蘭留下孩子。「不要進去了,留下孩
子吧。」

身穿紅白格子上衣的海蘭臉上掛著一絲苦笑,呆呆望著方芳,好像沒有聽見她在說
什麼,她看了看錶,緊咬嘴唇轉身往醫院大門走去。
方芳緊趕上她。海蘭只管往前走。

一個2,3歲的混血小男孩跑過來,正好碰到急匆匆往裡走的海蘭,孩子絆倒在海蘭
面前,還沒等孩子哭出來,海蘭馬上將孩子抱起。

海蘭的心聲:「唷,是個混血兒,一張秀氣的孩子臉,好可愛呀。」

孩子尋找母親的眼光使海蘭內心一陣攪動,她不由自主的回頭看方芳,雙腳像灌了
鉛一樣再也邁不動了。終於,她把手上的孩子交給方芳,轉身快速跑開。

畫外音:孩子從死神的手裡逃脫了,他也成了我生命的寄託和希望。

七。

透亮的無影燈。
傳來新生兒「哇哇」的啼哭聲。

螢幕上推出片名---兒子

畫外音: 孩子出生了,一個漂亮的混血男孩,我終於如願以償成為母親。
從那一刻起,我覺得我的生命是為了這個孩子。

八。海蘭家的住宅樓

一座深紅色的3層樓房,看得出是雪梨舊式的住宅樓。
一樓一扇窗戶敞開了,立刻,一個嬰兒尖銳的哭聲從屋裡沖了出來。

從窗外往裡看,只見床上孩子哇哇哭,海蘭手忙腳亂的在往奶瓶裡對奶粉,一眼看
到玻璃杯裡漂著一個橡皮奶頭,急忙撈起來,轉身塞進孩子的嘴裡邊說:「童童別哭,
媽媽給你對奶。」

孩子立刻不哭了,吸著橡皮奶頭。 哇。。孩子突然吐出橡皮奶頭,嘴一扁,哭得更
厲害了。

「來了來了」,海蘭一手搖著奶瓶,一手將孩子抱了起來,邊度著步邊將奶瓶貼在
臉上試試溫度,然後將奶嘴塞進孩子的嘴裡。

童童可愛的特寫。

九。 公園 白天

一條小石路斜躺在翠綠的草地上, 方芳和海蘭推著兒童車在小石路上漫步。
鏡頭由遠而近。

海蘭: 這一個月憋死我了,(抬頭向上看) 天是這麼藍。草是這麼綠。
方芳:看你美的,當媽媽了。其實生活就是酸甜苦辣的,可你都得嘗。
海蘭不無感慨的:「是呵, 有時覺得很孤獨。。」
方芳隨意的: 他沒來看過你?
海蘭臉馬上沉下來, 低下了頭,強忍著淚水。 許久才悲忿的說:
「他有了另一個女人。孩子都一個月了,他連電話都沒有打來,有時我恨得真想殺
人。」


十。 海蘭家。 白天

畫外音:轉眼間,孩子2歲多了,可是災難卻一步步向我靠近。

廚房裡, 海蘭在往瓶子裡灌水,童童眼睛緊盯著媽媽和奶瓶,稚氣的臉上露出對水
的渴求。 海蘭擰上蓋子,蹲下拉著童童的手:「叫媽媽」。
童童眼看著奶瓶,緊閉著嘴。
海蘭稍微提高嗓門,聲音裡帶著要求:「童童,叫媽媽呀。」
童童看看媽媽,又看看奶瓶。海蘭無奈的把奶瓶遞給童童:「自己玩去。」
海蘭呆呆望著童童, 心頭罩上一片疑雲,臉上浮現出內心的擔憂。。

十一。 Cabramatta 大雄寶殿 白天

香菸裊裊,微笑的金色大佛雕像。

海蘭雙眼微閉,虔誠的祈禱。
她手裡握著簽筒搖著,隨著手的加速,幾十支竹籤在竹筒裡擠動著。
終於,一枝竹籤跳了出來。
海蘭撿起竹籤,迫不及待的翻開解簽的冊子。
一雙茫然的眼睛。

十二。公園 白天

藍天, 片片雲朵遮住早上的陽光,在地上投下了各種形狀的陰影。

海蘭和方芳坐在綠草地上,不遠處,童童和幾個孩子在小滑梯上玩。
海蘭:「最近很忙嗎?也不給我打電話。」
方芳:「忙來忙去還不就是為那三餐。年紀大了,熬太多夜也受不了了,休息日恨不
得躺床上不起來。」
海蘭:「你們那生意還行吧?聽說XX卡拉OK沒生意都關門了。」
方芳:「我們那裡還行,一幫小年輕經常捧場,大陸來留學的,花老豆的錢不心痛。」

海蘭:「這些十有八九是貪官的孩子。要不哪來那麼多錢揮霍。」
方芳:「管他是什麼,我老闆有錢賺,我有工打就行了。看見他們進來我就高興,派
一二個年輕小姐專門照顧他們。教她們博小費。」
海蘭:「你老闆多虧請了你當經理。」
方芳的手隨意的揪著地上的草:「童童一轉眼就這麼大了,好快啊。」
海蘭:「日子是過得挺快的,可是。。」
海蘭臉上,眼中,心裡都深藏著憂慮和不安,嘆了口氣:「童童二歲多了,怎麼還不
會說話?」
方芳安慰的:「有些孩子說話是晚。」看看海蘭憂慮的表情:「不用擔心了。」
海蘭:方芳,說真的,我最近心裡總是有種恐慌的感覺。
方芳注視著海蘭:「別老給自己精神負擔。」
二人都沉默了,方芳若有所思。
童童跑過來,在放在草地上的大包裡,拿出裝著水的奶瓶,自己喝起來。
海蘭眼盯著童童每一個動作:「他生活獨立性很強,就是……。」
童童喝完水,放下奶瓶又跑開去。
海蘭喊道: 「童童,童童。。」
童童沒反應繼續往前跑。。
海蘭無法再迴避長期以來心中的疑惑,一把抓住方芳的手:「方芳你看,他聽不見似
的。」
方芳大聲喊:「童童─」
童童越跑越遠……
方芳不想相信眼前發生的事實,自言自語的:「不應該這樣的啊。」
海蘭痛苦無助的眼神看著遠處的童童。
方芳站起來,拉著海蘭:「走,過去看看。」
海蘭表情呆滯,腳步機械的跟著方芳向童童走去。
童童手裡拿著一根小樹枝,出神的看著地上。這是一支螞蟻隊伍,在泥土和小草間,
蜿蜒向前行進,有的背負著它的食物。
「童童」,海蘭喊道。
童童用樹枝撥開一下螞蟻的隊伍,螞蟻並沒感到有威脅,一會就又列好隊急急忙忙
的趕路。
海蘭看他沒反應,又加大聲量:「童童─」
童童小手撐著地,隨著螞蟻隊伍移動。
方芳聲音比海蘭還大:「童─童─」
海蘭帶著哭聲,絕望的呼喊:童─童─。
童童跟著螞蟻去看看它們的窩到底在哪裡…
海蘭痛苦的靠在方芳身上。

十三。兒童醫院(Westmear Chidren’s Hospital) 白天

海蘭面無表情,方芳抱著童童,走出兒童醫院大門。

畫外音:我一直不願意相信孩子是聾的,心中留存的一線希望隨著醫院檢查結果徹底
破滅了。那美好希望支撐著我的精神也在瞬間崩潰,我整個人象散了架一樣,不知
道是怎麼樣回的家。

一輛計程車停到了路邊,方芳手裡抱著童童,海蘭身子一歪,方芳急忙扶住她。
方芳對著車裡的司機:快來幫忙。

二人一起把全身發軟的海蘭扶進車裡。方芳抱著童童一起坐在後座。
計程車緩緩啟動,向著縱深的街道開去,在我們視野裡消失。


十四。 海蘭家 夜

房間裡沒有了往日的整潔,象主人一樣亂了分寸。
桌上的電話響起來,海蘭拿起電話輕聲:hello。
電話裡傳來居住在香港的妹妹的聲音:「家姐,好久沒接到你的電話,很忙嗎?」
聽到親人的聲音,海蘭的淚水奪眶而出,一時說不出話。「嗯……」
妹妹沒有等待海蘭回答,卻著急把要說的話說完:「昨天大哥打電話來說,大嫂得了
肝癌,媽媽眼睛看不見了,你能不能抽時間回去看看她們?」
海蘭驚乍的眼睛裡充滿了淒楚與絕望,接踵而來的災難已經超出了她能承受的極限,
她頓時沒有了眼淚:「是這樣,那我儘快回去,你自己多保重。」
妹妹:「家姐,到時見。」

十五。 行進中的汽車 白天

汽車裡,街道兩旁樹木行人迅速往後閃去,坐在海蘭旁邊開車的比得是海蘭的鄰居。

「海蘭姐,今天怎麼這麼有閒心到warsheng bay 去?」
「我以前和童童的爸爸常去,不知怎麼,這幾天都想來轉轉,剛好你得閒,也願意
車我來,一會我請你喝茶。」
汽車停靠在路旁。
「Peter,你能不能在車裡等我20分鐘?不用找泊車了。」海蘭邊打開車門邊說。
「半個小時都行,海蘭姐,難得你有這份心情。你慢慢,不用急。」

海蘭獨自邁著沉重的步子走向海灣的懸崖上,站在懸崖邊上,她低頭看去,腳下,
巨大的岩石聳立在驚濤駭浪中,她挪挪腳,換了一個位置。再往下看一個大浪撲向
岩石。。
海蘭目光中掠過一道陰影,臉上現出淒楚可怕的堅毅。她轉身向來路跑去。
海蘭拉開車門對比得說: 「回去吧。」
「哦,這麼快?」
車門砰一聲關上了,車子刷的開過,占據了大半個螢幕。

十六。 雪梨沃盛海灣 夜。

風很大,枯葉碎草在淒冷的月光下飛舞。令人害怕。

海上風暴將起,滾滾波濤狂嘯著衝擊著岸邊的岩石 ,遠遠一個人影快速向懸崖邊直
奔而來,人影愈走愈近,她背上還背著一個孩子。終於看清楚她就是海蘭,她蒼白
的臉上鑲著緊閉的嘴唇和悲滄的眼睛。更顯她的倔強和深深的痛苦。

在懸崖前,她並沒有叢身向前而是停住了腳步。

月光在茫茫的天際間勾畫出背著孩子的海蘭的剪影。海風陣陣,吹散她滿頭短髮。


突然,孩子哇哇大哭。海蘭眼裡也儘是苦澀的眼淚。

孩子布滿眼淚恐慌的眼睛和的漲紅小臉的近景。
海蘭艱難的把頭抬起來,望著灰濛濛的浩浩夜空。孩子悽厲的哭叫聲在這懸崖上回
盪,仿佛要把海蘭的心撕碎了。終於,她的腳向後移動,一步,二步,三步。身後,
遠遠傳來方芳的呼喊聲: 海蘭──
PETER:海─凌─姐─
海蘭雙腳一軟,跌坐在地上。。


十七。 行進的汽車 白天

車裡,海蘭手握方向盤, 憂鬱的目光,透出她心底的孤獨和茫然。

旁白:兒子是母親生命的延續,是母親的希望和寄託, 我曾不斷編撰美好的故事來
點茲他美好的未來。然而,生命才剛剛開始,坎坷就伴隨著他,太殘忍了!有誰能
告訴我,面對這無法接受的事實,我該怎麼樣生活下去?

車開進了住宅區街道,前方的一名婦女牽著一小女孩走在人行道上,突然小孩手裡
的球掉落地上滾向馬路,孩子鬆開母親的手去撿球。海蘭驚慌的急忙剎車,孩子被
撞到路邊。

海蘭嚇傻了,閉上眼睛,腦子一片空白,不敢想像會發生什麼事。 她呆了許久,才
鼓起勇氣打開車門。

一張微笑的臉正看著海蘭。
這是個30多歲的女人-她叫劉英,手上抱著臉上帶著淚花的孩子站在車子旁。海蘭恐
慌的目光看到安然無恙的孩子,繃緊的神經一下鬆散下來,她癱軟在座位上。
劉英打破僵局:「海蘭是你呀,這麼多年沒見了。」
海蘭也驚訝的認出了劉英:「怎麼這麼巧?自從搬出紅坊區那大房子後,除了方芳,
我誰都沒見過。沒想到今天是這樣見到你。」 海蘭二眼看著劉英手上的孩子:「孩
子怎麼樣?」
「沒有事拉。」劉英轉過話題:「我有時還想哪天在唐人街能碰到。今天真是巧了。」

海蘭心裡還是惦記著剛發生的事:「嚇死我了,孩子要不要到醫院看看?」
劉英:「不用了,這不沒事嗎?」對孩子說:叫阿姨。
孩子:阿姨。
看到孩子開口說話,海蘭鬆了口大氣。
劉英:「上回我碰見過方芳,她說你生了個男孩,可孩子父親離開你們了。」
海蘭:我─哎,1,2句話也說不清。
劉英:「一個人帶孩子,真不容易,我現在正好有點別的事,你留下電話地址,我晚
上來看你,好嗎?」
海蘭快速在小紙條上寫著地址,遞給劉英:「我等你了。」
劉英:「晚上見。」
車門關上。劉英抱著孩子目送車子遠去。

十八。海蘭家 夜

劉英身著深藍色外套配一條紫色圍巾,她看了看小紙條上的地址,走進樓道。
一扇門前, 劉英停了停,伸手按門鈴,鈴──
海蘭打開門高興的:「劉英,你還真來了。」 邊說邊把劉英讓進屋裡。
劉英把圍巾取下來:「你這裡倒是很方便,離火車站近。」

房間裡擺設簡潔,童童在地上擺弄著玩具小狗。
海蘭拉拉了椅子給劉英:「坐。」接著走過去抱起童童: 「這就是我的兒子,童童。」

劉英驚喜的說:唷,好亮仔。她注意到海蘭臉上罩著一片愁雲。伸手說:來,呵姨抱
抱?
劉英抱過童童坐了下來,低頭和童童一起擺弄他手裡的玩具小狗。
海蘭心情悲涼:「想起我們剛來澳洲的時候,那麼多人擠在一個大房間裡,沒有身份,
沒有錢,也找不到工作,那苦,我都能過來,現在──」
劉英:「你這不也挺好?」
海蘭看著劉英,沒說話,眼淚先流了下來。
「想開點吧,其實我已經聽方芳說了你的大概情況,所以才這麼急找你,人就是這
麼苦,可是,怎麼苦也都是要面對的阿。」
童童從劉英腿上跳下地,跑開去了。
劉英目光沒離開童童的背影:「方芳特別囑咐我要跟你聊聊,她很擔心你想不開。」

海蘭默默點點頭,像是自言自語的說:「是要面對。」
劉英緩緩的說:「人生很多的事我原來也很難想明白,是我師父把人為什麼會受苦,
遭災的理告訴了我們。我一時半語也給你說不清楚,今天專門來送你一本書。」
劉英從包裡拿出一本《轉法輪》遞給海蘭:「看看這本書吧,能解答你心中的疑問。」

海蘭疑惑的雙手接過書:「真的?」

月牙兒清清亮亮的掛在天上,夜色很溫柔。

屋裡,海蘭腳伸到被子裡坐在床上。床頭燈柔和的光線照著海蘭聚精會神的臉,海
蘭手捧《轉法輪》一頁頁翻著。 童童在她旁邊熟睡,可愛的小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

旁白:「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遭罪就是在還業
債。」
一雙淚光迷離的眼睛帶著很多不解,但更多的是內心裡的異常震驚 。
旁白:「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
的佛法。」
聚精會神的眼睛。
旁白:「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就是用他
來衡量的。」
拂曉時分,那遙遠的天穹上,還有最後一顆星星在閃爍。
海蘭的手又翻過一頁,一頁……
天邊已經泛紅,遙遠的海平線上,點染著一抹淡紅色的流霞
普度音樂輕輕響起……
海蘭合上書,任憑熱淚流淌……
黑夜過去了,曙光透過層雲射出來,照出黎明城市的輪廓。
海蘭拉開窗簾…
旁白:「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
童童跳下床跑到海蘭身邊,頭仰的高高看著媽媽,海蘭蹲下摟著童童:
「孩子,假如這個世界上都沒人要我們了,師父都會要我們,沒人理我們了,師父
也不會丟下我們。」
海蘭打開書,捧著師父微笑的照片「童童,這是師父。」
童童小腿一彎,跪在地上。海蘭一怔,馬上跟著跪下了。 滾滾淚水象決堤的洪水般
從心靈深處潮湧而出。
雪梨早晨無比壯麗的日出。那房子,綠草地,大海都浸泡在這晨光裡。朝霞照著大
地,仿佛世界鍍上了一層金。
海蘭牽著童童迎著金色的陽光跑去……

十九。 海蘭家 夜

童童躺在床上,海蘭坐在床邊。屋裡靜靜的,錄音機裡李洪志師父講法在房間裡回
響。


二十。 華人幼兒園 白天

哈利街幼兒園白底黑字的牌子在陽光下顯得很醒目。

海蘭抱著童童坐在簡陋的辦公桌旁,一位年輕女人-小幼兒園裡的主管和海蘭面對而
坐,她無奈的說:
「你的孩子我們不能接收,主要是我們沒有這樣的師資來教育失聰的兒童。」
「我不求能教他學什麼,只要能照看他一下,讓他跟孩子一起玩。」
「失聰的孩子我們很難照顧,你可以找專門的幼兒園。」
海蘭急了起來:「他從沒接觸過英文,到西人辦的幼兒園他就更不習慣了。」
「實在對不起,我們負不起這責任。」
海蘭一臉失望,眼淚差點沒流出來,抱著童童起身:「那好吧,不勉強了,謝謝你。」

主管也站起來:「再見,祝你好運。」
海蘭朝主管點點頭:「再見。」
主管目送著海蘭邁著艱難的腳步離去的孤獨背影。

二十一。 海蘭家樓院 白天

院子裡,幾個孩子圍著一堆在擺弄一個」變形金鋼」。
童童好奇的跑過去加入到孩子堆裡。海蘭不放心的站在一邊看著。
鏡頭照著童童帶著助聽器的耳朵。突然,一個女人從旁邊急步走來,拉開一個孩子
同時指著童童說:「don』t play with him, he is a deaf。」 沉重的小提琴聲接
著這句話的尾音象把刀刺向了海蘭。她走過去,拉開童童,聲音顫抖的說:童童,我
們回家。轉身時卻已是淚水滿面。
海蘭牽著童童的手,悲涼的小提琴聲伴隨著母子倆,走著走著,童童漸漸長大。

二十二。 海蘭家

海蘭從廚房裡把剛做好的飯菜端上桌,一邊喊:「童童吃飯了。」
看沒有反應,走到房間門口一看「咦,人呢?」接著走到大門口「童─童─」
6歲的童童一身弄的很髒,耷拉著頭邊走邊抹著眼淚回來了。
海蘭心痛的:「怎麼?又打架了?以後就少出去玩了。」

二十三。兒童樂園 白天

明媚的陽光透過一棵大樹班班點點灑在兒童樂園裡。

海蘭帶著童童來到了兒童樂園。

一對年輕的亞洲人夫婦和一位年紀稍大的婦人照顧著一個5歲左右的男孩,海蘭羨慕
的看著這幸福的一家。

小男孩爬上小滑梯往下滑,然後又跑過去抓住鞦韆的鐵鏈。
站在一旁看著的童童,掙開海蘭的手跑去抓住鞦韆的另一邊,小男孩不滿意的撥開
童童的手,童童卻緊抓著不放。男孩突然放開千秋過去抱著童童,只聽童童尖叫的
哭起來。 海蘭和男孩的父母都同時跑過去將二個孩子分開。

幾個大人驚異的眼光落在童童臉上幾個深深的牙印上。
海蘭心痛的摟過痛哭的孩子,眼淚往肚裡咽。
男孩母親突然清醒過來,叭,叭打著兒子,男孩被母親打得大哭起來。
海蘭立即站起來,拉開男孩的母親:「不要打他了,孩子小,還不懂事。」
男孩的母親被拉開了,她帶著一臉的內疚和感激看著海蘭。
海蘭牽著還在抹眼淚的童童的手對她輕聲說:「BYE」 ,緩緩走開。
她的腳下,是一條坎坷的路。
她的頭頂,是光亮無比的太陽。

二十四。 海蘭家

海蘭手握電話:「今天我可真有點過不去,看到童童給咬成那樣,再看那個孩子有爸
爸媽媽,還有奶奶,想起我自己一個人帶著孩子,心裡真不能平衡。」
電話那邊劉英的聲音:「什麼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我們生生世世,也都造了不少業。
欠的,都得還。」
海蘭:「對呵,用修煉的道理去看發生的事,心裡就坦然多了,要是以前的我,今天
非打那孩子幾巴掌。」
劉英:「你今天心性不錯嘛。 對了,我媽正在辦簽證來澳洲探親,已經體檢了。可
能很快就可以拿到簽證。我想搬到你們那個區去,有火車站,我們這邊交通太不方
便了。」
海蘭:「我對房的那家他們自己買了房子,一個月內就搬了,我先幫你到經紀那問問,
如果能直接轉租客就好了。」
劉英:「好呵,那麻煩你了,我這退房也得一個月。」


二十五。 海蘭家樓院 白天

今天是星期天。
一早上,海蘭打開門就看到幾個人正往對門搬東西。 劉英雙手提著二個袋子,她身
邊還跟著一個小女孩。
海蘭高興的喊:「劉英,這麼早就來了?」
「搬家公司定的時間,搬完我們他們還得搬下一家。」
海蘭眼光落在劉英身邊的小女孩上:「璐璐都這麼高了。」
劉英:是呵,每天吃飯的嘛,還能不長?璐璐,叫阿姨。
璐璐靦腆的拉著劉英的衣角:「阿姨。」
海蘭:璐璐好乖,今年幾歲了?
璐璐雙手伸出6個手指頭:「6歲,」說完仰頭看了看媽媽。
劉英:對,6歲。剛過了生日2個月。
「童童上個月過的生日,璐璐是小姐姐了。」
一個壯實的男人搬著電視機走過來,他是劉英的丈夫,叫郭俊。劉英對海蘭說:「看,
我們家老闆來了。」
海蘭:「澳洲的老闆真不好當,孫子似的,對嗎?郭俊。」
郭俊笑哈哈的說:「我們家真正的老闆是璐璐,我們都是給她打工。」說著走進門去
了。
劉英:「這地方挺好,近火車站,方便。我媽媽下星期就到。」
海蘭:「有你們當鄰居真好。來,我幫你們一起搬吧?」
劉英:「不用了,搬家公司搬就行了,我也是照看一下,讓璐璐到你家呆會就行。」

「好呵,」 海蘭牽上璐璐的手說:「走,到呵姨家玩。」

二十六。 海蘭家樓院 傍晚

血紅的夕陽,裝點著黃昏。

下班匆匆趕回家的海蘭在門口碰上了劉英和她的母親-一位讓人一看就感覺很可親的
慈祥老人。
劉英:「哈,海蘭,剛說起你,這就是我媽,昨晚剛到。」
海蘭:「伯母,您好,一個月前劉英就說你要來了。」
奶奶:「簽證不太好辦。」
幾個人說著話就到了家門口。
海蘭邊開門:「伯母,我就在您對門,進來看看吧。」
劉英:「媽,你去吧,我先把飯做上。」
奶奶隨著海蘭進了門。
海蘭帶著奶奶來到一間房門: 「這是我兒子的房間。」
房間裡沒看見有人。桌面上都是紙筆,一雙腳從床底伸出來。
海蘭對著奶奶笑了笑:「你瞧他,」朝著床底喊:「童童──」
小腳縮進了床底,一個男孩的頭從床底伸了出來,他的眼睛看到了奶奶可親的臉,
原來想惡作劇的把玩具熊扔給媽媽,看到生人一下就呆住了。
奶奶驚奇的看著他混血兒俊俏的孩子臉:「哦,長得像個外國人,出來吧。」
童童從床底爬出來,帶點靦腆看著奶奶,捏著手裡的玩具熊。
海蘭聲音裡帶著責備,但更多的是讚賞:什麼東西都往他那床底放。
奶奶彎下腰一看, 可不是嗎,裡面什麼玩具都有,可都擺得井井有條。
「這底下是個小小的兒童樂園呵。」
海蘭嘆口氣:「唉,沒辦法,我有事或上班就只能把他關在家裡,他要帶助聽器才能
聽聲音,說話也不太好,不放心讓他出去玩,幸好他能自找其樂。」
奶奶:成天鑽到床底下也太難為孩子了,以後就別把他關在家裡,你要有事就把他送
到我家來,跟我們家璐璐一起玩,我來照看。
海蘭喜出望外:「那太好了。」

二十六。 奶奶家 白天

奶奶手上捧著一本《轉法輪》在窗台下聚精會神的看著。
小桌上擺著很多彩筆,璐璐和童童在認真的畫畫。
童童在畫房子,璐璐呢,畫的是樹。
兩隻小手同時都去拿一支彩筆。一人抓住一頭,都不願放手。「給我」,璐璐說。

童童不說話,可小手緊緊抓住著筆。「這是我的,」 璐璐說。
奶奶聽到聲音抬起頭,看二個孩子在爭搶一支彩色畫筆,她放下手裡的書走到小桌
旁:「璐璐,把筆給童童。」說著掰開璐璐握筆的手。璐璐委屈的哭起來:「哇,是
我的筆。」
奶奶過去摸著璐璐的頭說:「你是姐姐,要讓著弟弟點。」
童童手上拿著筆,感激的望著奶奶,突然過去抱著奶奶,他的頭靠著奶奶的腰,倔
強的小臉上滾下二行眼淚。
奶奶輕輕拍拍童童的背繼續對璐璐說:「弟弟從小爸爸就不在身邊,耳朵也不好使,
更需要關心。璐璐不是要先為別人想嗎?」
童童抹了抹眼淚走到璐璐身邊,把筆遞給璐璐,稚氣的臉上帶著誠意。
還在抽泣的璐璐看著童童說:「我不要,你先畫吧。」
奶奶看著他們笑了:「這就對了。」

二十七。公園草地 白天

清晨,法輪功煉功音樂在草地上迴響。遠處有十幾個人在煉功。

蔚藍色的天空, 一隻風箏悠然自得的飄蕩。 草地上一個男孩,一個女孩扯著風箏
線,不遠處站著一個男人,時而教給二個孩子怎麼放風箏。

煉完功了,奶奶領著璐璐和童童穿過寬闊的草地。 看見風箏,璐璐和童童都好奇的
停下來看著。
璐璐指著風箏:「奶奶,那是什麼?」
奶奶:「那是風箏。沒見過?」
璐璐:「沒呢,我媽媽從來沒給我買過。」
璐璐和童童眼巴巴的看著那二個孩子在玩風箏。童童饞得眼睛沒動一下。
璐璐心裡痒痒的:「奶奶,我也要玩風箏。」
奶奶笑眯眯的拍拍璐璐的頭說:「好孩子,奶奶回家給你們做。」
二個孩子一聽都樂了,雀躍的:好呵,回家做風箏咯。

二十八。奶奶家

屋裡,奶奶坐著小凳在刮竹篦,桌面上放著彩紙,二個孩子蹲在地上圍著奶奶。
璐璐急不可待的往奶奶跟前湊了湊,揚起小臉問道:「奶奶,你給我們做個啥樣的?」

奶奶邊比劃著名尺度邊說:「猜猜看。」
璐璐看著童童,童童搖搖腦袋。
奶奶隨口說:「頭上長著二根毛,身上穿著彩花袍。」 二隻手更加忙碌起來。

二十九。公園草地 白天

一隻蝴蝶風箏從奶奶手中飛起來。童童牽著風箏線,高興的跑到院裡。
二個孩子在草地上牽扯著風箏。奶奶遠遠的站著。
橙黃色的風箏,飄飄搖搖的飛上天空。。
童音歌聲起: 風兒吹呀吹,
風箏飛呀飛。
帶著我們的歌聲
飛向雲天,
飛向遠方。
帶著我們的笑聲,
帶著我們的歡樂……

奶奶慈祥的近景拉出寬闊的草地,二個雀躍的孩子。
飛升上天空的風箏在夕陽的映照下顯得橙紅醒目,二條飄帶迎風舞動。

三十。海蘭家

飯桌上,一盤西紅柿炒雞蛋,一盤炒青菜。海蘭往童童碗裡夾菜。
電話鈴響起來,海蘭放下筷子,拿起行動電話:「hello,方芳呵,你是發了財不認
識窮朋友了?」
電話裡方芳的聲音:「最近打麻將多了點,昨天我接到童童爸爸的電話。」
海蘭聽著電話,目光變的嚴肅起來:「他想見孩子,不行。」
童童瞪著眼睛看著媽媽。
海蘭:「好,晚上可以聊聊,到時再說吧。」
海蘭放下電話,對童童說:「媽媽晚上有事要出去,你到奶奶那玩會,悃了就回來睡
覺, 好嗎?」
童童懂事的點點頭。繼續吃飯。

晚飯收拾完畢。海蘭手擰著提包,對童童:「走呵,到奶奶家。」

璐璐從裡屋跑出來:「童童。」
奶奶牽過童童的手對海蘭說:「我們一會一起聽師父講法,睏了我就送他回家睡覺,
你也別去太晚了。」
「謝謝了,我儘量早回來。」海蘭說著走出門把門帶上。
童童,璐璐和奶奶站在屋中間看著關上的門, 童童一下掙脫奶奶的手,跑到窗邊爬
到橙子上。
走出門外的海蘭看著兒子把臉緊貼在玻璃上,鼻子壓得扁扁的。她揮了揮手,下意
識的低下頭,急步走開了。

三十一。 海蘭家 夜

夜,萬籟無聲,月亮躲進了黑雲層。
海蘭輕輕打開門,徑直走到童童的房間,推開門看到孩子已經熟睡,放心的把門帶
上,輕手輕腳回到自己的房間。

一盞沙罩檯燈亮了,柔和的光線照亮了床頭櫃,不知什麼時候床頭柜上立放著一本
《轉法輪》,海蘭看了一眼,打了個哈氣,一臉倦意的脫掉外衣上床躺下,一手關
掉了床頭燈。
海蘭躺在床上,心裡翻江倒海。
童童父親的話外音:「Can I see my son?」
海蘭帶著怨恨的聲音:「no,你從沒負責過他,孩子不會認識你。」
童童父親的話外音:「He is my son。」
她翻了幾個身慢慢睡著了。

清晨,家後院四周的樹叢中,傳出小鳥的啼鳴。
明亮的光束,從窗簾的縫隙中射入房間裡。海蘭睜開眼,看了看床頭柜上的電子鐘,
眼光落在了立放著的《轉法輪》上,她拿起書,已經翻開的頁上,一行字即刻躍入
眼帘「煉功為什麼不長功」。

海蘭微笑著眼睛轉了轉,心裡想是童童放的書,便不由己的往下看。
畫外音:「真正修煉得修你這顆心,叫修心性。比如說,我們在人與人的矛盾中,把
個人的七情六慾,各種慾望放的淡一些。為了個人利益去爭去鬥的時候,你就想長
功,談何容易!你這不是和常人一樣了嗎?你怎麼能長功呢?」
看到這裡海蘭眼睛一亮,昨夜裡放不下的怨恨仿佛一下就卸掉了。她抬起頭,長長
舒了一口氣,眼裡閃著高興和激動的光。
旁白:我熟悉兒子的一切,頭上一個旋,肚皮上有顆痣,指頭上5個籮籮,5個簸箕。
可是我居然不知道他看得懂中文《轉法輪》,我居然不知道,他還懂得修煉的含意。

海蘭跳下床。打開房門,童童已經準備好要去上學了。她激動的抱著兒子親了一口。


童童上了學校接送上學的車,向車下面的海蘭揮手。
海蘭目送大汽車在陽光的輝映下遠去。

三十二。 麥當勞餐廳

一個生日蛋糕上插著7根小蠟燭。
今天是童童生日。劉英一家,還有童童學校裡的小朋友和家長都來了。餐廳裡好不
熱鬧。
海蘭看了看錶,向門外張望了一下,心裡似乎在想什麼。
一個高大的西人,出現在餐廳門口。
海蘭一眼就看見了,她拉著童童的手,目光望著門口的西人說:「童童,你爸爸來了。」

餐廳裡全靜了下來,眾人都摒著呼吸,用驚奇的目光看著門口的西人,看著這等了
整整七年的父子重逢。
童童祛生生的邁了二步,突然,飛似的跑向那也在期待他的西人。
童童的父親,終於把他抱在懷裡。
餐廳裡爆發出一陣掌聲。
海蘭不停擦著眼淚。每個人眼裡都含著淚花。
童童跳下地,走到蛋糕前,低下頭,呼的把蠟燭吹滅。
又是一陣掌聲。
海蘭激動的:童童今天7歲了,快謝謝大家來給你過生日。
童童給大家揮揮手,習慣的朝大家點點頭,尤其是朝著長這麼大第一次見面的父親
點點頭。

奶奶拿出一盒彩筆和一條小領帶遞給童童:這是奶奶給你的生日禮物。
劉英拿出一盒積木說:這是阿姨和叔叔給你的禮物。
童童: thank you, thank you。拿出領帶,叫海蘭給帶上,
帶上領帶的童童象個小大人,他高興的挺著胸在餐廳裡走來走去,引起大家陣陣笑
聲。

三十三。奶奶家。

畫外音:轉眼奶奶一年簽證到期了,我不能想像,童童怎麼去習慣沒有奶奶的日子。


下班從外面急匆匆回來的海蘭,直接走到劉英家接童童。
一進屋就先叫上了:「童童,回家了。」
話音落下才看見海蘭。
童童和璐璐坐在飯桌上,每人端著一小碗雪糕,吃的正歡。奶奶笑眯眯的看著他們。

海蘭:「怪不得喜歡到璐璐家,老有雪糕吃。」
奶奶:我後天就走了,機票已經定好了,回去後得再申請來。
童童突然放下手中的雪糕 跑過去拉著海蘭的手:「媽媽,no,no。」
看著童童可伶巴巴的眼神,海蘭心裡一陣酸楚:奶奶以後會再來。回家了……海蘭說
不下去了,趕緊扭頭走出了門。

三十四。

拂曉,天茫茫。
郭俊忙著把行李往車後背箱上放,劉英和海蘭擁著奶奶從樓道裡走出來。
海蘭:「童童還睡呢。」
奶奶:「不睡也別讓他們送,省得心裡難受。二個孩子跟我很親,我也捨不得呵。」

海蘭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童童一定會想您的。」
劉英:「媽媽,趕快去辦簽證再來。」
車門打開了,海蘭擁抱著奶奶。「伯母,你可早點回來。」
劉英和奶奶上了車。
郭俊發動車子。
海蘭含著眼淚看著車子在茫茫的霧色中遠去。

三十五。海蘭家

星期日,天空一大早就灰濛濛的,鉛塊一樣的雲在聚集、擴散……
空氣裡散發著少有的窒息。悶熱。

海蘭在熨衣服,桌上擺著奶奶給童童的彩筆盒。童童拿起彩筆盒發楞,好一會兒,
才從裡面抽出一支筆,看看顏色,放回盒子裡又抽另外一支,然後趴在桌上聚精會
神的畫著……
璐璐在門外大聲喊:童童──。快過來,奶奶來電話了。
璐璐邊喊邊跑進門來。

童童稍停了一下,聽清楚了璐璐的喊聲,放下筆,飛似的跑出門去。

三十六。 海蘭家 夜

時鐘指著十點,海蘭走到童童的房間。「童童, 該上床睡覺了。」
她吃驚的看到童童正在往脖子上帶生日時奶奶送給他的小領帶。
原來孩子想奶奶了,海蘭一陣心酸。過去幫孩子把領帶帶好,然後再取下來掛好。


三十七。 海蘭家

下雨了。沒有閃電雷鳴,淒淒瀝瀝的小雨在窗外飄飄洒洒的織起一道透明的雨簾。

童童趴在桌上畫著什麼。
門鈴聲,海蘭快速的過去把門打開。
璐璐心事重重的推門進來了:「阿姨好。」
海蘭:「璐璐來了,跟童童玩去吧。」
童童頭也沒有抬:「Hello」
璐璐:「童童,你知道嗎?我奶奶給抓起來了。」
童童猛的抬起頭盯著璐璐:what?
「奶奶給關起來了,不讓回家,也不讓來澳洲。」璐璐說著抽泣起來了,「他們還
……還打奶奶!」
童童哆嗦了一下:why?
童童的心聲:為什麼要抓奶奶?
童童充滿疑問的目光盯著璐璐。
璐璐:「因為奶奶煉法輪功,奶奶堅持說真善忍做好人沒錯。」
童童把他剛畫的畫顛倒過來:
天空,在最下面,房屋和樹木是倒立的。
童童在上面畫了一個問號。
海蘭聽到二個孩子的談話,拿著紙巾心痛的給璐璐擦眼淚:「璐璐別哭,奶奶會回來
的,來,跟童童一起畫畫。」
二個孩子沒再說什麼,各自底頭寫著。
往日活潑的孩子今天沒有了生氣。房間裡的空氣像是凝固了一樣讓人覺得喘不過氣
來。
海蘭過來俯頭一看,童童的紙上,通篇都是問號。
小提琴單調的聲音響了,沒有往日的抒情,而是惶惶不安,粗聲粗氣。
海蘭感到無法承受孩子童真問號後面的痛苦,自己悄悄的走到陽台上。
雨還在下,滿是烏雲的天空顯得淒悽慘慘。
小提琴聲在繼續……

三十七。海蘭家 夜

一彎月兒悄悄的在一片淡雲中穿過。

劉英走了進來。慢慢自己拉了張凳子坐下, 童童手裡拿著一張紙撲到劉英懷裡,仰
起臉用詢問的眼神看著劉英,「奶奶?」

劉英無法再看童童的眼睛,拿過童童手上的紙:「童童畫什麼?」
劉英強忍悲痛,拿紙的手在微微顫抖。
海蘭已經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心在往下墜,她輕輕拉開童童,「乖,自己玩去。」

劉英淚水流溢,看著童童到裡屋去。「我媽走了,給迫害死了。」
海蘭點點頭,「從你進來的表情,我就猜到了,先別讓童童知道。」

屋裡, 童童站著凝神聽著外面的對話。

三十八。 海蘭家 夜

夜,靜靜的。
低沉而緩慢的音樂──。仿佛在控訴著這世界上對好人的迫害……
黑漆的屋裡,海蘭躺在床上不能入睡, 童童那詢問奶奶的神情不斷在海蘭腦海裡縈
繞。稚氣的眼睛裡流露著對奶奶的想念。

晚風,敲打著窗戶,發出沙沙聲。
海蘭聽到什麼響動,忙抬起頭,側耳靜聽,似乎沒有什麼,她又睡下了。
不對,是童童在翻身的聲音。
海蘭聽清楚了,趕緊起來打開燈,疾步走到童童的床邊。
童童閉著眼睛。
海蘭俯下身細看: 眼睛閉著,但眼皮卻在跳動,原來孩子沒有睡。
海蘭思考片刻,輕輕摸著童童的頭:怎麼了?
童童沒有動,然而,從閉著的眼裡滾出一顆眼淚。
海蘭惶惑的問,怎麼了?給誰欺負了?
童童睜開濕漉漉眼睛:要奶奶……
海蘭頓時感到一種撕心的難過。
畫外音:兒子呵,當你還沒出生父親就離你而去,在無憂無慮的年紀裡,卻因二耳失
聰嘗到了苦惱,你天天盼望的奶奶,又因不放棄信仰而被迫害致死,你那嬌嫩的身
心,怎麼能承載這麼多痛苦的壓力?

天,更低,更暗。風,卷著塵土,橫掃著地上的落葉。

童童睡著了。嘴角掛起一絲微笑,他大概夢見奶奶了。

幻覺------
蝴蝶風箏在藍天白雲下飛舞。
歌聲-柔軟稚嫩的童音在空中迴旋……

風兒吹呀吹,
風箏飛呀飛。
帶著我們的歌聲
飛向雲天,飛向遠方。
帶著我們的思念,
帶著我們的問候…。

歌聲中,風箏在藍天白雲下飛舞,疊印奶奶出現在花從中,童童和璐璐歡快的跑過
去,撲到奶奶懷裡。奶奶親切的摟著童童和璐璐,用手擦乾他們臉上的淚水。
突然,一個穿黑衣服的惡警將他們從奶奶懷裡拉開,二個孩子伸出雙手大聲呼喊,
奶奶!

颳起了風,小樹在風中搖晃不止……

皎潔的星空, 奶奶站在雲端向童童和璐璐揮手,遠去。

歌聲結束,童童熟睡的臉。

海蘭輕輕把他的手放進被窩,起來悄悄帶上門。

三十九。

太陽落山了,朦朧的夜色從遠處暗暗襲來,劉英夫妻倆,璐璐,海蘭和童童坐在草
坡上,落葉,在他們身邊飄零。草地上奶奶的像片前擺放著一盤水果。
普度音樂伴和著抽泣聲隱隱。

法輪大法的旗幟迎風翌翌

畫外音:童童好像突然長大了好多。他明白了還有好多奶奶被關押在中國。

還有好多象他一樣的孩子見不到奶奶。

金燦燦的陽光下,夕輝暮靄中,童童將一張張真相資料遞給過往的行人,稚氣的眼
神裡認真嚴肅,他那還沒成人的身影象小松樹一樣迎風挺立, 漸漸的,融化在那淺
玫瑰色的一片天光裡。

(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