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不結束也是對能否放下生死的考驗

清風


【正見網2021年06月08日】

學員中或多或少有對時間的執著,到了今天,有人依舊精進,但也有人覺得看不到頭,迫害結束遙遙無期,茫然,鬆懈,我對此的理解是,這種表面的狀態正是在考驗我們能否真正放下生死。

記得多年前看過一篇小說,講一個官員被診斷出癌症,醫生告訴他只能夠再活幾天,他一下子感到生命中那些放不下的東西,什麼誰對他不好呀,職稱呀,待遇呀,子女呀等等一下子全部放下了,可後來醫生髮現診斷失誤,那個官員得的不是癌,他還能夠活很多年,這個官員知道後發現那些東西又都放不下了。

我們的修煉也有類似的地方,人就是為名利情活著,如果師父真的告訴你什麼時候正法結束,你會發現種種難以放下的執著很容易就放下了,都要圓滿,要回歸到先天的那個無比美好的世界裡去了,這些人間的東西有什麼放不下的呢?那麼這樣的放下能夠算數嗎?肯定不能,這個放下是假的,和上面談到的那個官員的例子一樣,不是真的放下,如果那個官員在發現自己還能夠活很多年的情況下依然能夠放下那些東西才是真的從內心放下了。

我們執著什麼呢?無非是人間的名利情,放下名利情也就是放下生死,大家都知道張道陵考驗趙升的例子,他最後直接要求趙生跟他跳懸崖,大家想一想那種情況下趙升還有什麼對名利情的執著嗎?沒有。他放下了生死,最後修成了,當然那是過去的修煉方法,這種考驗也是比較極端的,大法修煉不會這樣,在看似結束遙遙無期的情況下能夠放下對名利情的執著才是真正的放下,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一點不假。

師父用自己的承受讓我們抓緊時間救人,另一方面也是考驗我們能否真的放下生死,這樣的安排是非常有序的。孟子講「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們今天能夠成為大法弟子,在歷史上都經過了這樣的考驗,走到今天萬般艱難,在這個時候,這樣的社會狀態也是成就我們的萬古機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