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的丹藥是毒藥嗎?

平心


【正見網2023年12月07日】

說到丹藥,許多人會聯想到《西遊記》中孫悟空偷吃太上老君仙丹的故事情節。其實,在作者吳承恩生活的明代,從皇帝到百姓都非常崇道,有許多百姓家裡都有煉丹爐。那時的人們,只會把丹藥和延年益壽、白日飛升、得道成仙聯繫在一起。

可現在,在受到科學的衝擊和無神論的灌輸後,中國人的觀念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不但對修煉之事嗤之以鼻,還把精神信仰說成是迷信。在這種觀念的影響下,許多人相信了丹藥就是毒藥的言論。可是這種言論站得住腳嗎?那麼我們又應該如何去正確的理解它呢?

1.如何用現代科學的觀念理解煉丹

如果要在科學的範疇中去證實一件事情的真偽,應該有一套嚴格的科學試驗流程。但一些所謂的專家學者對於丹藥就是毒藥這種論斷卻認定的異常草率。深究一下,不難發現其中存在著邏輯錯誤、張冠李戴等問題,作為理論而言既不科學也不嚴密。

這種理論認為,煉製丹藥中含有水銀(汞)、鉛等物質,因為汞等物質有毒,所以煉出的丹就有毒。(丹藥的種類多,成分也不同,但其丹藥有毒論大多採用這種邏輯)可是我們發現,如果只是因為煉製的丹藥裡的一些成分含有毒性,從而得出了丹藥有毒的結論的話,這顯然不是一個合理的推論。

眾所周知,砒霜含有劇毒,但在中醫裡也可用於治療咳嗽和雞眼,如果把藥方說成是毒藥,那就屬於拋開劑量談藥性的強盜邏輯了。換句話說,服用丹藥的目的是輕身健體,以至於延年益壽得道成仙,持丹藥有毒論的人是否應該拿出更嚴謹的科學實驗和基礎數據來論證呢?

實際上,煉丹的煉製也絕非高中課本裡面的化學反應方程式那麼簡單,僅僅只是一個簡單的配平公式。它有著極其複雜的煉製工藝,對煉製時間、火候、丹爐溫度和原材料的劑量控制等等各種因素都有著嚴格的要求。

打個比方,一碗麵條的製作技術雖然不複雜,可是,麵粉的配方、擀麵的力道、醒面的時間、烹飪的火候、調料的用量等因素都決定著這碗面好吃與否。如果想當然的把鹽替換成糖或是加多了醋,雖然看著還是一碗麵,可顯然這碗面已經不符合人的口味了。

許多人抱著一種錯誤的觀念看待古人,認為古人不如現代人聰明,更極端的則認為古人就是落後、無知的代名詞。這也是人們最容易否定古人、否定傳統文化以致於否定煉丹術的重要的因素之一。

可事實是如此嗎?實際上,古代不少煉丹家也同樣是大醫學家,如葛洪、孫思邈、張仲景,他們都著有醫書,有著大量的臨床醫學經驗,對藥物的性質可謂了如指掌,更何況水銀等其它一些毒物呢?

《正統道藏·黃帝九鼎神丹經訣》中明確指出「水銀有毒,鉛配太陰,終不獨行,行必為偶。若無制伏,二毒難消。」又雲 「造九鼎神丹,所用水銀,皆須去毒。去毒之法,不得礬石水,其毒不盡。」

古人不但知道水銀有毒,還給出了詳細的去毒之法,名曰「黃礬石水法」:「今作按諸法,皆以五十日成。存古依舊,日數不輒加也。取礬石一斤,無以馬齒者,盛於青竹筒中,薄削其筒表,以硝石四兩覆薦上下,系漆固其口,納華池中,四十日成水,以華池和塗鐵鐵銅色。諸法皆用,每十筒得鬥許水,計藥數作之,加石膽三兩者。」 (《正統道藏·黃帝九鼎神丹經訣》)

另一種「明水銀長生及調煉去毒之術」還需要「擇三陽之時,用三陽之藥,以制鉛汞,萬無不盡。俗人不解,鷹心率意,只爾和合,服即殺人」。此法需要選擇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原料用以去毒,不然用未去毒的水銀煉丹,草率服食必然中毒身亡。(《正統道藏·黃帝九鼎神丹經訣》)

現代科學對微觀物質特性的研究還停留在起步階段,但現在已經能認識到物質中某些成分的改變,就會導致其物理和化學特性發生改變。那麼在煉製丹藥的過程中,是否會發生這種變化呢?即便這種物質成分中,真的含有毒性,但那是否也在古人的計算之內呢?所謂是藥三分毒,要知道許多藥方就是靠以毒攻毒之法來治病的。持丹藥有毒論的那些所謂專家,是否有對這些不同的情況進行過具體的分析論證嗎?還是用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做法,攻其一點而不計其餘呢?

還有的人說唐朝的皇帝許多都是服丹藥中毒死的。姑且不論那些例子是否真實。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唐朝的皇帝大多相信丹藥的效果並且親自服食。現在許多人抱著古人都是落後愚昧的這種思想,認為就連皇帝也沒有什麼分辨能力。但如果按照這種理論推斷,在這些帝王中,最篤信道家修煉並長期服食丹藥的唐玄宗應該最容易被毒死的,可他卻是一個近80歲的長壽皇帝,這又作何解釋呢?

當然,各朝各代也都出現過不少專營騙術的「方士」,他們也「發明」一個什麼丹方來,像這樣的「丹藥」很可能是含有劇毒的,這就使得情況變得複雜起來。

2.極其複雜繁瑣的工藝

現在科學界把煉丹術看作是化學的前身,暫且不論這種觀點的正確與否。但也從側面反應了丹藥煉製過程的嚴謹和複雜的工藝技術。

煉丹所需要的器具一般為爐和鼎。常見者爐有台式爐、既濟爐、未濟爐、水鼎爐、偃月爐、陰爐,不同的爐所煉的丹藥不同,功能也不同。

鼎也有混沌鼎、懸胎鼎等各種樣式,煉丹時將煉丹的原料放入鼎內,再把鼎放置爐中進行煉製。《正統道藏·金華沖碧丹經秘旨》中記載了九轉還丹所需的九種不同的煉製用鼎,因這種丹藥須煉製九次,每煉成一次為一轉,而九轉的丹藥效力最好,其每一轉的煉製用鼎都不同,複雜程度不亞於現代的科學試驗。

還有一種煉丹時所需的較為重要的材料名為「六一泥」,它是煉丹時常用的密封材料,其製備方法也非常繁瑣。

《正統道藏·黃帝九鼎神丹經訣》中記載了其中一種的製備方式:礬石、譽石、戎鹽、鹵咸,先燒之二十日。又取束海左顧牡蠣、赤石脂、滑石。凡七物,或多少者自在,搗一萬杵,細篩下之,以百日苦酒和為泥丸。

煉丹的材料有很多,不同丹方所用材料也不同,其中,以鉛、汞、四黃、八石較為普遍,當然也有用到金、銀、銅、鐵、錫、雲母、石英等等。

不但如此,煉丹所用到的煉製工藝也非常複雜,如飛、伏、死、點、煅、溶、抽、煮、關、轉等等各種方式。種種不同的操作方法按照嚴格的順序進行,不能有一絲差錯。

一切完備後,就開始了正式的煉製過程,此過程須持續相當長的時間。《抱朴子》中記載「第一之丹名曰丹華。當先作玄黃,用雄黃水、礬石水一本作汞。戎鹽、鹵咸、礬石、牡礪、赤石脂、滑石、胡粉各數十斤,以為六一泥,火之三十六日成,服之七日仙。」這種動輒煉製一個多月的丹藥,煉製者須日夜看守,還要控制好火候和爐內的溫度變化,可想而知難度有多大。

當然,因為各門各派的丹方眾多,說法各有不同,有的還涉及到丹房的選址和丹井的挖掘,本文不再詳述。

以現代科學的角度看,煉丹術涉及到了材料學、加熱重熔技術、氧化還原反應、保溫、蒸餾、冷卻、共熱、密封、隔離等各種學科的技術,是一套綜合性極強的系統科學。

試問,有哪位科學家或專家為了證明丹藥效力而按照古法進行過完整的科學性研究嗎?那些言之鑿鑿的丹藥有毒論者,又是否有過煉丹和服丹的經驗呢?好比有一個不會游泳的人告訴大家說:人到河裡肯定會淹死的。在會游泳的人眼裡,只會顯得荒唐而可笑。但古人可是親自服用並驗證了丹藥的效果的。

「餌雲母水方:久服不已,長生神仙。吾自驗之,所以述錄。」(《備急千金要方》),孫思邈服食此丹方,效果已經得到了驗證,所以把它收錄進了自己的著作之中。

眾所周知孫思邈非常高壽,現代人對他的年齡有許多說法,實際上,他早已通過服食丹藥而得道成仙,在書中他寫的明明白白,只是人們憑著常理來思考推斷,不敢相信罷了。

還有東晉的葛洪,「時年八十一。視其顏色如生,體亦柔軟,舉屍入棺,甚輕,如空衣,世以為屍解得仙雲。」(《晉書》)他因服食丹藥,屍解成仙,他留下的肉身如活著一樣具有彈性,而且身體幾乎沒有重量,這種死後肉身不壞的現象在歷代得道高僧中也並不少見。

而有山中宰相之稱的陶弘景也是如此,他曾為梁武帝煉製丹藥,「後合飛丹,色如霜雪,服之體輕。及帝服飛丹有驗,益敬重之。每得其書,燒香虔受。」(《南史》)梁武帝服用後,感覺輕身健體,祛除了疾病。

陶弘景「善辟穀導引之法,自隱處四十許年,年逾八十而有壯容。」死時「屈申如常,香氣累日,氛氳滿山。」 (《南史》)陶弘景死後,肉體還和活著一樣,身體各關節一點也不僵硬,而且不知道哪裡來的香氣一連幾日不絕,此非得道成仙而何?

3.煉丹就是系統的修煉

從工藝技術的角度看,雖然丹藥的煉製過程繁瑣複雜,但這也僅僅只是它物質的一面。而同時,它也存在著對煉丹者另一面的要求。這其中,或許隱藏了丹藥是否有效的秘密。

煉丹的材料用量很大,耗費錢財,許多人因無苦煉藥的資本,一生都在為「藥資」而奔波、勞苦。在煉丹術盛行的唐代,詩文裡也記載著不少和煉丹、採藥有關的事跡。

杜甫有詩云「二年客東都,所歷厭機巧。野人對腥膻,蔬食常不飽。豈無青精飯,使我顏色好。苦乏大藥資,山林跡如掃。李侯金閨彥,脫身事幽討。亦有梁宋游,方期拾瑤草。」(《贈李白》)道出了煉丹的不易。

「青精飯」和「大藥」是道家用以服食得長生的秘方,杜甫不但是詩聖,也是一位修道之人,可是因為沒有錢購買原料,無法煉丹,上山採藥,但山裡乾淨得像是被掃過一樣,只能在迷茫中等待著機緣。

   賈島詩云:「松下問童子,言師採藥去。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尋隱者不遇》)其實這位隱者同樣是一個修道之人,為了煉丹,要經常進入深山採藥。

   而東晉葛洪,更是放棄了皇帝給予的高管厚祿,去偏遠的勾漏縣作一個小小的縣令,只因那裡產煉丹所需要的原料。葛洪撰寫的《抱朴子》,勸勉後世修道之人,「貴使來世好長生者,有以釋其惑」,用以解釋他們心中對修道長生的疑惑。   

也就是說,即便還未開始煉製丹藥,對修煉人的考驗就已經開始了。這種考驗,要伴隨著這個人的一生。

  可是,即便已經具備了煉丹的原料,還要「合丹當於名山之中,無人之地,結伴不過三人,先齋百日,沐浴五香,致加精潔,勿近穢污,及與俗人往來,又不令不信道者知之,謗毀神藥,藥不成矣。」 (《抱朴子》)煉丹的禁忌很多,有的丹書中對煉丹者的要求十分繁瑣,古人認為,這些禁忌也是影響丹藥效力的原因。

當然,還必須要有師傳,「此道至重,必以授賢,苟非其人,雖積玉如山,勿以此道傳之也」 (《抱朴子》)。顯然,能得此道者,必然是品德高尚者。

在得到師父的傳授之後 「投金人八兩於東流水中,飲血為誓,乃告口訣,不如本法,盜其方而作之,終不成也。」(《抱朴子》)。煉丹是嚴肅的修煉,要與本門師父立下誓約。只有這樣,本門師父才會傳給弟子真正修煉的東西。那些沒得到真傳的人想依照《丹經》、《道藏》煉出丹來,難如登天。實際上,這些古書中經常使用隱語,會讓讀者有越讀越迷惑的感覺,再加流傳中也會存在謄寫錯誤的情況,這使得後世更難理解古書中的原意。

不然怎麼有修道人夏元鼎「崆峒訪道至湘湖,萬卷丹書看轉愚,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之嘆呢?

《神仙傳》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魏伯陽和徒弟三人在丹藥煉製成功後,他先把藥給狗吃了下去,狗當即就死了。然後魏伯陽對弟子們說:「吾背違世俗,委家入山,不得仙道,亦不復歸,死之與生,吾當服之耳。」服下丹藥後魏伯陽便馬上「死去」了。其中一個弟子悟性很高,他認為這是師父在考驗他們,便服下了丹藥,然後他也「死」了。另外兩個弟子嚇壞了,再也不敢服丹了,就出山為師父買棺材去了。二人去後,魏伯陽活了過來,然後將真丹給那個「死去」的弟子服下,然後他倆都得道成仙而去。

可見,煉丹術不只是單純的工藝技術,它是一種系統的修煉法門,它的成敗與否和人的精神、信念有著很強的關聯性。

4.揭開丹藥效力的密碼

八九十年代,中國大陸掀起了一股氣功熱,當時出現了一大批特異功能者,還有許許多多氣功師出來傳授氣功,並且還附帶一些特異功能的表演。當時出現的特異功能很多,如耳朵識字、手指識字、意念撥鍾、特異搬運、天目、遙視、宿命通以及氣功治病等等。

以錢學森為首的一些思想較為開放的科學家們也注意到了這一現象,他率先提出人體科學的概念,並進行了深入的研究。他認為:「氣功、中醫理論和人體特異功能孕育著人體科學最根本的道理,不是神秘的,而是同現代科學技術最前沿的發展密切相關的,因而它們本身就是科學技術的重大研究課題。」(《開展人體科學的基礎研究》)

錢學森曾告訴香港《文匯報》的記者:「特異功能,起初他也不相信,但親眼看了,就相信了。我們讓特異功能給領導看,領導說了一句很科學的話:『只有尚未被理解的現象,但是沒有不可理解的現象。』」(《特意功能與科學新領域》)錢學森在得到高層領導人的首肯後,針對當時形形色色的氣功、特異功能做了許多研究和試驗。在試驗中他進一步證實了:「還有一個尖銳的問題,就是實踐表明,氣功可以練出特異功能來。特異功能與氣功有關,氣功可以調動人的先天潛能。」(《論人體科學與現代科技》)和「氣功對保護人民健康和治療疾病有公認的效果。」 (《論系統工程》)

可是隨著對氣功及特異功能研究的深入,科學家發現了精神在其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已經超出了現代科學的理論邊界。於是錢學森坦言:「物質與精神在一起,這是不好辦的事,只處理物質,像物理、機械,都比較好辦,放衛星、原子彈,那還是比較好辦的。但是,要加上物質與精神的相互作用,這就複雜了,可以說,我們從前學的東西都有點不夠了。」(《論人體科學與現代科技》)科學的理論要解釋起氣功中的一些現象是非常困難的,這也正說明現代科學理論的狹隘。

於是錢學森號召:「因此人體科學的基礎研究必須有氣功師參加,有人體特異功能的青少年參加,而且所有研究工作者都應該自己學氣功、練氣功,不然沒有感性認識,又怎麼能把研究推向理論的高度呢?甚至連觀察測試結果都可能分析錯了。」(《論人體科學》)顯然易見,此時的錢學森對特異功能和氣功的認識,已走完了從懷疑到研究到相信到實踐的全過程,可以想見,此時的錢學森或許早已成為了一名氣功練習者。

值得一提的是,錢學森已經認識到了,氣功甚至可以改變微觀粒子的一些特性:「機理性研究,即基礎理論研究,清華大學陸祖萌同志關於氣功外氣對水分子結構影響研究成功證明,外氣能夠影響到分子結構,即分子的價鍵和電子云分布,這說明外氣本質可能還是電磁波。」(《論人體科學與現代科技》)

外氣是否是電磁波我們暫且不論,但如果氣功所修煉出來的特異功能有這麼強大的能量的話,那麼古人所說點石成金之術、煉製金丹的煉丹術即便從科學的角度也完全能夠解釋的通了:在煉丹的過程中,煉丹者通過長期修行的精神力量加持所煉之丹藥,使其本質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錢學森還提到:「第一,研究氣功的出發點要立足於練功人的實踐。第二,再提高一個層次,氣功師總結練功實踐的經驗,寫成教功法的書。第三,更上升一個層次,是氣功的理論書籍,比如《周易參同契》。這些書由於時代的限制,寫得很古奧,對它的內容是很不容易理解的。它表達的方式有一定的模糊性,古代人善於用模糊的語言來表達自己的思想,中國的文人就喜歡講高山流水,講究境界。氣功理論的書也有這種情況,而且免不了有各種個人的看法加上去了,最高級的層級就最虛玄,最不好理解。」 (《論人體科學與現代科技》)

錢學森所提到的《周易參同契》一書的作者正是此前文章中的所提到那位得到成仙的魏伯陽,這本書在歷代煉丹家眼中有著很高的地位。可是,即便代表著中國科學最高水準的錢學森,也難以理解其中的玄奧。

雖然當時的科學實驗明確證實了人體存在特異功能,氣功可以治病,但氣功、特異功能實在太玄妙了,使得人們只能觀察到這種現象,卻沒有人最終把氣功說清楚,

特異功能的成因是什麼呢?氣功師為什麼可以治病呢?為什麼有的人練氣功卻沒有祛病?人們的腦海裡有太多太多的疑惑和不解。

直到1992年,李洪志先生將法輪大法傳出,使得人們對於氣功的研究走上了一個全新的高度。李洪志先生告訴人們:「我們現在所說的氣功,實際上並不叫氣功。它來源於中國古代人的獨修,或來自宗教的修煉。」(《法輪功》),並且點明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李洪志先生為人們揭示了修煉的本質:「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寥寥數語便解開了人們多年的困惑。

當所有氣功功法都逐漸走向低潮的九十年代,法輪功卻奇蹟般的獲得了人們的喜愛和認可,人們發現,在按照李洪志先生教導的「真善忍」為原則的心性修煉後,修煉者的身心上都有著巨大的改善。許多氣功愛好者也都因此而轉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當中。

知道了修煉和心性的關係,那麼這一切不就明了了嗎?作為修煉的其中一種方式------煉丹術,不也是必須要求煉丹者心性的提高嗎?

《《太平廣記》》記載著杜子春的修煉過程,更是直接證明了這一點。他在歷盡了世間的種種磨難後生出修道之念,決定前往雲台峰的道觀修煉。修煉時,他的師父交代他,不論碰到任何情況都不要說話,一切都不是真實的。師父走後,有士兵來威脅他,又有猛獸毒蟲要來害他,各種恐怖的事情都出現了,那些魔看動不了杜子春的心,一下把他給殺了。他死後又到了地獄受酷刑折磨,還被閻王罰投女胎,成年後嫁給了一個叫盧珪的進士。杜子春一直記著師父走時說的話,從來不發一言。後來她生了小孩,等孩子兩歲的時候,盧珪因她不說話而發起狂來,把孩子摔在石頭上,腦漿和鮮血都濺了出來。杜子春愛子心切,不覺喊出了聲。喊聲還沒落,杜子春發現自己又坐在雲台峰的那間道觀中,他的師父也在面前。突然紫色的火焰躥上了屋樑,轉眼間烈火熊熊,煉丹爐燒壞了,屋子也燒毀了。

他師父說:「在你的心裡,喜、怒、哀、懼、惡、欲都捨棄掉了,只有兒女之情你還沒去掉。盧珪摔你孩子時你若不出聲,仙丹就能煉成,你也就能位列仙班了。可嘆啊,仙才真是太難得了!我的仙丹可以再煉,但你卻還得回到人間去,以後繼續勤奮地修道吧!」

其實,服用仙丹的人,心性已經在神仙那個層次之中了。所以孫思邈勸告後世修煉者:「故養性者,不但餌藥餐霞,其在兼於百行,百行周備,雖絕藥餌足以遐年。德行不充,縱服玉液金丹未能延壽。」(《備急千金要方》)誠哉斯言!

煉丹的關鍵在於煉心,後世許多修道人慢慢偏離了此道的要義,只著眼於煉製的工藝,煉丹術也逐步走向了沒落,以至後來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變成了人們口中的神話故事。
 
結語:

事實上科學是不能憑著感覺和經驗來下判斷的。我們發現,把丹藥說成毒藥的謊言根本上來源於中共,是其「無神論」的傳聲筒和放大器。目的是破壞幾千年來人們對神的正信,以至於用摧毀人類道德的方式把人類推入毀滅的深淵。

中共慣用「科學」包裝兜售其「無神論」邪說,並在其中摻配「迷信」,給中國人灌下了一碗碗劇毒的迷魂湯。在其暴烈的專制下,所謂科學已淪為了為其政治服務的工具。而學界持不同觀點的人,或早已因這種極端的科研環境而自我噤聲。

隨著社會的變遷,煉丹術漸漸退出了歷史的舞台,但不可否認的是,各朝各代都曾留下了它絢爛的文化,讓人們得以窺見古人在信仰神、追尋神的腳步中為之付出的巨大努力,也為後世之人尋回神傳文化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