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在執著背後搗的鬼?

日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1月19日】

修煉的過程也是一個不斷破迷的過程,越到最後感覺修煉越來越清晰。越到最後也越來越感到師父會通過各種形式為我破迷解惑,讓我把執著業力看清,從而信心百倍的通向回家之路。

最近連著兩天明慧網的交流文章裡都提到不好的思想念頭或者是人的感受的背後是真真切切的生命。這讓我陷入思考,雖然以前也明白那些執著心抑或是人的感受的背後都可能是業力構成的具有自己形像的生命。師父在《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 「真正的人體就是這樣,只享受著生活過程中帶來的感受,給你甜的你知道甜,給你苦的你知道苦,給你辣的你知道辣,給你來個痛苦你知道難受,給你來個幸福你知道高興。」我悟到因為還在人中又有了這個人體,很多東西都是強加過來給我們的。因為我是閉著修的,在人中修還是會覺得很迷。而連著兩天明慧網發表了類似的文章,讓我意識到這是在修煉最後時刻,師父在通過同修的體會給我們這些還認識不上來的弟子破迷,從而讓我在修心去執上提高認識,儘快提高上來。我雖然天目看不見,但是同修說的話我是深信不疑的。這就對於我該如何看待思想業,執著心就好像開啟了一扇門。

以前也知道執著心出來後要分清,然後心裡想著滅掉它。可是也有很多時候感覺去了一波又來一波。而對於頑固的執著心就更加困難了。去的有些表面,有點治標不治本的感覺。就好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哪個地方有黑氣,哪個地方就有病,這是說對了。可是黑氣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個空間當中有那麼一個靈體,是它發出的這個場。所以有人說排呀,泄呀。你排去吧!不一會兒,它又產生了,有的力量大,剛被排出去又拽回來了,自己能收回來,干治治不好。」我感覺以前也在排斥那個執著心可是一會兒感覺又回來了,現在明白了是背後的那個也許是靈體的什麼生命,它如意的操控我,利用著我的執著不斷加強甚至把痛苦的感受一起強加給我,讓我感受到是「我」在難受,這才是真相,這才是事情的根源啊,而現在就感覺目標明確了,認定是背後的那個生命起的作用,從而造成我產生了思想業或給我加強了執著心。下次感覺有了不好的念頭或被執著心困擾而覺得痛苦鬧心的時候,我就對著那個背後的生命,感覺就好像是直接跟背後操控的生命對壘,直接滅掉它,當鎖定了背後的生命後,目標明確效果很好。這樣去做,感覺去執著心或者是頑固的執著心比之前要容易了。我覺得之所以以前雖然也發正念剷除那個執著心,可是分辨程度上不如現在這樣清晰分明。以前覺得我有執著心,雖然也看清了那個執著,可是心中老覺得是「我」的執著心,就沒有真正的從自己心中把那個執著心徹底和自己剝離開。而現在這樣認定是背後的生命在搗鬼就可以清晰的把它和自己剝離開了,就是不承認這種強加給我的執著。我想之前之所以效果不夠好還是分的不徹底,當自己覺得那種感受在自己身上就會不自覺的覺得是 「我」在痛苦,不自覺的就承認了那個執著心是自己,而現在認識提高後,感覺分辨的更加徹底了,效果也就更加明顯了。

師父在《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裡達法會講法〉中說:「那麼也就是說,這件事情經過這麼久遠的年代,都在系統的安排。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我悟到只要我們一思一念不在法上的時候,背後就會有舊勢力生命來操控我們,甚至把思想都打給我們,讓我們認為是自己這樣想的,那麼我們直接把目標指向這個生命,不也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嗎?現在對於修一思一念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如果我們不時刻在法上思考問題,就會被舊勢力等我們看不見的生命所操控利用。

以前我覺得修煉很難,但是有師父一路呵護指引,現在感到修煉的路越走越寬。

以上為所在層次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