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所處環境中修煉體悟點滴

天津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11月25日】

師父好!師父辛苦了!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明慧同修辛苦了!

我家是經商的。俗話說:「十商九奸」,面對顧客群的「討價還價」,面對同行間的「爾虞我詐」,一度我很煩這個環境。豈不知,這正是我沒學好法的體現,因為心在常人中才感到煩和苦。隨著學法修煉和心性的不斷昇華,才知道,各種環境都是給大法弟子提供的修煉場所,在哪個環境中都可以修煉。而這個修煉過程,就是一個生命從人走向神的昇華。關鍵是怎樣走好修煉路,怎樣利用這種大道無形的修煉形式修好自己,證實法救度眾生,才是我們來時的宏偉大願。

一、在自己所處環境中學法修心性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人類社會各行業都是應該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於干什麼職業。過去有個說法,什麼『十商九奸』,這是常人講的,我說那是人心的問題。」

作為大法弟子,個人的修煉和我們的生活是融在一起的。經商要時時面對的就是利的誘惑,能不能看淡,能不能放下。常人就是為錢活著,修煉人不能!修煉人就是要做到,你奸我不奸,你詐我不詐,你爭的我不爭,你要的我不要,一切順其自然。自己在這一世能成為大法徒,不光自己要歸正,還要做好。還要留給後人參照。如今的世人業滾業中還在造業,處在被淘汰的邊緣,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就不光是修好自己個人圓滿問題,走正的路也是留給後人的。

我幫家人在經營的店裡打理生意,也在這個環境中生活修煉。現在的人都認為,賣真的沒有賣假的賺錢,不給回扣不能拉攏住人心。我們就是要「截窒世下流」(《洪吟二》〈普照〉),以德為本、誠信經營、童叟無欺。不管是顧客還是工人以至同行間的關係都處的很好。我和不修煉的老伴講大法中的法理,講是你的不丟,不是你的你也爭不來和德與業的關係,他很贊同。由於順應了宇宙特性,我們這不大的一家門面生意反而越做越火。這是修大法帶來的福份。

在這過程中,方方面面要捨棄的東西太多了,過心性關時的剜心透骨也不是一下就放下了,今天好像放下了,明天又浮上來。就看你能不能從中修出來。當關過不去時,我就背:「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裡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精進要旨》〈真修〉)背著背著往往就會淚流滿面,真的就沒有什麼放不下的了。因為我選擇了要修煉,師父就在幫我往下拿。慢慢的,心如止水,什麼關在我這裡都不是關,什麼難在我這裡都不是難。我就是這樣一天天的學法,一關關的過,一顆心一顆心的放,才能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現在回頭看看真的什麼也不是。

我要求自己,在常人這個最低層次中,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從做好人修起,就是要讓常人看到學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可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講,我們有更高境界的追求和更高標準的心性要求,在自己所處的環境中學好法才是提高上來的關鍵。修煉人時時保持一顆遇事向內找精進不止的心很重要。

二、開創寬鬆的修煉環境 做好三件事

「七・二零」前,家人還是很支持我修煉的。因為他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美好。一身病的我,修煉大法後短短時間內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凡事得我說了算,得理不饒人的我,修煉後,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遇事嚴格守住心性,努力做到寬容、忍讓,守住了一個「忍」字不再和丈夫爭爭吵吵。我記住了師父講的男人要剛和女人要柔應該怎樣做的法,努力去除了邪黨文化「婦女半邊天」的變異人的思維與做法,用和善的,忍苦負重的氣度講師父是怎樣要求我們做的。那時還不知道「善是能量」的法,但我知道,的確是「善」改變了丈夫,因為他雖然不同我當面說,但背地裡人前人後的總誇我,說我煉了法輪功象變了一個人,打打罵罵了幾十年,今日不吵不鬧他反而覺得有些不適應。我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努力的修去為私為我,凡事為別人著想,無論是家人還是外人都對我刮目相看。法輪大法的美好是任何人都抹殺不了的!

「七・二零」後,家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邪惡謊言的毒害和出自於幾十年生活在邪黨迫害陰影的懼怕下,戰戰兢兢的對待我的不放棄修煉,每日生活在恐慌中。這一點《九評》傳出前生活在國外的人很難理解。因為我們這個年齡的人,經過了共產邪黨竊政以來的大大小小的歷次整人運動,本身就是受害者。

在這種情況下,修煉人要做的事在家中會遇到方方面面的阻力。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向家人和一切不了解真相的人講述著大法的美好和揭露著邪惡的謊言。最起碼在我家中、在我周圍、在我力所能及的空間場中,邪惡的謊言在我這裡不能起作用。修煉人正的場就能正一切不正的。

隨著師父進程的急速推進和另外空間邪惡因素的消減,還有師父賦予我們的正念神通作用,漸漸的,我學法煉功講真相都不用再背著丈夫,我做的一些正法的事他也能支持了。這為他日後的得法走入修煉種下了善緣。我悟到,修煉人自己所處的環境的好壞,既是我們做好三件事的需要,也是檢驗我們三件事做的好壞的一個側面;是需要我們努力開創的,也是師父給予的正法修煉者的巨大的正的能量的展現。因為正法修煉者在修好自己的同時所發放的能量就能正一切不正的,就能善化一切物質與生命,這是正法修煉的場所自帶的,是師父「佛恩浩蕩」的巨大無上慈悲所至。

三、在自己所處的環境中救度眾生

我明白,自己的一切,包括所處的環境,都是安排好了的。我也不再考慮是否舊勢力的安排,因為我悟到這並不重要,關鍵是怎樣走好腳下的路,陷在這裡為私為我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一切按師父要求的做,圓容師父所要的就是走師父安排的路。我怎樣更好的利用所處的環境,做好自己應該做的,救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呢?那麼,每天來來往往的客商與人流,就不再是我生意上發財的企盼和願望。我知道,每一個有緣走進我店面的人都是不簡單的,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是師父把一個龐大天體的生命群的代表、王或主推到了我面前,我不能放棄師父每一次有序的苦心安排,一定要救度他,何況師父是在為我們在做,我們只是在這其中修自己,在履行自己的職責與誓約。

於是,來來往往的送貨商與採料購貨的,就都是我要救度的。不失時機的講真相、勸三退就是每日必修課。我會根據人的接受能力,從不同角度,以不同形式,配合我們手中不同的真相材料與光碟,一次既能明白真相又做了三退的當然更好,如果還有下次機會的我就多以先送「神韻晚會」為主,下次再見面溝通時,會發現生命無不為神韻晚會所打動,頭腦中邪黨因素的控制也會被師尊在晚會中下的巨大的能量清除,下一步的勸三退就水到渠成了。

幾年下來,一撥人來了,聽完真相明白了,走了。又一撥人來了,到底有多少人明白真相得救了已記不清了,還有的有緣人在我這得了法走入了修煉。救人過程中讓人感動的事也很多。很少很少有救不了的,不是人不好救,而是有時我們做的還不夠好,所以還不能打開生命塵封的記憶。

記的有一次,一個遠道而來的送貨商來到了我面前。我適當的留了他的貨,遞上了一杯開水,很順利的進入了講真相話題。我講著,他靜靜的聽著,從自焚真相講到為什麼要三退,聽著聽著他急了:「這麼大的事為什麼早不告訴我?我去年到你這來過一次,你怎麼不跟我說?」我邊用筆記著他告訴我三退的真實姓名,邊使勁忍住湧上眼眶的淚水。他告訴我,他當過兵,在部隊入的黨,家中弟兄四人都是黨員,他求我給他們都退了,並答應回去一定給他們說清楚。他帶走了我送給他的真相資料和《九評》光碟,不斷的向我道謝,車開出了多遠還在回頭向我揮手告別,從那以後這個人再沒來過。從這件事反思著自己,去年該救的生命拖到了今年,這個生命又苦苦的期待了一年,如果不是師父的一等再等,這個生命豈不是失去了機緣!現在想起來那企盼的眼神我都難過的想落淚,這件事使我在以後的日子裡知道精進,儘量不錯過一個有緣人。

還有一件事留給我的印象很深。兩個在我這明真相得救的壯漢,再一次見面時,拿出了一個很大的袋子說:「大姐,再給點吧。」我不知他想要什麼,他說:「什麼都行啊,光碟、小書(小冊子)、護身符、什麼好東西都要,您上次給我的盤,沒看完就被別人搶走了,廠裡的人都傳看不過來,我這次過來大家一再的叮囑我要帶回點光碟什麼的。」我很感動,感到了時間的緊迫,也感受到眾生急盼得救的心,更感到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我雖然沒有一大袋子,但總算滿足了他。

四、在師父的一路呵護中走過來

修煉十幾年來最大的感受就是,沒有師父的一路呵護就沒有弟子的今天。這是我說也說不盡,寫也寫不完,傾盡所有永遠也報答不了的師恩。

「七・二零」迫害時,在人人過關時我寫下了「堅修大法心不動」。當晚狂風暴雨之夜,我在打坐中,清楚的看見一把利劍帶著一道亮光從夜空中直下,割斷了捆綁住我身體的繩索,繩索斷落地下化為段段蟒蛇的屍身。我知道,師父看到了我有一顆堅修大法的心而幫我除掉了另外空間的邪魔,使我在日後的修煉中,很平穩的走了過來。我深深的體悟到,在那邪惡壓頂的最艱難時期,師父都一直看護著他的弟子,從來都沒有離開過。

零四年,我在一次邪惡企圖綁架中,又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中平安走過來。那是面對當地派出所幾乎全體出動的情況下,警車在門前停著,要把我關進看守所。我脫口而出:「你們說了不算!」他們大吃一驚:「我們說了不算誰說了算?」我大聲的告訴他們:「我師父說了算!」他們邊嚷著看誰說了算,邊過來兩個一邊一個拖住我就往警車上拽。我當時沒有怕,只有一念,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就是我師父說了算,一定的。結果兩個年輕人沒拽動我這個快六十的老人,我的腳象生了根紋絲沒動。我知道在另外空間又是一場正邪的較量。在師父的呵護中,我向他們講真相二、三個小時。從法輪功是什麼講到自焚真相講到海外盛傳,這些生命就在師父的「佛光普照」下被善化著。到他們走時,已一掃來時被邪惡控制的氣勢洶洶,每個人都笑容滿面很和善的樣子,一邊往外走一邊對跟著往外送的我說:「回去吧,別送了。」我一再的叮囑說:「你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記住善惡有報是天理,千萬不要參與迫害。」他們點頭應著上車走了,一場綁架迫害的鬧劇不了了之。從此後,邪惡再沒有騷擾過我,我們當地也沒有迫害發生過。「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當然這是師父正法會必然出現的形勢和當地大法弟子整體做得好有關。

後來,每當見到派出所所長和警察,我都和善的打聲招呼:「進來坐坐。」他們也會隨意問上一問:「還修著呢嗎?」當得到肯定的答覆後會說:「那就好好修吧。」當派出所要裝修時,所長發話了:「這個活去找那家煉法輪功的來干放心。」換了新所長,見了我老伴問一聲:「你老伴還煉著呢嗎?」我老伴會大大方方的告訴他:「煉著呢!這麼好的功幹嘛不讓煉!」又問:「你煉嗎?」老伴說:「快了!」去年,老伴緣份已到,真的走入了修煉。

修煉十多年來,在師父的呵護中有驚無險、化險為夷的故事就能寫上幾天幾夜,說也說不完。這不是誇張,我想每一個真修弟子都會有同樣的感受。當我們在最艱難的歲月裡、在做著最神聖的事時、當我們把自己作為一個大法的粒子,真正的溶於法中時,就會真正的感受到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就會切切實實體會到法的威嚴與神聖。

最讓我永不能忘懷和無法報答的是,即便是我在不精進時,遇到困難停滯不前時,是師父拉著我的手在天上飛,在帶著我往上上,沒有指責只有慈祥的目光。從夢中醒來的我,手上師父拉過的餘溫還在,臉上幸福的淚水還在,心中的愧疚還在。

這一夢,讓我永記師恩、永記責任、永記誓約、永遠精進。

點滴體悟,很不成熟,寫出旨在與同修切磋共勉,找出差距與不足,走好最後的路,圓滿隨師還。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