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筆記:「金剛不動」

天真


【正見網2008年08月18日】

同修來商量給美國國會寫信呼籲恢復新唐人電視亞洲信號一事,其間告訴我最近一位和我們常有聯繫的同修接到邪黨國安特務的威脅電話。同修走後,我明顯體察到自己人的一面不由自主的有一點不安,小腿都有酸軟之感。這種不安讓我感到有些意外,覺的真是好笑,真不夠爭氣,心想,如果邪惡闖到跟前,我能做到金剛不動、堅定除惡嗎?……但是馬上又恢復了正念:無論能否做到金剛不動,都不允許邪惡進行迫害。隨後不由的心生感嘆:如果不是完全進入了那麼高的境界,能夠在任何時刻在任何風浪面前保持金剛不動,真不是說一說那麼容易啊!神念人念一念間,但這一念之差實際上卻是天壤之別,不是想一想說一說就能夠達到神念的,需要一個一步步提高的過程。

其實,當我們真正將自己溶於大法之中,用神念來支配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即使不能夠完全做到這一點,只要盡力抑制人心,保持正念,就會發現:邪惡真是低能若螻蟻,不管它是一個還是一窩,也不管它是近在眼前還是遠在天邊。金剛不動根本就不是常人推崇的所謂臨危不懼,因為那只是人的心態,沒有高層空間的因素做保障。對我們進行迫害的惡人有另外空間邪惡的因素支撐著,所以它要行惡的時候,常人再怎麼「臨危不懼」也是很脆弱的,如果沒有神的護佑那肯定是不堪一擊。我們如果把這個迫害當成是人對人怎麼樣,那還真就容易給嚇住了,就讓邪惡得逞了,因為怕心將我們拖到了人的層次。在邪黨的施暴迫害歷史中,沒有一個常人個體或者組織抵擋的住過。但我們不是常人,我們是走向神的大法弟子。即使天目關著,我們也可以想見,那個壞人或者惡警是有另外空間的邪惡在操縱的,那我們就直接面對那些邪惡。在大法面前,它們只不過是些變異了的小丑,在大法弟子面前其實也應該什麼都不是。它們是宇宙中的垃圾,是要在正法過程當中被徹底淨化掉的,應該正念剷除它們。沒有了黑手爛鬼的操縱,人這邊什麼作用也起不了。

師尊明示我們:「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怕啥》)就是這麼神奇。我們不怕邪惡,這可不是幻想或者自我安慰。我們有主宰一切的師尊在,有師尊的造就一切的大法在,有正神在,還有我們自己的神通法力在,為什麼還會畏懼那些個低能小丑呢?作為即將成就宇宙中最榮耀的生命的大法徒,對宇宙垃圾的怕心實際上不啻於對自己和宇宙大法的羞辱。

「你有怕 它就抓」。 (《洪吟•怕啥》)舊勢力對我們的迫害很大成度上是針對我們的怕心來的。人有怕心那是再正常不過了,而我們卻要把人的怕心和人的理修掉。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都被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看的一清二楚,沒有正念,憑著人的謹慎或招式能躲的過它們嗎?根本就不可能。這是人心的浮動,必然削弱正念。正念不足,則遑論金剛不動。

神是冷靜智慧的,體現在我們這兒,就是我們應該理智,同時保持一定的安全意識。如果說,我把邪惡都視為螻蟻了,不怕它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它動不了我,我就只管做事,不用擔心什麼安全問題,那是執著。這其實不是金剛不動,而是走極端的人心,或許正是對怕心掩耳盜鈴式的否認。在舊勢力那兒,這可又是一個迫害的藉口和把柄。

但能否做到金剛不動,其實不僅僅是有無怕心的問題,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在假象的魅惑面前能否做到不為所動。說到底還是個去人心的問題,要人心都修掉了,完全是神念,那就不會被任何因素所帶動,管他是人還是邪靈爛鬼壞神。邪惡也就無可奈何。金剛不動意味著神的威嚴和法力及其捍衛宇宙的無私與意志。體現在大法修煉者這裡,當然還有對師父和大法的堅定正信,而這也是做到金剛不動的前提。

金剛不動是一個生命整體的境界與狀態,任何一方面的人心與執著太重的話,都不可能達到這個狀態。畢竟,我們還在人世間,還有著人的外殼,所以不可能完全是神的狀態,還有人的理在表面維繫我們的存在,使我們能夠做三件事。我們必須要保持正念,這是達到金剛不動的根本。保持正念就要做到每日靜心學法、同時閱讀大法網站上同修的文章,或者自己也將修煉體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這樣才能做到不讓人的觀念和邪念鑽空子、滋生、放縱,並進一步將其清除。這樣才能從整體上做好三件事,而做好了三件事反過來又會加強正念。我清楚的感到自己人的私心雜念隨時都在伺機往外冒,一旦學法少,正念不足,大腦就容易變成人心的跑馬場。

看看我自己,顯然還沒有達到金剛不動。但是我知道,師尊和正神就在我們眼前,這一念就足以使我怕心無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