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棄婦變富婆

湖北大法弟子 善珍


【正見網2016年09月03日】

聽母親說我從小就命苦,五歲時去井邊打水,一不小心掉入井中,母親一看井邊沒人了,只剩個小桶,就知道出事了,慌忙抱著弟弟跑到井邊一看,果然我正在井裡漂著,就趕緊喊人來幫忙。正好有個叔叔在附近幹活,聽到喊聲就拿著一根棍子跑過來了,他把棍子插到井壁上,然後順著棍子下到井裡,把我托起來往上送,母親又從上邊甩下一根繩子,就這樣我抓著繩子被母親拽了上來,算是撿回了一條小命。母親說我從小就肚子無名痛,痛起來在床上打滾,就這樣一直痛了十幾年才慢慢自己好起來。

好不容易等到我長大結婚了,婚姻也不順利,嫁了個來自本地農村的丈夫,是個大學生,在縣城工作。我沒上過學,一字不識,後來通過自學才認得幾個字,我從小頭腦簡單,說話不會拐彎,直來直去的,不招婆家人喜歡。嫁到婆家後我頭胎又生了個女孩,婆婆就開始惡言惡語,說我配不上丈夫,要趕我們母女倆出門,幾個小叔子也跟著打邊鼓欺負我們母女。萬般無奈中,我只好抱著女兒冒著大雪去縣城投奔丈夫,誰知到了那裡,丈夫也冷言冷語的不愛搭理我們。後來才發現丈夫已經有了外遇,想拋棄我們母女。那時的我象掉入了深淵,感到絕望極了,我望著天空向神求助,求神再賜給我一個孩子,以後我就帶著兩個孩子過日子,不指望丈夫,誰也不依靠了。精誠所至,後來我果真如願又生了一個男孩,丈夫見到兒子出生,有點回心轉意了,不再搞外遇了,我們一家人就一起做點小生意維持生活。

雖然沒離婚,那時家裡還是經常吵鬧,丈夫總是看我不順眼,打罵侮辱我是家常便飯,家中硝煙不斷,一言不合,丈夫就拳打腳踢將我打倒在地,我則用指甲把丈夫的臉抓得滿臉血印,那時的日子過得很艱難,心裡很煩也很無奈。直到有一天丈夫要出差,臨走前交給我一本書,鄭重叮囑要我替他還給某某人,丈夫走後我就打開書看了看內容,書名叫《轉法輪》,這一看就被書中內容吸引住了,放不下了,覺得書裡講的太好了,知道了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為什麼會這麼命苦,為什麼夫妻不和,原來一切都是業力和生生世世的緣分所致。這本書使我對生活又充滿了希望,真是本天書啊,他解開了我一生中的所有迷惑。

第二天早上,我就迫不及待的找到附近大法煉功點,學煉五套功法,晚上做完生意後,再去煉功點集體學法,從此我的脾氣也變好了,處處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約束自己,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人生的歸宿,心中有大法有師父,生活再苦再累我也能忍受。

記得我和丈夫走進大法那年是九五年的春天,那時我們還在外地一個小城市做生意,住在租來的房子裡,很簡陋,有時我下班晚了,孩子們就自己做簡單的飯。有一天我下班順著鐵路往家走,腦子裡淨想著兩個幼小的孩子不知吃飯沒有,後面火車使勁鳴笛我也沒聽見,直到火車轟鳴著靠近我才發現。我趕緊離開軌道,剛離開軌道,火車就挨著我滑過去在不遠處停住了,火車上的人氣憤極了,拿著水管子朝我噴水,噴了我一身水,當時也不知害怕。過了幾天後想想就後怕,我差點被火車壓死呀。晚上去煉功點學法時,告訴同修們這件事,他們說原來是你把火車逼停了呀,大家都聽說白天火車被人逼停了。同修說那是師父保護你呀,要不你早沒命了。我聽了心裡感到暖暖的,我多幸運呀,從此有師父有大法保護我了。

修煉後我一直按大法的要求約束自己,漸漸形成很獨立的性格,不再依賴丈夫了,丈夫也改變很多,其實他本質上是好的,修煉後對父母很孝順,給老人生活費,老人生病時既出錢又出力,對朋友對兄弟也很仗義,別人有困難有求必應,別人不還也不催。修煉後我們夫妻同心經營生意,由一對冤家變為了同修,按大法要求以誠信感動客戶,所以後來生意越做越好,我們就搬到一個大城市裡做生意,又買了兩套電梯房。更令我欣慰的是,兩個孩子在大法的薰陶下,也很聽話,很純樸,對大法也很支持,學習從來不用我操心,從小就自己做飯洗衣,女兒考入了北京最高學府讀研究生,兒子在一類大學讀本科。我們現在生意興隆,家庭幸福,衣食無憂,一雙兒女學業有成,是大法挽救了我原先破碎的家庭,是師父救我出了苦難,又呵護著我修煉,又不要我一分錢,去哪裡找這麼好的師父呀!我真是太幸運了,我只有精進修煉,才對得起苦心救我的師父。

原來我還一直記恨婆婆,恨她無情,恨她大冬天的趕我和女兒出家門。修煉後,通過學法觀念有了改變,知道人世間的一切均是因緣所致,不再怨恨婆婆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也認識到原來的想法不符合大法對我的要求,我放下了對婆婆的怨恨,現在我經常抽時間去看望婆婆,給她生活費,和她拉家常,和幾個小叔子的關係以前很緊張,修煉後漸漸也和好了,並在生意上儘量照顧他們,使他們感到哥嫂修大法就是不一樣,大法可以使人變得更加善良,生活更加美好。修大法使我脫胎換骨,由冤婦變成一個通情達理的賢妻良母。

現在我學了師父的新講法,知道時間緊迫,也抽空出去救人,跟世人講真相,勸三退,兌現我史前的誓約。

弟子叩拜師父!
感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