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次騷擾的一點思考

大陸大法弟子 必成


【正見網2020年12月29日】

近日我地也出現了所謂「清零行動」的上門騷擾。從當地片警聯繫我,到最後到我家上門騷擾的整個過程中,給我的感覺是他們才是最可憐的人。他們真的就像一部舊機器上的零件,機械的幹著邪惡讓他們幹的工作。

記得去年的時候他們也打來電話上家騷擾過,這次相對於上次更為偽善和走形式。這次來我家的整個過程中我感到的一方面是他們也知道這樣的騷擾根本達不到他們想要的效果,我們的態度也不會改變。另一方面迫於上面的壓力他們又必須完成這項工作,所以只能偽善的放低姿態,儘量的拉近和我們的距離。談話中基本都是我們在講真相,他們也一直在微笑著聽,臨走時還訴苦說:他們也不願意這樣干,還有好多戶也都要走訪。

在這次的騷擾中,給我的感觸很多,所以希望想和大家切磋,面對這次所謂的「清零行動」應注意以下幾點:

一、去除怕心,慈悲對待

我們面對這些人的時候,應該放下怕心,現在的邪惡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囂張氣焰,不可能再像前些年那樣你說「煉」就直接帶走迫害,這也等於是給之前做的不好的同修一次做好的機會。所以我們更應該放下心來,拿出大覺者的慈悲去面對他們。我們從法中也知道慈悲是巨大的力量,可以解體一切邪惡。我們也不是去對抗,而是去珍惜眼前的這一個個生命,他們也是冒著天膽下來的,他們因為種種原因沒有選擇當大法弟子,今天以這樣的形式和我們交談也是舊勢力的邪惡因素所為。我們真的應該像對待親人一樣對待他們,因為師父說過,所有的人都曾經是師父的親人。只有我們穩住了心,我們說出的話才會有法的力量,法的能量真的展現出來,邪惡自滅。

二、利用自身的特點講清真相

這次他們來騷擾時我講了自己的一些經歷,我們也感受到了他們的變化。他們到現在還覺得只有那些閒來無事的老人才會去修大法,那些學歷高的、年輕的、在社會上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就不會修煉大法。雖然這些年我們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給他們講著真相,但好像他們隔一段時間就又回到原來的認識,這就需要我們不斷的抓住機會給他們從各個角度破除邪黨給它們灌輸的觀念。用我們每個人不同的屬性,不同的年齡,不同的社會地位,不同的親身經歷展現出大法的美好。

三、對整體負責

因為此次談話中我看到他們拿著一個本子,上面好像有其他同修的地址和人名,他們走訪完一處可能就要做一個標記。從交談中他們也說有些學員說不練了,就可以從名單中剔除,這樣之後就不會再來找你了。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大法的粒子,往小了說,如果我們整個地區他們每到一戶都是開門講真相,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展現出法的慈悲與威嚴,沒有任何一個人對他們妥協和所為轉化,可能邪惡也會覺得無趣,就不再搞這個所謂的「清零行動」了。往大了說,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做到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真正跟上正法的進程,也許迫害也早就不復存在了。

四、時刻不忘修自己,向內找

隨著這些年迫害的持續,大部分同修在面對騷擾時都能很堅定的面對,但事情一過好像就過去了。我們從法中知道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出現這樣大面積的干擾一定是我們還有很多沒有放下的人心。對我們每個個體來講也一定是有我們各自的問題,這時我們就要找找自己,看看是不是自己最近在三件事上放鬆了?是不是到修煉的最後了我們還有在名利情上某一方面很強烈的執著?是不是我們還有很強的黨文化沒有完全去除?到最後了,是不是還有什麼自己放不下的東西?是不是還用常人的角度看問題?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才招來了這次騷擾。因為我們都是大法的一份子,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做好自己該做的邪惡自然沒有空子可鑽。

五、留存信息 利用不同方式講真相

在交談中我們儘量留好他們的個人信息,如:電話,警號,姓名,或通過交談可以儘量知道他們的住址等,哪怕是個大概的方位或小區名稱也可以,以備之後以多種形式講真相所用,或發給明慧同修。因為此事大部分都由本轄區的片警負責(或參與)所以這也是難得的一次我們能夠收集他們信息的機會,最終的目的也都是為了能夠更好的講清真相,多救人!

最後希望我們都能在師父用巨大付出換來的時間中儘快提高,做好三件事。由於層次有限,有不妥之處請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