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資料點的運作中去執著 走向成熟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11月22日】

師父好!
全世界同修好!

在家庭資料點成長、走向成熟這跌跌撞撞的全過裎中,我必須修去執著和人心。走過這坷坷坎坎的全過程,就是整體昇華的全過程。

師父幫我解決了丈夫的怕心,買電腦上明慧

因為我兩次上北京證實法,被抓後,邪黨關押我在洗腦班半年、非法勞教一年半。兩年後回家來,派出所、居委會的人一走,我就雙盤打坐煉功。丈夫知道我的信仰沒變,我煉功學法他不反對,就是不讓買電腦。我也知道,在我被關押的二年中,他一個常人也經受了社會上和家庭中的巨大壓力、各種各樣的干擾。兩次上北京都是我說服他同意了我才走的,所以家庭壓力非常的大。有次他對我說:「這兩年我也不知道怎麼過的,有時會神魂顛倒的,一天到晚連吃飯沒吃飯也不知道。」當時聽了他的話,我沒有站在他的角變去思考問題,卻說:「多承受一點對你有好處。」這種別人不理解的語言,拖延著他得法的時間,使他知道大法好也不能進來,我是有責任的。所以在我想做資料時,我不想在他不同意的狀態下一意孤行的去買電腦,只是一有機會我就在他耳邊嘮叨,也表明心態:電腦買定了,只是尊重你。

二零零六年年底,丈夫終於同意我買電腦了。我怕夜長夢多,年一過就拉著他去了電腦城。我們無半點電腦知識,怎麼買呢?週刊中的電腦知識就打進了我的大腦:內存要516兆,硬碟要80G以上就可以了。什麼牌子的呢?我就用人的一面去想:買惠普:智慧普天下的勞苦大眾。可以買。買聯想:連著想、想多了就是執著,不要(個人意願,不要參照)。買神舟:度人的工具。可以買。就這樣我們走進了惠普專買店。老伴也提醒我,買台式的散熱好,我也同意了。進店去,服務員要我們自己操作一下,我們都不會,問了兩個很外行的問題,他們就不理我們了。無奈,我們走進了神丹專賣店。神舟的服務員很熱情,通過她們的介紹我就想買了。要掏錢時,老伴的怕心出來了,藉口是:什麼都不懂怎麼用?他不同意了,我怎麼說都沒有用。

出門來不久,他就肚子疼,說一句不買的理由,肚子疼痛就加重一點,連說幾句,疼的他站也站不住了,蹲在人行道上叫「哎呀!」我知道是因為他的行為不符合宇宙的特性而疼的,是師父在幫我。他自己也悟到是說不買而疼,他大叫道:「我什麼都不管了,給你五千元錢你自己去買。」慢慢的他可以站起來了,回家來他給了我五千元錢買電腦,也不陪我去買了。

當常人時,我就不打麻將也不看電視,電視微調我都不會調。空調買了十幾年,到今天我也打不開那個老空調,只能用一打就開的新空調。很多電器都不會用,老伴給我起了一個很恰當的名字:「科盲」。因為我被關押兩年,家人怕心都很重(也有我沒修好的原因),老小個個懂電腦,就是不幫我,說:你不上明慧什麼都可以幫你。怎麼辦呢?師父第二天就安排老伴十三歲的侄孫子來玩,我問他會不會打開電腦,他說會。中午吃了飯,我們倆就去了電腦城。

買電腦時,服務員要給我裝VCD光碟機,我什麼也不懂,但週刊告訴我要裝DVD,而且是名牌的才要,她們店裡暫時沒有,我堅持著,她們只好打電話,給送來名牌的我才同意裝。侄孫、服務員、另幾個人都指責我:什麼都不懂,還要配那麼好的光碟機。是師父打開了我這「科盲」的智慧,用到今天,很好用,並配了寫字板。

電腦買回來,老伴不理不問,我暗自發了一念:你今天不理不問,明天你是我得力的幫手。我和孫子自己裝好了,我要他裝自由門,他說不會。我說:一定會,我教你。(現在想起都可笑)我找了十幾個真相光碟,要他找自由門,他找到了,當時就把自由門裝上了桌面。(學習電腦後才知應裝在加密盤裡)看見小鴿子,我雖然陌生,就是高興、倍感親切,說不出的一種感覺。我逼著他打開記事本,我給師父寫了幾句心裡話,現在我都記得大概意思:「師父,您好!您給弟子智慧,安裝上了自由門,我很激動。心裡有一種衝動告訴我:我與您近了、我回家的路也近了。早就該買電腦上明慧網,弟子愚鈍呀!」當時我熱淚盈眶,怕孫子看見,去了衛生間。

第二天看了說明書,才得知惠普是美國生產的,神舟是國產的。老伴埋怨說:四千多元買惠普多好!我不客氣的說:你為什麼不去買呢?交點學費也值得。

很快我就安了寬帶、打開了自由門、上了明慧網。上網後、我就像一個沒吃喝的孩子,每天都要從明慧網上吸取營養,也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課。後來乾兒子(常人)幫我買了惠普印表機、過塑機。我要他當晚給列印了一本《從零開始建資料點》(第三期)。第二天,我自己打開明慧網,看見同修的一篇文章寫的很好。很想列印下來,也不知怎麼打,又一念:什麼不是學會的嗎!我點了印表機版後就不會了,師父告訴我點「這」,一個小印表機的圖象,我一點,印表機就工作了,那就是我打的第一張資料,那種心情是語言無法表達的。師尊的慈悲、偉大,終生難報。

去執著不是想去就能去的要實修

電腦是需要學習操作的,不是師父指點一下就可以不學了,走極端。電腦買回來後,我就把小孩上學用的電腦書抱著看,上廁所也看,看不懂的也看。特別是看了《從零開始建資料點》後,有了畏難情緒,這課程要全掌握了,要花多少時間呀?要學法、要煉功、發正念、講真相,缺一不可。執著心一個、二個、三個、五個的擺在了我的面前:怕苦心、科盲心、技術心、依賴心、持久心、時間不夠,最可恨的妒嫉心也出來了(修了多年不知有妒嫉心):師父怎麼就不安排一個懂電腦的技術同修教我呢?問題出現了,問的人都沒有一個。想起此事就愧疚。學法提高後才明白:都給你安排現成的,你怎麼修,怎麼提高?

實際上師父也安排了一個同修在公共汽車上教我下載文件,反覆說了好幾遍,下車還在提醒我。現在我都記的同修的耐心。回家實踐才學會網上下載文件的。《從零開始建資料點》也是這樣教的,自己點錯了就煩了,心不在法上。整天埋在電腦書裡,執著技術,心也不靜,什麼也都學不會。就想不到自己是個修煉人,有師在、有法在。

而且師父還安排了小侄孫在我的身邊,一個月也能回來一次。他從常人到修煉人,從不懂電腦到電腦高手,都是有過程的:小侄孫弄壞了我的電子書,刪除了我的網絡程序,打亂了我的列印程序,和老伴磕磕碰碰,格格不入,但他學電腦必定比我們快,是我調的課題,我不向內找,怎麼修呢?有段時間老伴為了電腦的穩定運作,公開的攆他走,不讓他摸電腦。倆人大吵,不依不饒。說來也怪,那段時間小侄孫一摸電腦電腦就死機、黑屏。我提出來,要小侄孫向內找,他也找不到。因我都不會向內找,他怎麼找的到呢?後來他自己用手機上網看明慧。因為社會是個大染缸,網絡千奇百怪。他開始玩常人的遊戲。因我的一再提醒,又走了回來,其實都有我沒修好的原因在裡面。沒有協調好他們的關係,救一個人難,毀一個人多容易呀!

師父在《轉法輪》中教導:「心性多高,功多高。」我心性上不來,電腦的運作也不正常了,今天死機、明天卡紙、後天中了木馬、感染了病毒。最後連「貓」也燒了(安寬帶二月之內),列印的真相傳單少字、掉字也出現了。師父在指點我,你的心性掉下來了。我也不知道。我的心浮動了,甚至產生了去常人的電腦班學電腦。心煩意亂中,翻出了一篇同修文章《去執著向內找》。這絕不是偶然的,冷靜下來向內找,發現自己法學少了,人心多了,連自由門升級都煩,不修口就說:「不升級多好,真麻煩。」這種無知的語言、明顯的執著我都看不見,怎麼提高呢?

我這才想到多學一點法,少看一點技術的書。打開明慧網容易,就像打開電視機一樣,要學好、學精就不能離開大法。基點站在常人中、就是一個常人學電腦,基點在大法上,就是神在學救人。就有師父的呵護、智慧的開發、神跡的出現。特別是一個修煉的人,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人心越少越好,人越執著越學不會,人心太重,不在法上。

後來我學了《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講到:「我想啊,人心太多造成的,用人心做大法弟子的事就會這樣。修煉中每個人都走好自己的路、修好自己,就會把事做好。」看到這,我就覺的師父在教我、指出我的執著,去掉它。特別是學了師父在零七年《致加拿大法會》中指出:「越到最後越不能放鬆,越到最後越要學好法,越到最後正念要越足。」我才真正的明白了學法的重要性,也不會放鬆學法了,也學會了先修人(先學法)、後修電腦。加強了發正念,一切都恢復了正常。我一個「科盲」走到今天,真相資料不但能自給自足,還能滿足周邊同修的《明慧週刊》、真相資料、做書等等,列印紙從二三包的進貨,現在是整盒的進貨了。

老伴成了得力助手

老伴在病魔的折磨中,走進了大法。他剛開始就提出煉功不學法,怎麼說也聽不進去,結果就是開刀手術(也有我沒修好的原因)。手術時,是師父幫他取了腎結石,活生生的事例使他明白了學法的重要性。也知道師父的偉大和慈悲,體悟了大法的神奇。因他屬於思想保守、性格孤僻之人,所以小字輩也給他起了一個很恰當的名字:老八股。後來他學法了,又提出只學《轉法輪》不看師父國外講法和學員的交流文章,是一個交流了兩年才退了黨(可見思想的頑固、僵化)、連《九評》都不看的人,然而師父沒有放棄他,在大法的洪勢下,讓他成了我的得力助手。

因為他愛下象棋,為了改變他對電腦不理不問的現狀,我就把電腦安裝了網上象棋對賽實戰,並教他一步步的入局。眼看勝利在握,因他手指點滑鼠不靈活,搬錯了一個棋子,全盤皆輸。悔棋對方又不同意,所以他也想改變對電腦不理不問的狀態,這才學了電腦。並提出不看明慧網,我也不強求。因為我知道他每往前走一步,都會有一個攔路石在前面攔著他,講多了電腦也不學了。怕他入迷,又提醒他不要玩久了,是執著心。後來他看大紀元了,不看明慧,我把象棋程序刪除了。他又不會弄開,也就不下棋了。

後來我家安了鍋(衛星天線),他的思想徹底轉變了。安鍋的技術很快就學會了,怕心也少了,打坐也靜心了。師父安排他在煉靜功中飛回了自己的家一一天池!新疆的天池就是他的家。看門的老者對他說:「你好久沒回家了,經常回家看看。」因為他執著少、人心少,師父還指點他:以後一定要雙盤。從這以後他就主動的幫我了,他看見墨盒太貴,就試驗著把墨盒鋸開,增大空間,墊上海綿,廢棄的墨盒又能打了(因是做試驗,經驗不足,列印不久也壞了,但精神可嘉)。看見我做大法的書、新經文書、脊上膠後每書站著,面積大,辦法又笨。他教我每書中用裁下的邊條把書隔開,用木板把書壓好,把書捆好,要怎麼刷膠就怎麼刷,又好又方便。看見做大書《轉法輪》沒有大的訂書機,他用小電鑽打孔,用鐵絲咬緊,又實用又結實,還不會散。裁紙刀鈍了,不好用,他用菜刀幫我切書,後來把裁紙刀也想辦法磨好了。有一次同修的書散了,又舊又破,這書是同修93年得法時請的,很珍惜。自己改字時把兩頁書的中間粘在了一起,痛苦的說:我做了壞事,怎麼辦呢?我把書帶回了家。他小心的把粘著的地方挖去,用白紙粘好,把缺了的字打出來從新補上,很耐心。把散頁亂的書從新裝好,又把沒改的字改好,掉了的字補上。花了不少時間,同時把封面也換了新的,同修收下書很感動,我告訴同修他已經修煉了,大家都為他高興。

有次同修在我家交流,他在網上看見了師父的新經文,他把經文打下來,把二合一的打給了老年同修,把四合一的打給了年輕同修,大家都說他變了,變成了修煉的人。特別難得的是他能在法上認識法,並時時的提醒我。我有次發火,不在法上,事後他耐心的勸我說:「修了這麼多年了(十三年了),長一點功不容易,在常人的爭爭鬥鬥中,一句話就掉到常人那裡了。很可惜呀!」家中有這樣的老伴真是難得呀!

在講真相勸三退中,他第一個就勸退了派出所的老所長,一個人的心態多麼重要呀!

突破網絡封鎖的實戰

十一前夕,雖然我們的網絡在正常運行,但惡黨為了自己所謂的生日,勞民傷財、興師動眾,並在網絡上安了藍盾,叫囂要大陸所有境外的網絡黑屏。我們的歡喜心、依賴心出來了。老伴說:一個克綠霸就打敗了你千萬元築起的綠霸,一個藍盾出來,就會有十個克藍盾出現。小侄孫子也說:對付它就是小菜一碟。我也說:人與神鬥下看看。而沒有把這黑屏的信息當作是提高自己,跟上大法進程的信號。也知道這幾天網絡速度慢了,有時打開了明慧、打不開文件,有時很久才能打開。那天下載了蓮花代理,停電後也沒有及時安上。結果是十八、十九的週刊也打不出來。而且我們還相互埋怨著,都不在法上。

二十日的夜裡,老伴在電腦上反覆試用,直到深夜二點才打開了TOR,下載了週刊、正見。幾天後,電腦又不行了,突不破封鎖,找來找去,老伴的氣也來了,憤憤不平的指責老共太壞,不得人心。

我和一位七十五歲的老年同修(專程來我家交流的)把這一切看在心裡,交流了一下,建議大家一起發正念,一共四人坐下了。我念一句大家一齊念:清除邪黨對網絡的干攪和破壞,剷除另外空間黑手、爛鬼的操控。大法的網是邪惡的禁地,是修煉人的聖地,上天的階梯。發出最強大的正念,保衛聖地、邪惡必滅、滅、滅、滅。因是現時想一句、念一句,也不連貫。老伴發了幾分鐘就說:「自己都沒有想好就要我們發正念。」不到十分鐘就走了,小孫子也走了。我和老年同修一直發了半個多小時才停下來。第二天,老伴打開網絡一切正常了。老年同修語重心長的和老伴交流了發正念的重要性。

因TOR有時也慢,我們又改用了正版的自由門,網絡恢復了正常運行。教訓是要總結的。一樣的錯誤不能在我們修煉人的身上反覆出現,出現了就歸正,這就是修煉

修煉的時間是有限的,讓我們在有限的時間裡,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跟上大法的進程,做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向師父合十!向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