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65)全家在大法中受益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6月10日】

故事1 家人敬念「法輪大法好」 得福報

我家只有我一人修煉法輪功。師父說:「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1]。我的家人,包括八、九十歲的老人,在出現生命危險時,我告訴他們敬念「法輪大法好」,都受益了。全家人從中都看到大法的神奇,師尊的慈悲、偉大。

我岳母今年九十二歲。她人善良,很愛幫助人。可她喝酒、抽菸,愛管閒事,還非常任性,遇事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誰也說不了,很固執。她說她害怕,每到晚上必須得有人陪,有時酒喝多點就更控制不了自己了,就開始鬧,躺地上,把她扶起來躺床上吧,她不干,從床上下來躺在地上。有時用手抓沙發,把沙發都抓壞了。從來不能在一個地方穩當的呆一會,一會兒上這兒,一會上那兒,說鬧心。其實是有附體在折騰她。妻子說她媽從年輕時就這樣,很磨人,全家人都深感無奈。

初期她也煉過幾天法輪功,也看過一遍《轉法輪》,後來就不煉了。岳父去世後,她去了敬老院,在那兒也鬧。她的子女們都不信大法,給他們講真相也不聽,這樣我想勸岳母修煉大法,就難了。她去敬老院以後,我只要去看望她,就讓她念「法輪大法好」,我告訴她:只要念法輪大法好,你就不害怕、不鬧心了。她就念了,我也和她一起念。她年輕時就信基督教,她不能堅持念,不念就還是鬧。摔了不知有多少次,腰椎骨摔壞了。家裡雇了保姆照顧她,可她還不聽話,痛的哎喲哎喲的直叫,那也不老老實實的躺著,就是要起來,起來又走不了,坐不下,再躺下,再起來,再哎喲哎喲的叫。大夫說得慢慢臥床養,這樣怎麼行啊!

保姆休息日,我有機會去陪她了。我就讓她念「法輪大法好」,她很願意念,一會兒一念,一會兒一念。慢慢的她就不喝酒了,不抽了煙,腰也不那麼痛了。後來能下地走了,也不磨人了,變成了一個穩穩噹噹的老太太。大法就這麼神奇!

有一次,岳母一口氣上不來,說話不清楚了,全家六、七個人都去看她,我去一看,就說:「媽,咱倆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得出來,她在跟我念,念了兩遍後,馬上能說話了,正常了,也就不必再去醫院。現在老人還能自己去廁所。她的滿頭白髮有很多已經變黑了。

我母親今年八十九歲,沒上過學,沒有文化。可她認老理,人很善良,相信有神有佛,善有善報。我煉功後,她也煉過幾天,後來不煉了。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後,我讓她看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她願意看,還學會了用影碟機。她很喜歡看師父講法錄像,跟我說:「你看,李老師說的怎麼那麼好!怎麼那麼對呢!」我說:「對呀!這是佛家修煉高德大法啊!」她不但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還給師父的法像上香,很敬佩師父。

有一次,一個鄰居說樓道裡貼了一些什麼賣假藥的亂七八糟的傳單,是法輪功貼的。我媽反駁說:「咋啥都賴法輪功呢!」。

她原來一身的病,身體不好,也沒精神頭兒。她除了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也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有時半夜醒來也要念上幾句。漸漸的人精神起來了,沒有什麼大毛病。原來一頭白髮,現在也有很多變黑了。曾經一起幹活的老姐妹見到她都說:「你咋還是那樣啊?咋不老呢?」

我媽一輩子乾淨利索。現在白髮開始變黑,不糊塗了,貓著的腰直起來了,自己還能洗洗自己的小件衣物。

二零一八年過大年,她說胸痛。做了CT檢查、拍片,大夫說是肺癌。我問大夫多大機率?大夫說百分之八十吧,做準備吧!我們沒有告訴母親,只告訴她住幾天就好了,別忘了念「法輪大法好」,要每天念。她說:「我知道。」過了幾天,化驗報告出來了,說不支持是肺癌這種結論。我們都高興了。

現在我每次去我媽那就告訴她:一定堅持念「法輪大法好」。她總是說:「我念,念,我知道。」我的弟弟、妹妹們也都知道我媽相信大法,一直在默念「法輪大法好」,也在看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他們都不反對。

我媽把煙戒了,三個弟弟也全戒菸了,都在大法中受益。

我的岳父八十一歲那年因糖尿病綜合症住醫院,吃東西噎住了,說不了話,上不來氣。二十多位家人幾乎都到齊了。我到那一看,滿屋子的人,還有同病房的其他患者,大夫護士正忙著準備搶救,我一看岳父憋得很是難受,很嚇人,就說:「爸,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想到,他竟然喊出來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大的聲音,喊了好幾遍,馬上哇哇的吐,吐出一小盆深色的湯水!護士把搶救的設備推走了。所有的人都看到大法的超常、神奇!

我家還有其他人因為念「法輪大法好」而深深受益。有這麼多人都沾了大法的光,可就是因受邪黨的欺騙不能理智的看問題,導致不能清醒的去深度了解大法、聽真相。當然,也有我的問題,我得努力精進修煉,才能更好的證實大法。

叩謝師尊給我和我家人帶來的美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故事2:家人誠念法輪大法好受益

說說我二弟弟和三弟媳相信大法得福報的神奇事。

我弟弟今年六十六歲,二零一八年得了膽結石做了手術,但是病情沒有減輕身體還是難受,一年前發高燒四十多度人迷糊過去大小便都失禁了,家人給送到醫院大夫檢查肚子裡有腫瘤讓做手術。當時我聽說了這個情況去看望他,送給他護身符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送給他小喇叭聽師尊講法錄音。

弟弟在常人中是個有正義感的好人,看到我這幾年的身體狀況一直很好就很相信,在家等待手術這幾天天天誠念九字真言,聽師尊講法。那幾天他排出了像白石灰和藍石灰樣的大便,排出來後身體舒服了。

等到醫院手術前檢查身體,大夫覺得奇怪肚子裡腫瘤沒了,格外花兩萬元請的手術專家不需要了,不用手術了。這樣一分錢也沒花病痛好了。

到現在過了一年了,弟弟的身體一直都很好。他知道是師尊幫助他淨化了身體,他從心裡感謝大法,感謝大法師尊。

我三弟媳現在六十六歲,她家祖上遺傳的B肝,三代人都是這個病,弟媳的兩個弟弟都在五十多歲得這個病去世了,弟媳五十多歲時在街道打掃衛生,上下打掃樓梯直喘,幹活沒勁,她雖然沒修煉大法,但是很相信大法好,我讓她講念九字真言,她就每天都念幾遍,很快身體越來越好。現在她每天幹活都有使不完的勁。

弟媳讓我替她謝謝大法師尊,把她受益的事寫出來見證大法神奇。

故事3:我們一家在大法中受益

我帶著一顆修煉的心喜得法輪大法,入門十幾天裡師尊就給我淨化了身體,我四十多年的各種不能治癒的病全都好了,從此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再也沒有多病纏身的痛苦了,每天精神飽滿,心情愉快。這天大的變化讓我體驗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我從得到寶書《轉法輪》那天起,越學越愛學,大法的法理讓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歸真。從此我整個人的世界觀改變了。修煉前的我是一個利益心很強的人,不能吃虧,不能忍讓;修大法後,按照真善忍指導修煉,我的心靈得到了淨化,做事能替別人著想了,在利益面前不爭也不鬥了,吃虧也不算事了,不去計較了,在矛盾面前能包容忍讓善待他人了。

我的身心變化令家人和親朋好友、左鄰右舍驚訝,他們說:法輪功太神奇了,太超常了,能使人心向善,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真是好功法呀!之後不少人讓我幫他們請大法書《轉法輪》。

丈夫、兒子及弟弟一家五口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支持我修煉法輪功,在他們身上也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因受益實例太多了,僅舉幾例寫出來,以表達對師尊的感恩之心。

一次丈夫獨自一人登山,走在最陡的一段山路時,腳下的冰雪把他滑倒了,他兩隻手揣在兜裡都沒來得及拿出來就一頭栽下去,當時嘴就出血了,下巴也腫起來,全身不能動了,瞬間頭上出了很多汗,像流水一樣,象這種情況一般是腦部有內傷才會大量出汗的。他心裡還明白,馬上真心實意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緩過來,輕輕一動胳膊、腿都能動了,慢慢站起來,在極短的時間裡恢復正常行走了。

還有一次丈夫在車站等車,突然心臟劇痛,憋的上不來氣,自己感覺快不行了,兩腿發軟,馬上就要死過去了,他趕快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瞬間好了。慈悲的師尊又一次救了他的命。

還有一次兒子從學校出來,走在一座高樓下,一塊大玻璃從天上落下,砸到他頭上,當時嚇了一跳,用手摸了摸頭頂沒出血,也不疼,連包都沒有,他說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他,不然一定會頭破血流,那麼鋒利的玻璃,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

兒子雖然暫時沒有走入修煉,但他看了幾遍大法書,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使他學習優秀,品德高尚,時常受到學校的好評,得獎學金不斷,光榮證一大摞子。孩子心裡裝著「真、善、忍」,不被社會上的不良風氣所污染,在各種環境中能寬容忍讓別人,被別人竊取利益時,從來不和人家計較,愛幫助別人,不計報酬。

我在大法中修煉二十多年,丈夫和孩子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受益二十多年。修煉前,我們家三口人是醫院的常客,吃藥、打針、住醫院是我生活中的家常便飯。修煉大法後,我們一家三口人身體健康,無病一身輕,平平安安,遇難呈祥。

一次我去弟弟家,弟媳告訴我她出車禍了。我看了看她,也不像出過事的樣子,好端端的站在我面前。她就跟我說出車禍的經過:那天早上上班她走的比較早,因她做環衛工作,天不亮就得出來,馬路上車很少,她騎著大摩托車飛快的走在下坡路上,突然一輛計程車沖了過來,把她連人帶車撞飛又彈了回來,然後摩托車重重的壓在了她身上,當時全身劇烈疼痛,心裡想完了,不死也好不了,躺在地上一動不能動。身旁圍觀的人說,這個人能保住命就不錯了。肇事司機嚇的不敢下車,被人怒斥:人都撞成那樣了,還不趕快去看看。計程車司機才緩過神來。這時她兒子和丈夫聞訊及時趕到,把摩托車從她身上搬下來,把她扶了起來,一看全身上下沒有傷,就一個手指頭和胳膊兩處擦破點皮,出點血,沒有一處骨折。兒子說:媽,這是哪路神仙保佑你了。

弟媳說:姐,我覺的怎麼這麼神奇啊!激動的我一連幾天總是高興不停,我怎麼有這麼大的福啊!你說有人走路腳下一個小石子都能把人絆倒,摔成骨折,我出這麼大的事故,全身骨頭沒有一處受傷,況且我都是六十多歲的人了。

說到此,我告訴她,這是因為你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得到的福報,化險為夷了,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你,救了你的命。她連忙說:謝謝大法師父!

現在弟弟和侄媳婦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弟媳婦也開始看大法書《轉法輪》,全家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光中,其樂融融。

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說不完在法輪大法中受益的神奇故事。在武漢肺炎疫情中,有好多人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身體恢復了健康,這九字真言是救人的靈丹妙藥。真希望可貴的中國人都能了解法輪功真相,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平安走過各種人生大劫難,天要滅中共,別當它的陪葬品。願更多善良的人們都能得救,都能得福報。

故事4:大姐獲新生 家人見證神奇修大法

我修煉法輪大法快二十年了,受益頗多,現將最近我大姐在大法中獲新生的一段經歷寫出來,證實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意在更多的人能在大法中受益。

三年前,大姐檢查出得了卵巢癌,在北京大醫院做了切除手術,緊接著化療。一年後復發,又做了第二次手術,又接著化療。可是病情還是在一天天惡化,癌細胞在不斷的擴散,無奈只好停止化療,又改為吃中藥,可是病情還是在惡化,死亡在一步步靠近她。

在這三年的治療中,大姐飽受病魔的摧殘、精神上的折磨,同時昂貴的醫療費給這個家庭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全家人都籠罩在這痛苦中。過程中我也多次苦口婆心的勸說她走入大法修煉,可是她還是相信醫學,就是邁不進大法的門。

二零一九年年底,大姐病危住進了本地醫院,姐姐、妹妹、哥哥都頻繁的來看望,希望住臨終前能多見她一面。我坐在病床前告訴她:現在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你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就會救你。大姐說:「好,我念。求師父救救我,我好了一定好好修煉。」

第三天我一進病房奇蹟出現了,我看見大姐坐起來了,她高興的說:「我好了,我不停的念,念著念著我慢慢的就不難受了,現在也能吃東西了。」

看到大姐的變化我對師父的感恩之心無以言表,在心裡吶喊著:佛恩浩蕩!佛恩浩蕩!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一會兒二姐進來了,我告訴她大姐好了,二姐吃驚的看著這場面,以為自己在做夢,她用手掐了掐自己的肉能感覺到疼,她說:「不是做夢是真的,我也相信法輪大法好了,這奇蹟都出現在咱家人身上了,還能不信嗎?」

大姐出院了,回家修煉了。三個月過去了,大姐一直很健康,修煉的也很精進。

家人見證了大姐在大法中獲新生,哥哥、姐夫、妹妹也相繼走入大法修煉。多麼希望更多的人能於厄運拜拜,得到大法的恩澤。

故事5:五分鐘走出了派出所

八月九日上午,我與另外三個同修在縣城客運站附近給一個四十來歲的女子講真相,經女子同意給她做了三退。我們繼續前行,來到菜市場南門,剛進入菜市場。

突然,我們身後躥出一個女子,一把將我的衣服緊緊拽住不放,口裡連連說著:「你們泄露了我的隱私!」「你們泄露了我的隱私!」原來此女子正是剛才我們給講真相的人,是跟蹤我們而來的。

菜市場裡的人比較多,在我與她掙脫的過程中,一下圍上來不少人。就聽有人說:「這是幹啥呢?」我尋著聲音方向說:「我給她講大法好的真相,讓她記住大法好,保平安,為她好,她卻撕扯我,不讓我走。還要報警。」聽我說完,圍觀的人七嘴八舌的朝著撕扯著我的女子說:「你這是幹啥,人家為你好,你還不讓人家走?」「你看你才多大歲數,你把人家撕吧的,快放開。」這時,在她被眾人譴責有些分心情況下,如果我猛用些力,有可能會掙脫拉扯我的女子,衝出人群走脫。可是周圍的人很多。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如果我表現也像她一樣過於激烈,會給世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我心裡求師父幫我、加持我。

在她還拽著我不放的狀況下,我平靜的對她說:「姐,我給你講大法好的真相,真的是為你好,你不能對我這樣,不讓我走,對你不好。」此時周圍的人一哄聲的對她說:「你這人咋這麼損呢?」「放開人家,快放開人家。」聽圍觀的人都向著我說話,她便沖向人群看準一個正在為我說話的人:「你是煉法輪功的?」然後又沖向人群看準另一個正在為我說話的人:「你也是煉法輪功的?」就在她歇斯底裡胡亂應對譴責她的人時,有個六十多歲的男子站出來大聲說:「我就是學大法的,學大法咋的,也沒犯法!」接著又聽到有人說;「是啊,學大法也沒犯法。」「你這人咋這樣呢,還這個學大法,那個學大法。」「你怎麼打人呢?快把人家放開!」圍觀的人都在紛紛指責她。當女子聽到有人說她打人,她一個勁的說:「我沒打,我沒打。」圍觀的人當中有人說:「打了,打了,怎麼沒打!看你把人家搥的。」

正在這時,幾個警察出現在我們面前。原來此女子在跟蹤我們時已經報警了。警察見狀,說:「一個一個的說,一個一個的說。」女子趕緊說:「他們(圍觀群眾)說我打她了,我沒打。」圍觀群眾:「打了,打了。」這時,女子帶著哭腔幾乎要下跪,對警察說:「沒打。」圍觀群眾還是說:「打了,打了。」弄不明白,警察把我和那女子帶去派出所。

來到派出所,進入二樓一間屋子,警察問我:「你學大法給你多少錢?」我說:「沒給我錢,給我命了;我要沒學大法,我的命早就沒了。」聽我說完,問我話的警察說:「你這老太太咋這樣呢?那不用什麼了,你走吧,你回家吧。」聞聽此言,我有些意外。稍停了一下,我慢慢離凳起身。警察見我起身較慢,可能覺的我身體有不適,說:「你念大法好,你就能走。」聽到這句話,啊!我心裡不由一震。其實,此時我的心裡是很清醒的,這哪裡是警察在說呀,分明是師父在鼓勵弟子啊!

從進派出所的門,到我走出派出所的門。前後不過五分鐘。

事情已經過去十幾天了,我還在被深深地感動著,有時甚至落淚;我的感動不僅是因為在關鍵時刻世人能為大法,為大法弟子說句公道話,更讓我感動的是,世人明白了真相,在覺醒。警察明白了真相,走走過場,不再難為大法弟子。他們都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