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 處處顯神跡

湖北大法弟子 重生


【正見網2021年05月01日】

我名叫重生,出生於一九五九年三月二十四日。

三月二十四日,是一個神奇的日子,因為我於一九九八年的這一天走入了大法修煉。在此後的修煉中,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見證了很多很多神奇的事。值此「五·一三」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我把在大法中修煉所遇見的神奇事寫出來,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們分享。

我出生在一個備受共產邪黨迫害、壓榨下的貧寒家庭裡,我家有四姊妹,我排行老三,上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下有一個妹妹。在溫飽都難以保證的情況下,家裡的頂樑柱——我的父親在文革時被邪黨誣陷為反革命分子,抓入大牢關押。家裡僅有的一點家產也被搶走。母親一個人肩負起家庭的重擔,把房前屋後的斜坡開發出來種點菜,幫別人打零工賺點錢養活我們。在那樣飢一餐飽一餐的日子裡,本來身體就很虛弱的我,又落下了坐骨神經痛、腰痛、腿痛、頸椎痛等毛病,經常突然倒地昏死過去。病痛的折磨讓我生不如死。

我母親於九六年有緣走入大法修煉。她看我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堪,在有一次上廁所倒地昏死醒來後,母親跟我講起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當時可能緣份沒到,特別喜歡打麻將的我對母親說:「修煉人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不能打麻將,把手指剁掉我都要打麻將的。」就這樣,錯過了一次機緣。期間,我大姐已走入大法修煉。九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是我的生日(我大姐也是這天的生日),我邀請母親、大姐、親朋好友一起來我家玩。傍晚,她們要回去了。我連忙對母親、姐姐她們說我想修煉。大姐說修煉是非常殊勝美好的,但也是很嚴肅的。特別愛美的我,當時臉上長了很多黑斑。母親說:「你想煉,那就要有恆心,有決心。你煉功後,臉上的黑斑都會消失,你會變得越來越年輕,越來越漂亮。」母親的話更堅定了我煉功的信心,這一天,我毅然決然走入了大法修煉。三月二十四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

修煉大法不久,師父就幫我打開了天目,一直到現在我都是開著修的。我看到金龍、仙女,還看到各種各樣的佛、道、神,還看到天龍護法,南天門大開等奇妙景象。記憶最深的是師父的法身幫我調理身體。

有一次肚痛,眼發黑,又一次昏到在地。我模糊且又清晰的看到一個同修來我家後說了幾句話就走了。我看到師父來到我跟前,雙手像推法輪一樣在我腹前慢慢推動,最後在我的腳底下用手一拍,我哼了一聲,看到一團黑色物資從我腹部往頭頂出去了······,然後看到師父從我家牆壁處慢慢走了,師父穿著金黃的袈裟。自那次後,我身體上所有不正確的狀態再也沒有出現過,是慈悲的師父幫我清除了業力,淨化了身體。

一九九四年,我家建一棟四層高樓房。建最高一層時,當時四周牆上擺滿了待建的磚頭。那天吃完飯,我感覺有點不舒服,想去休息一下。但看到地上滿是工人用餐後的鍋、碗、筷、電飯煲、熱水瓶等東西,平時不洗碗的我,對那些工人說:「你們去休息吧!我來幫你們收拾。」我正在洗碗時,突然從四樓上面掉下一塊磚,直衝我的頭頂砸下來,砸著我的頭後又砸到我的手上,頭和手一點也不痛,就像有人用手摸了一下,但把我正在清洗的電飯煲砸變了形。一整塊磚砸成了碎片,碎片又砸壞了飯碗、熱水瓶等東西。正在一邊喝酒的兩個哥哥嚇得驚呆了,半天才說:「好險!好險!真是祖宗牌位供的高。」我連忙說:「不是祖宗牌位供的高,是我大法師父保護了我。我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你們也沾了光了。」在場的人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都信了。

有一次,我和同修A騎單車去張貼、發放真相資料。只剩最後一點資料時,我對同修說,我來騎車吧!她說這車一般人騎不好。本來就不蠻會騎車的我,一下就跨了上去。誰知車一啟動,我就從車上摔了下來。當時,左手四指全部反翻過來了。A同修聽到響聲連忙跑了過來,說沒事吧?我說沒事。當時我的手迅速紅腫起來,火辣辣地痛。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會有什麼事的。我右手掰著左手,把左手慢慢掰過來了,不一會,左手就還原了,只是還紅腫。回家的路上,我邊走邊念九字真言,快到家時,手就消腫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四、五天後,我的手就完全好了,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還有一次我和同修到別的縣市講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我和一位同修抓到了派出所,要我交代一切,我不配合他們。他們上來四個人要我坐老虎凳。他們二人拉我的手臂,二人拉我的腿,把我往老虎凳上拖。我有點受不了,想用嘴咬他們。但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呀!我馬上想到了師父,喊著師父的名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奇蹟發生了,他們四人像觸了電似的,同時放開了拽著我的手,呆呆地站在那裡。最後,放我們回家了。

我在修煉過程中,在師父的加持下,雖然見證了很多很多的神跡,闖過了許多許多的關難,三件事也在做,但總覺得力不從心,不盡人意。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會更加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修心斷欲,圓滿跟師父回家。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