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集電視連續劇故事:歸程(第十集)

古燁


【正見網2011年04月29日】

(一)
鏡頭從大偉三人的照片轉到麗華家牆上的同樣照片。
晚上,麗華半躺在沙發上,兩眼失神的從牆上照片落到桌上的電話。麗華回憶著大偉在小樹林離開她時的情景。
劉大偉:(接前面表情,楞磕磕的,但堅定的推開麗華)以後別再找我了。
劉大偉撇下麗華跑走了。
麗華:(站在黑暗中,痛苦的)大偉……,你回來!回來啊,嗚嗚,(靠在樹上,喃喃自語)大偉……,我恨你。

電話鈴響了。驚醒了麗華的回憶。麗華拿起電話。
趙永:(悄聲的)我過來行嗎?
麗華:(麻木的,懶洋洋的)願意來就來吧。
趙永:你怎麼了?上次門怎麼打不開?
麗華:(不耐煩的)要來就快點來!說那麼多干什麼。
趙永:好好好,掛了,我馬上來。

(二)
趙永家。大三居室,裝修豪華。
趙永女兒十五、六歲正在客廳看電視。進門的牆上掛著兩套警服。牆上照片上三人照中,趙永和老婆都穿著警服。
趙永從廁所出來。趙永老婆朱榮,四十五、六歲,身材幹瘦,頭髮枯黃。朱榮佯作漠不關心的看了從廁所出來的趙永一眼。
趙永進了自己的房間,換好衣服,出門了。臨走和老婆打招呼。
趙永:我回來的晚,別等我。
朱榮沒作聲,勉強擠出個笑,算是回答了丈夫。
丈夫出了門。朱榮表情立刻變成不加掩飾的憎恨,突然,她對女兒吼起來。
朱榮:你還不去複習功課!又在這兒看電視!你是不是要象你媽一樣沒出息,沒人要啊?!!
朱榮女兒嚇得一聲不吭,趕快溜回自己房間,關了門。
朱榮關了大燈,屋裡昏暗暗的。
朱榮煩躁的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拿出煙來,點著了,抽了一口。煙上的微光映著朱榮醜陋的臉。朱榮拿著煙,看著煙上的火星,變態的笑著,挽起了袖子,露出了胳膊,胳膊上臂疤痕累累,她突然用菸頭狠勁的燙自己的上臂,痛苦的呻吟伴隨著變態的笑容……

(三)
一個辦公大樓裡,一個現代化辦公室裡。
明華衣著一身名牌,正在調試電腦。旁邊同事甲、吳鵬等三個幫手在安裝。
明華邊看著電腦,邊打電話。
明華:(打電話)譚經理,我是明華。……,沒問題,明天能完成。多謝你關照啊……,晚上有時間嗎?我請客,……,老地方,八點……。

晚上,某高級酒樓,明華西服革履,請一個女人吃飯,此人是某個大公司派駐深圳、主管辦公設備的部門經理譚英,近40歲,半老徐娘,一身名牌,衣著得體。
桌上的菜:龍蝦刺身(船)、魚球兒、脆皮乳豬、魚翅湯(小盅兒)、酒鬼。
譚英:(把玩著酒鬼的瓶子)這酒瓶……挺有意思的。
明華:(用讚賞的眼神看著譚英)這是特意為你點的……。這酒醇香、有韻味。酒瓶,設計的也很有品位。
譚英:(虛榮得到滿足的笑笑)明華啊,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把工程包下來,自己干。我們公司一個部門的設備拿下,你起碼能賺20萬,這種工程我現在手裡就攥著3個,以後還會更多。你想不想做啊?
明華眼睛發光,兩人眼神交流,一種心照不宣的氣氛……
明華的電話響了。是大偉打來的。
明華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明華沒有接,把手機關了。
劉大偉留言:明華,我找到了一種好功法……。
明華:(手拿著酒杯,輕碰了一下譚英的酒杯)這個財,我們一起發……。

(四)
劉大偉店裡。
人來人往,很熱鬧。大偉、阿山、阿水在忙著搬貨。大偉對人周到有禮。春艷在點錢收帳,眼睛在愛戀和嫉恨的矛盾中關注著大偉。
阿山滿頭汗,嘴裡嘟噥。
阿山:現在這生意出奇的好啊。
阿水:是啊,忙壞了。
阿山:(春艷)大嫂你還真能幹啊。
春艷:(看看大偉是否聽到這句話,得意的)你剛知道啊。
劉大偉沒有注意到這些,給明華打電話。

劉大偉:(打電話)明華,你什麼時候有空啊,我有事和你說。
明華:有什麼急事嗎?
劉大偉:……嗯,也不急。就是……說來話長了。
明華:大偉啊,我太忙了,這邊的生活節奏太快了,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嘛。……嗯,大偉啊,你有什麼事吧?你有用錢的地方說話啊。
劉大偉:沒有。我只是想告訴你,我真正明白人活著為什麼了?
明華:我也明白了。天降大任於斯人,必先苦其心智,勞其筋骨。我們過去受的苦,都是為了今天的輝煌啊。這邊的錢真好掙啊,要不你也過來吧?
劉大偉:……明華,不是錢的問題啊……。
明華:噢……,不是錢的問題啊。那大偉,就先這樣啊,有空我再給你打。
大偉失望的放下電話。

傍晚,大偉家。
夫妻二人吃完飯,春艷收拾碗筷。
大偉把要寄給明華《轉法輪》的信封包好,急急忙忙要出門煉功。
春艷:你等我會兒,我和你出去遛遛啊?
劉大偉:我是去煉功,……要不你也和我一塊去?
春艷:我就說你這城裡人吧,受黨教育這麼多年,咋比我這農村人還迷信呢?瞎煉啥啊。
劉大偉:(不高興了)你懂啥啊。

劉大偉出門,收電費的來了。

春艷生氣的把手裡筷子扔到盆裡。
劉大偉:(邊出門邊對收電費的人說)你自己查吧,照實的算。
春艷一愣,跟著收電費的看電錶。收電費的往本上記。
春艷:(探頭看見)什麼?!這月23個字!
收電費的:(討好的)嫂子,大哥說的,讓照實算。
春艷:(急眼了)他……,他……現在傻了他。(指電錶)這個咋弄啊?
收電費的:我教你,把這跟線拿下來就行了。
春艷:電錶就不走字兒了?
收電費的:別跟人說是我教的。

(五)
一個小飯館前。
鐵柱穿著整齊,但仍是農村人模樣的在飯館前徘徊、張望,在等人。迎面走來了一個濃妝艷抹的時髦短裙女郎,鐵柱馬上躲一邊去了。
誰知女郎走到鐵柱跟前,鐵柱眼都不敢抬。
鐵柱:我沒錢……
女郎笑了。
女郎:我有錢啊。
鐵柱:(下一跳,一看)春艷,是你啊……?你咋成這樣了?
春艷:(哈哈笑)我咋不能這樣?
鐵柱:(仔細看)這得多少麵粉啊,看往臉上糊的,都認不出來了,這要讓你媽知道……。
春艷:什麼麵粉啊,是粉底霜,比麵粉可貴多了。走啊,進去。
鐵柱:(猶豫)我已經吃了飯了,浪費這錢幹啥?
春艷:那就算陪我,走吧。

二人吃飯。
鐵柱:(局促不安)我們……啥時走啊?
春艷:(悠閒)走?
鐵柱:去南方啊。
春艷:還沒有本錢啊。
鐵柱:你不是說……。
春艷:他讓我管帳,可你猜怎麼著,帳上沒啥錢。這幾年的辛苦錢,都讓他賭沒了,就剩下那點,還讓他交了稅了。
鐵柱:那……。
春艷:我想再等等。
鐵柱:……我們,……我們,非要他錢幹啥,以後扯不清的。
春艷:咋是他的錢,我也辛辛苦苦的幾年了。
鐵柱:……,你現在咋比過去橫了?
春艷:是嗎?……(眨眼想了想)
鐵柱:(酸溜溜的)是不是他現在對你挺好?
春艷:……再好也沒用。這幾年……唉!我出不了這口氣。
鐵柱:過去的事就過去吧……,你得展望未來不是。
春艷:你急啥啊,是不是……我和我丈夫在一起,你吃醋了?
鐵柱:我吃啥醋呢?你是他老婆。你丈夫要是知道你心在我這兒,他才吃醋呢。
春艷:噢?(若有所思)
鐵柱:是吧?你的心在我這兒……。

(六)
傍晚。大偉要出去煉功。
春艷坐在鏡子前化妝。可以看見牆上擺的鏡框裡,大偉、明華和麗華三人照沒有了。
春艷看大偉又急著出去,找話與大偉說。
春艷:你又走啊,你咋天天出去?
劉大偉:煉功嘛,那不天天煉還行啊。
春艷:你早上煉,晚上還煉啊。
劉大偉:(看春艷化妝)你又往臉上畫啥呢,早上畫,晚上也畫啊。你現在咋學了這個呢。
春艷:(語氣強硬)就興你煉功,就不許我化妝啊。(轉小聲嘟噥)誰知道你天天晚上出去幹啥了?
劉大偉:……我在煉功點啊。好好好,畫吧啊。我走了。
春艷:哎,哎……,胖大嫂進了一批便宜的電器,要低價轉給咱們,我收了啊?
劉大偉:(怕被春艷拖住,急著走)好好,你看著辦。
劉大偉急著走了。
沒有留住大偉,春艷泄氣的用大毛刷子往臉上塗腮紅。
春艷:(生氣的)我這回要做個大生意,讓你看看,沒你我也能行!
春艷給胖大嫂打電話:胖大嫂,你那批空調我收留了。錢沒問題,我用店抵押。

煉功點。打坐前準備。
一個老幹部坐著輪椅,老人的孫子孫女(十七、八歲)推著他,把老人推到煉功場的邊上,孝順的給老人拿出報紙看,並想法讓老人坐的舒服了。
吳俊英招呼老人。
吳俊英:老首長,你也和我們一起煉煉吧?
老首長:呵呵,我是個徹底的唯物主義者啊,革命奮鬥了這麼多年,不想改變了。
老李:那你怎麼讓孫子孫女煉啊?
老首長:他們不一樣。你看現在這社會上污七八糟的東西那麼多,他們學大法,懂了真善忍,不會跟人學壞,身體也好,我也省心啊。
劉大偉:(笑)那你不怕孫子們放棄那個什麼唯物主義啊?
老首長:(笑)哎,孩子們學好了,身體健康了,這可是實實在在的,也符合唯物論嘛。哈哈。再說了,時代不同了嘛,年輕人也應該有自己的想法。
吳俊英:老首長真是很開明啊。
老首長:呵呵,其實啊,我小時候啊,那民間超常事見的多了……。
孫子:是嗎?爺爺?怎麼沒聽你講過?
老首長:以後講,以後講,先煉功。

劉大偉還是盤不上雙盤,痛苦的看著別人雙盤。
劉大偉:(問大家)你們說我這腿是咋回事呢,老盤不上。
老李:單盤也行啊。
劉大偉:那不行!我修煉怎麼能盤不上腿呢。
吳俊英兒子:師父說了,要提高心性。
劉大偉:我這心性也提高不少了吧?(掰手指頭數)不抽菸、不喝酒、不賭博、不打架、欠債還錢、對老婆……也不錯了、啥事呢都忍著點……。你們說還應該怎麼做啊?
吳俊英:那是和你過去比。要按「真善忍」要求還有距離。大偉啊,你一定要多讀《轉法輪》。
另一人:哎,你是做生意的,可能對錢還是有執著?
另一人:可不是,過去有句話,說生意人要修煉,就像駱駝穿針那麼難。放不下那物質利益啊。
劉大偉:沒有啊,帳都讓老婆管了,我還執著個啥啊?

吳俊英:大偉啊,跟你商量個事。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想修大法,這書不夠啊,特別是農村,邊遠地區。老許放暑假了,需要個人幫著運書,要幾天時間呢,你看你行不行?
劉大偉:(想了想)行啊。
老許沖大偉點點頭。(老許,男,四十多歲,優秀中學教師)。

(七)
大偉店裡,後面庫房裡。
春艷指使阿山、阿水搬空調。
阿山:大嫂,進這麼多空調,咋賣啊?
春艷:夏天,正是賣的時候。
阿水:咱這東北,天也不那麼熱啊。
春艷:便宜啊,這老大傢伙,進價才2100,每台至少賺一千。
阿山:啊!哪來那麼多錢進貨?
春艷:(說阿水)哎,你輕點。……胖大嫂說了,先不急著要錢。
阿山和阿水互相看了一眼。
春艷走了。
阿水:大哥要被這農村娘兒們給害了。
阿山:別這麼說大嫂。
阿水:我可是看出來了,胖大嫂一直想要大哥的店呢。她可是上面有人呢。過去她是不敢,現在可說不準了……。大哥啥時候回來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劇本