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9)「念這九個字,我的腿不疼了」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2月05日】

故事1:感激師尊多次化險為夷救了我

我曾與家人經營過牛羊肉門市,沒少造業,甚至殺過生。雖然我所在的民族裡有專人負責宰殺牲畜,但有時生意好不夠賣,我就自己代勞了。也是因此,我造下了很大的業力。結婚後,我便不再幹了。等大兒子出生之後,家裡的狀況也開始顯現了。妻子開始生病,家裡雖然有點家底,但很快也花光了。不得已借錢看病,欠下了很多外債。

有一天,我到一個親戚家裡,在她家的炕上發現了一本藍色封皮的書。由於平時喜歡讀書,我便隨手翻開書來看。越讀我越感覺這裡說的太好了,越讀越感覺我就是為這而來的。所以我便向親戚借來了這本書,拿回了家。將書給我的妻子看,結果從我一個人看發展到我們兩個搶著看,那真是撒不開手。就這樣,我和妻子得到了大法。後來經在縣城修煉的親戚幫助,我才認識本村的同修,並在她那裡學到了五套功法,從此真正的走上了修煉之路。

修煉大法後,我多次得到了師尊的保護。師尊一次次的為我消去業力,為我承擔我以前所造下的罪業。就像師尊說的那樣:「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1]「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1]

有一年秋收,我用家裡的手扶拖拉機載著一車玉米,從一個很陡的土坡往上走。由於手扶拖拉機非常不好控制,而且超載,到臨近坡頂的時候,突然失去控制,整個車體加速後退,一直退到坡底。此時,車廂反向轉彎撞向了路旁的一棵樹,而車頭也因此整個翻了過來,我也被扣在了車底下。此時站在路旁的妻子嚇得不知所措,我只好自己從車底爬了出來。但是我發現,自己一點也沒有受傷,所以我便趕緊去叫人幫我把車翻過來。事後我想,這是師尊在保護我,否則當時車翻之後,可能我命就沒了。

為了養家,我曾在一家屠宰場的冷庫工作過。那時的冷庫主要是通過鐵盒子速凍牛肉,每盒標準25公斤。有一天,我正趴在一摞鐵盒子上拿東西。突然,對面12盒牛肉摞在一起的鐵盒子倒了下來,最上面的三盒正好砸在了我的頭上,和下面的鐵盒子一起把我夾在了中間。當時我頭上的血便流了出來,在場的工友都嚇壞了,趕緊把我從裡面拖了出來。緊接著一幫工友拽著我就往醫務室走。因為我滿臉是血,所以醫務室工作人員開始用酒精棉球擦我的臉。我知道我最不能碰的就是酒,所以我便開始掙脫,但還是被他擦了半張臉,等他要擦另一半臉的時候,我掙脫開了,衝出醫務室,騎上摩托車便回了家。到了家裡趕緊用水洗臉,結果到第二天的時候,我沒有擦酒精的那一半臉傷口已經結血痂了,其它還和以前一樣;而擦了酒精的那半臉已經腫起來了。別人都很奇怪,只有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我也知道,這是師尊又救了我一命。

後來我又來到了一家專門製作黃裱紙的造紙廠工作。在這裡,我又是多次死裡逃生。這讓我一次又一次的感到師尊對我的慈悲救度。

一次,我正在攪拌罐旁工作。由於原料是廢紙殼,很硬,不容易進罐,所以我便用腳去踩那些廢紙殼,結果沒想到連紙殼帶我都掉了進去。攪拌罐內的攪拌杆正在快速旋轉,而我當時就感覺到我的褲子已經撕裂了,我趕緊大喊:「落閘!」就在這時,剛剛招聘來的機修工聽到了我的呼喊,跑了過來。在從來沒有見過配電箱上控制開關各起什麼作用的情況下,一把就按中了停止開關,設備停了下來。然後我自己慢慢地爬了上來。

後來又有一次,我負責燒鍋爐。鍋爐房的門口不是很高,我們往往是通過鏟車往裡送煤,一般開到快要到門口的時候停下來。由於鏟車很陳舊,沒有剎車,我們就通過控制離合器進行停車。那天我剛剛開到門口準備停車時,突然離合器失控了,鏟車直接躥進了屋。由於門口不高,我在鏟車上坐的高度要比門口高,而且我坐的鏟車上還沒有天棚,倘若真這麼往裡沖,我的頭就得被門框卡下來,這就是來取命的。可就在門框恰好卡在我脖子上的時候,車停了。因為我的脖子被卡著,說不出話,所以我趕緊取出手機,舉到我能看到的位置,向我的工友打去了電話。打第一遍時他以為我在開玩笑,所以他掛了。可當我打去第二遍電話時,他感覺到事情不對了,因為我和他就是前後院,走兩步就能交流的事怎麼會打兩遍電話呢?所以他趕緊沖了過來,一看我卡在門上下不來,他趕緊叫來了人,眾人合力把車推到了後面把我救了下來。下車之後我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又救我一命!」眾人聽到我的話哈哈大笑,但是他們不明白,車前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將車擋停,就在這就要斷頭的關鍵一刻,車莫名其妙就停了,哪怕再往前一公分我都會命喪當場,這不是師尊救的我嗎?

像這樣的生死之難我共經歷九次之多,有些眾人都看到了,有些別人不知道,以上的四次經歷,僅僅是其中比較典型的。莫管前世如何,今生我便造下了許多殺業,這些不得還嗎?可是師尊一次次的慈悲救我,一次次的保護我。我真的不知如何表達我的感激之情。
在以後的修煉道路上,不管時間還有多長,我都要好好修,向內找不足,在法中歸正自己,和身邊的同修形成整體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故事2:聽師父講法 患末期肝癌的老伴得救了

我是農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九歲了,一九九六年得法。小學只上了三年,正是文革時期,宣揚「讀書無用論」,在學校不是開批鬥會,就是參加勞動,所以,三年也沒學多少知識。

剛得法時,《轉法輪》中的字不認識幾個,在小組學法時,只能聽別的同修讀,自己學法,很多字又不認識,真著急呀!那時用「如飢似渴」形容我想學法的心情一點兒也不過份。

在小學沒學到什麼,可我學會了中文拼音。我開始修煉時,女兒上初中了,我就叫女兒教我怎麼查字典。學會查字典了,每天就拿著字典查字、認字、寫字,每天都是這樣堅持著。一開始一頁書裡識不了幾個字,不長的時間,學《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就很少有不認識的字了。自己都覺的學識字的過程很神奇,非常感謝師父!

隨著學法,知道了師父教我們的是做好人、超越好人成為一個真正修煉人的道理,所以,從一開始,我就從家庭生活中,從點滴小事做起,「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不管是與老伴、與孩子,還是在親戚朋友們的交往中,我都不忘自己是修煉人,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修煉二十多年的時間裡,我的身體一直健健康康,我的家人從我的親身經歷中,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看清了邪黨的罪惡。

自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我經歷了多次的騷擾和迫害,精神壓力很大,有時候正在家裡忙家務,警察就敲窗戶要進屋搜查。每年中共所謂的「敏感日」,派出所、街道辦事處、村委的人員就走馬燈似的來家騷擾。

二零一五年我訴江的訴狀是兒子騎車帶我到郵局寄出去的。有一次派出所警察來我家騷擾,丈夫叫我不要露面,他出去應付他們。警察要翻箱倒櫃找大法資料,我丈夫嚴厲制止,警察問我丈夫:「你也學法輪功?」丈夫說:「學法輪功怎麼了,我要能做到法輪功那麼好就好了!」每一次騷擾之後,丈夫總是囑咐我注意安全,他非常明白共產黨的壞,太壞了!

老伴是環衛工人,經常接到同修給的真相資料,他都看,看完後帶回家給我。我還給跟老伴一起做環衛工作的老人講法輪大法好。有一次另一個環衛工帶來一本真相小冊子,告訴老伴,說是剛才一位大法弟子給他的,他要去舉報,被我老伴嚴肅的制止,他說:「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兒?你不願意看給我!」

還有一次,老伴在掃地的時候,發現有一個大法真相橫幅被人扯下來,丟在地上,他就拾起來又掛到樹上了。

我很喜歡學法,和同修每周一次的學法是我最高興的事。學法小組就設在我們家。每次我和丈夫早早的把炕燒熱乎,等著同修來學法。同修來了大家先讀一講《轉法輪》,然後一起交流修煉體會。這樣的集體學法真是太好了,我知道怎麼樣向內找自己的執著心了,知道用大法來指導一言一行了。家人也都非常支持,同修來了都熱情接待。

我的家人也得到了大法的恩澤,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在這裡只和大家說說我老伴的一段經歷。

二零一九年六月份,老伴出現食慾下降,不愛吃飯,油水不沾,就想吃點白米飯,眼看著他消瘦,眼窩很深,身上沒力氣。有一次走在街上,有個認識的人驚訝的看著他,不敢認了,說:「這麼瘦?不像原來的你了!」整個人皮包著骨頭,一米七五的個子,體重只有一百零二斤。後來去青島醫學院附屬醫院檢查,確診他得了肝癌,且已到晚期。

為了照顧方便,我們便安排他在鄰近的縣級醫院住院。十幾天後,醫生看到他病情越來越重,已經沒有治療價值了,就對我們說:「回家吧,還不一定能過了中秋節。」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二零一九年黃曆八月十一日:身上插著導尿管,臉色蠟黃的老伴被抬回了家。此時的他已經下不了床了,作為妻子,丈夫的病這麼重,我卻不能告訴他,想到他將不久於人世,送終衣服都準備好了,我心如刀絞……

那段時間,孩子們都不上班了,天天在家陪著他。

在家裡安頓好後,我誠懇的和老伴說:「你也遭了這麼長時間的罪了,現在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了,你快聽師父講法吧。」他同意了,我把自己平時聽師父講法錄音的播放器拿給他,給他設置好讓他從第一講開始聽。同修們來看望老伴,又拿來了從明慧網下載的《憶師恩》和同修的修煉故事讓老伴聽。老伴都認真的聽。

他每天都在聽師父講法,聽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越聽越愛聽。聽著聽著,他能坐起來了,聽著聽著,能下地走動了,飯量也逐漸一點一點增大了,再後來臉上變的有血色了,原來腫的老大的肚子沒有了,腿也消腫了,正常了。

至今,他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聽了不知道有多少遍了。看得出他越聽越愛聽,電視基本都不看了。看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事例,和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的美妙和超常,他都能理解,這也是他自己的親身經歷啊!

現在他的體重從一百零七斤已經長到一百二十多斤了,家裡的零活什麼都能幹了。

我們全家人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無限感激師父的慈悲救度!

當初村裡很多人都知道老伴得的是什麼病,認定他來日無多;親戚朋友抱著難過的心情來見他最後一面,所有的人看到現在的他,都覺的不可思議,太神奇!每到這時,我和老伴就告訴他們,他就是聽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才好的。

在感恩師尊的同時,我也有許多感慨:我的老伴只是明白了法輪功真相,在醫院不收治的情況下,因聽師父講法,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末期肝癌就全好了,這是多大的慈悲啊!這是一種多大的神奇力量啊!我們生活在農村,經濟條件有限,得了這種病,是沒有多少錢治療的。如果一個常人中的醫生給他治好了,我們一輩子都忘不了,都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人家呢,而大法師父不要我們一分錢……

我想告訴所有的人,我老伴的命是大法師父給的!沒有大法師父的慈悲救度,沒有修煉這博大和神奇的法輪大法,就沒有今天我這個和睦的家庭,他的親身經歷足以見證法輪大法師父的無限慈悲與偉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雪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故事3:「念這九個字,我的腿不疼了」

河北保定某鄉村廣場上,納涼人很多。一位八旬老年大法弟子在給人們發著資料,納涼人中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大聲說:「謝謝你,老姐姐!你教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必得福報!真靈啊!原先我到處求神拜佛,渾身毛病沒起色。念這九個字,我的腿不疼了,精神好了,法輪功真神啊!多給我兩本,我送給我的親戚去。」她這樣一說,人們紛紛上前搶著要真相資料,沒拿到的面露遺憾!

故事4:女兒在海濱游泳蹬暗礁滑倒後

二零一二年夏季的一天,兩個女兒與朋友一起要去海濱浴場游泳。海濱浴場離我家不到一公裡,我們就帶上燒烤架和食材,一路興奮的到了海邊。

大女兒和她的朋友支上烤爐烤了起來,小女兒和她同學下海游泳。小女兒和朋友游泳時倆人的距離是看上去也就是五米左右。

待她倆回到岸上,小女兒向我們描述了驚險的一幕:她倆游出去一會兒,女兒無意間一腳蹬在了一塊很滑的暗礁上就滑倒了,瞬間沒影了!她的同學一下子就嚇傻了,等回過神來時,發現女兒已經漂起來了,同學激動的喊她,並游到她跟前,把她扶上了岸。

女兒說:「摔倒後驚恐中我被灌了幾口海水,心裡害怕極了,掙扎幾次也沒起來,心想這下可完了,見不著我媽、我姐了,再繼續用力,還是沒起來,這回又想,這下肯定要淹死了,這可怎麼辦啊……就在這生死關頭,突然想起媽經常告訴我的話,我心裡馬上喊:『師父救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她說: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起來的,還愣神呢,心裡想著:「我還活著嗎?」冷靜一看,姐姐還在那烤肉串呢,同學在一邊都嚇傻了!
當寫到這裡時,我依舊感到後怕。小女兒四、五歲時就會背多首《洪吟》,有時還打坐。在這生死瞬間,是師父救起了我的女兒。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在我女兒身上體現。直到如今,我們全家一直在大法中受益。

在此,我們全家再次感謝師尊的救命之恩!謝謝師尊的浩蕩洪恩,您為眾生承受的太多太多!只有同化大法、講真相,多救人,回報師恩!

故事5:新學員:信師信法得福報

我是一名五十多歲新大法學員,學大法不到一年,只是把我在修煉中的幾件小事和大家交流一下。

一、信師信法,闖過病業關

去年初秋的一個傍晚,我和鄰居出去買菜,我覺的右腳背局部很癢,就用左腳跟蹭了蹭,暫時不癢了,我以為被蚊子咬了,也沒當回事。等買完菜回來脫下鞋一看:右腳背上長了十幾個包,大的有黃豆粒大小,摸起來很硬,而且又癢又疼。我又看左腳:腳背上也起了不少小包。第二天我發現胳膊上、手上也有了,那包表皮硬硬的,裡面象水一樣的東西,看起來很嚇人。

剛開始心裡很害怕,當我看到師父法像的時候,心情豁然開朗。師父在《轉法輪》裡講:「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放下害怕的心,覺的那包也不那麼癢了。我和每天一樣煉完五套功法,接著發正念,正念中,我解體它們,不讓它們干擾我學法、煉功。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多學法。

第三天,奇蹟出現了,我發現手腳不癢了。原來包小了不少,而且有的已經癟了。那一刻,我熱淚盈眶,是師父,是師父幫了我,我對著師父法像合十,大聲說:「師父,謝謝您!」

另一件事是去年十一月下旬,我突然感覺嗓子裡有痰,咳也咳不出來,我也沒當回事,就當消業了,就這樣十多天過去了,有一天早上,我在煉第二套功法時,突然感覺嗓子憋的厲害,出氣特別費勁,而且心跳也突然加快,我忍著煉完五套功法,發完正念,然後大喘了幾口氣,總算心跳正常了。頭上、身上憋出很多汗,我知道這是邪惡舊勢力又來干擾我了,我在心裡說:「師父,救救弟子吧!」這時我躺在了床上,心裡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念了多少遍,我竟然睡著了。睡夢中,我聽見有人對我說:「咳一下,吐出來就好了。」我真的咳了一下,就感覺從嗓子跳出一個東西。我想:我要看看是什麼東西。於是拿來紙巾,把東西吐在上面,是一個紅紅的,比花生豆還長還大的東西,我想仔細看看,卻醒了過來,我感覺嗓子鬆快了,出氣也不費勁了。我高興的對同修丈夫說:「我消業了,師父把我嗓子的東西拿走了。」感謝恩師,又一次救了我。

在學法、煉功的過程中,我身上的小毛病,象滑膜炎,雙手關節疼痛等也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二、講真相,奇蹟現

另一個奇蹟是發生在我們小區。去年夏天,我出去買菜,正好遇到二單元的一個大姐,我倆搭伴去超市。我和大姐邊走邊聊,通過聊天,我了解了這位大姐,她七十多歲了,先天殘疾沒有小舌,說話不清楚,十四歲就下地幹活。現在老頭沒了,不想給兒女添麻煩,自己靠撿垃圾生活。

我看見她的左手手指伸不開,就問是咋回事,她說摔的,當時在冰上摔了一跤,左胳膊摔折了,只顧治胳膊了,沒想到胳膊好了,手卻彎了。一路上聊了很多,我給她退了隊,並告訴她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

第二天我就出門了,一週後我回來,又碰見這位大姐,她看見我,就拉著我的手說:「大妹子,告訴你個好消息,我的左手伸開了,真是奇蹟!」我一看,可不,她的左手伸直了,而且非常靈活。她告訴我:她那天回家就不斷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三天,左手就腫了,特別是關節處腫的老高,又紅又亮,疼的受不了,直到後半夜才睡著。第四天早上醒來,發現手不疼了,腫也消了,而且手也伸直了。她高興的對我說:「還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我妹妹來了,你給她也退了!我點頭說:「好。」

師父不但時時看護著他的弟子,對不修煉的人也是一樣,只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三退的人,都受益無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