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謝謝老大(十一)

張春雨


【正見網2005年05月27日】

(二十二)

胖子走了,703走了。

臨走的時候都興奮不已,一下子精神頭十足的狀態。匆匆忙忙的收拾東西,大大方方的和大家問候,眼神中,一下子沒有了恐懼和討好的成分,行止中沒有了森嚴等級的烙痕,變化就在前一秒鐘和後一秒鐘之間。

看得出,那是一種自然人的狀態了,那個身心已經從這個邪惡的魔窟中跳出去了,他們已經不再是這裡的人了,這裡的一切都象惡夢一樣過去了,煙消雲散了。

對待他們,老大的言詞、態度也完全變了,一瞬間也是正常人的舉止了,從語氣到眼神。瞬間也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好像一個看不見的什麼東西立即從身體上拿下去,當時沒有了驕橫跋扈和橫眉立目。他求他們給外面自己的家屬捎信,平和的口氣,耐心的囑咐怎麼才能找到哥哥,千萬要哥哥來看自己 。

一場惡夢過去了,小鳥又回到了藍天,野兔又回到森林。那是什麼心情啊?那是簡單的用語言詞彙能夠描述的嗎?那是生命本該擁有的自然狀態呀。是的,自由,無論對於什麼樣的生命,都是第一渴求的吧?何況從失去自由、失去人格、受到壓迫的環境中一下解脫出來,高興啊,激動啊,真是一蹦老高啊。

舊的犯人在陸續的走出去,新的犯人還在不斷的涌進來。

老大在上貢祭祖的時候,就禱告再多來犯人,再來多犯人。前幾天,大家感到人滿為患,睡覺已經很擠了,不希望再來犯人了,可是,老大不這樣想,只有犯人越多,他的權威才越大,能夠搜刮來的財物才越多。當然他祈禱犯人越多越好。不過,據他自己說,他過去的此類禱告往往應驗,這回也八九不離十,不信你們看著。是這樣的,在他幾次上午禱告過後,下午或者晚上,真的來了犯人。事後,他哈哈大笑,炫耀自己如神明一般。禿頭放著光亮,搖得更加自信了。

出來後好長時間,陽明才在法中明白,人的業力大了,也會把自身的功能加強,雖然不會很大,但是能夠到管用的程度。老大何止不是如此?

老大和大家講,他可能不會命長,說自己的舅舅就是命不長,還有其他至近親人,也是命不長,云云。其實是這樣,業力大了人會減壽的,他似乎在冥冥中有些預感一樣。

在老大和老二的嘴中,經常吐出這句話:嗎的,你不老實給你郵走。

什麼意思哪?開始陽明搞不明白。

後來他們在重複這句話的時候,往往加上:讓x管教給你郵走,看到別的屋怎麼收拾你。

哦――,明白了!就是他們向x管教打匯報,建議把某個不符合他們心意的犯人,轉到別的監號,而別的監號的老大更加殘忍、狠毒,那裡的犯人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簡直每一分鐘,都在呻吟中度過一樣;每一天,都得用小刀在皮膚上拉口子一樣。比地獄恐怖的不知多少倍。

而相比之下,咱們這裡是最仁義的,最仁厚的,最寬鬆的,最講人味的,最講平等的。言外之意,是在要挾大夥,是在叫大家要珍惜這裡的環境,不要不聽擺布,不要心猿意馬。

當然,對於這些做夢都沒有想到今生會淪為階下囚的人來說,這個監號的規矩還沒有搞明白,至於別的監號是否舒服些?整日泡在恐怖之中的心靈,這樣的問題恐怕沒人去想,甚至是根本想不到。

他們甚至有時也告誡,說高級監號的環境,都沒有這裡寬鬆,除了能夠隨便躺下,吃些小灶。所謂的高級監號,就是花錢多些,同時申請自己身體不佳,這樣可以轉到那裡。他們說,高監號的老大更黑,云云。

本來大家都沒有想到這些,他們為什麼老是散布這些東西干什麼哪?莫明其妙。

原來是葫蘆套葫蘆,裡面再裝藥。

一天,來了一個大男孩,個子不高,骨架剛剛長成的樣子,憨厚的面龐,衣衫儉樸。被他們打的鼻青臉腫,晚上睡不著覺,白天吃不下飯。捂著心臟說難受。其實,這個大男孩是被嚇的,恐怖的心裡實在是難以承受,所有心臟有些反應。於是,在老大的暗示下,打手們開始寬慰男孩。同時反覆強調其它監號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的不如我們這裡寬鬆。甚至說,打你是一時的,剛來到的都是這樣,以後就不打了。甚至勸誘男孩,讓家人怎麼給多存點份子,就可以吃小灶了。

存份子,他們對每個犯人都這樣囑咐。所謂的存份子,就是該犯人家屬往伙食科存錢,這樣來買小灶,給該犯人吃。其實,犯人家屬存的份子,多半都變成了這些特權階層的小灶了。

大男孩就是不吭聲,可是他的家屬好像明白這裡的規矩,同時也托人了一樣,沒有三天工夫,大男孩就轉走了,到其它監號去了。離得也不遠。也沒有聽到他們那裡被打的爹呀娘呀的亂叫,也沒有打人時踩得鋪板『咚咚』亂響的聲音。

不但聽不到其它監號的打人的聲音,反倒聽到隔壁監號有犯人抗上不服的動靜。就是一個胳膊粗力氣大的犯人,好像明白這裡的規矩,於是,向老大挑戰,和老大抗衡,「噗噗通通」的打了幾次,後來聽那意思,老大終於沒有制服這個犯人。大概是各立山頭了?

啊 ―― ,所以為什麼這裡的老大總是不斷的調換犯人睡覺的位置,吃飯的位置,嚴格的限制犯人的交流。同時對於有一些影響力的人,不是拉攏就是排擠,誰要和這樣的人多說幾句話,就會招來看似無緣無故的呵斥或者毒打。他曾經對於三號打手就採用過這樣的措施。開始陽明還納悶,為什麼對自己人都變卦了?後來明白了,原來是怕被推翻!

反覆散布其它監號如何如何狠毒、殘忍。其它老大如何的殺人不眨眼,是在教育這裡的犯人,生在福中要知福,要珍惜來到這裡的好運氣,要好好的聽話,聽呵。

啊,想起來了,這和當年八億人民罵美帝如出一轍。

美國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只有大洋此岸,才是在陽光燦爛中當家作主。

老大就是老大,不是一般的坷拉。雖然文化不多,但是腦袋不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