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萬家勞教所近距離發正念的經歷

哈爾濱市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4年05月27日】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是邪惡的黑窩,是另外空間黑手直接操控的地方。從2004年2月份開始,所有去萬家勞教所探視的人,得從接見室門口唯一的過道通過。過道中有一張醜化大法師父的像,兩側寫著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話,讓每個探視的人從法像上踩過去。這件事情已經持續有幾個月了,這是邪惡針對整個哈爾濱地區大法弟子而來的,也是在讓眾生對大法犯罪。大家通過交流決定去萬家勞教所近距離發正念除惡。以下是我們這次經歷的一點體會。

一、直搗妖穴 正念除惡

出發之前我們通知了自己知道的哈爾濱地區的部分大法弟子整體配合24小時發正念。一切準備就緒,2004年5.1放假的一天,天氣晴朗,我們開車前往萬家勞教所。一路上心態純淨,發正念清除自身和外在的一切干擾。下午來到萬家勞教所,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四周很安靜。我們在萬家勞教所附近把車停穩後,穩定了一下心態開始發正念。剛入定,感到陰冷的狂風吹入車內,車身被風吹得幾次搖晃,大家知道這是邪惡的干擾,繼續發出強大的正念剷除邪惡,當時感到能量場很強。

下面是一位同修當時看到的另外空間的景象:

「發正念一下就定下來了,不一會看到邪惡演化成一個警察把前車門拉開,探進半截身子,一隻手握住方向盤,要把車弄走,它不停的變換著方向,我立刻發出強大的正念剷除它。當時狂風大作,車體象被風整個兜起來一樣,車裡邊咔咔作響。這時候這邊路上的車也多起來,聲音很嘈雜。大家都沒有受到任何干擾,繼續發正念剷除了邪惡。大概持續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後,邪惡被清除了,風也停了。」

二、正邪大戰 發揮整體威力

我們來到了事先安排好的地方繼續發正念。簡短的交流一下剛才發正念的體會,大家感到這是一場正邪大戰才剛剛開始,也認識到此行的意義和時間的寶貴。儘快吃完晚飯後,馬上繼續整點不間斷的發正念。

大家圍坐在一起,發完正念就學法、切磋、煉功,到整點就發正念。發正念的過程中,同修都感到有不同的干擾,如窗外有聲音、發正念有時精神不集中等。有一位同修發正念時看到一個女子披著長發,臉色蒼白,捂著肚子,趴在床邊,嘴角流著血。這時同修耳邊響起一句話:「你的師父還講慈悲呢!」後來同修通過交流認為這是干擾,是邪惡演化想動搖同修發正念的決心,我們不受干擾繼續發正念。大家的狀態都很好。到午夜12點全球整體發正念時,大家都感到能量場非常的強,這是整體的威力。

但是,到凌晨1點以後,干擾非常大,每個人腿疼得受不了,雙盤都盤不上,腰疼得幾乎直不起來,睏倦、疲勞一起來。當時有同修開玩笑的說:「是不是在家的同修都睡覺了,為什麼感覺能量場不強了。」(後來經證實確實在家的同修都睡覺了)。天目開著的同修看到密密麻麻的小亮點越聚越多,有大有小,排列不整齊,而且對天目開著的同修的干擾很大,表現出發燒、渾身發冷、象腎炎的狀態,幾分鐘就上一次廁所,甚至尿血。後來,這位同修認識到自己有執著,有一念不對,當時他認為,銷毀大量邪惡時,身體承受一些也是正常的,經切磋後認識到,這是錯誤的認識。當時,看到同修的狀況,大家馬上認識到這是整體上有漏,該同修也認識到了,在交流中我們認識到應該隨時向內找,時刻純淨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讓邪惡有可乘之機。隨後在後半夜的發正念過程中,雖然各種干擾很大,但每個同修都能堅定正念,一直持續到早6點。

三、再返妖穴顯神威

早上稍加休息,我們又來到萬家勞教所。這時候天在下著小雨。我們悟到這是干擾。我們又近距離發正念25分鐘,明顯感覺到干擾很小了,一會兒雨過天晴。發完正念後,大家都很輕鬆,沒有一絲的睏倦。而後在交流中一同修說剛才在發正念中看到:另外空間的戰場上遍地都是被肢解的屍體、流著膿血,到後來就是象烤焦的肉一樣黑糊糊的。我們悟到通過近24小時的除惡,大量的邪惡物質被銷毀。大家同時悟到這是師父點化,鼓勵弟子,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看起來一切都很平常,可是另外空間卻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正邪大戰。

在回來的路上經過七處(哈爾濱市第一、第二看守所)。因為這裡關押著很多大法弟子,我們決定近距離發正念。剛開始發正念,天又下起小雨來,十五分鐘後,雨過天晴。在回來的路上大家一邊切磋一邊背師父的《洪吟(二)》裡的《除惡》:「車行十萬裡 揮劍消惡急 天傾立掌擎 法正去陰罹」,《征》:「馳騁萬裡破妖陣 斬盡黑手除惡神 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

四、通過這次近距離發正念,我們找到以下自己的不足

1、準備工作不足,時間不充分,沒有通知更多的同修參與這次整體除惡。

2、整體配合上的不足。後半夜在家的同修幾乎都睡覺了,所以導致整體的力量削弱,使在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受到的干擾非常大。

這次近距離發正念的最大感受就是整體配合的重要。對萬家勞教所這件事我們哈爾濱市的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向內找,自身還存在哪些問題?沒有意識到整體配合的重要性。正法到了最後的階段,邪惡黑手雖然被大面積的銷毀,但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所以整體配合是至關重要的。就拿我們幾個同修來說,個人的修煉狀態不同,悟的法理不同,都有不足,但集體做事相互交流、相互協調,彼此找到不足,互相彌補,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做一切事用法來衡量,共同把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在這件事情上,有同修悟到做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想到了,悟到了,我們就去做,不要等、不要靠,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我們在寫這篇體會當中,受到的干擾很大,有的同修提起筆來大腦一片空白,有的寫到一半就寫不下去了。我們幾位同修破除干擾共同把這次經歷整理出來,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最後以師父《2004年復活節在紐約法會上講法》中的一段話與同修共勉:

「在證實法中,你們在想著如何能夠做好證實法這件最偉大的事情,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思考著共同的事,大家互相配合著,也在互相研究、探討、爭論中拿出好的辦法。不管怎麼樣,這也就是大法弟子獨特的修煉方式,歷史上還從來都沒有過。」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