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一年多的心路歷程

大陸遼寧大法弟子 小美

【正見網2018年06月27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走人大法修煉的新學員。今年五十一歲。在修煉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裡,很多神跡在我身上體現,腰間盤突出、腿疼、高血壓、十多年的頑疾腳癬全都好了,身體無病一身輕,皮膚越來越白淨細嫩,遇事能替別人著想,在利益面前不去爭不去鬥了,出現問題知道找自己,家庭和睦幸福。大法使我的身心得到了淨化,有時夢中在天上飛啊飛,那個情景好美啊!

其實我和大法很早就結緣了,我丈夫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當時我也煉幾天,《轉法輪》這本書一遍還沒看完,中共邪黨就開始鎮壓法輪功了。當時的形勢真是鋪天蓋地,壓的人喘不過氣來,我就害怕了,不敢煉了,也不讓我丈夫煉了,就這樣過了幾年。可是丈夫的身體出現病業狀態,一直不好。有一天丈夫對我說他還要繼續學法煉功,我當時也沒反對。就這樣他又開始修煉了,學法時還經常讀一段法讓我聽,並說:「你也學吧,這是真法,是千年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失去機緣多可惜啊?」我開玩笑的說:「等你修好了我再學,要不就等我退休了再學吧」。他還讓我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有時想起來就念念。從那以後,我做夢遇到危險時總是能想起喊:「師父救我」,就能化險為夷。有時把自己都喊醒了。有時還夢見另外空間的景象,還夢見法輪,非常美妙殊勝.....每當我把夢境告訴我丈夫時他總是說,你快修煉吧,師父一直在管著你哪,你緣分多大啊。可我總是說以後再說吧。

又一次做夢,對我觸動不小。夢見很高的大山上象發生泥石流一樣,大石頭往下滾,那個景象很嚇人的,現在想起來還不寒而慄,我和兒子站在屋子裡的窗台前看到這大石頭眼看就要到跟前兒了,我趕緊告訴兒子:快念「法輪大法好」。我和兒子一起念「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結果眼看就要到房跟前兒的洪水和石頭立即退去。現在想起來就像神韻演的一個節目,大洪水來了眼看就要淹沒大地房屋了,這時師父來了推動大法輪。洪水立刻退去時的場景一模一樣。我當時就被嚇醒了,非常震驚,現在才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人類要發生大災難了,趕快修煉吧,時間不多了。

訴江大潮開始了,和我住在一個小區的表姐和我丈夫交流訴江的事,我丈夫害怕不敢起訴江澤民,他害怕不敢寫起訴書。我在旁邊聽到了,就說:「就是應該起訴他(指江澤民),他禍國殃民,做了那麼多壞事,還不該起訴他嗎,你不寫我寫(指我丈夫)。」我就用實名在網上向最高檢察院發出控告江澤的控告信。過了一個多月吧,我丈夫也寫了控告江澤民的控告信。

從那以後,我丈夫看明慧網我也看看,覺得網上說的都是真實的,越看越愛看,心想人就得這樣活著才不愧當人,每天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愉悅。突然有一個想法,抄《轉法輪》,我就用打好格子的A4紙抄《轉法輪》,一有時間我就想抄,每天擠時間抄,就像誰給我留的作業一樣,有時間就抄,用了七個多月的時間抄完了一遍《轉法輪》。從那以後,我就走進了大法,開始修煉了,成為一名大法弟子了,我的心裡那個高興啊,那個美啊,真是沒有語言形容。

這些日子裡,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幾乎天天都有心性關或病業關要過,甚至有時一天過幾個心性關。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1)每當事情一出現,不論是好事還是壞事,我就知道,哦,我要過關了。

修煉前,我對名利情看的很重,在利益面前不能吃虧,吃一點虧心裡就不平衡,師父為了去我的利益之心,給我設了一關,看我修的紮實不紮實。

我在商場做促銷員,之前在裕農超市上兩個月班,後來又回到商場上班,離開裕農超市不久,裕農超市給我開工資了,當我拿到錢之後,一數多給我三百元錢。我馬上意識到,師父利用它考驗我呢,我是修煉人了,這錢我不能要。於是我就給店長打電話,告訴她給我的工資錯了,多三百元錢。店長說:姐姐,多三百就多三百吧,你就拿著吧,你都不在這上班了,公司查出來的話我給你擋著。我說那可不行,這錢我不能要,這樣吧,我把錢送你那裡你處理吧,第二天我就把三百元錢交給了店長。店裡的姐妹都說,你真傻,多了你就拿著唄,你又不在這幹了,別人也不知道。我說別人不知道我自己心裡知道啊,是我的我要,不是我的堅決不能要。要是沒修煉之前我肯定能找到很多理由裝自己包裡,心裡還得意著哪。師父說:「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2)我不能得這不義之財,這得失多少德啊。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師父經常給我調整身體,在我學法不長時間。有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剛脫工作服準備吃飯的時候,突然腰疼的不敢動,在修煉前我就有腰間盤突出的病,什麼重活都幹不了。勉強吃一點飯,我就回臥室躺著去了。丈夫說:是好事,師父給你調整身體哪。我想對呀,是師父給我調整身體,我不能這樣躺著讓師父調整啊,我得起來煉功,可是起不來啊,疼的厲害,起了半天好不容易起來了,我就把腿單盤上,開始煉第五套功法,堅持煉了一個小時。但這一宿疼的我連翻身都不敢翻,早上到煉功的時間了,還是起不來,心想都這樣了,煉不了就不煉了,看看書吧。一翻書,師父的一段話映入眼帘:「我不會動手治的,就這一關你都過不去,今後在你自己修煉的時候,你會出現許多大難的,這都過不去,你還修煉什麼呢?這麼點事你還過不去嗎?都能夠過的去的。」(3)我一震,師父這不是說我哪嗎?這點苦吃不了還修煉什麼呢。我一咬牙就起來了開始煉動功,煉完動功,發完正念,照常打掃房間衛生,做好飯,全家吃完飯我就上班了。到了班上,腰還是有些不舒服。突然又接到通知,主管說,後天我們商場要大調整,晚上要加一夜班,整個商場的貨架子都得動,東邊的搬到西邊去,西邊的搬到東邊去,所有的貨全部卸下來然後再擺上。當時我的腰還在疼,心裡想這麼大的勞動強度,我的腰能行嗎?轉念又一想,我是修煉人啊,哪有偶然的事啊,我不是有師父嗎?還怕什麼啊,一定行。結果奇蹟真的出現了,我加了一宿的班,和大家一樣,挪貨架子、搬東西,別人一點沒看出來我有什麼不一樣,腰一點沒疼,什麼事都沒有了。從那以後腰再沒疼過,我深深的懂得是師父從根上把它拿掉了。

在今年過大年前,師父再一次給我調整身體,我的兩隻腳掌心各有一塊腳癬,看過好多地方,用過多種藥,中醫、西醫、偏方都用過,都沒好,腳癬病又犯了,而且還很重。我知道是師父又給我淨化身體了。師父說:「因為我們往正路上帶你,在世間法的修煉過程當中一直在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淨化身體,直到被高能量物質完全轉化。」(4)雖然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是大好事,但是忍受那種痛苦是多麼的艱難哪,尤其到晚上睡覺的時候奇癢無比,難以忍受,有時睡著了,不由自主的用手去抓,抓過之後開始裂口子,每隻腳掌上裂了好幾個大口子,疼的我呲牙裂嘴直哆嗦,尤其每天早上煉動功時,雙腳就像踩在刀刃上一樣鑽心地疼,一個小時的動功之後,兩隻腳踩過的地方都是血漬。每天就是這樣的重複著、堅持著。腳脫掉一層皮,就裂一遍口子,脫掉一層皮,就裂一遍口子,翻來覆去幾十遍,兩個月過去了不見好轉,人心就浮動了,突然冒出個想法,擦點香油吧,又不是藥,起碼能柔軟點,我就真的擦了點香油,可是一點作用也沒起啊。後來我悟到了,我是修煉人,不能用常人的方法來對待,那樣我不就是個常人了嗎?那舊勢力在那看著呢,正在找空子鑽呢。於是我對照法向內找,在法中歸正自己,多發正念。我就跟師父說:「師父啊,是我的業債我就還,不是我的業債我不承受我要解體它」。

師父還經常鼓勵我,師父說:「這一點跟大家說,你覺著「病」的怎麼難過,希望你都堅持來,法難得。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5)明白了法理,我就多學法,多和同修交流。每天堅持煉功,上班沒事時就背《洪吟》,「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6)。

過年了,兒子回來了,看我太遭罪了,他受不了,非要給我買藥。我在法上和兒子交流,我說:「兒子啊,吃點苦糟點罪是好事兒,快點把業力還掉,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媽沒事兒會好的,你放心吧。」

師父說:「是不是這個人想修煉就很難了,就不能夠長高功了?還不是的,我們講大法無邊,全憑你這顆心去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什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7)我悟到了,有師在,有法在,我什麼都不怕,什麼苦我都能吃。

現在我的兩隻腳徹底好了,我照了張照片發給兒子,兒子驚訝的說:「真好了,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我太慶幸了,在正法修煉將要結束的時候,師尊還沒有放棄我,給我這樣修煉的機緣。我知道是師父為我承受了一切,把我的病根拿掉了,把我從地獄中撈出來了,把我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都化解了。為了讓我能快點返本歸真,師父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現在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蕩中和同修一起學法,一起出去講真相救人,還打語音電話救人,我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決心跟師尊回到聖潔美好的家園。感念師尊的洪恩,叩拜師尊!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雙手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因果>
(7)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