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夢醒(二十二):中國人是如何走向逐利的

敬謝恩


【正見網2024年07月10日】

(八)在改革開放中,使社會民眾的精神狀態轉向逐利,走向沉迷

關於中共的改革開放,人們往往具有不同的評價,有的讚美、有的批判、有的諷刺。之所以發生如此巨大的差距,是因為人們沒有看到主導其改革開放的真正力量是魔鬼。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魔鬼主導的,包括改革開放在內。由於魔鬼主導的作用,不僅導致中國社會統治者的極端逐利,而且也導致整體的中國人民精神境界再一次下滑。

過程一、 中共建政時,享受了傳統中國文化教育的成果,包括民國教育形成的國民素質。

一九四九年,中共將國民黨趕到台灣,在大陸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此後,中共享受了國民政府遺留給中共的大陸土地和人民。如果從教育的角度看,這些人民主要是受三種教育而成長起來的。第一種,也是最大規模的教育,是來自於中國傳統文化。中國傳統文化經過了三皇五帝時期、以及夏商周、直至漢唐明清多個歷史時期的積澱,已經非常系統。其表現形式不僅僅是四書五經,而且還包括傳統戲曲文藝、日常生活方式等。這個教育主要培育國民的忠孝勤勉等品行。第二種,是新生的民國教育。民國教育是傳統中國文化和民主憲政文化的結合體。民國期間中國一直處於貧弱期間,如何拯救國家是時代主題,所以愛國、文明、科學、民主等是民國教育的主題。第三種,是共產主義教育。共產主義進入中國已經二十多年,時間雖然短,但是也進入了一些人的心靈。共產主義教育的核心是階級鬥爭、土地革命、武裝奪取政權,並且抨擊現政權、現社會,認為只有共產主義才能拯救中國。

中共建政後,所統治的人口其大多數仍然是在傳統文化教育、包括民國文化教育之下成長起來的。這些人認識不到共產黨與傳統中國曆朝歷代的差別,簡單的認為天下一統了,好日子也許就要來了,抱著這樣一種與傳統歷史相同狀態的愛國心。

過程二、 毛澤東統治時期對國民以騙、逼為主,被騙者經常認為自己在做好事。

中共建政之後毛澤東的統治時期,對中國人民——其中包括普通百姓也包括官僚們——的做法,可以概括為兩個字:一曰「逼」,二曰「騙」。所謂「逼」,就是逼迫人們跟隨毛澤東、中共其黨的指引去幹壞事,例如大煉鋼鐵、批鬥地主、上山下鄉等等。所謂「騙」,就是通過宣傳把毛澤東、中共其黨的指示說成是「為了人民」、「最偉大的理想」,欺騙人們自覺的上山下鄉、批鬥地主、大煉鋼鐵等等。在這種被逼、同時也被騙的環境中,中國社會許多百姓、尤其是基層百姓得不到全面的信息,經常從主觀上認為自己是在為人民、為國家做貢獻。毛澤東在文革的時候能夠發動幾百萬紅衛兵各自「捍衛毛主席」;不同派別的紅衛兵們都是為了「革命」、為了「保衛毛主席」,卻能夠相互發生武鬥;當時能夠出現許多的家庭反目、師生成仇,——這都和當時中國人民正在被騙、被逼,信息極端缺乏、所以不能正確思考有關,也與中共「挑動群眾鬥群眾」的手法導致人們「寧左勿右、以圖自保」、因此也沒有自由思考的環境狀況有關。

在這種被中共主導的、逼迫和欺騙的環境中,許許多多的中國人所做的客觀上是荒唐事、狠毒事、兇惡事、有罪事;但從主觀上,卻常常以為自己是在做崇高的事、偉大的事、正確的事。也就是說,在這種客觀與主觀相悖離、經年不醒、自欺欺人的巨大悲劇中,中國人民在受騙和鬥爭的過程中,自身的主觀精神境界卻經常是在追求著崇高的。而在不涉及政治的方面,人與人之間相互對待基本是赤誠、熱忱的。所以有一些人回憶起五六十年代,經常感覺到自己當時內心的激情、對國家和人民的熱愛。其實那個時期的中國人,多數是被共產黨徹底騙透、騙慘、騙到底的受騙者,但是在受騙的過程中內心充滿了真誠、熱忱和激動。

過程三、  改革開放後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人民的思想境界走向為私為己。

改革開放之後,鄧小平代表新一代中共提出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這個口號更像是屬於一個企業的指導思想,但即使屬於一個企業似乎也不太恰當。在這種情況下,人們被引導著追求發家致富,人們的思想境界也向「追逐利潤」、「追求發家」轉移。這個時候,中國人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價值是為私的。竟然就有很多人開始抱怨。為什麼抱怨呢?表面原因在於,相對於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初,中國人感覺到自己的主導精神境界從原本的「為公」、「為他人」、「坦蕩光明」變成了「蠅營狗苟」、「為私為己」。而真正的原因在於,由於中共在啟動改革開放的時候盡力維護了毛澤東的個人形像,所以,中國人雖然從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六年屢次受到毛澤東的多重欺騙,但在改革開放的時候,人們還感受不到毛澤東時期那種欺騙的曾經存在。相反,雖然人們手頭的錢增加了,飲食衣服比原來好一些了,但是人們還是感到精神境界上的某些失落。同時,對遍地發生的腐敗十分痛恨。由於這兩方面原因,所以感到抱怨。

那麼,中國人民的精神狀態是否發生了境界上的滑落?——如果是,為什麼會發生?其實真的是發生了這種滑落。導致這種滑落、這種變化的根源就在中共身上。具體的說有三方面。第一,是來源於中共連續不斷的政治運動和對國民的欺騙,使很多人傷了心。由於中共掌握著所有的宣傳工具、教育系統,掌管著人們的耳目視聽範圍,所以導致很多中國人、尤其是剛剛成長起來的青少年對中共懷有十分的信任。可是,中共自己出爾反爾,不斷搞政治運動,不斷欺騙各種人。例如:欺騙知識分子,把他們打為右派;欺騙學生、讓他們上山下鄉;欺騙農民,讓他們「公社化」、「大躍進」、「浮誇風」……。人們在屢次被中共欺騙、「挑動群眾鬥群眾」之後,在不斷遭到批鬥、或批鬥威脅的過程中,開始感到失望,越來越不敢輕信別人,不敢再像過去那樣待人赤誠。

第二,是中共原本「以階級鬥爭為綱」的負資產,給中共恢復為正常治理國家造成了障礙。在任何一個朝代、任何一個國家,讓國民自主生產,自己爭取過更好的生活,本來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屬於根本不需要說的範圍。但是由於中共三十年反覆宣傳階級鬥爭,使很多人把階級鬥爭當成了真理和最重要的事情。以至於在中共試圖改變「路線」,允許百姓們自主生產、自己爭取過好日子的時候,還需要喊出一個新的口號,來取代原來的「以階級鬥爭為綱」,來讓人民敢於跟隨。這就是中共的新口號「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之所以會出現、之所以必須出現的原因。可是,這個口號本身又有它的副作用。

第三,是共產魔鬼的唯物主義無神論,堵死了中華傳統文化對人民的正確教育方式。中華傳統文化是建立在「敬天重道」的基礎上,只需要與民休息、勸民忠孝,提倡「義利之辨」,自然就能夠發展經濟。所以傳統文化並不需要單獨去講「發展經濟」,更不需要什麼「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而是要講忠孝、講道德、講義利之辨。可是共產黨堅持無神論,不敢,不會,也不允許講「敬天重道」,所以在發展經濟的問題上,也就只能直接喊「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對國民的教育不是以道德為核心,而是以利益為核心,當然就把人民思想引導偏了。中國人在中共的這種教育下,思想境界只能越來越以自己發家致富為中心,日益變得物質化。人們的精神境界就只能下滑了。

過程四、 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使許多人泯滅了愛國熱忱,用賺錢來填補自己、麻痹自己

由於中華傳統文化十分悠久而巨大的積澱作用,即使在中共「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偏差教育之下、人們的精神境界日益變得追逐利益的時候,在改革開放的前期,身為炎黃子孫的中國人還都知道愛國,有一種真正的愛國情懷。由於這種愛國情懷的存在,才導致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在北京能夠發生大學生聚集天安門廣場、以反腐敗為主要訴求的請願運動,以及北京市和全國的廣大百姓對於學生請願運動的廣泛支持。

可是於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屠殺,使中國人認識到共產黨的真正本質。它就是腐敗的,就是不允許人們真的熱愛國家,熱愛人民的。於是許多原本具有愛國心的人不得已泯滅了自己的愛國熱忱,轉而投身商海之中,用賺錢來填補自己、麻痹自己。整個社會的精神追求當然也就更加物質化。有許多人、許多企業已經進入唯利是圖的狀態。

過程五、 魔鬼引導中國人為了賺錢耗盡心力,目的是阻礙世人聽懂創世主講法

由此再向後,在進一步的所謂「改革開放」、「國企改革」等過程中,魔鬼帶動整個社會,通過高度壓榨導致中國社會人們的生活壓力事實上很大,同時又運用整體宣傳帶動所有的人們產生巨大的賺錢慾望。在企業領域,各種培訓、宣傳和教育都以賺到錢為根本,不計其他。在規則和制度領域,一切都以發財、上市、掌控更大財富、獲得利潤成功為根本,鼓勵創新,不計其他。在政治領域,各種考核是以生產力、操作中以GDP(也就是金錢數字)為衡量標準。在人事領域,所有人都是搞出來政績就到其他地方就任,一切都為了GDP數字,一切都是為了眼前。二十多年來,不斷的花樣翻新、挖空心思,有計劃的國退民進、國進民退、信託持有、海外投資、離岸操作……。這種社會形勢和鼓勵性的報導,導致很多人都在盡力想著如何賺錢,賺大錢,想著如何變法創新、空手套白狼、四兩撥千斤、一步登天、發紅髮紫,為賺錢而心無旁騖、耗盡心力。

這些因素結合起來導致,在創世主開始講法時,有相當數量的人在很長時間裡都聽不明白。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