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聽到「清零」騷擾不斷升級時

大陸弟子


【正見網2021年06月29日】

邪惡「清零」已有一年多了,本地也有不少同修被騷擾,過程中大家明顯看到:警察背後邪惡因素確實完了,見到同修膽突、硬著頭皮說話,前幾年那個勁沒了。但是,也有個別地區不一樣,有的警察騷擾時說:「不寫『三書』就送洗腦班;洗腦班不寫就拘留;拘留不轉化就判刑;判刑不轉化再送洗腦班。」還揚言:「不讓兒女參軍、考學、停發工資、開除公職……」面對打壓升級,有的同修害怕了,說:「萬一哪道坎扛不過去?還不如違心寫個『三書』應付一下,再寫個嚴正聲明。」

同修呀,面對這種說法可不能糊塗呀?警察話你信嗎?能實現嗎?他說咋地就咋地了?那是邪惡給自己壯膽嚇唬人的把戲,是圈套,千萬別跟著往下想,你會上當的。

個人認為,聽到「清零」升級的說法時,這本身就是考驗,有兩點應該清楚:一是問問自己:「我對法堅定程度是否達到『腦袋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境界呢?如果達到了,你聽到這話會淡然一笑,就像有人說你殺人放火一樣:你往心裡去嗎?你在意嗎?二是問問自己:你是站在個人修煉基點上看待這事?還是站在正法基點上看這事?如果站在個人基點上,你會用人心衡量、會害怕、會退卻、甚至會違心簽字,這正中了舊勢力圈套,舊勢力認為你不夠格,下一次還有更邪惡的招等著你。如果站在正法基點看,騷擾大法弟子是什麼性質問題?是對師父正法阻擋,是對大法侮辱,是對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干擾,是毀滅眾生的滔天大罪,這樣說和做的人,是要被打入無生之門的,誰敢對大法清零?宇宙中哪個生命敢?站在這個角度上看,面對騷擾你會覺得自己行為高大,膽氣壯,有種豪氣萬丈感覺,大法威力就會展現出來,「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1]

我發現,你越是膽小,越能聽到警察嚇唬你的話,你越在意「清零」動向?警察越對你不放,因為背後的舊勢力看得清楚:「這人沒放下生死呀?這麼怕,夠格嗎?」騷擾是看人心的,本地有個從監獄回來的同修說:「我也不想轉化,可獄警不讓十幾個人睡覺,陪我罰站,我不想讓犯人怨恨大法,就簽字了。」我想,也許這裡有同修掩蓋的人心,但也是舊勢力的邪招,修煉不看事怎麼難?只見人心,如果同修能放下生死,把心一橫,簽字?做夢吧!你看啥結果?越是在兩可之間,越是處在昇華和下降的當口上,正念一強,就是一層天。

同樣的事情,不同的對待有不同結果。本地有個同修,在監獄裡堅決不配合邪惡,邪惡用啥招對她都沒用,她不幹活,除了背法、抄法、坐那發正念,就是給獄警寫真相信,什麼是怕?什麼是死?根本就不在乎,從獄警到領導都拿她沒辦法。她出獄後,當地610見她沒轉化,又把她劫持到洗腦班。她跟610頭子說:「如果硬讓我轉化,我就絕食,人不吃飯啥結果你知道?這是你逼我死,你要負責的。」於是開始絕食。兩天後,610頭子一看真絕食,怕出事,馬上放她回家。「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2]真能做到這樣,邪惡就沒招,當你能夠對名利情和生死徹底放下時,邪惡就蔫巴了。

邪惡騷擾,往往是在你軟肋上下手。本地前些年在辦洗腦班時,有這樣一件事:有個男同修是單身,610頭子見他不轉化,就讓一個女包夾專門攻他,女包夾對同修百般溫情,這期間,610頭子勸同修說:「人家還是姑娘,沒對像呢,你還抗啥?轉化吧,出去後我給你倆做媒,好好過日子。」同修轉化後,等了好長時間沒信,後來聽說:那個女人又故伎重演去轉化別人。同修被邪惡耍弄了:「成家?做夢娶媳婦,多天真呀?」同修是不是被情和色心沖昏了頭?她是幹啥的?你是幹啥的?  

有時候,聽到一些同修正念很強的做法時,很受激勵,比如:有個老同修80多歲了,警察到他家時,要把師父法相拿走。他上前一把搶過來,大聲說:「你拿這幹啥?這是我的命!」警察見他正氣凜然,要拚命樣子,趕緊走了。還有個老同修,街道和幾個警察到他家騷擾,一個警察把師父法相拿走了,他大聲說:「限你兩天內送回來,不然你要遭惡報的。」第二天,一個街道人把師父法相送回來了。人都有明白一面,誰為了飯碗把命搭上呢?

騷擾升級是邪惡的老套路了,從迫害之初江魔頭提出「三個月內剷除法輪功」,到2008年奧運騷擾,到2015年訴江騷擾……折騰多少茬了。儘管那時很猖狂,可是清零了嗎?真修大法弟子哪個被清下去了?如今,大法在全世界聲勢浩大,對大法的褒獎已有3000多項,大法書籍被翻譯四十多個語種出版,相信大法得福報的例子隨處可見,人們眼見為實。不要看邪惡「清零」表面上咋咋呼?背後邪惡因素還有多少?還能撐幾天?這應該看得清呀?!現在是給邪惡徹底「清零」的時候,眼下就這天象,把握好自己,走穩最後這一步很關鍵。

現層次一點淺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