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音頻):高山流水

作者:小蓮 播音:新宇音


【正見網2021年07月16日】

輪迴紀實(音頻):高山流水

作者:小蓮
播音:新宇音

題記  

回想著自己在人類歷史上的各種經歷,有一次的經歷很詩化,也很浪漫,更是由於此次轉生涉及到今生今世兩位對我的修煉有很大幫助的同修,所以把這段往事寫出來,希望我們能在任何時候都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同修之間的緣分!

話說,魏晉和南北朝時代,當三國時代的英雄人物都已作古之後,歷史上曾經張揚得轟轟烈烈的悲壯故事漸漸在人們的記憶中變得模糊起來,在這個被稱為後英雄的時代裡,出現了可以流芳百世的「竹林七賢」,他們在中國文化史上留有濃重的一筆。當時由於政權更迭頻繁,所以很多讀書人為了避禍都進入了深山。我當時只能算作是個很有學問的人,也就二十三、四歲左右,同樣是出於避禍的心理,獨自在三峽附近周遊,手裡經常拿著一把短笛。三峽的險峻與巍峨,使我留連忘返,一次坐船經過白帝城時,望著腳下滔滔東去的江水,感慨萬千。後來唐代的李白在這裡寫出流傳千古的名句:「朝辭白帝彩雲間,千裡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朝發白帝城〉)感慨著聯想著又猛然想起劉備的「白帝託孤」的事情。歷史與現實碰撞在一起,我的大腦好像已經容納不下了,想想自己現在的處境,不禁流下淚來……

後來我又到附近的山上遊玩,所經歷的一切是很神奇的,例如在找不到路時就會遇到一個老人或小孩,來幫我指路;當天黑迷路之時,自己就會昏睡過去,等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在十分寬闊的路上了。有時為了消愁解悶而吹幾首曲子,當忘情地吹著的時候,經常有一些飛鳥和美麗的蝴蝶繞著我飛,有時能碰上鹿、羚羊和野驢之類的動物跑過來靜靜地聽著,尤其是鹿,忽閃著那清澈的眼睛好像能聽懂我的笛聲似的……

一次我依舊在西陵峽附近的山上遊玩,正午已過,不料正遇大雨,巧遇不知是哪一位隱士留下的茅屋。我趕緊進去避雨,不一會雨下得不那麼大了,心想在此欣賞一下荒山落雨的景色吧!山迷濛,樹迷濛,天迷濛,地迷濛,心裡真是駐足了詩駐足了美,感覺在偉大的自然面前人真是渺小得可憐至極。天漸漸地黑了下來,風也漸漸小了好多,就在此時,忽然聽見一種琴聲傳過來,這琴聲實在是超凡脫俗,透徹心扉,時而悠揚婉轉,時而低吟苦唱,頓挫有秩落落大方,真好似:美妙天音自天來,清麗曲調掃陰霾,人間萬般愁苦事,聞過之後皆釋懷!「難道是上天看我過於寂寞,而故意顯現出這般曲子?」我自己想著,不自覺地將手中的短笛放到嘴邊,吹了起來,與那美妙的琴聲應和著。過了一會兒,那琴聲似乎感覺到了有知音的存在,於是彈奏得更加用心,更加曲調悠揚,我也毫不示弱,將平生最純淨的意境拿了出來。不知怎地,自己的腳步已走到屋外,外邊還在下著雨,也全然不顧,只是自己全神貫注地吹著。又過了好一會兒,發現那琴聲已經停了下來,自己突然有一種十分失落的感傷,剛要轉身進屋,就聽見有人道:「小妹,進屋吧!外面沒有人,肯定是神在吹笛子。」

「這裡有人,剛才那笛聲肯定是那位說話的男子吹的,我得出去見見他們。」我這麼想著,疾步走出屋外,正走著,只聽那位「妹妹」道:「深山隱居閒撫琴,琴聲渺遠覓知音,今朝偶遇笛聲臨,何能見君表知心!」我一聽,隨口應道:「雲遊遇雨避茅屋,忽聞琴聲雨中出,拿起短笛來應和,天涯知己共賞殊(就是將這份殊勝的境界共同欣賞的意思)!」

「何方聖賢光顧寒舍,小妹,與我一同迎接我這位天涯知己!」  我再向前走了幾步,看見有一個建得很不錯的房子,還有一個很大的院落。在籬笆門前有一男一女兩個人,男的看上去三十歲左右,女的二十七八歲,從穿著來看,他們生活得很富足。我走上前去抱拳拱手道:「不知兄台在此,剛才在下有所冒犯,還望兄台見諒!」

「哪裡話來,裡邊請!裡邊請!」

進得屋內分賓主落座之後,我們彼此將各自的經歷訴說了一番。

原來這二位是河東太守的子女,也是因為政權不斷地更迭,父母被害,兄妹二人收拾一些家中值錢之物幾經輾轉終於在此落腳,每日與琴為伴,今日誰料遇見了我。說著他妹妹來了一句:「我哥在我小的時候,經常打我。」

「誰讓你小時太頑皮了哪,朋友剛來你就開始告狀,人家不知道的以為我把你怎麼樣了呢?!我這個小妹從小很頑皮,可是長大了,她就不知怎的變得少言寡語。當時在河東之時,有很多人給小妹提親,可她就是不同意,真不愧是我的妹妹,嗨,你說,人世間有啥意思,除了爭鬥就是陰謀,當歡愛一場過去之後,一切還不是空空如也嗎?還不如,我等撫琴弄墨,在這無人之處了卻一生,那多清閒、多自由!而今又遇到兄弟你了,那我們更不會寂寞了,兄弟,留下來吧,我們一起共享人間美景和仙樂好嗎?」

「留下來吧!」他妹妹也跟著幫腔。

於是我就在他們那裡留了下來,在滾滾的長江邊上,在流雲與飛瀑穿梭的地方過著神仙般的清閒日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