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反迫害的重要性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6月24日】

在這裡,我寫一下自己在慈悲的師父的引領下一步步的在反迫害中走向成熟的三次經歷。

一、行為上不配合邪惡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我和三位同修,去看望一個因勞教被迫害致瘋的同修甲,剛到他家裡,坐下來準備一起學法時,一輛麵包車在門口停下,下來幾個警察。當時,我們幾個都不知如何是好,好在同修甲的媽媽有正念,叫我們別怕,把書放在她的包裡,她給我們保護好。警察進來說我們聚會,叫我們都上車,到派出所去。前面三個同修都上了車,我想起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1]我想我不能配合他們,我兩隻手把住車門,他們四個警察,這個掰手,那個折腿,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我弄進車裡,當時有很多人在圍觀,有的人都流淚了。他們說我們太遭罪了。其他三位同修見我這樣,也增添了他們的正念,到派出所一下車,警察都忙著開會去了,把我們四個關在了房間裡,我們四個就一起發正念,解體迫害。半個小時後,他們開完會了,把我們都放回家了,迫害解體了。回家後,我鄰居告訴我,是廠裡保衛科的人舉報的。

二、發正念,在師父的加持下解體迫害

二零零一年,我和同修乙晚上八點去一個小鄉鎮發資料,快發完準備離開時,一輛小麵包車在距我們七、八米處停下,下來幾個人,同修立即認出其中有一兩個是警察。已經夜裡十點多了,小鎮很安靜,沒有路人,我倆在路邊貼牆站著,同修乙提醒我立掌發正念。於是我們立掌,閉著眼睛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這時奇蹟出現了,幾個警察經過我們身邊,並拿著手電筒在道路兩邊照來照去,就是沒發現我倆。等他們走過去之後轉了彎,我倆迅速的穿過一個廢棄的破房子,從另外一個小道出鎮。同修乙說先去看看情況,剛一出去,就發現出入小鎮的主幹道也被很多警察堵住。於是,我倆又發正念,再請師父相助,讓我們出去。發完正念,同修再去看時,一個人也沒有了。我倆橫穿主幹道,到對面的村莊去了。回頭看見兩輛警車還在主幹道來回巡邏,估計在搜尋我倆。後來,我們終於平安的回到了家中,當時同修的家人也在家中給我們發正念,這一場驚心動魄的正邪較量在師尊的加持下,在同修的正念支持中,在我倆的反迫害中得以解體。

三、清除怕心,從思想中否定迫害

二零一六年,我和三位同修在講真相中,被世人舉報,關進了拘留所。由於我平時不會實修,怕心很重,心裡苦的不知如何是好。思想業又翻出:「闖不過去,就簽個字算了,太苦了。」我吃不下,睡不著。同修丙不解的問我:「你怎麼緊張成這樣?一點正念都沒有,和你平時的樂觀向上反差很大啊。」我把心裡的想法告訴她,她說:「你趕快排斥它呀,不要。」我問:「排斥、不要就行了嗎?」我半信半疑。另外一個同修說我們一起背「主意識要強」[2]吧。我當時還不會背,我們三個一起背,背著、背著,我明白了。我知道怎麼去這個怕心了,而且我還想起了《道法》[3]這篇經文,我一邊背,一邊排斥這些怕心,怕提審的心、怕警察打的心、怕判刑的心、怕掉下來的心,發現一顆去一顆,並且排斥它們。慢慢的,我不怎麼緊張了,也不怎麼怕了,心不慌了。警察找我談話,要我簽字,我給她講真相,還告訴她我不簽字是為她將來好,她也沒再逼我,沒發脾氣,讓我回監室了。到了第十天一大早,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操縱拘留所人員關押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及因素,救度一切眾生」。後來,610把我們三個拉到了洗腦班繼續迫害。

到了洗腦班,大廳裡很多人,牆上貼滿了污衊大法的內容,和邪黨的強制綱領,他們嘲笑我們,我就曝光他們迫害我們本地大法弟子的邪惡行為。一個女的抓住我的頭髮用力拉扯,想制止我的發聲,我大喊:「打人犯法!」她立刻鬆了手,並摸著我的頭髮說:「我沒有打你啊。」接下來,讓我體檢。我想,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我不能讓他們犯罪,我有執著,也不允許邪惡迫害我,我要在大法中歸正。師父給我演化出血壓高的假相,但是邪惡不甘心,連續給我量了三次血壓,血壓都高,與此同時,整個一個下午,我都沒放鬆發正念,最後師父終於為我做主,結束了對我的繼續迫害。610人員把我送回了家。

經過這次關押,我認識到了如何修心性,如何排斥思想業,再看大法書籍和同修的文章,看得越來越明白了。在今後的時間裡,我要更多的學法、多發正念,完成史前大願,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 《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