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緣:南希的故事

笑梅


【正見網2004年08月17日】

在琳得法後來年的二月份(即2001年2月),一天晚上,我正在打坐,靜靜的很舒服,這時電話鈴響起,拿起電話,我聽到了一個很柔弱的聲音,好像怕嚇著我似的。

「我叫南希,請問你可以教我煉法輪功嗎?」

「可以啊,你怎麼想要煉法輪功呢?」

「我的身體很不好,夏天不敢穿裙子,還要穿棉襪,做一頓飯都得停下來倒在床上休息一下,這都是生孩子時落下的月子病。我聽說法輪功很好,就想試一試。」

「你是不是也聽到過中國政府的宣傳?」

「是啊,我去大使館延護照的時候,裡面全是說法輪功怎麼怎麼不好的展板,可是我想,如果法輪功真象說得那麼不好,為什麼在國外會有這麼多人煉呢? 反正我是想先了解一下再說了。」

「你有這個想法很好,不是人云亦云,你會開車嗎? 你可以到我這兒來拿本書回去看看。」

「不好意思,我還不會開車,因為身體不好一直在家呆著。」

「我明天把書給你送過去,你住在哪條街?」

當南希說出她的地址的時候,我笑了,原來我們就住在同一條街,相距不到五百米。

第二天,我把書送到南希的家門口,因為她怕風,那張美麗和善的臉只從門縫裡露出一半來,看她那幅全身武裝的樣子就想起了坐月子的產婦。這就是我最初認識的南希。

二天之後,南希說已經讀過一遍書了,要求學功。我告訴她什麼時候要去河邊煉功,冬天的午後還是很冷的。不知南希哪來的膽量,竟決定要和我一起去河邊,她走出了家門。一煉功她驚喜的說:「啊,真是太舒服了,怎麼身上有這麼強的能量流呢,我的身體從來都沒有這麼溫暖過。」就這樣南希又加入到了我們的「組織」中來了。

到了夏天的時候,南希從箱子裡翻出了多年不穿的裙子,她開始恢復青春的美麗了。

2001年,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正在不斷升級,當大陸傳出馬三家勞教所將十八名女法輪功學員剝光衣服投入男牢房的消息後,世界各地大法弟子們都以不同的形式對這種獸行進行抗議,多倫多的同修們在中國大使館門前絕食。南希聽說後,毫不猶豫的參加了,那時她才是一名得法半年的新學員。

有人不解的問南希為什麼要參加絕食,她的回答很簡單: 「和我同樣受益於大法的同修,受到如此虐待,我怎麼能忍心呆在家裡呢?人啊,總得有點良心吧?」

南希得法後第二年夏天,鎮壓法輪功的頭子江XX去冰島訪問,大法弟子們又自發前往,準備進行和平請願,要求中國停止鎮壓法輪功。南希義無反顧的和其他同修登上旅途。當他們一行到達美國的機場準備登機的時候,卻被告知,他們所有人的名字都在黑名單上,這個黑名單來自中國政府,而他們乘坐的是冰島航班。很明顯,冰島政府已經先被謊言蒙蔽了。同時傳來消息,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都在前往冰島的路上被阻。怎麼辦? 法輪功學員沒有被嚇倒,反而更感到了自己的歷史責任,他們馬不停蹄的向冰島大使館講真象,向冰島各級政府發信件。很快謊言揭穿了,各個班機口為大法弟子打開了大門。可是時間已經非常緊張了,飛機上的坐位也有限。南希在大家的推讓下,終於在最後一分鐘登上了飛機,她望著同修們那一張張純淨的臉龐,禁不住熱淚滾滾。在關鍵的時刻,能放下個人的得失,去為別人著想,這種聖潔無私的情義唯有在大法的修煉中才遇得到啊!

冰島,這個一向安靜的小國家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冰島人民是純樸善良的,原來在媒體的影響下,以為法輪功是一群反政府的暴徒,可是當他們一旦親眼看到法輪功學員個個都和平理智,和顏悅色的時候,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國家被騙了:當他們得知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迫害的真象之後,他們憤怒了。他們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將這個迫害法輪功的暴君趕出冰島去。隨之學煉法輪功的人一浪高過一浪,南希忙得不易樂乎,常常被善良的冰島人民感動得熱淚盈眶。

邪惡一次次對真理的破壞都促成了大法在世界洪揚的契機。江氏集團以為用黑名單,造謠等恐怖手段就可以阻止真善忍的傳播,可是他哪裡知道,一旦人們明白了人生真諦,任何困難險阻都無法改變的,反而使得修煉者們更加堅定。

南希回來了,她含著淚向大家講述著冰島之行的經歷。她更加精進的修煉,按師父的教導在各種環境中做個好人。她出去讀書,讀了大學又讀研究生,她成了同學們的好朋友,大家在生活和學習上互相幫助,當然她沒有忘記向這些曾受到謠言欺騙的中國同胞們講真象。

現在,南希即將讀完她所學專業的碩士學位,準備走向工作崗位了。看著她精神抖擻,瀟洒自如的樣子,怎麼也不能和那個整日呆在家裡的弱婦人聯繫在一起。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2753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