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病業關就是心性關

日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3月06日】

在明慧網上看到有同修提出病業關就是心性關。師父在《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中明示:「真修的人沒有病」 。我的理解是既然沒有病又何談病業關呢!如果只是為了區別於在矛盾中完全是心性上的考驗沒有任何身體上的承受這個角度來講,這樣說倒是可以的。但是在真正過病業關抑或是過心性關的方法上其實是沒有任何區別的。

之所以覺得有區別是因為在法理上還是沒有完全看透所謂的病業關其實根本上就是心性上的問題。比如當我們跟別人發生矛盾的時候覺得受了欺負心裡難受,我們會反應過來,認為這是該向內找出執著心,該提高心性的時候了。而當我們在身體消業難受的時候,我們為何不用和對待心性關時的做法一樣找出那顆執著心並去掉它呢。

病業關的心態和執著心的表現

常見的病業關的心態表現為對於病業症狀的過度反應,比如產生心煩,擔心甚至害怕的表現。有的人說:「我沒把它當成病。」沒當成病你為什麼會擔心,害怕呢?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他這一害怕說不定就真正的帶來麻煩。因為你一害怕,就是恐懼心,那不是執著心嗎?你的執著心一出來,不得去你的執著心嗎?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這個心去掉不可,讓你接受這次教訓,從而去掉恐懼心,提高上來。」如果不放棄這個怕心,那個症狀就永遠不會消失。所以這不是和心性關一樣,同樣需要找到那個所謂病業關中的執著心去掉它才行嗎?

還有就是相信了身體上所表現出的各種症狀,也就是說他還是眼見為實。把這個假相看成是真的了。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舊勢力不就是會這個嗎?當年的耶穌、釋迦牟尼弟子它都這麼迫害的,它都這麼幹的,它說『我們幫著他修煉的』。那好,你不放心啊,好,等你的業力多一些了,給你把你業力都集中起來,都扔那去。『哎呀,我的病復發了!』」我想,如果你能像孫悟空那樣具有一雙火眼金睛,能親眼看到是另外空間的舊勢力把業力扔過來而造成的你的難受,你還會認為是病嗎,你對現在身體的難受還會是現在的看法嗎?那麼那些看上去和常人一樣的病症和感受,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明示:「可是人會造業,造了那個業,它反映在你的身體上是和那個病一模一樣。它如果反映在你的鼻子上,你就鼻子塞、流鼻涕,『哎,感冒了。』你說它感冒了。(師父笑)可是它不是感冒。如果這個東西反映在你的胃上,你肚子疼,『哎呀,我今天吃東西有問題。』(師父笑)它不是,是業力給你弄那去了。那為什麼非往那弄呢?不是非往那弄,也可能往這弄,也可能往那弄。是因為你自己有什麼執著,要幫你修煉的時候它就給你往那弄。」其實法中已經講得再明白不過了,只是我們能否做到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了,我們不在找執著上用心,反而執著起表面的假相,把所謂的症狀當真,那就很難從關中逾越過去了。

還有一種情況,有的人可能因為在修煉後犯了錯誤而導致的病業關。他自己也這麼認為,因此會導致他消極承受。雖然他想要擺脫這種狀態,也想要否定舊勢力對他的安排。可是他思想中放不下自己因為做錯事,而導致的病業關本身就形成了一種執著,不把這個執著心去掉也難以過關。那麼對於做錯的事當然需要徹底改過,並且真心跟師父懺悔永不再犯。

師父在《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說:「這麼說吧,我剛才所說的啊,就是所有幹了對不起大法弟子身份事的這些人,你們最好自己把它公開說出來,這樣呢,會消去你們很多東西,同時也會使你們自己痛下決心。我對你們講,時間真的對你們是有限的了。所有干過這些不好的事的,以前都改了的我在此不提,我說現在還在幹著這些不好的事的,還有給中共邪惡流氓集團提供情報的,當我真的放棄你的時候,就是你下地獄的時候!我一點都不嚇唬你。因為沒有結束,對眾生都是機會,師父一再等著你們。」我周圍就有這樣的同修因為礙於面子(其實就是名利心不放)一直沒有公開說出來,最後雖然維護了他表面的所謂面子,卻失去了人身。我們總是在意虛幻人間中的人對自己的看法,而不去想想天上的神是如何看我們的。既然修煉還沒有結束,就是機會。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還說:「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

跨越病業關最關鍵的就是去執著、改變觀念

人來到世間都是想要幸福,過得舒服的。沒有人願意吃苦也沒有人覺得承受痛苦是好事。可是作為修煉人正好相反。因為師父在《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中說:「其實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難、有痛苦是在為人還業,從而有幸福的未來。那麼修煉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煉。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而我們往往一難受了就本能的想要抗拒,就是想要舒服,不論是心性關還是病業關我們都應該按照正法理來做。

師父在《澳大利亞法會講法》中說:「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當然你能放下生死,不等於真的去死,修的是去掉人的心。人在死的時候思想中完全沒有死亡那種害怕的感覺,常人做的到嗎?馬上就要死啦,那心情是什麼心情啊。沒有任何修煉基礎和思想基礎他做的到嗎?人一點也不害怕死,臨死的時候他嘴裡還在念著佛,而且不但不害怕,念佛念的自己還升起了一種喜樂的思想,帶著這種對佛的喜樂而去的。你說這個人能下地獄嗎?」這段法給我的啟示是,我在面對不論多麼痛苦的病業感受的時候就應該從心底認為這就是大好事,心裡不但不煩還應該喜樂。這樣的心態已經超越了常人,當然病痛也就會離你而去。當然有的人可能覺得一下子做不到,我以前過病業關的時候,開始還不能做到發自內心的覺得高興,至少我在心裡是不停的反覆的念叨:「是師父在給我消業,是好事。」這個做法其實已經是改變觀念的開始了,就算不能一下子做到,每次即使這樣機械的做,堅持下去師父就會幫我們拿掉敗物,最終就會達到修煉人的標準。

保持正念的法寶 學法與修心

大家知道修煉人做好三件事都很重要。在過病業關的時候儘量做到該干什麼就干什麼本身就是在用行動破除干擾。在嚴重病業關中的同修保持住正念尤為重要,因此學法就是重中之重,因為沒有學好法很難保持住正念。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法只能講到這一層了,再高的得靠你自己去修才會得。「我的理解是,要想學法得法還得在平時做到實修。所以修心和學法是相互關聯,不可分割的。

我們完全以對待心性關的態度跟做法來對待病業關的話,這樣過關才不會拖延,因為一切關都是衝著我們的心來的,不分病業關還是心性關。

 以上是個人所在層次所悟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