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向幸福的彼岸

大陸大法弟子 法子


【正見網2021年04月25日】

前段時間明慧網上一篇小同修的預言引起一些爭論,當時我看過此文後沒什麼別的感覺,正好第二天有同修來訪,我就告訴同修該預言的大概意思,沒想到該同修立刻長嘆一聲,很沮喪的說,還要七年啊,怎麼還要這麼久啊。聽他如此說我也大吃一驚:怎麼你還嫌時間長?要是現在修煉結束,遠的我不敢說,我自己和周圍的同修誰也達不到正法標準的要求,眾多世人得不到救度。大審判時我們如何面對慈悲偉大的師父,就像今年神韻中那個調皮學生,一到科舉考試就傻眼了,得了零分。其實我自己平常就有很多心性關都過不去,例如安逸、妒忌、懶惰、一說就炸、色慾、不修口、怕吃苦、怕心等等。

後來在學法小組學完法切磋時,有同修也對預言結束時間長感到不解,其實我自己對結束時間原來也很執著,直到2008年奧運會才去掉了這個執著,一直以來同修們對國內的中央領導和正法結束時間都有不同程度的執著,最後都執著到國外去了,執著到川普身上、美國大法官身上,網上各種預言、同修自媒體的評論也很多, 很多同修就信以為真了,我們學法小組就有人聽了預言買回蠟燭、手電筒、囤積糧食等物質的,影響了救人的大事。

我們要以法為師,就像今年神韻中有個節目一樣,孫悟空雖打敗了天兵天將,卻依然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誰能看到真機?正法中的一切都在偉大師父的掌控之中,我們只管幸福的遨遊在大法的海洋中,師父用巨大的身軀在上面為我們遮風避雨,指導著我們前進的修煉道路,我們在大法的海洋中吸取各種營養,奮力撈救世人「師父的親人」,直至達到幸福的彼岸為止,今生能成為創世主的弟子是何等幸福、何等榮耀!師恩難報,唯有在法中不斷歸正自己,精進再精進,考試時千萬別得零分啊,不參加晨煉、發正念倒掌、不講真相、心性關過不去、集體學法遲到早退坐姿不端打瞌睡、等等都要扣分的呀,護法神不僅僅保護我們,也負責給我們的修煉打分呀。

一.    在單位證實法

我得法較晚,煉功動作還沒學好就趕上「七.二零」鎮壓了,我決定去天安門上訪為大法喊冤,派出所讓丈夫看住我,丈夫是個學問人,見攔不住我,就對我說,你已經去了三次天安門了,連孩子也給帶去了,我也不攔你了,只希望你再走之前告訴我一聲。當晚他見我笨手笨腳的做「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就主動過來幫忙,做完之後說,我這不成了你們法輪功骨幹了嗎?我告訴他第二天我就進京證實法。他默默無言也沒攔我。第三天我和同修們在天安門廣場拉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見證了大法的輝煌時刻。

因進京上訪,我被公安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因拒絕參加勞動又被加期三個月,從勞教所出來,省「六.一零」不讓回家,直接將我送到洗腦班又非法關押五個月,闖出洗腦班後就回單位上班了。上班後同事們都來辦公室罵我,說你家條件那麼好,為什麼和政府作對呢?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真相,講警察對我的酷刑折磨,他們不理解說,你這工作也沒了,工資也扣了,丈夫單位又倒閉,怎麼生活呀,將來孩子上大學還要受影響,也有的說我活該,誰讓你與政府作對呢。當時單位每月只給我發四百元工資,扣去社保等只剩下兩百元,孩子正上初中,全靠母親的工資幫助度日,因領導不給我工作幹,我每天就在辦公室桌上用播放器聽師父講法,堅持每個整點發正念,來了人就講真相。同事們背後議論說,法輪功好不好,看看林黛玉(因煉功前身體不好,同事都叫我林黛玉)就知道了,她煉功後不但身體好了,人也變好了,在勞教所被吊銬的雙肩袖骨都殘廢發黑了,出來後依然那麼年輕、漂亮、開朗。

上班學法兩個月後,我找到院長辦公室講真相,告訴院長迫害法輪功會遭惡報,將影響他升職,迫害法輪功只是江澤民一意孤行,妒忌李大師,其他中央領導都不贊同,你要站好隊,錯了以後會被清算的,並給了院長一本真相冊子。第二個月,院長就把我的工資恢復正常了,院長也馬上升職到北京總公司任職,走前特地找我告別,並再三囑咐我的部門領導說,她受了很多苦,把她的工資多發一些,分配個好工作。在單位裡我每天干好自己的工作,從不與人爭,中午休息就出去發大法資料救人。同事背後又議論開了,說還是某某煉法輪功好,身體好,工資現在也高,孩子身高一米八四,考上一流大學,後來又考上名校研究生,找到高薪工作,我們天天在家照顧孩子,早上連牙膏都擠好,也只考了個二本三本大學。同事都問我有何靠山,我笑著回答,我的靠山就是法輪大法。

有一天工會主席對我說,你要老實一點,不准宣傳法輪功,不然就把你送走。我立刻正告她,你再迫害我,我就去法院告你,我兒子也要告你的兒子,後來她上了惡人榜,被他兒子看見埋怨她,不久她又雙目失明。我叫她念法輪大法好後,眼睛才復明。省「六.一零」幾次派人叫單位開除我,院長問有文件沒有,來人回答沒有文件,口頭通知,院長就拒絕了,說沒開除某某還要告我們呢。有一次單位廣告牌滾動播廣告,內容是某部門招工不准招煉法輪功的,我立刻對工會主席說,你們這是歧視法輪功,本院就我一個大法弟子,這是對我的人格歧視,她馬上就叫人把廣告拿掉了。有次她到院長那告狀說某某叫我退黨,院長也沒理她。

那時我天天靜心學法,堅持晨煉,早上發《九評》,午休和同修切磋或幫病業同修發正念,每個整點都發正念解體迫害,感覺威力很大。有一次單位漲工資,每人漲兩級,但只給我漲了一級,藉口是我在勞教所沒參加考核,本來我對漲幾級無所謂,但覺得這是個講真相的契機,我就給北京總公司老總寫了真相信,七個老總一人一封。這一下可炸了鍋,總公司一個月內就撤了院長,並從北京空降了一個新院長來。院領導又驚又氣,埋怨我不該寫信的,我說誰讓你們歧視法輪功的,明知我是好人還要歧視我。

有一個剛分來單位的研究生經常看我的臉,我也很奇怪,後來她說老師你怎麼那麼漂亮呀。老同事在一旁說她是煉法輪功煉的,原來她是個病懨懨的林黛玉;兒子的班主任也說你媽媽怎麼又年輕了,那段時間我感覺沐浴在大法的法光裡,每天都生活的很充實。我退休時主任再三挽留,要返聘我,因講真相救人要緊我婉言謝絕了。退休時除應得的工資和公積金外,還一次性發給我十六萬年金,而以前退休的人是沒有這部分錢的。

二. 做個賢妻良母

丈夫單位倒閉後一直在外地打工,我一人就擔起了家庭重任,上要照顧九十歲的母親,下要兼顧孩子的學習、高考、開家長會等,還要上班,又遇上拆遷房屋,買房、裝修、搬家都是我一人負責。母親說將來她的房產和錢都給我,說哥嫂只要錢不管她生活。我考慮到哥嫂孩子多、經濟差,就把母親三室一廳的房子給了哥嫂,母親去世後剩餘的錢丈夫非要留下,我就把自己的工資存款拿出來給嫂子,因哥哥已去世。侄子們都說姑姑照顧奶奶太辛苦了,我們要了房子不能再要錢。母親是離休幹部,我就把喪葬費和母親去世後單位補發的十幾個月的工資都給了嫂子,我給嫂子全家的人都辦了三退,大侄子每天開車都念「法輪大法好」。2006年嫂子得了胃癌,在醫院把胃膽脾全切了,醫生宣布嫂子只剩下三個月時間了,我叫嫂子念九字真言,又教她煉法輪功。現在嫂子的身體比以前還好。嫂子四代同堂,一家人日子過得很紅火。我學了大法才會這樣先人後己,看淡錢財,因嫂子一直說母親偏愛我,對我頗有意見,而且只在逢年過節才來看望母親。如果沒修大法,依我的小姐脾氣是不會這樣做的。

丈夫本是個學問人,很內向,研究生畢業後一直和外國人做生意,長相一般,別人背後都說我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但我覺得他很老實靠得住,沒想到他也受到邪黨洗腦和壞風氣的沾染,退休後無事就上網看邪黨新聞或和陌生女人聊天、見面。有一次我發現他手機上有女人留言很生氣,就打電話告訴他哥嫂。後來通過學法意識到這是妒忌心,必須要去掉,就發正念剷除妒忌心和丈夫空間場的色魔。有一天晚上大雨滂沱,一般下雨丈夫就不外出散步了,可是那天晚上他卻外出很久,我一看汽車鑰匙也沒了,就知道他又去會女友了,一下就火了,心裡想著如何告狀,告訴兒子和妹妹,但是冷靜下來再想一想師父說的話,我是個修煉人哪,要按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呀,這不又是妒忌心和爭鬥心嗎,今天一定要去掉這個阻礙我修煉的妒忌心,抓住機會昇華上去,我就發正念解體妒忌心,它不是真我,我不要它。發完正念我就靜心打坐,腿也不疼了很舒服,心中又恢復了平靜。

丈夫很節約,自己的工資從來不用,家中存款他也管著,家中所有支出都由我的工資來負責解決,買車庫、物業費、水電費、燃氣費、柴米油鹽菜、水果等等。我修大法了,知道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道理,對錢看得很淡,工資就放那兒隨便用,從來不存定期,大法資料錢是一定要保障的,只要大法需要我就捐。丈夫埋怨說你的錢都有字,收銀員說我好幾次了。我說家裡只有真相幣,說歸說,他每天還是照用不誤的,不然他就得自己掏錢。

三. 五尊大佛和護法神

我家是學法小組,有一次發正念,我睜眼一看對面沙發上端坐著五尊大佛,既莊嚴又殊勝,我是關著修的弟子,平時什麼也看不到,這次突然看到五尊佛覺得很壯觀。學完法和同修交流此事,同修說是師父鼓勵我的,以後集體學法還想看就再也沒有這個景象了。其中四位同修常年堅持面對面講真相,風雨無阻,最小的六十多,最大的將近八十歲,其中A同修年紀最大,視力不好,走路不方便,房子沒電梯,每天上下爬五層樓,也沒有因此而耽誤救人之事;B同修的丈夫被邪黨冤判三年,被單位開除,扣除養老金,也沒擋住她救人的步伐,多麼可敬的同修啊,我想我可能看到的是同修另外空間的神體。

有天晚上做夢,我被一個高個黑臉大漢抱住不放,我驚問你是誰?他不回答一直把我抱到窗口,我感覺他要起空了,果然他抱著我從窗口飛了出去,飛了很遠,然後將我放在一個路邊餐廳裡,他說去買早餐來。我就跑到門口,因是陌生地方,也不知道往哪跑,只好又回來站那兒,這時過來了一個英俊少年,約有十五、六歲的樣子,他笑眯眯地問我,你是法輪功吧?我大喜過望,馬上回答是啊,心想這裡居然還有人知道我是法輪功,我說你怎麼知道的?他說我有天耳通呀。我想起師父講過耳朵和天目是一個系統的,這時突然就醒了,我悟到是這個護法神在危難中救了我。每個大法弟子身邊都有護法神輪流值班,還有師父法身看護我們,我們一定要好好修呀。

四. 背法走出魔難

去年武漢肺炎時小區封了,我每天早上出去在院子裡散步,碰到遛狗的、打掃衛生的就講真相,效果很好,上午學法,下午打電話講真相,同事、老鄉、親朋、同學、陌生人也講了一些。解除封城後有天外出騎車時摔了一跤,回來後身體突然全身疼痛,雙腿雙腳腫得很粗,我就加強學法發正念,同時向內找,找到妒忌心、怨恨心、看不上別人的心,一說就炸心、爭鬥心、安逸心、親情心、怕心、色慾心、怕吃苦的心。後來疼痛越來越嚴重,疼的不能睡覺,只能坐著,那時小區還沒解封,也見不到同修,還連著三天做了三個夢,很清晰。第一個夢我站在寬闊筆直的大橋上,偶爾朝下一看,見到師父在橋下,我高興極了,一下就站到了師父身邊,之後又見到一同修,就告訴他我剛才見到了師父;第二個夢是在陡峭的山間綠藤上有幾個道士朝我笑,並上下飛躍,我沒做聲;第三個夢是面前有一個大果盤,上面有各種水果,比人間的要大很多很多;我始終也沒悟到這幾個夢是什麼意思。

後來生活不能自理了,家人把我送醫院,在醫院我就晚上打坐,白天坐著煉動功,醫院查了半天也不知是什麼病,打針吃藥也不管用。鄰床病人說她光檢查費就花了三萬元,醫生又叫她做肺部穿刺,因肺部穿刺很危險需要家屬陪伴,她早已離婚,沒人肯陪他,我就叫丈夫陪她去做穿刺,並順便幫她做了三退,她要給錢我堅決不要。住到第五天,丈夫雙眼都紅了,血壓也高了,我就趁機要求出院回家了。那段時間感覺心灰意冷,多虧同修們幫我發正念,鼓勵我多學法煉功,每天不能站我就坐著煉功,每天煉兩次功,還只能散盤,學兩講法。後來疼痛加劇,不能自理了,家人又拖我去住院,住了五天,師父的法身就讓甲同修來叫我出院,我知道師父看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心裡著急,把同病房的三個病人三退之後我就堅決要求出院,其中一個大學生講了幾次不肯退,我一講丈夫就發脾氣,我就放棄了。我出院那天她不躺下午睡,她說阿姨我怕你出院時我睡著了不能送你。我知道是她的主元神在求救,就又勸她三退,她終於答應了。我走時她們都戀戀不捨,再三揮手告別。

小組甲同修經常跑很遠來和我一起學法,鼓勵我,不許我去醫院,稍微好一些我就恢復了背法。背法後我覺得主意識強大了,能分清假我了,意識到所有人心與後天觀念都是假我,就立掌剷除由不好人心組成的假我。後來又背會了《道法》,讓我神的一面發揮作用,漸漸的我能推著輪椅出去發資料,開始只能走半小時就不行了,就咬牙堅持,慢慢可以走一個小時了,碰見人也能講真相了,也能在附近買菜了,感謝師尊不放棄我這個愚笨的弟子。魔難中、無望中我喊的最多的就是「師父救命」,每次都能感到師尊的無量慈悲,感謝同修不離不棄的幫助和鼓勵。通過背法、修心、真正實修我相信將會很快走出魔難,加緊救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和天國眾生的期盼。親愛的同修們,不管修煉還有多長時間,我們以法為師共同攜手精進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