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出塵(一一八)

揚帆


【正見網2003年02月09日】

「可是我們怎麼就能相信他是宇宙的最高規律呢?」陳薇忽然開口問道。

「師父講的東西,雖然你看不到,但是可以實踐。通過實踐就會發現師父講的是真的。」我想了想說,「你們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傳開的嗎?我們沒有任何屬於自己的媒體,那我們怎麼能讓別人知道並了解我們呢?我記得師父在99年的中南海事件發生後,在雪梨接見中文媒體記者的時候說了一下這個問題,大概意思啊,我重複不出來原話,就是一個人學了以後覺得好,他就把他身體健康的好轉、思想境界的變化告訴他的親朋好友。比較親近的人嘛,互相之間都是很信任的,絕不會說我上了個當,我就告訴我所有的親朋好友都來上當,這是不可能的。我們師父從來沒有告訴我們要這麼做,都是我們自願這麼做,這種流傳比任何媒體報導和廣告都有效。好比我媽媽病好了,我看見了,她也對我說法輪功怎麼怎麼好,給我本《轉法輪》,我一看書一煉功,也覺得好,就再告訴張璐。她再告訴她的同學朋友。這種增長是指數增長,當然就越傳越快。」

大家都沉默地聽我講。我繼續說道,「所以你們不要看師父表面的語言好像聽了一會兒也沒有什麼,因為師父講法要照顧到各種社會階層和文化程度的人,只能用非常淺白的語言去講,但是你體會一下他的內涵是很深的。『名、可名、非常名』啊,這是老子講的一句話。」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張劍念了一句。

「什麼意思呢?」我問張劍。

張劍想了一下,沒有說話。

「老子在傳法的時候啊,諸子百家都把自己的東西稱為『道』,但是老子說他的『道』和別人是不同的。但是老子在講述超越常人生活經歷的『道』時,卻遇到了一個語言障礙。我打個比方說,如果我問你什麼叫『甜』,一個一輩子都沒有吃過糖的人,無論你用什麼語言解釋他也不會明白什麼叫『甜』,因為他根本沒有這個概念。老子講的『道』肯定是比常人高了,他在《道德經》中說有一個東西,在有天地之前就有了,『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後面他說我不知道應該管他叫什麼,所以就叫他『道』。『名、可名、非常名』嘛,我說的意思就是老子在講『道』的時候,用了許多人中的名詞,但卻不是常人中名詞表面的概念。師父講法也是一樣,不可能造出一些新名詞來去講法,那樣人也聽不懂。但是同樣的名詞,從師父嘴裡說出來,它的意義就不一樣了。這個需要你們放下心來去體悟才能體悟到的。」

在當今的這個社會啊,尤其是表面上科學的發展,讓人越來越沉醉在眼睛看得到,身體感受得到的物慾之中,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中,許多人就算是能夠碰到正法,但是他們卻被麻木得沒有感覺了。誰要是在這種情況下,發願說要修煉,這個人都了不起。你看《西遊記》的第一回裡說美猴王在水簾洞中看到一個老猴子死了,他就說他要出海尋找修道之人,求一個長生不老的法門。吳承恩在這個地方寫了一句詩說『這句話,噫!頓教跳出輪迴網,致使齊天大聖成』。美猴王就發了這一念,他就到菩提祖師那裡修煉去了,最後成了正果。你看到發這一念很簡單,也不是人人都能發得出來的。能發出來的人,在神的眼裡看就非常可貴了,那是這個人的佛性出來的。佛教中說啊『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

我停了一下,又說,「我跟你們講大法的好啊,不是要讓你們一定相信或者一定象我一樣的修煉,你們修煉與不修煉對於我來說能有什麼影響?只不過我覺得人生一世啊,能碰到正法的機會太渺茫了。你看《西遊記》中說唐僧去西天取經,走了十四年,歷經九九八十一難,這才把經取回來。他說『人身難得、東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人生如白駒過隙,你們誰能記得自己前一世的喜怒哀樂,轉生的時候榮華富貴你都帶不走的,而且和你親愛的配偶子女都要分開。人人都想要天長地久的幸福,什麼是天長地久的真東西啊?」

※※※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