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一些感悟

春滿人間


【正見網2008年06月19日】

一直以來想像其它同修一樣拿起手中的法器--筆,把自己修煉中的一些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勉,但是每每提筆之際心裡都在想,自己與精進的同修相比相差很遠,還是多向精進同修學習吧。今天我終於拿起了筆,書寫我自己走在修煉路上的幾個經歷,同時起到清除和解體邪惡的作用。

一、寸草難報三春暉--師恩難忘

我的得法不能不提到母親,母親是1995年得法,我是1996年得法。母親在得法前很瘦,被幾種病魔纏身,身上隨時要揣著救心丸。從我有記憶起,母親就整天吃藥,被人稱為“藥簍子”。1995年暑假,妹妹來我就讀的大學玩時,無意中說起母親又煉了個新功,當時並沒有在意。回到家中的一天晚上,母親與另一位阿姨把我叫到房間裡讓我幫她們寫“修煉心得體會”(母親只上過一年級),這時我才知道她們在煉“法輪功”。當時我們這裡只有幾本《轉法輪》,這本還是借來的,她們各自講了修煉體會,記得最清的是母親說“我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來到這世上吃了這麼多的苦……”當時我還嫌她倆說的太少、太土,就拿起書把《論語》和書後的話找著抄了些。現在想到當時雖然是邪黨文化薰陶下養成的寫文章惡習,掐頭掐尾總結,卻也因此使我後來走上了修煉之路,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安排與點化。

當晚母親按師父講的給我們家觀音菩薩像開光,就感到一股熱流直灌全身,半夜又拉又吐折騰一個晚上,從此以後象換了個人似的,什麼都能吃而且背也挺腰也直,走路生風。

1996年夏天輔導站組織大家看師父講法錄像,我走上了正式修煉的路。我患有B肝,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時,遍體發黃,連眼珠子都黃,還發燒,經過一週慢慢恢復了正常。是偉大的師父給了我們一個嶄新的生命,師恩難忘,沒有師父慈悲苦度就沒有現在的我們。寸草難報三春暉,唯有精進實修才能報答偉大師父浩蕩的佛恩。

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忘記1999年7月20日,這個邪惡席捲狂風,天地間暗無天日的日子,母親當天就被邪惡強行帶走洗腦,80歲的姥姥目睹著自己女兒被帶走的一幕,悲痛萬分不停地說:“這簡直是四人幫、文化大革命,這幫壞人專整好人。”母親出來後毅然決然地踏上了上京證實法之路,我留在家中照顧年邁的姥姥,本來就患病的姥姥由於驚嚇徹底病倒了,2000年永遠離開了我們。

我的女兒此時也降臨了人間,而前一天我還與同修做著講清真相的事情。還清晰記得得知懷孕前的一個美麗的夢:我來到一個非常美妙清新的地方,看到一棵大樹結滿了紅色並發著金光形狀象櫻桃卻比櫻桃大很多倍的果子,我手指向那棵樹時,樹上所有的金果子瞬間匯集在一起變成一個大金果飛進我的肚子,結果我有了可愛的女兒。

二、從“情”中走過來

由於自己學法少,修煉不精進,做“三件事”用人心去做,結果2005年我與另二位同修被非法拘留,在沒有強大的正念加持下,對女兒的“情”無孔不入的左右著我,白天幹活,晚上放哨。自從我進看守所後,女兒一直發燒不退,每每想起不到五歲的女兒,就淚流滿面。當滄桑憔悴的父親來看守所看我時,我寫下了“保證書”,給我修煉之路抹上了永遠無法洗去的奇恥大辱。邪惡還在逼迫我,想把母親也卷進邪惡迫害之中,我下定決心:你們休想,願意怎麼辦就怎麼辦吧!後來我做了個夢,夢中邪惡之人從我身後非禮我,我與之搏鬥並用牙咬狠狠地咬他。最後他們說:“你不同意就槍斃了你!”我說:“槍斃就槍斃!”結果他們真的開槍了,我倒在看守所的枕頭上,然後就醒了,沒過多久我被釋放。

今年,中共邪黨又借“奧運”之名大肆抓捕大法弟子,各個盤查。當丈夫拿著母親的“承包書”讓我簽字時,我斷然拒絕,我說:“我母親是我心中最慈愛偉大的母親,她善良、勤勞、無私,所有與她接觸的人都稱其品德高尚,我母親是人又不是土地為什麼要承包?”丈夫一聽慌了神,怕影響到我們家庭,於是把我弟弟叫來做我的思想工作,弟弟破口大罵,我嚴正地說:“如果你們怕我連累你們可以與我斷絕關係,但是簽字休想……”

接下來的幾天,丈夫總是垂頭喪氣、有氣無力,陷入了極度痛苦、恐懼與迷茫中,因為他的工作是與穩定有關的,按規定會保不住飯碗,我就不停地給他講真相。他說:“今年形勢非常嚴竣,就連以前正常上訪的抓到就關起來,更何況法輪功……我只想有個家好好過日子……”我說:“我也想過好!而且我堅信一個好人就應該有美好的未來。我修煉“真、善、忍”,難道做一個說真話,善良能寬容別人的人不好嗎?雖然修煉中我有很多不足,但是我在努力,難道要做一個“假、惡、鬥”的人嗎?這房間裡的每一個擺設都是我精心挑選的,每一個角落都是我細心打掃的,大法弟子也要家!是誰奪走了他們的家……我沒有做錯什麼!”他痛苦地說:“你沒有錯,我也沒有錯,我也不知錯的是誰。”我說:“錯的是邪惡的政黨!……”幾天後我們商量辦理了離婚手續,回到家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很想很想師父,帶上耳機聽著一首首大法弟子唱的歌,我滿臉淚水也跟著一首首地唱,一股股暖流通透全身,我心中不斷響起這首歌:“……今年弟子更精進,唯願師尊笑,唯願師尊笑。”門悄悄地打開,丈夫把一本沒收的早年的《轉法輪》送給了我。當我看到這本《轉法輪》時,禁不住失聲痛哭,把它緊緊地捂在胸口,師父講過的法迴響在耳邊:“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在單位裡,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 (《轉法輪》)丈夫依然回家,我也依然照顧著這個“家”,用他的話說:“他很珍惜這個家”。做為一個修煉人,一個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我很理解他,因為他是一個常人,面對這樣一個流氓集團的恐怖打壓……我對他說:“我不僅珍惜這個家,我比你還珍惜你的生命!這個家為你敞開,你自己去選擇吧。”聽到這裡他哭了,我知道那是他生命裡明白的一面感動了。我們雖然在現在的法律上已經不是夫妻,但那是舊勢力利用人不明白的一面瘋狂的迫害所致,我不承認它,因為邪惡的舊勢力就是想把人給毀了,而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我知道如果我把他推出去,那他千萬年為法而來的等待就徹底無望了。人世間的情是最不好、也最不牢靠的東西,它象個幽靈披著美麗的外衣迷惑著人們,使人為之痴痴狂狂,夢醉神迷。我不再去執著人世間的那種狹隘的情了,我要從人世上的情走出來,修出最神聖的慈悲,堂堂正正地走在修煉的神路上。

丈夫也越來越不願意參與法輪功有關的事情了,不願再去做所謂的思想工作,他說與政治打交道太累,他最不喜歡政治,沒有辦法只為混口飯吃。

三、感悟正念、正信、正行

前兩天從《大紀元》摘了篇關於預言的文章給父親列印出來,第二天我剛上班過馬路時,一輛電動車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一下子把我連人帶車撞在地上。腳很疼,我就坐在地上,騎車是一對年輕男女,看我一直沒起來趕緊問我腿有沒有事啊,我說:“沒事,就是腿有些疼。”女孩一直給我解釋她的電動車剎車壞了,一直沒修。我對她說:“今天你是撞到我了,如果你撞上馬路上的車就把你給撞飛了,回去趕快把手剎給換了,太危險了。”我的電動車還一個勁不停地轉呢,我就讓他們幫我把車子扶起來,說也奇怪原來電瓶壞的地方反而給撞好了。女孩把我慢慢扶起來,我說沒事你們走吧。我就騎上車上班去了。說沒事,我的車前蓋給撞斷了,腳和腿也撞腫了,但是不怎麼疼。修煉人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想:一、有可能我生前欠過別人的債,用這種方式還了;二、我精進中舊勢力加緊對我進行迫害,干擾我救人;三、我自己還存在著某些沒去掉的執著,總之我今天消掉了一大塊惡業,又提高了心性,我的功沒有白煉。

去年剛接手新崗位,我與室主任二個人基本負責整個科室的工作,在我們相互配合下圓滿完成了各項工作,年底上級部門授予我們“管理先進單位”稱號。主任總是說:“這一切功勞多虧你啊!”可是年底的先進工作者卻意外地由主管領導分給另外一位同事,主任還不好意思一個勁地向我解釋。我當時心非常坦然地說:“沒事,你心裡別有負擔,我還會一如既往地支持你的工作。”在三.八節當天,科室另一位女同事又被工會評為先進,不知怎麼的眼淚不自覺地往下流,我擔心別人看到就躲到衛生間,還是一個勁不停抽泣著哭。我想著師父講過的話,問自己:“你是不是想要這些先進稱號?”我回答:“不是!我是個修煉人,不執著名利這些東西。”又問:“你是不是覺得很委屈?”回答:“沒有”,“沒覺得委屈為什麼你哭呢?”“我也不知道”。這個身體還是一個勁地哭,我自己開始不停地找自己:一是我還有名利心,二是覺得別人對自己不公平委屈,三是有爭鬥心和顯示心。晚上回到母親家吃飯把此事講給母親,母親當時就說:“那不是你自己,你為什麼當時不剷除它,它就是因為你現在不要它,它知道自己要被滅了而哭呢。”我立即恍然大悟,母親接著說:“你不應該讓它哭,我們連哭都不要,徹底清除!”後來主任又對我說起此事,我說:“其實別的同事乾的也很不錯,還是先進太少了,如果先進多的大家不要了,那我就要吧。”也許是過意不去吧,領導給我換了一台液晶電腦,而且是今年新出的產品,其實這才是修煉人目前形勢下要的東西。我又一次感受到修煉人的正念有多麼重要!

所謂形勢又緊張起來了,不僅盤查摸底,上面還命令要對所有單位涉密(商業、工作等秘密)計算機一一檢查,我知道這是打著幌子又一次檢查。平時我就被所謂承包人偷偷“承包”著,為了查我竟不惜羅列了十幾台涉密計算機。我聽到此消息每天依然做我應該做的事情,學法、煉功、發正念,時刻讓自己保持修煉人的狀態,遇到問題從法理上去認識破除邪惡。結果沒查出來什麼,還把我的計算機挪了位置,原來我的電腦擺放的位置,無論誰都一目了然我在干什麼,現在別人都在我一目了然之中,我干什麼別人看不到了。這難道不是正念起的作用嗎?

前段時間的一天,我在發正念中忽然出現了其它手勢,我自己心裡很納悶,這手勢也不是師父教的呀,我就喊:“師父,師父”,可是手勢還有,當時想這是怎麼回事?也沒有強烈意識去抑制它,心裡只是再犯嘀咕。第二天晚上母親來我家交流時我談到此事,母親說:“不是大法裡的,不是師父教的,一概不能要,不管你是誰!我也曾有過,後來就沒了”。

我與母親一直在修煉的路上,相互攙扶、相互鼓勵、相互促進,已經從最初的母女情昇華到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同修,已經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修煉環境,這也是師父慈悲的安排。

母親走後,我使勁找自己身上存在的漏,終於找到了最根本的問題:沒有真正信師信法!信師就是相信師父是為挽救眾生於危難之中踏著宇宙的如意真理而來的全宇宙最偉大的覺者;信法就是相信這法是締造宇宙一切生命的根本大法,是開天闢地、千載難逢能使眾生返本歸真的宇宙大法。我沒從根本上信!根本是從層層生命、層層粒子,從宏觀到微觀,所有一切的一切;它在書中,在工作、生活、家庭中,在睡夢中,在證實法中,在舉手投足中;在看得見摸的著中、在看不見摸不著中;它流在血液裡,滲透在骨髓中。修煉是最嚴肅的,信師信法是一個大法弟子修煉的根本,堅如磐石的正念、正信、正行不是空口說出來的,也不是憑空想像的,它是一個修煉者堅修實修,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

在我同化宇宙“真、善、忍”的路上磕磕絆絆,有苦也有樂,去執著中剜心痛骨的痛,學法精進中心性昇華的美……我要兌現自己許下的誓言,堅定地隨師把家還!

最後讓我們再重溫師父講法:“希望大家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真正修煉下去。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轉法輪》)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雙手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