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真象資料以及我們的生活中徹底清除邪靈毒素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5年03月27日】

讀過《九評》,認識到了共產黨不只是人間的一個普通政黨而已,還有著其非常邪惡的本質,但因為本人一向對政治和政黨不感興趣,覺得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做為修煉人就更沒關係了,所以認為這隻要知道、了解就可以了。但學習了師父的新經文後才發現原來我們在潛移默化中受了太多的黨文化的灌輸,而且在心中還有對其難以察覺的認可,面對惡黨毒害宣傳都有些麻木了。

其表現之一就是在中國大陸長大的人,看問題的方法、思想方法、語言習慣、甚至個人衛生習慣等生活習慣,都深深的帶著黨文化的烙印。自己已經很難察覺。把大陸人寫的文章和西方人寫的文章對比一下,就比較容易看出來。

另一個表現就是,在中國大陸的影視、音樂作品中有大量的對共產邪靈歌功頌德的東西存在,而這其中有很多都是我們從小就看、就聽,都已經接受並喜歡的。現在有時接觸到了,還會感到親切,還會想看、想聽,這已經是在受其毒害了,即使我們是充耳不聞、視若無睹,那不也是給了其一個隨意散發毒氣的窗口嗎?即使是那些揭露共產邪靈陰暗面的作品,不也是站在其惡黨的立場上去講的嗎?最後不也都歸功於其黨的領導了嗎?我們要注意此問題了!我們每一次的任它放毒,就是在給它市場,而這個市場就是它的一口氣。在圍棋中,要想殺死一條大龍,是要堵死它所有的「氣眼」的。特別是家中有常人的同修,更應和家人講清共產邪靈的危害,阻止其傳播,這樣我們可以更有效的窒息邪惡,消除其對正法的干擾和對人類的傷害。

其另一個表現是在我們的真象資料中也會不時的會看到它的影子。我在整理察看以前下載的真象資料時,發現了許多這種情況:如某同修掛職鍛鍊,作為黨委書記下去扶貧取得了佳績,在其中給人以很強的「黨為人民服務」的印象,而做為一個大法修煉者的風采――修煉大法後的道德昇華、如何無私無我、自覺的為他人著想,嚴格要求自己等等就不突出;再如講到江××時,為襯其惡,而夸其它的中共領導人,象朱××等;還有在提到邪惡之首將它的畫像和毛××、鄧××並列陳列時,用了一個「竟」字,其實它們都是一丘之貉,排在一起倒也恰當;另外在講到劉少奇、彭德懷等人所受的迫害時,也不可將其與大法和大法弟子所受的迫害混為一談;在我們談到當年迫害老幹部的警察被槍斃時,我們只是在講害人者惡有惡報的下場,但是有些所謂的老幹部也是欺壓百姓的官僚,槍斃警察也不過是在法律之外在替罪羊身上發泄私憤。在一篇報導紐約悼念趙紫陽的文章中,有一個前中共黨史專家說到:我不想說他偉大,做過共產黨的人都是有罪的。(大意如此)做為一個前中共專家都能有如此認識,那麼我們大法修煉者就更應清醒,不能再有意無意的傳播中共黨文化毒素了。

但是我們要揭露共產邪靈的邪惡,要揭露其假、惡、鬥的面目,就一定會涉及這些問題,怎麼辦呢?首先我認為要從自身的根本上認清、分清黨文化對自己的浸染,通過學法、發正念剷除它。我個人認為這其中的關鍵就是要分清什麼是邪惡黨文化、什麼是真正的自己的思想。

師父在《轉法輪》中「主意識要強」這個問題中講到:「還有一種強大的業力,對修煉者影響非常大,叫做思想業。人活著就得思考。由於人迷於常人之中,時常在思想中產生一種為了名、利、色、氣等而發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強大的思想業力。因為在另外的空間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業也是一樣。當人要修煉正法時,就要消業。消業就是把業消滅、轉化。當然業力就不干,人就會有難,有阻力。然而,思想業力會直接干擾人的大腦,從而在思想中有罵老師、罵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罵人的話。這樣一來,有的修煉人就不知是怎麼回事,還以為是自己這樣想的。也有人以為這是附體,但這不是附體,而是思想業往人的大腦上反映而造成的。有的人主意識不強,就隨著思想業幹壞事,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數人可以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這樣,就說明這個人可度,能分明好壞,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會幫助消去大部分這種思想業。這種情況比較多見。一旦出現,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戰勝這壞思想。能堅定者,業可消。」

其次從具體的做法上,我們只客觀的講它們的假、惡、鬥的事例,而不去評價某個人的功過,當然邪惡之徒除外了。更不能為了表現惡首的惡而有意抬高其它黨魁。

在這裡我有一個建議:大家在發放真象資料和當面講真象時把好關,不再使有此問題的資料流通;存在電腦上的,能夠修改的就修改一下,不好修改的就刪除。使我們的真象資料更加純淨,使我們的心更加純淨,使我們的宇宙更加純淨,在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中具有更大的威力!

以上為個人認識,提出與各位同修切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