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音頻):續詩法緣(一)

作者:石方行 播音:新宇音


【正見網2021年07月19日】

天涯尋法(音頻):續詩法緣(一)

作者:石方行
播音:新宇音

半個書生玩世不恭,在一座酒樓上題詩,遇到神仙點化,開啟尋找創世主之路。

下面就來說說這個故事。

在元朝的時候,在江西的上饒,阿華在家裡是獨子,他上邊有三位姐姐,都比他年長很多,他也就成了家裡最受寵的人。

本來父母希望他能夠考取功名,但是因為長期的嬌生慣養,使他養成了叛逆的性格。雖然不能說是不學無術,也懂得一些,但是不精,還喜歡四處賣弄。有時遇到不高興的事情也喜歡用筆發一發牢騷。同時他喜歡交朋友,當然那些朋友跟他的性格也差不多少。

有一次,他們來到了一個酒樓上,正喝的高興,阿華一時興起,提起筆來揮毫寫下了幾句詩:

與友飲酒

好酒入腸真歡暢
快意人生我欣賞
問君何來酒興意
……

正當他寫第四句的時候,看見筆明明有墨汁,但卻在牆面上就是寫不出字來。阿華費了半天的力氣,也沒再寫出一個字,只好作罷。

朋友見狀趕忙過來打圓場,他們繼續喝酒。等到他們喝完酒準備下樓的時候,無意中發現,在那三句的下面已經有了第四句:「大難將至還敢揚?」

這句字體非常的漂亮,堪稱大家的手筆,遠超阿華的筆體。醉眼朦朧的幾個人看了這行字,又上下貫通起來,心裡很不高興,覺得有人在掃他們的興,罵罵咧咧叫來酒保,問剛才是誰在這裡提詩。酒保問了周圍的客人,客人都說沒見到,沒注意。

無奈中,他們只好回家了。阿華回家不久,他父親就被官府抓了起來,說是跟一個貪官有瓜葛。後來雖然找人打通關節出來了,但因花了不少銀子,他家從此開始落魄了。他父親因為在牢中受了不少的苦,出來之後不久就去世了。他的三位姐姐也相繼嫁人了,而且都嫁的很遠,幾乎都無力管他。

落魄之後的他有一次心情煩悶在大街上走,巧遇平時幾個要好的哥們,這幾個人攛掇他去喝酒,還說他們花錢。他經不起勸,又去了自己曾經題過詩的那家酒樓。

那家酒樓提詩的地方,也許是店家對阿華的筆體實在是看不下去,故意粉刷一新,對於不知誰題的最後一句,也因為有點晦氣,怕影響客人的情緒,也粉刷了。阿華見到這面牆壁,就想起了自己從前所提的詩句和那位不知名的人題的那句詩。

當酒保把酒端到桌上的時候,阿華默默的想著最後一句詩,似乎是一個暗語,在預示著自己今天會遭受此劫。

大家紛紛勸他喝酒,結果他又喝醉了,喝醉了還是叫酒保找來筆墨。酒保縱然千般不願意,但也沒有辦法,不能得罪客人,只好把筆墨端上來,阿華又再一次寫下了幾行字:

酒後慘言

昔日張狂東流水
家父冤世誰之罪
心如死灰路何方
……

他依舊想往下寫,結果跟上次一樣,怎麼下筆,也寫不出來字。他這回學乖了,將筆交給酒保,並向朋友們要來一點散碎銀子給了酒保,讓酒保好生看著,看看究竟是誰拿筆寫下一句。然後他們幾個又開始喝酒。其實這次對阿華來說是喝悶酒,不一會他就喝醉了。

朋友們一看他喝醉了,就說,那咱們回家吧。於是幾個人扶起他,起身要走,這時酒保過來結帳,就這麼一小會兒的功夫,阿華醉眼惺忪的看到在他寫的三句下面又被續上第四句:「尋得真法君命貴」。

此時的阿華實在內心太悲苦了,即便是看到這幾句,也沒太在意,不奢望自己還能夠大富大貴。至於說「真法」他更不明白是什麼了。

在他回家半年之後,噩耗相繼傳來:大姐被休,往回走的半路,一時想不開,上弔死了;二姐病死;三姐的丈夫被人殺死了。面對親人相繼離開,他想到了生命的無常與無奈。

有一天,他在家裡非常鬱悶,出來散心,在路上遇到一個很特別的人,這個人衣服不換就能變顏色和樣式,那個人在前面走,他下意識的在後面跟著。走來走去,又來到了那家酒樓,那人就消失了。因為兜裡沒帶錢,他在下面猶豫著要不要上去。這時那位酒保過來喊他,讓他上去,說是有事情。他說,這回我沒帶錢。酒保說,無妨,有人邀請你喝酒。

當他走到樓上,見一位四十多歲的人坐在那裡,阿華一看不認識。但出於禮貌抱拳拱手:「您與我素不相識,不知您有何指教?」那人微微一笑,說:「先坐下來喝點酒吃點東西再說事情。」看他還有些遲疑,這人就叫來酒保,拿出銀兩遞給他。此時阿華有些受寵若驚,心想也許這個人我從前遇到過吧。然後放心大膽的開始喝酒吃菜。那人等他吃得差不多了,酒也喝好了,把筷子和碗都放在那裡問阿華:「我讓你考慮的事情,你考慮的如何呀?」這一回,可把阿華問蒙了。阿華撓撓腦袋半天也沒有想起來。那人說:「你看」,說著一指牆面。那個牆面阿華第二次題的詩也讓店家給抹去了,可是此時牆面上出現了阿華前兩次寫的詩以及某位不知名的人續寫的最後一句都完整的展現了出來。酒保和酒店老闆以及其他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

阿華這下回過神來,立刻起身下拜:「難道您就是續詩之人?不對,應該叫神仙才對,否則您續寫的時候我們凡夫俗子誰也看不到呢。」

那個人把他扶了起來,坐到了原位,慢條斯理的說:「不要多慮,我是受創世主之託過來點化於你,希望你能早日看清人間的虛幻,為了將來等到創世主洪傳大法的時候,能夠真正得法奠定基礎。」

阿華繼續問:「那剛才用變換衣裝的方式引領我來到這裡的那個人又是誰?」那個人大笑,說:「他呀,是我的一件法器。」說著,那個人從隨身攜帶的背囊中拿出一件衣服,說了一句:「變!」衣服就化作一個人,這個人身上的衣服顏色款式過了一會兒就會換。阿華覺得很奧妙,還想繼續問下去。怎料那個人說:「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到底想好沒有?」

阿華想了想說:「我今生的經歷也很坎坷。您前兩次用給我續詩的形式來點化我,這次又親自來找我,我知道也許從前我們之間有緣份,或者說我有佛緣或者道緣,但我現在囊中羞澀,又能用什麼方式去找創世主呢?」那人一笑:「我既然讓你去找,那肯定有我的辦法。」

於是,他拿出兩粒藥丸交給阿華,囑託:「你把這兩粒藥丸收好,病人再多,你也只能用一粒,另外一粒千萬別用。而且記住,只給老人看病。」

阿華問:「這藥難道什麼病都能治嗎?」那人說:「只治腹瀉。每次你治療之後,如果病人沒錢,你也不要硬要,如果病人多給錢你也別收。」

「那請問我每次給病人服用這種藥收多少錢合適?」

「三個銅板。」

「好。那我上哪裡去尋找創世主呀?」

「九華山。」

「那好吧,我回家收拾一下馬上就走。」

(未完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