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正念過「病業關」 體悟

加拿大大法弟子 明心


【正見網2021年09月25日】

隨著正法形勢快速向表面突破,接近尾聲的時候,舊勢力也加緊了迫害,有些同修出現了大小不同的「病業」關,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救度眾生的人手緊上加緊。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開示:「幫助大法弟子從魔難中走出來,這是我們的責任,是應該做的,沒有錯。但是如果這個人的自身不發生變化,完全靠外在是絕對不行的。他自己在你們的幫助下,他越來越正念,再加上你們外力的作用,就越來越起作用。它是這樣一個關係。」 為此,本文主要講述了自己三次正念過「病業關」的體悟。因修煉層次所限,拋磚引玉,希望對正在過關的同修能有所幫助,早日在法上歸正。

師父在《轉法輪》中開示:「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法會講法》中說,「除了新學員外,師父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就沒有給你們製造過任何個人修煉的關,因為你們的個人修煉全面轉向到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上來了。」。師父在《精進要旨二》中又提醒我們:「在過去一年中,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惡真正破壞法的根本藉口。」

我是在迫害開始前得法,在迫害開始後,特別是母親同修過世後,深刻體會到生命的無常和短暫,才真正開始走入修煉。因為修煉不精進和很多執著心放不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先後經歷了兩次大的生死關,去年又用四周時間走出「半身不遂」假象。每一次過關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引領我走出困境,讓我深刻領會到多學法,向內找和正念強在修煉中的重要作用,信師信法的心更加堅定。

第一次生死關發生在2014年。當時我剛搬到一座新的城市,當地除我之外只有兩位西人同修,因為自己學法不夠,修煉不精進,身體一度極其虛弱,甚至被不修煉的先生送到醫院,馬上被安排到重症監護室。醫生建議我進一步檢查,考慮做心臟搭橋手術,我知道這是舊勢力的安排,我也知道它的結局如何。我熟悉的一位老同修被診斷為「肝癌」後,家人將其送到醫院住院,結果不到半年就離世。躺在病床上的我下決心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於是背著先生自己辦理了出院手續回家。我幸得大法,師父已告訴我是從哪裡來的,又要到哪裡去,所以面對死亡,我的內心十分平靜。回顧此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做好「三件事」,愧對師尊的救度之恩。如果我還能活下去,我要盡力彌補這一遺憾。師父《洪吟》〈無存〉中的一句詩:「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打進我的腦中,我產生強烈一念,生死聽從師父的安排,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心裡釋然後,我感到無比輕鬆喜悅,我用盡生命中所有氣力搖搖晃晃地坐起來,在天旋地轉中立掌發正念。這時我看到從胸前升起無數的小法輪,亮晶晶地盤旋著,這是我修煉以來第一次看到法輪,我知道師父在給我調理身體,不禁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中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第二次生死關發生在2021年3月。下班後我準備到電話平台值班,忽然覺得肚子很痛,就去衛生間,結果發生很嚴重的便秘,導致呼吸不暢,胸口絞痛發悶,渾身虛弱到無法說話。我馬上向內找,意識到是最近因為工作關係過度關注投資,放不下利益之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的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氣力也越來越虛弱,思維也模糊起來,但是我的意識中牢牢的守住一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用盡所有力氣艱難地在心底默念著。大概過了漫長的空寂的二三分鐘,問題解決了,我的呼吸慢慢恢復了正常,也有力氣走出衛生間了。家人看到我臉色蒼白,嘴唇沒有一絲血色,嚇得不輕。我安慰了家人後,調整了一下,繼續到電話平台值班。因為師父的加持,我打電話的狀態和效果很好,剛才的一幕像沒有發生過一樣。師父在《洪吟四》中明示:「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這次我親身證悟了九字真言的無邊法力,慈悲偉大的師父再次救我於生死危難。

還有一次大的「病業「關發生在2020年3月30日晚,時間位於第二次生死關之前。當時我在電話平台值班,不時感覺左側小臂和手發麻發癢,我沒有當回事,心想明天就好了。第二天早上醒來,我清晰地記著夢中曾出現了四個字 「神的日記」,我還納悶這是什麼意思,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便告訴了我答案。 起床時我發現自己的左臂抬起來很吃力,左手耷拉著,五個手指不能動彈,左腿不聽使喚,走路不穩,像踩在棉花上,左腳經常因絆到右腳而摔倒,嘴也歪了,說話明顯不利落,一切都像一場夢。因為師父的加持和同修們的幫助,經過「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的錘鍊後,慈悲偉大的師尊讓神跡再次展現,三週後我有很大改善,四周後基本恢復如初。想到師父關於「神的日記」的夢中點化,由於當時寫字不便,我就用錄音的方式將師父引領我走出魔難的修煉體悟記錄下來,在此與同修們分享。

(一)注重與同修們進行法理和心性交流,向內找,曝光自己的執著

當晚,在電話平台交流時間,我深刻向內找,曝光自己的執著,希望同修們以我為戒。這次魔難從形式上看是由於自己對韓劇和手機的執著心一直沒有徹底根除,背後對應的則是安逸心、色慾心和好奇心沒有放下,還有妒忌心和爭鬥心遲遲沒有去掉,再加上自己對煉功的重視程度不夠,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導致本體得不到充分演化,所以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慈悲的師父將計就計,給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個棒喝,讓我警醒起來,精進起來。同修們從不同角度給我提出了真誠寶貴的建議,如有的同修建議我敞開心扉,擴大心的容量;有的同修結合自己的修煉體會建議我背法,讓自己溶於法中;有的同修建議我放下所有的顧慮,集中精力在法上歸正自己。有的同修讓我認識到,想看韓劇和手機這一念不是真正的自己發出來的,是思想業力和外來干擾導致的,主意識要強,排斥它,否定它。還有的同修介紹了當地同修出現類似情況時,做了九十九遍沖灌就正念闖過去了,還建議我把《轉法輪》中有關自己執著心的相關內容都背下來,以便在法上對照,修掉它們。比如色慾心、妒忌心和顯示心等。同修們的建議讓我受益匪淺,有種「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感覺,讓我更加認清自己和這個「病業關」假象。

我還跟妹妹和妹夫同修進行了交流,主要是想告訴他們修煉是嚴肅的,有執著心一定要下決心去除,不要像我這樣一拖再拖。妹夫同修鼓勵我說:這是好事,多向內找,加大力度煉功。正如師父在《各地講法十》中明示:「所以我過去講,大法弟子作為一個修煉人,看問題和人應該是反過來的。有的人覺的碰到不高興的事了就不高興了,那你不就是個人嗎?有什麼區別呢?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

除了與同修們的直接交流外,我還收聽明慧廣播中的走出「病業「關專題節目,同修們的過關經歷和堅定的正念讓我很受觸動,尤其兒子同修推薦的「師父偉大,法偉大」那篇交流文章,我收聽了三遍,每一遍都讓我熱淚盈眶。那位同修嚴重癱瘓,可是她那種助師正法的堅定信念和百折不撓的堅韌毅力,真是無愧於大法弟子的稱號。在她身上所發生的神跡,讓我由衷地讚嘆大法的無邊法力,也使我走出假象的決心和信心更加堅定。正如師父在《各地講法十》中告誡我們說:「你們越把困難看大,事越難辦,相由心生,那個事就越麻煩。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

(二) 在認真做好三件事中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師尊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明示:「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和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這兩個階段狀態完全是不同的。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煉,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煉,就是這樣,也提高不了,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做好三件事是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我要在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上全面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在法上歸正自己。

首先加大力度背法和煉功。當時因為處於隔離狀態,不用每天去上班,所以我的時間相對充裕,每天背法達三四個小時,煉功達四五個小時。記得當時加入的背法小組正好背到「主意識要強」和「心一定要正」。在背誦時法的每個字都打入到我的內心深處,讓我很受觸動,我的淚水不由自主地往下流,邊背邊流,特別是背到:「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 這段法正好符合我當時的境況,師父慈悲地安排我背誦這兩段法,並在法中點悟我,要堅定不移才能走出去。舊勢力在我學法時,不停地干擾我,把韓劇的很多情節往我腦子裡打,我就發正念剷除它,然後繼續學法。

在法上堅定後,接下來的煉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驗。以前每天煉一遍五套功法都覺得難,在左側手和臂不聽使喚的情況下,要一天煉兩遍,難度可想而知。可以說只有腹前抱輪基本符合要求,其他四套做起來都很艱難。頭前抱輪時,因為手沒有力氣,總是向下耷拉著,很難抱住,我就靠數數來讓自己堅持得久一些。最開始只能堅持十個數,下一次我就讓自己堅持超過十個數,再下一次就堅持得再久些。最難的是頭頂抱輪,我的左手無法直接抬過頭頂,我就通過用力輪起左臂產生的慣性把左手送到頭頂,接下來又是靠數數來堅持。在煉「法輪周天法」需要兩手過頭時,我要靠右手拽著左手,才能順著頭擼下來。想到師父要求這套功法兩手不要接觸身體任何部位,我就嘗試著讓左手過頭時高一點點,再高一點點。無論是頭前抱輪,頭頂抱輪還是兩側抱輪,抑或加持柱狀神通,只要需要左手姿勢固定的動作,對於我來說都有難度,往往都要忍受著鑽心的疼痛,汗水順著臉頰往下流,淚水也跟著流。我知道自己也只是承受了一點點,偉大的師尊為我承受了太多太多。每次為了讓自己再堅持得久一些,我就背誦師父的《洪吟》「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背誦後所產生的強大正念使我有了戰勝困難的勇氣和力量。就這樣一分鐘一秒鐘地堅持著,每次煉完功,我的T恤都被汗水濕透,我就這樣四周瘦了十斤。因為信師信法,儘管在困境中,但是每天心裡都很踏實,能做的事都自己去做。每天用單手洗被汗水打濕的衣服,做飯打掃衛生都單手去做,雖然會比平時慢些,但都可以完成。在這期間,有一天晚上剛開始打坐,就感覺渾身發冷,打寒顫。當時我的正念不足,就想蓋上被子先暖和一下,結果越來越冷。迷迷糊糊中一個聲音對我說:你應該煉功,煉完功就不冷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醒我,我趕快起身,繼續打坐。打坐結束後,渾身發熱,一切都好了。

在我堅持每天煉兩遍五套功法一週左右時,我的左手開始出現劇烈抖動,打坐時點頭,我跟同修們交流,同修們建議我要按照師父的煉功要領去做,儘量控制這種抖動和點頭。堅持兩週左右,因為抱輪和加持柱狀神通都有很大改善,我就嘗試一小時抱輪,但堅持下來難度仍然很大。堅持到三週時,我可以開車了,手指也可以伸開了,還可以打蓮花掌發正念了。堅持到第四周時,左手小手指和無名指在抱輪時感覺冰冷刺骨,寒氣逼人,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消業。四周以後,我的左手就可以敲鍵盤和正常工作了。當我的身體快速恢復的時候,舊勢力又迷惑我說這是鍛鍊的結果。我就正告他們這是我信師信法,放下執著和提高心性的結果。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明示:「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什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 」

其次,集中精力發正念,堅持在平台打電話救人。

關於發正念的重要性,師父在《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裡達法會講法〉中明示:  「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裡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的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

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進一步告訴我們,「要是那樣,這對你、對我、對正法與你們證實法、對眾生來講都沒有意義,而且發正念已經擺到這麼重要的位置上了。大家一定要重視,不管感覺到、感覺不到,都要正念強一些去做,時間長了我想都會有感覺。」可見發正念是修煉中極其重要的一件事。我要求自己在發正念時,要精力集中,讓正念口訣中的每個字都出現在眼前。不上班時,每天四個正念準點發,如果發現自己在學法和煉功時思想不清淨時,也隨時發正念清理。如果上班時不能在規定時間發正念,下班後自己把落下的補上。長久以來凌晨時間點點正念我堅持的不好。上次在RTC平台交流這篇文章時,我在讀師父有關發正念這段法時忽然猛醒,從那天開始,我設兩個響鈴,要求自己無論多難都要起床發正念。發完正念睡不著就煉功,再睡不著就背法,現在師父已經給我下了機制,現在每天準時起床發正念,然後煉功和背法,一天精力充沛,心清體透。

師父在《提醒》中指出:「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更加明確指出:「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 可見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重要使命。當時,我的氣力不足,吐字也不清楚,但是我堅持在電話平台值班。我把國內有緣人的電話都找出來了,以前沒來得及講真相的,疫情當前,就是希望他們能平安度過這場劫難。因為電話太多,我還請平台上的同修幫助撥打。有的很順利地做了三退,也有的始終不退,而且對真相非常反感,甚至不再與我聯繫,我沒有動心。在向內找自己時,我發現自己打電話的心不夠純淨,還是有情的因素在裡面,所以導致發出的能量不足以剷除其背後的共產邪靈和黑手亂鬼。

接下來我還參與了平台上大連專案電話撥打。在撥打之前,我首先集中精力發正念,清理自己和外部空間。在領電話號碼時,我知難而上,首先領取重點號碼。在撥打時,因為我不值班,我可以既可以選擇開嘴撥打也可以選擇關嘴撥打,我選擇了前者,因為參與開嘴撥打的同修越多,平台上救人的場越強。當很多眾生同意三退時,我沒有動心,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做,我用純淨的心認真撥打每一通電話,認真地講清真相。那晚我共撥打了二十個重點號碼,其中有十一位眾生同意退黨。回顧那一晚的整個撥打過程,從領號到撥打,我都做到了正念正行。正如師父在《洛杉磯法會講法》中說:「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什麼都能夠抵擋的住、什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 在電話的堅持撥打中,自己的口齒也不知不覺地清晰起來,打電話的效果也有了明顯突破。

(三)圓容修煉環境和證實法

師父在《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說:「很多學員只知道煉功學法是修煉。是,那是在直接接觸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後走過來了,師父給你們安排了這樣的路,你們怎麼走過來的?這一切最後不能不看的。在修煉過程中對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夠忽視。」

常人有常人要遵循的理,修煉人有修煉人要遵循的法,但是我們畢竟在常人中修煉,如何妥善圓容好自己的修煉環境,讓自己的行為既符合法,又能被常人理解也是修煉中要考慮的一項重要內容。因為當時是疫情期間,我不用每周都去上班。當時身體出現這種狀況時正好是上班周,我發現只要我加大力度煉功,身體就有明顯好轉。於是我跟經理說;如果人手不是很緊張,我想請假幾天。經理表示理解,並建議我儘快去看醫生。有病去看醫生,在常人看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我不好直接拒絕他們的善意,破環常人這一層的理,會引起他們的誤解。當時正好是疫情爆發初期,有很多醫護人員染疫。於是我就跟他們解釋說,此時去看醫生很不安全,我想通過中國古老的氣功修煉方法來治癒,並趁此機會向他們介紹大法以及大法的神奇。有的經理表示理解,有的經理表示擔心。

為了消除他們的顧慮,我還把每周煉功後身體的神奇變化告訴他們,向他們證實法。這是我作為一個修煉人,對外部修煉環境的圓容。對家庭修煉環境的圓容相對容易。當時作為常人的丈夫恰好不在家,我沒有告訴他我的狀況,免得他整日擔心和催我看醫生。這樣我就可以在沒有外部干擾的情況下,得以靜心修煉,經過了的四周的錘鍊,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在我身上再次展現出來,我走出了困境。

經歷了這次磨鍊,我的整個身心都得到了進一步淨化和昇華。此後每每提及師尊,我都會不由自主地落淚。 正如師尊在《轉法輪法解》-<延吉講法答疑>中所說: 「兩種情況,現在有的煉功人老是好流淚,一看到我他也要流淚。煉功時候也想流淚。這是怎麼回事哪?就是副元神看到了我給你身體清理出去了多少不好的東西,同時我又給了你無比珍貴的東西,所以他非常激動。你主元神不知道。為什麼會老是流淚?就是因為他看到了。你主元神真要自己看到了,你怎麼感謝我這個心情你都表達不了。」   

最後我以四句詩來概括自己的三次過關體悟: 「信師信法 ,砥煉彌堅;精進不怠,大道通天」 。弟子在此叩謝偉大師尊。

本文若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