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講真象的心得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4年03月26日】

由於台灣與香港修煉環境的不同,因此很多在台灣安逸的環境下不易察覺的心,在外在環境相對較嚴俊的香港便會反映出來。記得第一次到香港紅堪車站看到香港學員正念如此之強將真象展板掛滿整個候車亭時,當時一位警察從我身邊而過,我心想香港學員真行,警察都不會管,如此一念被邪惡鑽了空子,警察馬上過來「關照」。

由於在台灣習慣自己講真象,不太有整體的概念,心想我到香港就是要去發真象資料講真象。然而當香港同修要求我們必須先發正念一天,等自己的狀態較好時再發資料的做法很不以為然,然而轉念一想,我將自己的空間場清理好並且剷除遊客背後的邪惡不也在救眾生的一環上發揮了自己的力量嗎?

在面對三四十人的可貴中國人講真象時,有時會不知道要如何開口,然而只要心想我要救你們,並且把自己的爭鬥心放下,今天我是來告訴你們真象,不管對方如何出言不遜,不要被對方的任何心所帶動,我不是要和你們強辯也不是要反對政府,效果就會好。有空時隨時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也很重要。

在一整排遊覽車前舉真象展板剛開始也是一個考驗,會在乎別人的眼光或不理解,但我想其實自己沒那個心邪惡也就沒那個招,所有自己會遇到的考驗都是針對自己的心而來的,只要自己正念正行明白自己的心是怎麼擺放的,外在的干擾也就不會存在了。有時自己狀態不好時,在遊覽車旁舉展板不是沒人看就是把窗簾拉上,隨著一次次的修正,我在舉板時隨時發正念剷除車內遊客背後的邪惡,放下怕被中國人取笑的心理,不管你怎麼看我,我就是要把真象告訴你。在最後一天我要離開香港前,我想就剩幾個小時可以舉板了,而安排在車內看展板的也不是偶然的,可能他們不敢拿資料, 放在景點的展板也不敢停下來多看一眼,這時我想這是給他們的一個機會了。其實我發現當我舉板時我明白他們心中渴望了解真象,有的甚至會敲車窗玻璃告訴我可以換其它展板了,有的在看完展板後還回雙手合十,謝謝我告訴他們真象,有的中國人也會告訴同修辛苦了,我佩服你們等。

最後我想去香港就是救眾生,不要抱著因為香港中國人多或是去香港提高較快的念頭。大家共同精進吧!

以上為個人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