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被舊勢力利用的怨恨心

日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11月16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全體同修們大家好!

我對同修的怨恨心起源於四年前我們地區推廣神韻時所發生的事,而區內同修真正知道此事卻在一年後的總結交流會上,當地的協調人向大家說出神韻推廣期間發生的一切事情,那時大家才知道。

我所在的國家當時推廣神韻是讓全體同修選擇自己能承擔的工作,在時間上不影響工作和生活的情況下盡最大努力參與配合。比如貼海報、發單張、到各大小劇場有演出時調整好時間發單張、跑營業、向政府單位、各個團體、公司、勞動組合、大學、專門學校等申請後援。當時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順利的申請到了政府單位,也是全日本這麼多年來第一個申請下來的縣市級教育委員會的後援。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到縣內所在的上千所與教育的相關單位送神韻推廣資料、海報,對教育界的眾生得救創造和提供了非常好的條件。同修都發出了讚嘆之聲,為我們能申請後援而高興與祝福,同修們也都齊心協力的積極參與、配合,使那年的神韻演出達到八成的入場率,以當時的入場率來講,其效果還算是很滿意的。

不知道什麼原因,神韻演出後交流推遲到一年後才進行。在交流會議上當地的協調人介紹了各個方面成功配合的例子,同時也說了各個方面不該發生的事,大家都驚呆了。她把做電視廣告的人和她自己所做的事講給了大家,說做完廣告後,廣告公司要我們提供申請後援時給的決定通知書。做過廣告的同修都知道,這種通知書哪個公司也不要,就覺得不對勁。開始時當地的協調人也知道不應該提供,所以沒給,可做廣告的人和她急了,做廣告的人去找推廣神韻的兩位負責人,三個人一起讓協調人交出後援證明,當地的協調人自己說怕丟掉協調人的位置,在不和當地任何同修商量的情況下,偷偷的交出了後援證明。而這個後援證明最終卻到了領事館。

領事館的官員拿著這個後援證明,到申請的縣市政府要求取消後援,但明智的縣、市政府官員沒有聽他們的無理要求。但在領事館的威脅和逼迫下,縣、市的兩位官員被調離了工作。而領事館的人找到當地的華僑總會會長,讓他寫一篇攻擊大法的文章登在縣市教育委員會的網站達一年之久,給大法在教育界帶來了一些負面影響。而寫污衊大法文章的華僑總會會長,在隔年的五月十二日,當地的報紙登出他在早晨自己家中院子裡,蹲下給野鳥餵食時,倒在地上腦骨嚴重損傷當場暴斃。

因為我覺得他沒有做到保護大法,沒有為後援整體著想就擅自把內部資料交出去,由於這件事的出現,因此對當地協調人產生了強烈的怨恨心,認為她修著大法還出賣大法。自從反迫害以來,我都非常積極的協助和配合她,而真正到關鍵時刻卻把她的協調人放在第一位,敢輕易的就把大法出賣了。每當想起此事,我都非常的痛苦,對她的怨恨心就更加強烈。大約有兩年多不想見她,而一見到她就氣得渾身發抖,沒正眼看過她一次。

來到平台之後,每天聽著同修們在交流時經常提到向內找,修自己,加上家裡同修也老是勸我,從法理上開導我,一個修煉人怎麼能帶著一顆不好的心,不善的心。師尊在《加拿大法會講法》中也教導過我們:「所以,我告訴大家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由於每天在平台上聽交流,每天都用這盆淨水清洗我心靈深處的污垢,我漸漸的明白了,如果我不放下這顆怨恨心,對我的修煉,對我講真相救人,甚至對我的圓滿都會帶來重大影響,我必須要放下這個不好的心。

但當我暗自下決心要去掉、放下它的時候,我卻說了不算了,為什麼?它已經成了非常強烈的執著,被舊勢力利用了,根本不聽我的指揮了。真正我自己的思想,它會聽我的指揮,叫干什麼就干什麼,而現在它不聽我的,我立刻明白了,這不是真正的我,是被舊勢力利用,強加給我的。我開始有點害怕,怎麼辦?我的第一念就是求師尊加持,求護法神加持,這些東西不是我的,是舊勢力強加的,我絕對不要它。接著每次發正念都加上它,不承認它、滅它。幾個月過去了,再見到協調人時,我內心裡發出強烈的正念剷除不正的思想,但仍沒起作用,內心深處的怨恨仍然有。家裡同修說,你還沒有放下,我點頭知道自己沒放下。

我內心深處的怨恨仍然還有,只是沒說出口。我深深的向內找自己一顆不好的心給我帶來的麻煩和各種痛苦,無形中給修煉增加了魔難。修煉人一旦放任自己的魔性,舊勢力就會鑽空子,就會被利用,因為它是無孔不入的,真的很難輕易的把它去掉的,怎麼辦?只有多學法,用法把舊勢力的因素在我的空間場一點點的排除去,這樣就必須把有效的時間充分的利用來多多學法。比如,我自己早上要學一講法,中午在學法房間再學一講法,晚上大組交流後再和同修們一起學各地講法學到發正念。就這樣我又堅持發幾個月的正念,決心自己的難要自己負責闖過去,從新找同修在近二十年正法中的付出及閃光點,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正如師尊在《各地講法十四》〈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的:「......可是有些人的思想到現在也不變,一直這樣被邪魔利用著,在大法弟子中攪和著。你們都是同修,你們是敵人嗎?你們為著一個共同的目標在世上救人,你們應該是最親密的,互相幫助的,你看誰不順眼?他的表面形像、行為,只是人這的,可是你們不都是神來的嗎?神那面會這樣嗎?要從修煉上看哪。」半年後,在師尊的呵護下,在一次當地的活動中,再一次見到她時,能跟她打招呼了,坦蕩的放下了這顆對她的怨恨心。當自己完全放下的時候,我真的從內心裡感謝師尊的加持。每回想起此事,我都會淚水掛滿了雙腮。修煉真的非常嚴肅,如果沒有師尊的看護,憑一己之力不可能闖過這一關的,對師尊的感謝真的無以言表。

我本來是當地協調小組的成員,因為對協調人的怨恨心,退出了協調小組,現在把不好的這顆心放下了,同修們要我再重加入到協調小組,我答應了,也很高興重新回到了協調組。日本神韻推廣已經開始賣票了,我決心內找自己以往的不足,多看同修們的閃光點,跟同修們一起相互配合,聽師尊的教誨,一定把神韻做好,把該救的人都救了,讓師尊放心,也讓聽到我發言的同修們放心。

以上是我在修煉中修去怨恨心的一點體會,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謝謝偉大的師尊!
謝謝線上的全體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