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仰慕忠魂

石方行


【正見網2020年10月22日】

我以前就聽說河南湯陰這裡曾經是夏朝的都城中的一個,有周文王呆過的商朝監獄(羑裡),文王在這裡而推演出了周易。這裡據說還有一座扁鵲的墓廟,當扁鵲被另外一位醫生找人刺死在這裡之後,人們就在這裡建墓立廟。據說扁鵲墓在全國有好幾座。

2011年我和幾位朋友一起去湯陰,到那裡參觀了岳飛廟(主要為明代建築)和岳飛故裡。在岳飛廟看到院子裡的柏樹,挺感慨的;在岳飛故裡,我躺在迴廊上眼淚說什麼也止不住。我記得在杭州的岳飛廟前,有幾個鐵鑄的跪像,遊人來此都用手或者用東西砸秦檜等人的頭,或者是向幾個鐵人吐唾沫。經常會有工作人員出面阻止,遊客卻都振振有詞的說:「就該打它們,就該讓它們在骯髒的地方呆著。」遊客的心情我們都可以理解。問題是砸爛了,是不是又增加了該單位的維護成本?其實我倒有個建議:將那幾個人放在玻璃柜子裡,這樣還能讓它們跪著,還不至於弄壞、弄髒。找個長條石和髒水桶放一邊,讓遊客出氣,還砸不壞,還能砸著、吐著解氣恨。

(圖一:河南湯陰岳飛廟;圖片來源:網絡)
 
(圖二,杭州岳飛廟中的岳飛塑像;圖片來源:網絡)

 
(圖三:岳母刺字; 圖片來源:網絡)

其實這說明我們的內心都有一個區分善惡是非的標準,面對大奸大惡之人都是咬牙痛恨。很多時候我在想,如果時光退回到南宋時期,岳飛被害之後,有多少人能站出來仗義執言,無懼秦檜奸黨淫威?有肯定是有,但人數不會很多(如:一個不起眼的獄卒為岳飛冒死收屍並安葬;一個小軍官痛恨秦檜並行刺,失敗被凌遲處死,但他們的英名卻流芳百世。除此之外我記得還有一群太學生聽聞岳飛等人被害死,直接去找秦檜理論);很多人在怕,怕自己受牽連,而選擇了「明哲保身」,屬於敢怒而不敢言那種。

那麼我們今天就先來說說「忠」這個概念。在一個國家氣數已盡的時候,是死保皇帝還是另投明主這就不能用公式來論。比如殷紂王,這等暴君如果維護他,那天下百姓沒有好日子過,那等於背離民心與天意。如果一個朝代雖然氣數已盡,但皇帝對百姓沒有啥大過,那從中華傳統文化角度而言,忠心事主,那就成了英雄。雖然這種英雄是一種悲劇式的,如文天祥、史可法。雖然違背天意,但人事要盡力。要不然「忠」字是無法體現出來的。三國時期的諸葛亮和姜維均是如此。就好比現在,明知中共是個害人的體制,還要維護著它,那不但違反天意,民心也違反;脫離這個體制才能對得起天意和民心。

咱再說說「義」,這個義,通過三國時期的桃園三結義就能看出來,如果提升到國家層面,劉備一心要光復漢室,關羽和張飛自然相隨,他們為了這個目標而肝腦塗地。在這個過程中在這哥三個之間演繹與詮釋了「義」的內涵。(當然其他人也功不可沒。)那麼在市井中,經常有些人非常要好,互相之間在困難的時候相互幫助,共同維繫「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精神,這對當時的人來說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我們要知道在中國古代道德水準很高的時候,「君子」占大多數,這些人在一起會把一個地區的道德往好的方向帶動。人們見到仁義之人,都會敬佩的。這種「義」不是拉幫結夥,或者占山為王者搞的,他們那種兄弟之間的義氣,就是狹隘的為了更好的打家劫舍而用的一個辦法,那根本不能叫義氣,而叫「戾氣」才對,殺、邪之氣過重。其實在古代一些強盜都是被逼的,他們對百姓不侵擾,只殺貪官污吏,這種雖然也不值得推崇,但這些人之間還算有道德良知所構成的「義」。

那麼本文就說說在南宋岳飛被害死於風波亭過後的十五年,在湯陰出現了一位女孩小名孝娥(十三歲),這位女孩生來就非常的俠義,很小的時候就懂得幫助別人。十六歲那年開始跟隨一位女道人習武,這位女道人武藝非常的厲害,她也仰慕岳飛的英名,後來找到岳飛生前的一些朋友,在那些朋友的點撥下,岳家的槍法,她也學來一些,雖然沒有學到精髓,但能看出來是出自於岳家。當然這位女道人也把這些都傳給孝娥了。

孝娥從小就聽鄉親們說岳飛被害的故事,每當聽到的時候心中就充滿了悲憤,有時甚至能氣死過去。跟女道人學武之後,在女道人的開導下能夠好一些,但是因為長期悲憤,一觸及岳飛遭遇的事情,她的心就波動非常的大。後來機緣巧合之下,在孝娥二十五歲的時候,女道人遇到了周侗。

周侗此人非常了不起,是北宋的武術名家,年少習武,後來拜少林派武師譚正芳為師,是(水滸中)玉麒麟盧俊義和豹子頭林沖以及武松的師父(據說還是魯智深和史文恭的師父,這我們就沒有必要去考證真偽了。),當然更是岳飛的師父。周侗在岳飛定親的時候就去世,終年七十九歲。其實對於他來說去世都是一種假死狀態。也就是說,他完成了那世與岳飛的塵緣,就應該遠遠的離開了;諸葛亮病死五丈原也是屬於這種情況。這種現象在中國古代很多的,不足為奇。

因為女道人知道周侗的威名,就請周侗解開孝娥的心結。周侗一見孝娥眼淚就先流了下來。女道人和孝娥不明其故,周侗也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說:「孝娥聞聽岳元帥被害的事情,心情非常悲憤,是前緣所致。我的幾個徒弟(盧俊義、林沖、武松)都經歷過被冤枉、被害的情形,其實能夠在屈辱與磨難中不改忠良本色,這是生命最為珍貴的。而且這一切的屈辱除了生命自身從前業障與惡緣所致,還有一些不好的生命參與。而這一切的一切最終是為什麼呢?記得當年岳元帥被害死於風波亭之後,你們還記得岳元帥留下『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個字嗎?其實岳元帥用他的一生成就了『忠孝節義』四個字,奠定了我們巍巍大中華做人的基本理念與規範。岳元帥用屈辱的方式來演繹,就是要喚醒那些以金錢權欲為上的人們。一切新帳與老帳都等到『天地清明』的時候一起來算的。所以岳元帥遺言『天日昭昭』。」

孝娥聽完想了想說:「看現在朝廷上下紙醉金迷,何時能出現『天地清明』的時候呀?」

周侗見孝娥不明白,就直接說:「你們知道商朝末年周文王被囚禁於我們湯陰的牢房裡(文章最開始提到過),演繹周易,紂王為了試探他有無道術,讓他吃下他兒子的肉做成的食物;秦末漢初的韓信,受辱於胯下,幫劉邦打下江山,最後卻被呂后害死於未央宮;先朝(北宋)楊家將征戰邊疆,多少人戰死沙場;今朝岳元帥帶領岳家軍拚死抗金,最後卻落個死於風波亭的下場。如果都是一個生命來演繹的話,那最終的『天日昭昭』,會是什麼呢?你們好好想想。」

這時女道人說:「那既然先前有那些光輝卻悽慘的角色需要一個生命去演繹,那今後這個生命也許也會演繹這類的角色,那最終的『天日昭昭』,那只能歸為某種道法上,歸正人間之理上。否則單靠某位皇帝給平反,那根本平不了那位生命如此多的光輝與悽慘的結局。而且這樣說來,這個生命肯定不是一般的生命,甚至根本不是我們能夠認識到的境界的生命,否則不會用他的經歷演繹這麼多的光輝與悽慘的角色。」

周侗說:「你說的對,你們看誰來了?」說著她倆竟然看到岳元帥和岳雲二人,孝娥這個高興,多年的悲憤化成眼淚一股腦的流了出來…….

岳雲要上前阻止,被岳飛示意不要阻止,等孝娥哭累了的時候,岳飛嚴肅的對孝娥說:「你滿腔悲憤是你我前緣所致,以後不要那樣了,什麼事情都要看得開。你們知道我當初被高宗和秦檜下的十二道金牌召回的時候,我去鎮江金山天江寺拜見我的另外一位佛家師父:道悅禪師,這位禪師屬於開悟的,很多事情都是很清楚的。他不希望我回去,讓我在那裡出家。可是我為什麼要回去呢?表面上看我心存僥倖,覺得高宗和秦檜不能把我怎麼樣,其實我那是說給別人聽的。我要告訴你們的是:我用那一生演繹了『忠孝節義』,為的是奠定今後一段歷史中的文化,因為從下一個朝代開始與西方文化交流的機會就逐漸的多了起來,再過幾百年,西方的文明逐漸的發展起來,會對東方產生威脅,那個時候我是想讓我們中原兒女,都能銘記過去朝代中出現的忠臣良將,為捍衛文化血脈而盡最大的力。包括對於在將來中華大地生靈塗炭,一個邪惡的大鬍子把它的那些東西輸送到中華大地上來,並開始肆虐中華的時候,我就讓人們經過漫長的輪迴中所奠定的對『忠孝節義』崇敬的因素起作用,喚醒那時的人們。從而開啟我『天日昭昭』的進程。」

一席話聽的孝娥似懂非懂,正要想問,岳飛說:「今天我們就先聊到這裡。」說完將岳家槍的精髓與要領又跟孝娥說了一遍,並親自演示了一番。最後說:「等你把這套槍法和別的功夫練到出神入化的程度,很多事情我再與你明說。」說完岳飛帶著岳雲就走了。

女道人安慰孝娥說:「這回你也見到岳元帥了,心裡也不要為當年岳元帥和岳雲他們被害而難過了。其實岳元帥和岳雲他們那次也是屬於『假死』,用那種方式結束那一生的塵緣,留下一段文化。以後要好好習武才是。」周侗也這樣說。(說明:這種死亡與一般的修行人弄個東西變作自己模樣死了,然後過幾個時辰變回原樣,還有區別。其實岳飛父子當時的肉身真的被處死了。他們的元神就解脫出來了。解脫出來因為還有有緣人需要點化,於是就在其人面前用人的方式顯現出來。也就是說,這裡說的「假死」只是說肉身雖然死亡,但生命沒有完結,有需要的時候,還能在人間顯現出來。是這個意思。)

後來孝娥辭別女道人和周侗,她獨自一人入太行山密林之處習武。為了能夠不忘岳元帥的囑託,她找來一塊石頭,刻出岳元帥的頭像。後來在這裡遇到幾位世外高人,這幾位世外高人有武藝超群的,有的就是擅長內修的。

本來她最開始的想法學好一身本事來剷除奸佞、做一名象梁紅玉一樣的巾幗女英雄報效國家,後來卻發現在南宋的環境中有能力的人反而是被害的對像;同時,隨著她兼修內功,讓她對人世間的一切又有了更深刻的看法,對世間一切因由和表現看得更清楚,她的心態也是越來越豁達。等到她把岳家槍和其它武藝以及內修功法都演繹的出神入化之際,一個問題出現了:她覺得這些雖然已經出神入化了,可是她感覺在修行方面自己還是有很大的差距,對於生命境界的提升,還是沒有到頂。但是沒有師父了,她靠自己的悟性似乎還是達不到更高境界的要求。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天,她看到她所雕刻的岳飛頭像眼睛在動。於是她雙盤打坐,把自己的心靜下來,用最崇敬的心來對待。

結果在定中,她看見了岳元帥,形像還是岳飛的樣子,但穿著打扮不同了,似乎是一位極高境界的天神。這下子她吃驚非小。只聽岳元帥說:「其實你我之緣最根本的來說是在天上,為了解救那一層天體中的眾生而發願隨我下來的。在人間我們都演繹了很多角色,我人間的師父周侗上一次提到的那些悲壯人物都是我演繹的。演繹這些人物其實是不斷的奠定和豐富人間的文化,最終都為一個目地:給我到時候傳真正讓人們得度的大法而鋪路。如果到時候人們不明白什麼是忠奸善惡,那對法的理解和實踐都會出現問題。所以在歷史上才會演繹出時而悲壯時而平凡的經歷來。到時候一切不正的都會得到歸正,那也就到了老帳、新帳一起算的時候。誰也逃脫不了。」

「那您什麼時候開始洪傳讓生命真正得度的大法呀?」孝娥不解的問。「我那次不是說了嘛,等到一個大鬍子的學說肆虐中華,這裡生靈塗炭之後出現思想真空,三國演義以及楊家將和岳飛等精忠的故事又被人們提起之後的不久。」岳元帥回答。孝娥說:「那您還會回湯陰來嗎?」「會的,只是你到時候不在這裡啦。」岳元帥笑著說。

孝娥聞聽有些不願意了,小孩性子出來了:「那我得親眼看到元帥呀!」岳飛大笑:「到時候,你會在『大盒子』中看到我的,不管怎樣,記住我說的:幫父親帶好那一方同道,因為他們都曾經是父親的親人!千萬別落下他們!因為你的性格與因緣所致,你會接觸很多生命,你也要帶好他們,給他們重生的希望。」孝娥此時早已淚流滿面,等她再一次擦乾眼淚。岳元帥早已離去了。

她那生就在太行山中一直修行,直到終老。以後的發展正如岳元帥所說:在元朝時期,因為蒙軍西征,讓西方了解了東方,東西方文化交流日益頻繁。《馬可.波羅遊記》就是這一時期的產物;明朝時期有西學東漸的潮流,而在清朝,康熙學習西方文化,與中華文化取長補短,後來又與來自歐洲的俄國打了幾次,簽訂《中俄尼布楚條約》,到了乾隆時期,大英帝國派使臣來要求通商,被皇帝拒絕。在以後的日子裡,中華民族就經受了一百七十多年的苦難,包括中共竊國七十餘年。

今生來自西方的馬列邪惡主義肆虐中華大地,導致中華子民生靈塗炭,傳統文化湮滅、凋零之際,神安排了傳統文化復甦,人們從曲藝、小說中聽到三國演義、楊家將和岳飛傳等故事的時候,內心那份積存已久的對傳統文化的認知與理解的表現重又被喚醒,在一九九二年的時候,法輪功創始人開始在東北的長春洪傳大法。

孝娥今生在九八年得法,真的沒有轉生在湯陰,而是轉生在別的地方。她今生雖然是女孩,但也有俠義的特點,在書籍和電視(放教功和講法錄像和光碟)中看到了李洪志師父,為了她們那一地區的修煉人和與之有緣的世人,她都在盡最大的力,做她該做的。

後記:這篇文章我是從寫第一個字開始流眼淚,一直流到寫最後一個字,眼淚還沒有流完。非常感慨於師父轉世為岳飛的時候,為我們所奠定的「忠」的內涵。今朝機緣成熟,我把當初為什麼岳飛明知被秦檜等再召回去就會面臨生死大劫,卻依然回去的原因;以及在傳統文化中對「忠」字內涵等很多方面的理解都說出來了。僅供讀者參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