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打營救同修專案的心得體會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2月07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以前是做賣面小生意的,一天總是需要工作十四個小時,講真相方面就得爭分奪秒,還好有打電話的工具——手機一點通。但身為大法弟子學法、發正念都落下怎麼辦?為了讓自己做好三件事,內心總有想換環境的念頭。慈悲的師父聽到了弟子的願望,短短三個月後,我順利離開做了二十年的工作崗位,現在換了個環境,在老家照顧高齡母親,這讓我起了很大的歡喜心、安逸心,想著自家人照顧自家人簡單的很,三件事一定能做好。萬萬沒想到,竟然是由一天工作十四個小時變成二十四個小時的備戰狀態,打電話講真相更要分秒必爭了,更別說要學法、發正念,幸好手邊有手機一點通。

鄉下人情味濃厚,常有親朋、左鄰右舍造訪寒喧、關心,加上早晚推著母親散步,鄉間的一草一花和樸實純淨的生活,這些都讓我開始樂不思蜀。再之高齡母親凡事都需親力照料,也因膽小、依賴心重,時時都得陪伴在旁,所以連電腦都無法使用。突然一天,我興起獨修的念頭,這一念讓我呆了一下,拿起電話找同修交流,同修馬上引用師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的一段話:「因為大法弟子不是過去的那些僧人,只求個人圓滿。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才稱為「大法弟子」,不是個人圓滿為目地的,是你要帶領一大批生命圓滿的,所以必須得去做。」這有如當頭棒喝,師父教導我們:「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我怎能有這種為私的念頭?當初離開麵店工作,不就是為了多學法嗎?怎麼現在反倒師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幾乎落下也偏離了法。我擺正心態發出強大的一念,我一定要多學法。隨著堅定意志且堅持學法後,學法量增加了,來自母親及周遭的干擾突然變少了,時間也就寬鬆許多。

有了些許時間,心想可以再繼續撥打案例了,這一想,同修就幫我解決無法使用電腦的困境。同修幫我領案再傳到手機給我,讓我得以繼續撥打。在空檔時間要撥打案例時,我會明確的告訴母親:「我要打電話!」母親會問:「要打去哪裡?」我老實回答:「大陸!」母親會再問:「打去大陸做啥?」我說:「救人!」但過程中母親還是或叫或吵不斷干擾,一個案例很費時才能打完,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在干擾我救人,我內心發出強大一念「所有一切都不能干擾動搖大法弟子打電話講清真相的決心。」我秉持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堅持做對的事情,仍然持續不間斷的撥打。一次在撥打時母親看我拿起手機,就先發問:「你要做啥?」我說「打電話!」接著問:「打去哪裡?」我說:「大陸!」沒想到母親馬上接口說「救人喔!」我楞了一下,從此母親幾乎不再干擾,每次都能順利撥打電話,真正創造了證實法的修煉環境,謝謝師父加持!

每次在收到案例後,我會先靜下來仔細依照電話號碼及單位如座機、手機、派出所、看守所、法院…等做分類,再分時段撥打。因為有些是響了許久才來接的,因此每個號碼我都會堅持撥打五通以上,耐心等到鈴聲自動結束,但如果還是長響未接或正在通話中,就會在不同時段再撥打看看,有時不但接了,還能講清真相。心想著就是儘量不落下一個可救度的生命,不錯過任何可講清真相的機會。

以下分享在撥打營救專案的一點體會。以前,當遇到電話長響很久對方不接時,常會在枯燥的等候中出現急躁、不耐煩等心態不穩的現象;現在收到案例時,都有附上一段文字:平台建議在撥打電話前,請認真學習師父寫的兩篇經文:「《保持清醒》和:《精進要旨三》〈講真相的根本目地〉,以法為師,謝謝!」

我用心恭讀這兩篇經文,不禁想起以前在景點講真相時看到展板上寫的一行大字:「不信良知喚不回」(《洪吟三》- 濟世),再次仔細讀這兩篇經文後體悟更深。也讓我在接下來撥打電話時,能依循師父的法理,更加堅定、堅持一次次、一次次的撥打。縱使是嘟嘟不通聲、已關機、接通立即掛、長響不接、暫時無法接通…,我都不厭其煩一再撥打;甚至對方聽完真相掛了電話,我還是再撥一次告訴他:「謝謝他聽真相或稱讚對方是一個善良的人。」現在,在一次次撥打等待對方接通中,發現自己已不再產生不耐煩、急躁等不正的念頭,反倒能平靜的在等候對方接通的過程中生出一念:「徹底剷除干擾大法弟子打電話講清真相的邪惡因素。滅!」如此的變化讓我覺的不可思議,也感受到法的神奇與威力。

撥打中有時也會遇到罵人的。有一次電話剛一撥通,對方馬上衝出一句不堪入耳的話,就掛了;再撥打還是那句罵人的話又掛了,我耐心再撥打。當接通後我馬上以一種非常溫和緩慢的語氣說:「您好,我們都是可貴的中國人,善良的百姓,您可知咱們中華民族有五千年歷史悠久的文化,是個禮儀之邦,很久以前連外國人士都打遠道來中國學習禮儀,其豐富的文化內涵教導我們仁義禮智信、善惡有報是天理、如何做個好人、如何向善…等道德規範;而共產黨是外來文化,祟尚的是假惡鬥、無神論的黨文化,讓你們可以隨便罵人,欺負老百姓,不重視倫理,道德滑落。好歹你也是個幹部,也算是個有德有福的人,怎麼能隨便罵人呢?中共的黨文化就教你們如此對待善良的百姓嗎?」最後他靜靜的聽到這兒後急速的掛了電話,我再試著連撥幾次都未能接通,放下電話我頓時內心感到無比激動、難過,眼淚不自覺掉了下來,心想活了一大把年紀,從來沒想到自己能這麼輕柔緩慢的講話,也感受到中國人被中共無神論、充滿謊言的黨文化灌輸的非常嚴重,更加體會師父一直強調講清真相的重要性、迫切性,眾生都等著被救度。

還有一次撥打警察單位時,電話剛一接通,他接起電話用非常高分貝、惡劣的口氣質問:「你們不是學真、善、忍的嗎?學到哪去了?這樣連續不停騷擾,人家這是報案電話,這叫真、善、忍的嗎?」劈哩啪啦講了一串後重重掛了電話。我因怕心重,心跳加速,楞在那兒說不出話來。師父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你要清清楚楚的知道你在干什麼,你在救度眾生,你做的是最正的事、最偉大的事!」是的,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怕什麼呢?之後心態擺正,就是堅持做對的事。隨著不斷撥打不氣餒,被罵不動心,打電話的經驗多了,加上平台上同修的交流,面對同樣的問題,我已懂得心平氣和跟他說:「我就是因為修真、善、忍,才會一直打電話給你,因為我珍惜你的生命,今天如果我不把真相告訴你、救你,我才真的是對不起你啊!我一心只想你明白真相,不想你因為被謊言所矇騙而迫害法輪功,幹了壞事,將來面臨生命被淘汰的命運,所以即使你對我態度不好,我也不動心,那你說我是不是修真、善、忍呢?」

另外一次撥打一個案例時,連續打了七個號碼五十多通電話都是號碼不存在、關機、接了立刻掛,打到最後一個號碼時終於有人接了,對方一開口就說:「從早上到現在這些電話都是你打的呀!」我說:「對啊!怎麼都不接呢?」對方又問:「聽聲音是姑娘?」我說:「不!我50多歲了」,對方問:「你做什麼的? 」我說:「做吃的」,又問:「開餐館啦!就有錢,否則咋打那麼多電話,很貴…」我說:「不!我只是做小吃賣面、賣陽春麵而已,但是給您打電話不怕花錢…」對方很和善也很迂迴,似乎有些怕心的聊了一下,也聽一些真相,給他網址也記了,最後對方表明不方便再接聽了,勿再打。掛上電話後能感受到他言語間的怕心,其實明白的那一面都在期盼得救啊!

最近一次是撥打長春地區派出所的電話,因為是派出所一定會有值勤員警接聽,但連撥幾個號碼都是正在通話中或暫時無人接聽,等撥到第七個號碼連三次也都是正在通話中,心中頓覺得急躁、不耐煩,想休息不打了,負面思維、不正念頭一一閃過,但隨即腦中浮現曾在明慧網文章中看到:「不接電話是一個考驗。好像浪費時間,沒有效果,當放下對自我的執著時,就不這樣看了。試想在極端邪惡的迫害中,沒有反迫害電話,會是什麼樣?鈴聲四起,是對邪惡的震懾,是對良知的呼喚,是慈悲的救度。」這交流激勵著我要堅持,這時我發出強大一念:徹底剷除干擾大法弟子講清真相救眾生的邪惡因素,滅滅滅。擺正心態再撥打到第五通時,對方接了電話,是個姑娘,口氣粗暴:「喂!」就掛了;我再撥,又是「喂!我在休息」又掛了;再撥又接,很粗暴的說:「我告訴你,我在休息,你不休息,我要休息,不要打了!」又掛了。此時我腦中突然想起同修在平台上對休息應對的交流,於是再撥對方又接聽,我馬上說:「我知道你在休息,可迫害沒休息呀!迫害休息了,我就休息,不打了。」對方竟然靜下來,我繼續說:「你在派出所工作,應該明白法輪功學員在國內被嚴重迫害長達十九年,十九年來殘酷迫害一個個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的善良百姓,甚至活摘他們的器官牟取暴利,你知道嗎?自古以來善惡有報是天理,舉頭三尺有神明,他們和你一樣都是可貴的中國人,不要再參與迫害,非法抓捕他們。」這時她口氣緩和說:「好了,不要再打了。」就掛了,我連續再撥幾次都沒接聽,接下來的案例由於歸正念頭、內心純淨下平順的撥打完畢。

打電話講清真相需要一份堅持、耐心。過程中可能會遇到各種問題,但必須明確知道大法弟子是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現在我只為他們不明真相而心急,只希望他們能接起電話,有機會能聽到真相,哪怕只聽一句也行,一句「法輪大法好!」也好,眾生就有得救的希望。

師父在《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當初我在傳法初期的時候就講過一句話,我說我傳了這麼大的法,這是開天闢地沒有的,我哪怕救下一個人,最終能夠有一個人修出來,都沒有白做這件事情。」是的,哪怕打了上百通電話,只有一次接通都沒有白打,都值得!一次撥打去一份執著,一次撥打去一份怕心,一次撥打去一次貪功急進的心,這不就是師父給弟子安排的一個修煉去執著的過程嗎?一通電話一個真相,一個鈴響一個震懾,迫害不停電話不止。把心擺正,拿起電話真的不重也不難,善用真相工具——手機一點通,最方便的講清真相、證實法、救人的利器就在身邊,而這利器就掌握在你我手中!

以上個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二零一八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