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讓我發現了很多人心

大陸弟子 復一新


【正見網2020年12月17日】

 從去年八月我重新開始背法,通過背法我發現了很多埋藏很深的人心。今天寫出來,將這些人心曝光出來,在今後的修煉中,痛下決心修掉它。

一、 生活中人心的表現

在過去修煉的時日裡,總感到自己修得還滿不錯的。從開始修煉,我就注意改變自己。因自己在修煉前,我是一個脾氣暴躁,得理不讓人,無理也得爭三分的女人。為此,家裡一直充滿著火藥味。丈夫和女兒都是我發泄私憤的對像。

修煉後,我一直對這方面很重視,不讓自己無故的發火。有時,他們說多說少自己也不往心裡去。求得表面和氣。在他們看來我做的還不錯,較前有了很大的改觀。

這次通過背法,靜下心來查找自己。我這哪是修煉人的境界?這不是常人的狡猾心在糊弄事嗎?

是啊!修煉人需要的是慈悲心,我的種種言行,不就是狡猾的常人心嗎?保持一團和氣,這不就是邪黨的黨文化嗎?邪黨要麼讓人變得相互爭鬥;要麼讓人變得冷漠。走極端的黨文化,害了我們中國多少人。可我卻在其中。我是大法弟子,應該不隨波逐流,還要逆流而上。可自己並沒做到。

這次通過背法,我深刻的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在這方面的執著,找到後我發正念加上了滅掉自己空間場的黨文化。過後對丈夫改變了那種麻木的態度。用修煉人的慈悲心對待他,關心他。現在丈夫更認可大法了。有時我做大法的事情,丈夫還積極參入。我們已經形成了一個救人的小整體了。

以前對日常生活吃的問題,總感到沒有太多的執著。這次找到了自己很多不符合法的地方。譬如:知道修煉人吃什麼都一樣,只要填飽肚子就可以了。可我對吃的到現在還經常挑剔。連不修煉的家人都不如。有時堅持一段時間,時不時的又想吃點自己愛吃的,其實愛吃就是執著心。是執著心就得去,我發願一定修去貪吃的這顆人心,平日裡看到我愛吃的東西,我就有意不看不問,心裡返出愛吃的念頭,我就否認它,你不是我,真我不饞,再饞我滅掉你。就這樣這顆貪吃的人心,現在已經很淡了。

其實師父在《轉法輪》中已經告訴我們了,對什麼食物執著都不對,可自己過去就是不能按師父說的做好。明明知道是執著,我卻明知故犯。我真的感到自己很愧對師父。以後我會加倍努力背法,徹底去掉這顆人心。

我繼續向內找,還找到自己還存有安逸心,有時晨煉結束後,還會再在床上躺上十分、二十分鐘才下床。家務活有時該自己做的,經常以大法的事為由推給家人做了。這不就是狡猾的安逸心嗎?就是的。找到了我就必須改正過去的不足,修掉安逸心。繼續找,我還存有貪便宜的人心,有時到菜市場買菜、水果。還存在挑好的、大的、漂亮的。儘管比常人表現得好一些,但還是不想要那些爛葉子的,失水的。比起修得好的同修,差得太遠。

有時還願意等待商家搞活動買便宜的東西。此事自己也知道這樣做不對,有時這樣做知道不符合大法的要求,都不敢讓世人知道自己是學大法的。也知道只有做得好的時候,給世人講真相,世人才能非常認可。可是有時就是做不好。這就是自己還有利益之心沒修乾淨。

有時在小區裡看到樹上成熟的果子,經常隨手摘下一個嘗嘗,我連古人中的好人都不如,古人都能做到不摘無主的梨吃。可自己還是個修煉人,就這麼不能嚴格要求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能暴露出自己的人心。對於修煉二十多年了的自己,到現在還有這麼多人心,真的不應該啊!我下決心要統統修掉它。

二、 同修之間人心的表現

同修之間,本來就是個督促、幫助、提高的良好場所。可這麼多年,我把這個場所,當成是指導同修、幫同修提高的場所了。每次同修們在一起學完法,交流時:我就會把自己在大法中悟到的理,滔滔不絕的講給同修們聽,這個同修這有問題!那個同修那裡有毛病!這個問題該這麼做!那個問題該那樣做。真的表現上就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像是走火入魔了。其實就是自己不理智,存在顯示心,不是無條件地向內找,找也不會向內找,光看別人向外求。真的像師父說的那樣,別人都修好了,自己又能怎樣呢?其實每個同修的路,都是由師尊安排、有法去引導,我不能用自己僅有的認識去告訴同修們應該怎麼做,看這個不順眼,看那個瞧不上。其實問題正是在自己身上,沒有做到無條件的向內找,才會向外找別人。我這些顯示心、向外找的人心太可怕了。這麼多年裡,我一直在自己的空間場裡滋養著它,將它養肥了。這次,我將它找出來了,下決心修掉它。把「向內找」養成一種習慣,變成自己生命的一部份。形成一種自動的機制。真正做到無條件的向內找。

三、 在大法救人中表現出的人心

從迫害開始,走出來救人。自己總是感到沒有什麼怕心。做救人的事情一直做的很順。不管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方面,還是在發、貼、寫各個方面。感到自己都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十幾年來,做得越多,自己的優越感越厲害。總感到自己修得好,能跟上正法的形勢。可不知不覺中,在自己空間場中滋生出來貪天之功。做救人的事情,過後總是感到是自己做的,做後在同修之間說道說道,還感到自己有本事。十幾年中沒有做到:默默無聞。離師父的要求太遠了。其實有時也知道都是師父在做,自己不過就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已。可到了具體事情上,卻忘乎所以。就是自己的空間場滋生了貪天之功的心。它讓自己越來越看重自己,越來越離法遠。貪天之功要不得,它是修煉人毀於一旦的定時炸彈。今天我找到了它,一定要滅掉它。

四、 在煉功發正念中存在的人心

修煉二十多年了,本來煉功、發正念不該有什麼問題了,可不然。特別在近幾年中,感到煉功做到一步到位,發正念四個整點能保證就行了。可從來沒考慮用心到不到位問題。有時煉功晚了幾分鐘也不當回事,發正念差幾分鐘也認為沒什麼。不能像修煉開始的時候,嚴格要求自己。從而滋生出了:黨文化中的不拘小節,做事不講嚴謹。所以導致有時身體出現不正確狀態,儘管通過學法、發正念都能很快過去。可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啊!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自己這樣對待修煉的不嚴謹,舊勢力一定會鑽空子的。此時,想起來真的是很後怕的。舊勢力時時處處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正像師父說的那樣,宇宙中沒有那個高級生命想讓我們修成,只有師父才會處處關心、看護、提醒著我們。

譬如:今年十一月八日,當師父發表《大選 》新經文後,由於自己平日裡對發正念做的不嚴謹,沒有清理好自己的空間場,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原本每天晚上午夜正念,我基本上除特殊情況,我保證天天堅持發好午夜的正念,偶爾落下我會馬上補上的。可就在這關鍵時刻,邪惡不讓我發午夜正念,一連五天沒發上。第一天我設的鬧鐘沒響,我設的鬧鐘只要不人為的關閉,它會一直每隔一分鐘響一次的。可是這鬧鐘一次也沒響。第二天,我加設了一次,在五十分和五十五分上各設一次,可鬧鐘還是一次都沒有響;邪惡很狡猾,它將我的鬧鐘搞得不響,還把我發正念用的MP3 每次都給調到發過正念的位置上。一連四天都是這樣。此時的我,馬上警惕了。第五天,我讓自己不睡覺,等著聽到午夜的鬧鐘聲,可是當我聽到鬧鐘響後 ,我不是做發正念的事情,我馬上下床煉起功來了。當煉完五套功法,一看才凌晨兩點半。我想:我這是怎麼了?怎麼又沒發午夜的正念呢?這次我徹底明白了,這是舊勢力的干擾,不讓我發正念除惡。

第二天上午,我背一個小時法後,我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專門清理干擾不讓我發好正念的一切邪惡因素、共產邪靈。同時請師父幫助加持。師父慈悲又一次幫了我,晚上我又恢復了正常發好午夜正念了。  

當我發午夜正念添加上:「徹底解體一切阻礙川普連任美國總統的一切邪惡因素,共產邪靈,紅魔爛鬼。」後,我發正念除惡的力度明顯強大了。現在,我每天堅持發兩次半個小時以上的正念,四個整點嚴肅對待,近一個月的時間,過程中除掉了原來還存有的安逸心、糊弄事的心、貪天之功和不能嚴禁的敬師敬法等各種人心。

今後,我會更加從嚴歸正自己,堅持背法,嚴格按大法的要求做好,決不讓舊勢力再鑽任何空子。讓自己做到:純純淨淨把住大法修,否定舊勢力。修去各種人心執著。時時處處做到無條件地向內找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

個人一點認識,不正之處請同修們指正!謝謝!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