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十三)巴黎淺唱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09日】

本文說的是一位歐洲白人修煉者前生尋法的故事。

她的前生(十九世紀七十年代,法蘭西第三共和國時期)是一個民間歌唱家,家境殷實,因從小在鄉下的爺爺奶奶家裡玩的時候,經常遇到周圍鄉鄰的同齡孩子。玩耍時難免會出現一些摩擦,但富人家的孩子總是欺負窮人家的孩子,甚至大人還在一旁「助陣」。時間一長在她的幼小心靈裡就產生對窮人很同情的想法。

她天生一副好嗓子,在哪裡唱歌都會受到歡迎。長到十八歲左右,很多有一定階層的人都邀請她去唱歌,她也結識了很多朋友,但同時她看到很多人虛偽、不正的一面。這讓她感覺很傷心。她後來想到了一個比較「折中」的辦法:她在大街或者廣場等普通大眾都可以去的地方唱歌,一些只有高階層人士才能去的地方,她也去,但不唱歌。

剛開始這樣做的時候,很多朋友不理解,覺得她很傻,失去了真正走入上層社會的機會。幾經勸說,但她依然如故。

時間一長,在巴黎她得到了很多普通民眾的喜愛,再加之她氣質出眾,人們都親切的呼喚她「天使」或者「小天使」。

更有高階層男士因為喜歡聽她的歌,特意把自己裝扮成很窮的模樣來聽她的歌。

隨著時間的流逝,她也到了該結婚的年齡,有很多高階層的男士為了追求她,特意打扮成貧苦的模樣來接近她。她也曾經遇到幾位談得來的高階層同齡男士。但是深入交往之後,卻發現那些人在她面前的表現都是裝出來的,在日常生活中那些人是那麼的虛偽甚至很可怕,沒有同情心。

失望一度讓她一蹶不振。她在想:「自己只給普通大眾唱歌,安慰他們的心靈,但這也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呀!人雖然有貧富之分、階層之別,但人與人之間應該是平等的,不該出現欺負別人的現象。」

帶著這些疑問,她經常去羅浮宮觀看藝術品;去一些大教堂,去美麗的塞納河邊,當看完那些宗教和一些藝術家以及自然美景,她心中疑問雖然沒有完全解開,但心胸變得開闊多了,她覺得如果一個人的心真正在信仰中,那就會充滿著善的力量的,就會感恩於神與自然的恩賜,就不會出現人與人之間不和諧的事情。

二十七歲那年,她嫁給了一名普通的軍人,兩年後有個可愛的女兒。本來一家人可以其樂融融。可是命運總是捉弄她:五年後丈夫在部隊施工中被倒下來的牆砸死,過了幾日女兒被流氓綁錯票(本來要綁架別的小孩),而後被撕票(弄死)。

這對她的打擊是巨大的,她的演藝事業也無法繼續,整日沉浸在對丈夫與女兒的思念中不能自拔。

幸好,她婆婆是虔誠的宗教信徒,勸慰她要想開一些。

她後來也想:「也許是我自己從前做了什麼不好的事而招致的。」

此時有很多喜歡聽她的歌的普通民眾過來看望或者用各種方式安慰她。她也從中看到善的力量。覺得自己沒有白白的為他們付出。

又過了三年,她站在艾菲爾鐵塔下繼續為普通民眾演唱。

不一會兒天下起了雨,她只好宣布這次演唱提前結束。因為雨下的很突然,大家都沒有帶雨傘,她勸大家趕快離開。大家也勸她早點走免得被大雨淋透。

此時的她心中莫名的湧上一種悲涼的心緒,覺得在雨中被淋透,能緩解那份悲涼。

當大家都陸續離開,他們的「天使」要被雨澆透的時候,一位身著白衣的神人(沒有完全表現出神的狀態,也就是顯現出來一些神跡,但還有人的一些表現,所以用了「神人」一詞)撐著一把黃綢傘緩緩從遠處來到她的近前,到距離地面三米左右的地方停住,黃綢傘向她飄過來,她接住,不顧下雨,仰面望著神人。

神人說:「我身著白色衣服,是代表掌管你們的神告訴你們,將來在這裡會有一種以金黃色為代表的信仰(指佛家)傳出,那種信仰來自東方,很奇特,而且不屬於宗教,適合於所有人的一種功法,你們所以人只要到時候真正的信仰,不但會得到心靈上的安慰,更能得到身體乃至生命的真正昇華與改變。記住時間:九十年代中期(九五年)開始。」

「那還需等很長時間(當時是二十世紀初),我也活不到那個時候呀?」她有疑問。

「我說到那時會有,就一定會有。你和他們(指那些已經走遠和少數幾個沒來得及走遠的人)到時候別錯過機緣就是。」說完神人就隱去了。

她拿著黃綢傘仔細的看,只見該傘的眾多支架上有很小的圓圈,還有的地方有陰陽魚和雙「S」(一正,一水平)交叉圖案。她拿著黃綢傘呆愣在雨中,任由大雨滂沱的下著。

回到家,她把黃綢傘包好,放在最高處,以示敬意。

她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能遇到如此「奇緣」,她也把這份奇緣與知心朋友們分享,有的人來到她的家裡,她把黃綢傘拿出,作為「證據」。後來幾位上流階層的人聽說了,過來看黃綢傘,但等她再把放在最高處的包裹拿出來的時候,黃綢傘不見了,上面只有幾個字:「九十年代中期見。」

有的人沒有看到黃綢傘,就說她撒謊;有的人看到那幾個字的時候,心裡也覺得九十年代中期也就能見分曉了。到時候如果有那種金黃(佛家)修煉方法,自己也會珍惜的。有的人既不覺得她在騙人,也不相信她真的遇到了神人,只是覺得一切都是她的美好的願望,很理解她。

因為黃綢傘的消失,讓她感到很困惑,也有失顏面。

當日晚上,她做一夢,夢到那位神人,向其詢問:「黃綢傘為何消失?」

神人說:「信仰需要悟性,同時也需要在不斷的提高心性中昇華。」

一句話點醒了她,她馬上明白了:「(黃綢傘的消失)原來是在考驗人能不能真的相信神人說的話。」

既然明白了,她在以後的人生中一直相信神人說的話,縱然有些不理解的地方,但她依舊相信神的話。包括在臨終的時候,她都沒有動搖過。…….

這正是:

巴黎淺唱為大眾

撫慰貧苦心傷痛

善心終究感天地

神人落傘示奇功!(注)

註:詞句的意思是神人落下黃綢傘,並開示將來會有一種佛家的奇特功法傳出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