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師幫我闖過重重關與魔難

吉林地區大法弟子 照明


【正見網2021年05月05日】

這些年我在正法修煉中,經歷了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魔難與考驗。在恩師的啟悟、呵護、加持與幫助下,神奇的闖過來了。

下面寫出幾例,表達弟子對師尊洪大慈悲與感恩。

一、生活中師父處處呵護

正法中師父對弟子關懷備至時時呵護,數不勝數;例子太多。對不修煉的家人也同樣呵護有佳。我的老伴身體不好重病纏身,行動不便,失去自治能力,完全靠人細心照料。有三次坐輪椅時不慎出現事故。在恩師的呵護下,化險為安。

還有兩次燒水出現險情的事。一次是兒媳晚上在煤氣罐上燒水,打開火之後,就忘了此事,大家都睡覺了。後半夜我起來上廁所,看見廚房通亮,發現液化罐還在燃燒,水壺早已燒乾,而且底上已燒漏,想起來都後怕,如果水開時把火撲滅,造成液化氣泄漏滿屋,這些熟睡的人們會什麼樣,在師父的呵護下化險為夷。

還有一次也是燒水,也是忘了,大約長達五個小時,一壺水燒的乾乾的,水壺卻完好無損,真的是託兒師父的福。家庭中諸如此類(化險)的事很多,在此就不多舉了。

二、    正法修煉中師父幫助弟子出現的奇蹟(神奇)

1、防盜門為我所需屆時打開

有一小區的防盜門關的緊緊,那裡幾乎成了真相資料的空白區。有一次我動了心願,要到那裡發資料,讓那裡眾生明真相得救,求助師父幫忙。到那小區一看,好幾個門都向我敞開,我順利的將帶去的資料、光碟都發完。謝謝師父的幫助。

2、師父呵護我去村政府院內發資料平安往返

有一次我和同修去農村發資料,發現某村政府大院內牆上塗有污衊大法的標語,怎麼辦?我倆商定,準備再來一次往大院內各辦公室發放真相資料,讓這裡的人明白真相不再被毒害;不再受謊言欺騙。但這可是很危險的事。

那天,我倆帶上三、四十份資料坐車去了。上車天就下起了雨,到那後雨下的更猛。院裡搭了戲台,擺了一院了座位。因下雨人們都擠在樓房的雨搭處。我們打著傘進院,院裡人們都亂鬨鬨的,沒人注意我們,我們就層層樓逐個門的發,辦公室雖然都關著,就把資料擠在門縫中。廚房、會議室、窗簾後,總之能存放的地方都放上了,最後發完安全撤離,坐車返回,是師父為我們救眾生安排了適當的天氣、氛圍與背景,順利完成了這次看似很難的救人之事。有師父呵護與幫助。做事就是順。

3、舊勢力尋機迫害師父呵護我安然無恙

一次出去粘貼,從某樓洞出來,不慎突然被腳下的冰滑倒,仰面朝天,後腦勺著地,直挺挺的摔昏在地上。當時附近沒人,過後我想起來,幾次沒成功,我就求師父才起來,頭髮暈不知東南西北,過了一會在師父加持下才緩過來,將剩下的資料繼續發完,平安回家。我知道這是舊勢力給我設的魔難,如果不是師父的鼎力保護與幫助,那麻煩可就大了。

舊勢力見我沒啥大事,就又在設機迫害我。那天我和一名同修正準備學法,突然覺的從左腿外側上來一個什麼東西,(我沒開天目,只是感覺),我的身體一挺,從登上倒在地上,什麼也不知道失去意識了,足有一個小時才緩過來。之後類似這種狀況又連續出現三次。對身體傷害很大。後來我意識到這是舊勢力搗的鬼,是在迫害我。我求師父救我。最終我在師父的加持與幫助下正念解體並清除了這個邪惡,破除了舊勢力的這種安排。

三、陷入魔窟中師父加持我正念顯神威

1、它們瘋狂暴打後

我被邪惡構陷被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舊勢力邪惡們可找到機會對我大打出手了。我心裡堅定這一念,無論你用什麼毒招,撼動不了我堅修大法的心。誰做惡誰償還。這一念之後,我的頭、臉、身上雖然傷痕累累,卻不覺的疼,暴打我的人突然偃旗息鼓。而且形勢逆轉、包夾、幫教之間互相打,甚至罵媽罵奶奶的,吵的很兇。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啟悟我,讓我看到邪惡迫害正信的修煉者是徒勞的,最終都必須顯露出是醜事是敗事。它邪惡什麼也不是,正念解體邪惡,正念闖關,不要怕它。

幫教頭叫(劉雙慧)妄圖施用她的小能小術喊出讓我乳房疼,還發狠要天天陪在我身邊懲治我,我心裡求師父救我、加持我,同時發正念解體邪惡的一切安排和對我的迫害。神奇的是,它們馬上魂不附體似的撤出去,再沒回來。

後來,我在師父的加持下,經過不懈的努力,爭取了煉功的空間。最後,在師父的呵護與加持,我堂堂正正闖出魔窟,沒有留下污點。

以上只寫了師父呵護我闖關的幾個典型事例,足以說明師父呵護弟子傾注了無數的心血,操了無數的心。在最後有限的時間內,我要繼續努力精進,不斷昇華自已,報答師父對我的聖恩,絕不辜負恩師對我的厚望。

叩謝恩師!
謝謝同修!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