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助師正法兌現誓約路上的修煉體會

澳大利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01月20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年又過去了,我在助師正法、兌現誓約的修煉過程中走的磕磕絆絆,幸運的是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要向內找,不斷修去人心,提高心性,加強正念,就會在慈悲偉大的師尊保護下,一直前行。

一、珍惜師父留給我們的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修煉形式

師父說:「集體學法是我給大家留下來的,集體煉功是我給大家留下來的,除了迫害極其嚴重的情況下,中國大陸之外其它地區都得這樣做。」[1]

我本身是一個安逸心比較重的人,更不是一個喜歡早起的人,但是因為又要上班又要做媒體講真相項目,常常不能保證每天的學法和煉功。

大概在兩年半前,為了改變這個不好狀態,在修煉上有個突破,除了還是正常參加每周二當地小組學法和周六的雪梨集體大組學法之外,我就克服懶惰的心,堅持每天早晨五點半和本地學法小組的幾個同修一起在網上學一講法,學完法後自己根據時間再爭取煉動功或打坐,能煉多少是多少,八點去上班。這樣一直堅持把學法煉功作為迎接新一天修煉的開始,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實,心裡非常踏實。

現在我能更好的合理安排好工作和修煉時間。每天下午五點下班回家吃過飯忙完家務後,我再做媒體講真相項目效果就更好,感覺心態更穩,不會象以前那樣糾結自己還沒學法煉功而莫名煩惱。通常做完節目是晚上十點以後了。儘管我每天睡眠約五小時,白天上班,卻覺的比以前精力更充沛。

去年疫情開始後,不能如往常那樣去景點講真相了。所以如果沒有發信箱和一些特殊的事情,我通常在休息日周三和周末,都會和小組同修去住處附近的公園煉功。戶外煉功看似簡單平常,其實也是一個魔煉、提高心性的修煉過程,也是去除自己安逸心的好機會。

譬如,冬天天冷風大,夏天天熱,有時蒼蠅、蚊子也圍著你轉,站在草地上煉功螞蟻蟲子也來跟你搗亂,這些小事都會干擾你的正念,攪的你心不靜。但想到我們大法弟子在戶外煉功是為了傳播大法真相,不是為了我們自己,我就會堅持下來。

在戶外煉功時,有時會有有緣人來學功,或者坐在公園看著我們煉功,還有來徵簽的,也有馬路上過往的車輛鳴笛稱讚的。戶外煉功確實可以讓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祥和,對世人了解大法真相奠定一個好的基礎。

二、扭轉觀念看似壞事變好事

去年八月份的一天,我的右腿突然非常疼痛,整個大腿筋扭著疼,腿不能彎,一彎就鑽心刺痛。當時自己的第一念動了常人念,想到每天上班要站著,冬天石灰地很涼,一定是腿著涼了,就用電吹風吹,穿上很厚的襪子和保暖褲,但是疼痛一點都沒有緩解。不用說雙盤就連散盤坐在那兒都會很疼。

這時我心裡很著急,正念最差的時候居然去商店買了兩貼膏藥,想著可能今晚貼上明天就好了,就能盤腿了。然而我僅存的一點正念當時告訴自己不能這麼做,另外空間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都在盯著呢,如果我貼上膏藥了,就承認是病了,可能再也盤不上了。

我也反思自己,為什麼會受到這樣的干擾?首先我默認它就是病了,就用了常人的處理方式,用各種保暖熱敷,自己都感覺不出來。我否定了自己這些不正的念頭後,從自己的心性上找,修煉至今還有很多很多的執著心,自己在修煉上需要提高心性了,同時發正念否定一切舊勢力安排的干擾,不承認它。

我先散盤坐著學法,一直坐到兩腿都麻了沒有知覺了,我再試著往上扳腿。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漸漸的變好一點,但最多就是雙盤半小時還痛的全身冒汗,有時晚上睡覺都會疼醒,並沒有解決根本問題。因為自己的注意力還是關注在疼不疼上,抱著有求之心。

慈悲的師父看到弟子有這顆想要做好的心,在我學法時就點悟弟子。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2]

是啊,我怎麼一直把它看成是個大壞事呢,從來沒想過這是個好事,是不是應該轉變一下觀念,想想這何嘗不是個好事呢,因為自己平時怕吃苦,在家打坐很少去堅持雙盤一小時,這次腿這麼疼,一定是因為平時自己的鬆懈,業力積攢多了,只能用這種自己還能承受的方式去補上。

師父說:「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提高的快。」[3]

師父這段法點醒了我,我不再去琢磨疼的原因和怎樣才能不疼了,它疼它的,我干我的,都把它當成是個大好事,繼續去做好應該做的。大法就是這般神奇超常,無求而自得。當我提高了心性,不再去執著腿痛時,腿奇蹟般的就一點不疼了,又能雙盤一小時了,不修煉的常人真的是很難理解,修煉人的好壞一念會帶來如此不同的結果。

經常感到我們有慈悲的師尊保護,是何等的幸運。如果不精進,有何顏面去面對師尊和自己世界的眾生。這次過關中也體會到修煉人在自己平時的修煉中真的不能懈怠,每天的學法、煉功和發正念,都是在常人的這個大染缸中洗淨自己,所以不能放鬆,不要人為的給自己製造修煉路上的障礙。

三、工作場所就是自己的修煉場所

很羨慕那些不用上班,把全身心精力都投入到各種講真相活動上的同修。自己沒有那麼多時間就更應該利用自身的條件抓緊做的更好一點去彌補。我工作的單位西人多、年輕人多,比較容易講真相,大部份人都能接受。因為單位人多,休息時間各不相同,我就用午休時間給同時間休息的同事講真相徵簽,有幾十人都簽了名,下班後又和單位老闆講真相,他也簽了。

聖誕節我們公司一個大客戶老闆來單位並特意過來對我的工作表示感謝,我負責包裝他們公司的訂單。每個月都有上萬的訂單,要按照不同產品和數量包裝紙袋郵寄。每個月的工作報告出來,我的出錯率都是非常非常的低,只是一兩個,最近八月和九月都沒有任何錯誤。這個客戶對我的工作特別滿意,我就抓住機會對他講了真相,並把放在單位的蓮花和真相資料送給他。

因為單位建立了臉書群組,每天的人員工作安排都貼在單位臉書上,單位的一些通知也都在臉書上發布。我就邀請單位的同事作為臉書好友,這樣個人臉書上貼的真相文章和視頻他們就可以看到。同時也注意交替上傳一些常人感興趣的生活內容,上傳一些生活中的日常相片等,而不是千篇一律都是真相文章,讓常人能夠理解大法弟子並不是苦行僧,我們的日常生活也是快樂豐富多彩的,但我們自己明白我們的心並不執著於此。

母親節時我把五、六十朵蓮花和資料放在午餐休息室祝大家母親節快樂!並拍了照片放在單位臉書上,告訴大家可以把美麗的蓮花送給自己的母親、家人和朋友。這樣做後,蓮花一下就拿沒了,還有沒拿到或想多拿幾朵的同事,又過來問我是否可以再多帶一些來。

最近公司來了一位新的電腦工程師,看他像中國人,我就主動過去和他說話。我們互相加了臉書作為好友。之後在臉書上和他聊天,幫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他在公司做了沒多久就離開了,他告訴我工作壓力太大,他辭職了。我知道是師父把有緣人領到我身邊。感謝師父!

自己在講真相上比較用心,但有時就會只注重怎麼煉沒有注重怎麼修,只是為講真相而講真相,沒有去注意實修自己,我悟到在平時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中都要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其實我的工作場所就是自己的修煉場所,需要自己在這個環境中修煉自己,提高自己,工作中的人都是要救度的眾生,對於常人的工作,也要盡心盡職,任勞任怨,時刻提醒自己是大法弟子,替別人著想,自己的言行就在證實法。

四、救人急 做個為他的生命

今天的眾生都是為大法而來,同修們都是在加快腳步多救人,我感到不能鬆懈,應該和同修一樣,儘量把時間多用在救人講真相上。為了多救人,有些同修參與了去海邊做反迫害徵簽,我一開始只是在購物街上徵簽,但周日人並不多,而且有些大商場門前也有限制,不能站在外面。就想自己是不是也應該去海邊徵簽?

但一開始就被人心障礙著,想著別人在海邊曬太陽、放鬆,我上去徵簽會不會打擾別人?向內找深挖自己,是因為我有愛面子的心。我擺正了救度眾生的基點後,自己不是去求籤名,而是給這個生命得救的機會。突破了人念,我每周日和家人同修去海邊徵簽時,自己也能大方得體的上去打招呼講真相徵簽了,效果也很好。經常感到人神就是一念之差。不斷加強神念,去掉人念,才能不斷精進。

為了能更好的在打電話中講清真相,幾周前我參加了晚間RTC平台開口講真相打電話培訓,使我受益匪淺,感恩師尊給予弟子這個珍貴特殊的修煉機會。感謝協調和培訓同修的無私辛苦付出。八天的培訓讓我看到了自己修煉上的太多不足。

以前往國內打電話講真相,我一直斷斷續續不能堅持,現在悟到是自己隱藏著不易覺察的私心。給眾生講真相的時候遇到不退的,我會覺的反正給你講了,那你不退沒有辦法了,沒有更多的去想怎麼能夠更好的提升講清真相的質量。通過培訓,現在我明白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只有用心去多看、多記、多練、多講,真正為眾生著想,才能更好的提升救人的效果。

通過培訓我還悟到,以前我做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有時候好像是為自己做一樣,自己每天都在忙著做講真相的事,但是自己動的第一念是:哦我今天還沒講真相呢;我要講真相;我要怎樣做……

我參與媒體講真相項目也好;發報紙、徵簽也好;社交媒體講真相也好;或碰到有緣的眾生講真相也好,從表面上看,我似乎把自己每一天的講真相活動都安排的滿滿的,沒落下,但真正圍繞著講真相這一切事情,自己動的第一念都是離不開我。

因為為了自己不落下,所以我也會克服各種困難去參加各種講真相的活動。因為知道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做好三件事,這是自己的使命,必須講真相救人,必須兌現自己的誓約,否則不可能圓滿。

但是這一切都沒有跳出為我為私的基點,我在這個為私的框框中去試圖做好三件事。正是因為沒有跳出這個「私」字,所以生不出慈悲心來。我感覺自己經常把打電話看成一種壓力,是一種無可奈何,必須要硬著頭皮去做的事情。或者,我滿足於今天已經做了別的講真相的事情了,不用去打電話了。

我意識到自己不是想多抓緊時間去救人,不是想到無數無數與我們有緣的眾生,正期盼著我們趕快去救他們,使他們所代表的天體免於被淘汰和毀滅的悲慘結局。

其實,這些眾生真的是很可憐,他們和我們一樣,當初也是冒著天膽來到這骯髒的三界,也是想拯救他們所代表的天體。只是他們在這場大戲中被安排扮演的是不明真相的眾生。

此生我能成為大法弟子是多麼的幸運!我就更要完成好自己的使命,真正修成一個為他、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4]

當我想到可貴的中國人等待了千萬年,就是為今天明白真相時,我再拿起電話向他們講真相時,正念就強了,我帶著一顆慈悲的心去珍惜每一個號碼、每一段緣份和師尊的苦心安排;我不再去執著「三退」的數字,而是渴望眾生能真正明白真相。感恩師尊給予弟子這樣的機緣去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給予弟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榮耀。

以上是自己所在層次的有限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師尊!
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

(二零二一年澳大利亞網上法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