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正念正行

大陸大法弟子 小青


【正見網2024年05月14日】

在學法這麼多年中,我深深體會到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在我們的修煉中是多麼的重要,也深深體會到了師父時刻就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下面是我在修煉中所遇到的關於正念正行方面的例子。

(一)

那是2000年左右,那時邪惡還非常的瘋狂,為了讓世人能明白真相,我們就在夜間出去發真相資料、掛橫幅。那次我走到了一座高橋下,上面是鐵軌運煤炭的,下面是條國道。雖然是晚上,可車流量依舊很大。我從邊上的台階爬到了橋面上,在橋面以下一定的距離有一根橫的鐵橫杆。如果掛橫幅,稍微一扔偏就會掉到橋下的公路面上,必須一次性成功,這時我就在心裡求師父幫幫我,讓我一次性扔准。我一扔,正好扔到了正當中,很神奇,好像它自己飄上去了一樣,我在心裡不停的謝著師父,借著車來車往的燈光,我看到橫幅歡快的在風中搖擺著。

(二)

也是2000年左右吧,具體時間記不清了。一次邪惡來了很多人到母親同修家抄家。那天我正好帶著孩子在那裡,當時我有一個長30公分,寬20幾公分的包,裡面放著真相光碟和一些資料,我就求師父幫我,不能讓他們看到,就見一個惡警過來翻來翻去,就是沒有看到。他們又來翻床底,我就跟在他們身後不停的發正念。我說:你咋就不嫌髒呢?你咋這麼賣力呢?他就停了下來,又來到了裡屋,當時母親把師父的法像就供在裡屋的桌子上。看到他看那師父的法像,我馬上說:這個不能動。他就真的沒動,出來了。那時由於學法不深,還不敢面對面的對他們講真相,只知道不配合他們,結果還是被外面的惡警抄走了一些法和真相資料。但是從這件事上,我也深刻體會到了只要關鍵時刻能想到師父,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我們。

(三)

距離上次不長的時間,那次我正在和母親家的小侄子看神韻晚會,就聽到院裡有人說話,一看來了五、六個人,我就快速把光碟關了。這時他們也闖進來了,一進屋就說找母親,這時母親已在裡屋插上門發正念,他們瘋狂的踹門。我當時不善,爭鬥心起來了,我把侄子的玩具手槍「啪」一摔,他們都停了下來看著我,我說:你們沒有父母嗎?你們沒有孩子嗎?你們這動靜,嚇著孩子我再找你們算帳,我母親這麼大年紀了,不就是為了身體好,做個好人嗎?你們的行為跟土匪有什麼兩樣?他們停下來了,一個也沒有說話的,當時我沒有善心,只知道不怕他們。

由於爭鬥心出來了,最後他們又叫來了四個人,強行把門撞開了。把母親帶走時,鞋都沒穿,我跟在後面追問:你們光知道帶人走,她這麼大年紀了,出了事誰負責。其中有一個說讓我找某某,好像是他們的所長,這時正好一些鄰居也在胡同裡,我就大喊:簡直就是些土匪。他們也心虛,快速的遛了。

母親被帶走後,我想不能就這樣算了,發了段時間的正念,我想得去派出所要人。當時心裡也是不穩,這時師父的法打入腦中:「我們法輪大法會保護學員不出偏差的。怎麼保護呢?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 「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轉法輪》)我就一路背著師父的法走進了派出所。

進去就問:剛才被你們抓來的那個老太太呢?他們說:在裡面。我說:我母親以前有好多病,心臟病、關節炎啥的,你們都有父母,將心比心一個樣,她們沒有醫保,沒有社保,就是為了有個好身體,做個好人,給子女們減輕了負擔,有你們這樣的嗎?在家裡啥都是她管的,你們把她抓起來,中午做飯米在哪兒我都找不到,快讓她回去哈。我到點了,還得去接孩子!說完我就頭也不回的就走了。等我把孩子接回來,12點正念還沒發完,他們就把母親放回來了。

通過這幾件事,我深刻體會到了信師信法的重要性,也知道了邪惡其實什麼也不是,把它看大了,就把我們看小了,使師父賜予我們的能力就不能充分的發揮,只要我們在法上,關鍵時刻能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用修煉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師父就會為我們做主。

我也是還有很多人心,但我正在努力的修去的路上,這條路雖不平坦,但我相信:有師在,有法在,一定會走向圓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