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欲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10月18日】

對於斷欲,我一直從法上尋找答案,一直沒有找到師父關於“斷欲”的明確講法。由於沒找到答案,總也有“行為”。可是每一次後,師父都點化:“骯髒、掉下來、危險、太危險……”

一次,和幾個同修交流,發現同修對這個問題認識差異很大:有的說“隨其自然”;有的說“符合常人狀態”;有的說“別看重,到時師父就把你這個物質拿掉了,那時,你想做都做不了”;當時,有一個同修提出:“修到現在了,應該斷欲。”立馬有個同修就說:“你那是‘戒、定、慧’那一法門,大法修煉師父沒有講過‘斷欲’的法,沒有戒律。”還有的說:“大法修煉直指人心,沒有此心就行了,行為上有沒有不重要,畢竟在常人中……”

那麼,到底該不該“斷欲”呢?我的認識是:“斷!一定要斷!!”(也是受了同修一篇文章的啟發後的“頓悟”)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夫妻之間沒有色的問題,但有慾望,你把它看淡了,心理平衡就行了。”我的淺悟是:修煉是整體提高的,之初,各種人心很重,光把“欲”斷了,也不現實,同時還會引起夫妻矛盾。師父慈悲我們,這裡的“夫妻”,我的淺悟是含有“允許有夫妻事”的意思。但是,修煉不能老是徘徊在一個境界上啊,大家都修了十幾年了,正法已到尾聲,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對理性認識也成熟了。如果現在打開的話,那都是神的狀態。大法不是戒定慧,但是包括著戒定慧,而且,更直接、更透徹。那麼,這時侯,該不該有夫妻生活呢?看看師父是怎麼講的:“將來到高層次上修煉,不用我告訴你,你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那時有另外的狀態了,保持和諧的生活。”(《轉法輪》)你看,師父這裡沒有提到“夫妻”,而提到了“和諧”;沒有提到“斷欲”,其實也隱含著“斷欲”,只是留下一點讓弟子自己去悟,而且,我自己越悟,越是肯定斷欲的必要和迫在眉睫。

明確了這一點,似乎有了目標:“什麼時候斷了欲,什麼時候就夠高境界的標準;斷不了,是自己不行,不用問別人,自己就知道半斤八兩,這是主科必考。”

修到現在,感到人心少了,能量強了,頭腦中法的因素多了。只是,對斷欲這個問題還模糊:“是斷?還是不斷?”由於模糊,肯定去得拖拉,一有機會,就符合一把,就這一點“邊角余料垃圾”還沒扔掉。其實,這個時候,法的因素從微觀往表面突破已很強了,表面人的那點性功能東西還能有多少呢?只差一步,那就是:對“斷欲”的認識和決心!還有,強烈抑制的行為!要主動出擊:解體表面人的欲的功能,正念剷除自己空間場那點色慾的“游兵散勇”。如此,一下子就會有一個大境界的突破,因為,越表面越是對應著微觀龐大的空間。

寫到這,我想起一件事:本地一個老同修,當初修的挺不錯,又聽師父親自講過法。可是,在夫妻那點事上,卻斷不了,每月都有幾次,此時,他沒有驚醒和剎車。舊勢力見他慾望這麼重,就迫害他,讓他越來越重,使他身不由己。後來,他一個星期二三次;再後來,每晚都有一次;再後來,整夜不眠,摸摸索索,欲事不斷。舊勢力的安排可是毀人的,走過去,承認你,那是你的輝煌。走不過去,必毀。此時,老同修的空間場已經積聚了大量的色慾魔,想自己突破已不可能。可是對外,他礙於情面不說,妻子更是難以啟齒。元氣幾乎耗盡的他,又雪上加霜,出現腦血栓的症狀住進了醫院。

出院後,已是坐在輪椅上成半自理狀態了,人已不能說話。每次看他時,當提到師父和法,他都傷心地大哭,有時乾嚎無淚。我想,一定是明白的一面著急呀!因為那種哭,讓人感到是一個生命的絕望,是明白的一面期望同修能拉他一把。按說,到這份上,命都保不住了,還能有夫妻的欲嗎?可是,晚上躺在床上,還是摸摸索索,欲行性事。妻子是從農村找來的後老伴兒,被他折磨的苦不堪言。再後來,我去看他時,已是臥床不起,完全不能自理,目光呆直,手腳發涼。同修把他扶起,只能坐一小會兒就得躺下,抬手抬腳時,都是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動,感覺中,只是還有一口氣。

是當初,夫妻“欲”的禍水蔓延,一步步毀了他。我想,人到了這個份上,再也不會有欲的行為了。誰知,交談時他老伴說:“才不是呢,晚上睡覺時,他還往我這邊一點點靠,手還是在我身上摸摸索索的。”這個細節,使我很驚訝:“這種欲的行為,哪是人的正常行為?這是背後色慾魔在操縱啊:‘只要你還有一口氣,我就要充實能量,我就折磨你,直到你死去為止。”舊勢力真是夠狠的。

看到同修的狀態,我很心酸,心裡感到堵的荒。說真的,我的色慾心也很重,甚至很重。但我堅信:不管“欲心”多重,斷欲是我的目標!強烈地排斥,發正念剷除!!縱然舊勢力給我安排的“慾海千丈”,我也要剷平化盡!用大法的神通和法器趕盡殺絕!讓我的生命脫胎換骨!不管色魔在我空間場還剩多少,甚至時常偷襲,我都不為其左右,守住底線,分清自我,用師父的正法口訣,一滅到底!!

寫出一點體會,與還有色慾心的同修共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