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這個職業

小曙


【正見網2006年08月18日】

老師這個職業,與其說是鐵飯碗的職業,倒不如說是用心經營的良心事業。以前的我們在台下看老師,評頭論足;現在學生則在台下看我們,常想著我要拿什麼給學生?除了授業之外,我能傳得了道嗎?解得了惑嗎?我問自己,我的價值觀是絕對正確的嗎?有沒有一輩子受用的道理、站得住腳、不隨時空變化而改變的真理呢?什麼才是最高指導原則?聖賢的話?權威、專業的話?師長、父母的話?我去哪裡找答案?

從懂事以來,我就有一籮筐的疑惑,為什麼我是我?我不是別人?為何來到這個家?與這些人為伍?人死了就真的永遠消失了嗎?讀書要干什麼?沒人知道我的問題,所以也就沒有人給我答案,那個時代好像不流行溝通與分享,因此,我用無知的心智過著渾沌無知的日子。

直到迷迷糊糊走上講台,我才知事態嚴重,開始我永無止境的探索旅程,凡事對自己和學生有助益的,我都參加,花錢不花錢的,台北高雄到處跑,頂著家庭革命的壓力,尋找無愧於這份薪水的能量和智慧,從來沒這么正經過,一年的研習時數超過100小時,有五年的時間,領域包括輔導學分班、開發肢體與創意的話劇研習營、舞蹈研習營、各種成長團體、心理課程、領袖行動、諮商技術、心理劇80小時、藝術治療、敘事治療、舞蹈治療,花費數十萬,總算還能維持在台上的演出不至於露餡。然而,有一些課程能受用一段時日,頂多半年、十個月就又回到原點,自己根本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只知道不斷地追,不斷地求,也永遠沒有滿足踏實過。

直到二年半前,同事邀我參加五天的法輪大法教師研習後,才漸漸停止了那些看似炫麗、豐富且又龐雜的技巧,卻也容易流於治標不治本的表象操作與形式,從而轉向這直覺上深不可測的法輪大法。

研習中,聽到有位小學老師把大法融入教學的成效卓越之分享時,也興起了如法炮製用在我高一學生身上的想法。因此,我比以往更用心、更努力、更認真、更多的期待要把這一班好好帶起來,這是一班號稱後段中的後段之菁英,我深具信心的且有把握的告訴自己沒問題,再難纏的我都有辦法!

我花很多心思在看不到的紮根工程上,適時地引入大法的法理,把他當作認知教、當理論講,有五成不以為然,三成心不在焉,二成似懂非懂,我仍不泄氣。一個學期下來,我的學生依然上課睡覺、作弊、翹課、打架、圍毆(女生打女生)、抽菸、罵髒話,挑戰校規、穿耳洞戴耳環,依然背著空書包到校瞎混,與任課老師對罵、摔碎椅子,交男友種草莓、翹家(七件)、騎機車跌斷腿、欺騙家長……,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當我的用心在短時間內看不到成效,捅的簍子全校皆知時,又看到三位女生公然在教室抽菸玩牌不去周會,我在講台上崩潰了,當著全班的面大哭了起來,全身從頭到腳、雙手都麻痹,僵在那兒不能動彈,把自己和大家都嚇壞了。在一旁的實習老師也哭了,大家忙著過來按摩才漸漸恢復知覺。

接下來也不見改善,學生仍是我行我素,我也就走向另一個極端,開始嚴刑峻罰侍候,每天繃著一張臉象刺蝟,拿著放大鏡象糾察隊似的專找他們的缺點和沒做好的地方,記過、扣分、大罵特罵、甚至互罵。此時已經魔性大發而不自知,完全不象個修真、善、忍的老師了,學生也越來越惡劣離我越來越遠。

直到有一天,我為了已經教了半年的資源回收,三個桶子都丟不好,垃圾撒滿地時,又再一次暴怒大吼時,一個女學生不屑地也對我大叫:什麼真、善、忍,騙人仔啦!(台語)當時真是一根棒子重重地、狠狠地打在我的頭上、心上,好難過!好難過!

回去邊流淚邊向內找,我開始不斷地審視自己,以前好老師的表象全掀了底了,崩盤了,我看到自己隱藏在深處的不真、不善,對名的執著、情的不能割捨。我怎麼能在沒有真正實修的體悟和深入了解的基礎下,就把這麼高深的大法當作象公民與道德那樣用認知的方式去教,當作理論來學,還要求他們在短時間內做到?想到此,我真是羞愧極了。

向內找,是一個洗淨的過程,好像一塊白布在一生中沾了灰塵,染了污垢一般,要洗淨是不容易的,除了要把髒的地方找出來,還要針對不同性質的污垢找不同的洗潔劑,一次又一次的搓揉,這正象修煉中返本歸真的過程一樣,也是一點一點地找自己不足,一滴一滴地去不好的心和後天所形成的框框、執著。當然,也可以選擇染得更黑,因為還有比我更黑、更爛、更臭的,但那絕不是我們要的,佛性人人都有。

此時,我才正式地走入實修的路上,時刻以大法來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有時「關」過得好,有時過得很差,但都能在最後認識到。感謝師父!竟沒有舍下這個笨弟子、自以為是的弟子,仍安排一連串修煉心性的機緣,除了學校,還有來自家庭的、先生的、小孩的、與手足、同事之間的矛盾、衝突,就看我那顆心如何對待了、如何擺放,真的很苦!但也都走過來了,差點就要放棄了,幸好,有同修在一旁提攜,讓我撐過這最痛苦的心性關。

當我重新看待自己和學生時,發現十多年來,不自覺地把媽媽的心情帶入老師的角色中,有為地為了當好老師而努力當好老師,裡頭有深層的名的執著,造成十年的頭疼宿疾與因壓力造成的睡眠品質差,與現在的平靜、踏實是截然不同的。時刻以師父的法理做對照,做而不求,多了一份善意、真心和等待,給孩子一個認識的過程。高二時,雖然問題仍層出不窮,但都能在向內找時一一化解。

到了三年級,以前最頭疼的人物變成最貼心的一群,慢慢地,三字經再也說不出口,會覺得害羞;煙也從濃烈改為清淡,一天一包改為一天二根;會靦腆的說謝謝;會道再見;會在周記為自己的不善說抱歉;會衡量自己的行為是否失德;在車禍發生的剎那閃過腦際的一句話是:遭報了!我對不起父母!三年級的下學期很多孩子來要《轉法輪》書看,也有一些看了要學五套功法,至此,他們開始認真地看待自己了。

畢業後不久,接到他們自製的美好時光畢業光碟,打開一看,封面寫著:真、善、忍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