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盡人間千般苦 只為今朝大法緣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1月25日】

我是黑龍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是在一九九七年得大法的,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在這二十年中,我和無數的大法弟子一樣,經歷了邪惡舊勢力的所謂殘酷考驗的歷練。         

在這二十年的修煉中,有過欣慰、有過辛酸,有突飛猛進的時候,也有在過關中迷茫的時候。但無論怎樣,我對師父和大法那顆堅定的心始終不變。在師父一路的慈悲呵護中,在磕絆與沉浮中走到今天。現僅把我個人的修煉經歷,和在法中所悟到的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共勉。

我從小出生在農村,母親在我六歲時離開了我們,爸爸在我十一歲時也匆匆離世。從那以後,在沒有父母的疼愛的日子裡,在那種艱苦的環境中上演苦難人生。

我的童年是在哥哥家度過的,後來我在農村種了十年的地,也曾經養過奶牛。但無論怎麼付出都不行,種地地不收,養奶牛牛就死,養豬豬也死,再加上婚後兩個孩子沒奶吃等等的情況下,搬家到了現在居住的地方。為了維持生計,干起了打工生活。總之生活中苦難多的讓我身心疲憊。

在諸多的磨難和坎坷中,對我印象最深的,也就是在修大法之前的最後一次的交通事故中,也是最嚴重的一次磨難。有一人騎自行車撞在我的三輪車上,倒地摔死了。因此我被關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裡,我度過了我人生中難忘的二十幾天的痛苦經歷。當時,在沒有處理完事故的情況下,在監舍裡被迫整天碼鋪(雙盤腿坐著)。因我從小到大沒盤過腿,也坐不穩,總想動,一動就挨揍。那時看守所也是很黑暗的,鋪頭看我不能盤腿,就指使犯人按著頭,然後一個膝蓋上站一個人往下踩,那簡直像上了大刑一樣,撕心裂肺的。 我從看守所出來的時候,被他們弄的走路都成問題了,因而我的內心深處對我的悲苦人生很失望。那時也不知道我是註定要得法的呀,也不知道是師父安排的。後來修大法了才明白,這些苦難的經歷就是為得大法做的很好的準備。師父在《轉法輪》中說「要叫人類什麼病都沒有了,過的舒舒服服的,叫你當神仙你都不去了。」

就在前途無望的情況下,我去了外地親屬那兒算卦,想看看我的人生為何如此坎坷。就在這個時候,大爺家大哥把一本《轉法輪》交給我讓我看。我越看越愛看,明白了人生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也明白了人來世間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也悟到了是師父安排我吃盡世間的苦難,一方面還了生生世世欠的業債,另一方面使我不留戀紅塵。是師父把我從地獄的邊緣,領上了修煉大法的路。我能修大法真是太幸運了。 「生在苦難中 掙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歸步別停。」(《洪吟》)從那以後,我下決心在大法中修煉,聽師父的話。

時間一晃就是兩年。在這兩年中,在精進中學法、洪法,使自己昇華很快,看淡、放下了很多不好的東西,整個世界觀都改變了。切身感受到了身體的變化和能量的加持,師父還給開了天目,讓我看到了另外空間景象來鼓勵我精進,真的體會到了師父的慈悲與偉大。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發起了對大法的污衊,開始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果斷的走上了進京上訪的行列。當時的人心很重,抱著對大法的正信,人的勇敢走出去了,也遭到嚴重的迫害。但是想這麼好的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我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了解大法。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天安門我喊出了發自內心的聲音:「法輪大法好」。在大巴車內毅然把印有「真、善、忍」的T恤衫打出窗外,看到外面有正信的人一直在呼喊、鼓掌,我很少哭的人,眼睛濕潤了。

 我先後在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被迫害,近四、五年的時間是在那個環境中度過的,同一些大法弟子一樣遭受邪惡迫害,他們使出了下三爛的手段極力的迫害大法弟子。那時自己學法不深,人心太多,做的事很多都沒在法上,讓邪惡鑽了不少空子。因自身承受力有限有時也向邪惡妥協了。在此也是揭露邪惡,把自己以前所做、所說曝光出來,以洗去污點和由於自身不正的言行對大法在世人心中產生的負面影響。

從黑窩出來以後,還是常人心很多,學法少,正念不足,被常人心帶動的厲害,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時常和常人發生矛盾,根本不把自己當做煉功人,身體出現了病業假象。消瘦、高燒不退,確診為甲狀腺結節。那時還不悟,自己已經掉到常人中了,去衛生所打針,怎麼打也不見好。後來一打針就過敏,因悟性低,到最後才想起師父那段法,也想起來自己是煉功人了。師父用病的名字點化我,也悟到了,甲狀腺就是用同音字「假狀現」的同音字點化,就是自己修的不真實,結節就是有疙瘩。在悟到這些之後,心一下就敞亮了。心性提高上來很大,觀念一轉,沒幾天病業假象消失了。都是弟子做的不好,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當了一次常人,走了一段不該走的彎路。

因為有修煉的基礎,悟回來就快,最後在手機上下載了無界,看同修在明慧網發的修煉體會,快速找差距,多學法,在三件事上下功夫,感覺心性提高很快。因正念足了,也寫了被迫害的經歷,在訴江高潮中也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在以後的修煉中,嚴格用法理歸正自己,堅持做到每天學法,四個整點發正念和早上全球正點煉功。在學法時要求盤腿學法,做到敬師敬法。在這期間看到了明慧網上發表卸載微信的通知,就果斷的按師父所要求的重大問題看明慧網態度,也知道微信很不健康,大法弟子的身體純淨,也不能被外星人搞的東西所污染。在卸了微信後,改觀立竿見影,輕鬆的感到名、利、情和各種心都有了不同成度的消減,在不經意的情況下還聽到了另外空間悅耳的美妙的聲音。正念足了,講真相也有了相輔相成的轉變。同時也感悟到只要自己一切做好、做正,把層次提高上來心裡時刻裝著大法,按照師父的法理指導救人,這樣師父就把很多有緣人領到我跟前,有的好像在等我一樣。當我看到一個個因明白真相而得救、而有了美好未來的生命,使我真的體會到了師父的無量慈悲。

在師父的加持下,在自己的正念下,很多的關難也突破了,很多的危險都一次次化險為夷了。我深知師父替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弟子只是象徵的承受了一點,這關難如果是在沒得法之前那可都得我自己實實在在的承受呀。

記得在一次木工支合子時,一根近三米高,直徑十多公分的柱子突然倒了,當時我正在幹活沒發現,一下子正好砸在頭頂上,那聲音非常大,當時就把我砸坐地上了。那慣性太大了,砸上之後,只是脖子有一點疼,頭卻一點也不疼。把一起幹活的兩個工友嚇壞了,他們知道我是煉功人,我告訴他們沒事,真修弟子都有師父保護。幹活的工友(都已做了三退)也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還有一次在維修牆體時,一面子瓷磚直接拍下來了,重重的砸在我的頭上,整個人籠罩在巨響與灰塵中,當時完全沒有疼的感覺,抖去頭上的瓦礫碎片之後,發現只有下巴被劃了一個小口,也沒出多少血,像師父所講的這都是來取命的,又是師父為弟子承受了一切。

還有一次使用角磨機作業時,鐵沫把眼睛的白眼仁給崩個口子,血直流,我都沒有把它當回事,把思想放到神念上,結果都是有驚無險。還有很多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的例子,就不一一例舉了。像師父所講的:「這類事情很多,數不勝數,可是沒有出現危險的。這類事情不一定都遇的到,我們個別人會遇到這種事情。遇到也好,不遇到也好,保證你不會出現任何危險,這一點我可以保證的了。」「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轉法輪》)

慈悲的師父為弟子平衡著歷史上欠下的業債,為弟子承受的太多了太多了,師父為了度我們真是操盡了心。弟子一定按照師父的要求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我在講真相這方面做得還不夠,我要努力趕上,精進實修,助師正法,完成史前大願。

同時,我把我在突破關、難時的一點對法理的粗淺認識與同修交流:無論是關、難、病業,自始至終都是師父在考驗信師信法的成度是否堅定;再一個是正念足不足,出現問題時看念頭在人念上還是在神念上,包括在任何矛盾中,有時在病業上為什麼發正念和集體發正念效果也不理想呢?師父講:「因在另外的空間你想要做啥,你腦子一想它知道,你要抓它,它早就跑了。等病人一出門的時候,馬上它又上去了,病又發了。」(《轉法輪》)這就是舊勢力利用邪靈迫害伎倆,甚至把你弄走。當我們發正念的時候,它就躲起來了,它知道跑到哪都不安全,都會被功清除,所以它認為隱藏在我們強大的執著後面是最安全的。因為有漏才會迫害你,才抓你的把柄,如果我們把執著、各種心都找出來去掉,它就會完全暴露出來,無處可逃被清理。師父還說:「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 (《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如果我們能夠時時向內找,事事都用法來對照,那一定能夠找回如初的修煉狀態。

這是我在過關等修煉中的一點體悟,寫出來意在拋磚引玉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還望同修海涵指正。

謝謝師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